2020-05-20 20:50:44| 人氣99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76---11月3日伊甸園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蔣翰的心腹阿興和阿泰,奉蔣翰之命,押著蒙了眼的陳銓,帶著他們的手下,開著麵包車,到了市郊一處偏僻的山道上。

 

除了被蒙眼,陳銓的雙手也被綁在身後,他腿上行動不便,阿興和阿泰等人都是身強體壯的年輕人,根本沒有逃脫的機率。

 

陳銓嚇出了一身冷汗。

 

直到他被推下了車,阿泰才把他的眼罩解開。半夜裡的荒郊野外,除了蟲聲蛙聲,就是陰惻惻的貓頭鷹叫聲,樹影在月光的照映下搖晃如鬼魅,陳銓再蠢也知道事情不妙。

 

 

 

「阿泰、阿興,你們聽我說,蔣哥誤會了,我真的沒有對Giselle動手,她是蔣哥的女人,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是那個女人不知道為什麼,假借要與我談論蔣哥的事,把我引進休息室裡,突然扯下自己的肩帶,那肩帶是她自己扯的,她是故意想陷害我的!拜託你們,幫我跟蔣哥解釋解釋!」

 

 

 

「照你的說法,你說吉姊想陷害你,總有原因吧?你得罪吉姊什麼了?」

 

阿興斜著嘴角笑道。

 

「我......我也不知道那女人發什麼神經!我跟她一點交集也沒有,往日無冤,近日無仇......

 

「既然這樣,吉姊怎麼可能陷害你?多半是你真的急色攻心,精蟲衝腦,連她是蔣哥的女人也不顧了!」

 

阿泰附和道。

 

 

 

「怎麼可能?我根本沒碰她!阿興,阿泰,讓我跟蔣哥通電話,我真的沒有碰Giselle,我罪不致死,他不能冤枉我......

 

陳銓極力申辯。

 

 

 

「陳銓,你該死,你以為原因只有Giselle這件事嗎?」

 

阿興道。

 

「是誰害西環酒店停業一年,蔣哥差點因此去坐牢的?需要我們幫你恢復記憶嗎?」

 

「還有西環砂石業慘賠,客戶跑光了,又是誰害的?」

 

 

 

聽見阿興把他犯過的罪狀一條一條算出來,陳銓的臉色,比死人還要蒼白。

 

「你.......你們怎麼知道?」

 

「夜路走多碰到鬼了,敢背叛蔣哥,這次可沒個東埔大山替你扛!受死吧!兄弟們,上!」

 

阿泰一聲令下,眾兄弟或持棍棒,或拳腳並用,把陳銓往死裡打!

 

陳銓的慘嚎聲,迴盪在靜夜的市郊山區,驚起一群烏鴉!

 

 

 

渾身是血的陳銓,不論他如何呼救,阿興那群人根本不放過他!

 

陳銓的意識漸漸流失......

 

 

 

 

Giselle拿著一支棒球棍,走在靜夜的山道上。

 

她的禮服破了,告訴蔣翰想回家休息一下換上一身黑色T恤和牛仔褲便裝,開車來到山道這裡。

 

 

 

眾人把陳銓打了個半死,看見Giselle都很訝異,停了手,叫了聲『吉姊』。

 

「他非禮我,蔣哥允許我來出口氣。」

 

Giselle走近陳銓。

 

「你們先迴避一下,我有話對他說。」

 

 

 

「是。那麼吉姊請小心,完事後喊我們,我們再來處理。」

 

阿興態度恭謹。

 

 

 

Giselle俯視奄奄一息的陳銓。他滿臉是血,早就看不出原來的長相,雙手還是被綁,整個人在地上縮成一團。

 

Giselle在陳銓的臉上踩了兩腳,陳銓這才痛醒。

 

 

 

「妳........妳為什麼要害我?我到底.......那裏得罪妳?」

 

陳銓語氣恍惚,他已經沒什麼力氣。

 

「想知道真相,做個明白鬼嗎?這倒是人之常情。」

 

Giselle笑了,月光下就像一尊絕美的羅剎。

 

「你自然有得罪我的地方,但是,我不會告訴你。你想當個明白鬼,我偏要讓你連下了地獄,該找誰討都不清楚!」

 

 

 

「妳........妳到底是誰?」

 

沒想到Giselle如此狠絕,陳銓的身體遏止不住地顫抖。

 

 

 

「我說過,要你做個糊塗鬼.......下地獄去吧!」

 

Giselle揮起球棒,用盡全身力氣,朝陳銓頭部狠砸!

 

腦漿帶著血,噴濺到了Giselle原本乾淨的臉上,Giselle恍若無絕,砸了上百下還不罷休!

 

大山哥哥,你看見了嗎?我終於替你報仇了!

 

陳銓就是該死!陳家骨血裡那些惡劣缺德的基因,就不該延續下去!

 

當然,包括自己......

 

Giselle的眼淚混著陳銓的血和腦漿,在夤夜的月光下看來十分恐怖,像個沒有人性,沒有知覺的惡鬼!

 

 

 

陳銓的腦子成了一團漿,沒看過死得那麼慘的,饒是身經百戰的阿興和阿泰,也不禁抖了一下......

 

他們不知來龍去脈,但覺不過是性騷擾而已,又不是強姦,就出手這麼重,這吉姊不愧是大哥的女人,真夠狠的......

 

 

 

「剩下的,交給你們了,手腳俐落點!」

 

Giselle拿著凶器球棒,轉過身,踉踉蹌蹌地走了。

 

陳家的人除了她,都死了,Giselle彷彿力氣都被抽光了的疲累,也有著心被掏空的釋然。

 

路旁經過一潭水池,Giselle順手一丟,噗通一聲,球棒沉入池裡。

 

 

 

果然陳銓死後,蔣翰的事業就順了起來,再沒人來搞破壞。可見真的是陳銓在搞他。幸虧有Giselle的提醒,這讓蔣翰更加寵信Giselle。而Giselle也一副為了回報蔣翰的情深義重,死心塌地的樣子,兩個人關係簡直蜜裡調油。

 

在一起久了,Giselle抱怨一直在蔣翰或她家做愛很無聊,想嘗試換換地點。蔣翰住的地方沒有特別隔音,也被鄰居抗議過Giselle叫得太大聲,年輕人節制一點,但偏偏蔣翰又喜歡聽Giselle叫床,她越叫他越來勁,蔣翰也不想叫她改,就讓阿興幫他訂些有特色的情趣汽旅,重點是,隔音要好。

 

阿興他們這些嘍囉,有時候來蔣翰家裡有事要報告,常常蔣翰還在房間裡跟Giselle廝混,Giselle的叫床聲他們也聽過,那個銷魂啊!惹得阿興他們羨慕不已。

 

Giselle殺陳銓的狠勁,他們是見過的,陳銓只是對她性騷擾而已。所以,還是想想就好,做夢又不犯法。

 

 

 

後來有一家隔音特別好,叫『伊甸園』的汽車旅館,裡頭設備也好,四面八方都是鏡子,可以讓蔣翰各角度好好欣賞自己在Giselle身上的雄風,更不用說雙人浴缸,八爪椅,皮鞭、皮繩、蠟燭、砲機......還有免費的謎片助興。

 

蔣翰喜歡帶Giselle來這裡,有時候會連續馬拉松性愛,只叫外賣,做完睡,睡醒再做,三天都不出門。

 

 

 

再過兩天,113日,Giselle說那是她的生日,讓蔣翰必得空著那天陪她。蔣翰特地買了一顆一克拉的鑽戒送給Giselle當生日禮物,Giselle戴上戒指,表情喜不自勝,但還是告訴蔣翰,其實人家最想要的禮物,是蔣哥你呢!

 

這話聽得蔣翰心花怒放,113日那天,吩咐阿興他們都不可以來吵,他要去伊甸園,專心陪Giselle共度春宵。

 

 

 

大概是因為心情好的緣故,今天的Giselle更顯得熱情,蔣翰雖然很開心,但最近這段期間和Giselle做那檔事過度頻繁,倒讓他體力有些吃不消,已經來了三回了,蔣翰覺得很累,昏昏欲睡。

 

Giselle卻興致不減。俗話說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好啦好啦.......最近幫主交付的事情多,Giselle妳饒了我吧.......

 

蔣翰吐了口氣,閉上眼睛想睡覺。

 

「不要嘛........人家一年才過一次生日耶........不然你睡吧,我自己動.......

 

Giselle「體貼」地建議。

 

「好,妳上來吧,我睡一下,睡完咱們一起洗澡.........

 

蔣翰拿她沒辦法地笑了笑,伸出右臂放在眼睛上擋著燈光,好讓自己能夠充分休息。

 

 

 

Giselle果真自己騎上去,搖了起來。

 

她搖得很慢,不至於激烈卻是很舒服的律動,在這樣徐緩的律動裡,蔣翰的呼吸漸漸平勻。

 

「蔣哥,這樣舒服嗎?」

 

Giselle看著身下的蔣翰,輕聲問道。

 

蔣翰沒有回答。

 

「蔣哥,你睡著了啊?」

 

Giselle停止她的動作,又問。

 

蔣翰依然沒有回答,反而有細細的鼾聲滲漏出來。

 

 

 

Giselle的目光變得凌厲。

 

她伸長了手,勾過自己的包包,從包裡掏出一支手槍。

 

砰的一聲,蔣翰的額頭開出一個血洞!

 

連慘叫、睜眼都來不及,一灘鮮血,從蔣翰後腦蔓延開來,染紅了純白色的床單蔣翰就這樣睡在他的鮮血上怵目驚心!

 

Giselle跪在蔣翰身上,他的昂揚巨物,還在Giselle體內。

 

 

 

113日,不是我的生日.........

 

Giselle慢慢,從蔣翰身上下來。瞪著蔣翰一動也不動的裸體,目眥欲裂。

 

「是那個人的忌日。」

 

她覺得自己很髒,髒到連提大山的名字都沒有資格。

 

說完,Giselle又朝蔣翰的下體開了兩槍,支離破碎!

 

 

 

「蔣哥在裡面睡覺,我出去買個東西,等一下就回來。」

 

伊甸園的員工都認識蔣翰和Giselle,加上房間隔音好,Giselle連開了幾槍,外面都沒聽到,員工不疑有他,還親切地跟Giselle打了招呼,開閘門放行。

 

 

 

而叫床,是因為Giselle早已想好殺蔣翰的辦法。

 

她要用槍,在隔音間裡殺了蔣翰,十死無生!

 

 

 

 

 

台長: 陳跡
人氣(998) | 回應(1)|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7---一直都知道(終)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5---一刀斃命

陳跡
其實
沈雲還有一個人要收拾
她自己
2020-05-20 23:35:0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