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8 23:39:43| 人氣620|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75---一刀斃命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為最近壓力太大,蔣翰對Giselle要得夠狠,折騰了大半夜才冷靜下來,卻也睡不著,靠著床頭櫃斜坐發愣。

 

「從沒看過蔣哥你這樣.......事情真的很麻煩嗎?笑一笑嘛......人家會心疼的。」

 

Giselle也坐了起來,靠著蔣翰的裸身,伸出手指來,試圖撫平他眉間的皺褶。

 

蔣翰握住Giselle那隻柔荑,道。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各個交易都慘賠,西環這一兩個月來損失上億,更奇怪的是,好處都被東埔拿走了。難道又是東埔在搞鬼?」

 

 

 

「蔣哥別慌,冷靜下來想想就好啦。這些慘賠的交易,是不是都跟你有關呢?」

 

Giselle趴在蔣翰胸口,動作曖昧,可心思卻冷靜異常。

 

「不錯,所以,這一切都衝著我來的,妳是不是想這樣說?」

 

「我覺得啊,這有兩種可能,一是衝著你來,另一個是,內奸就在你身邊。」

 

 

 

「嗯,妳繼續說。」

 

「我記得上次聽蔣哥你說,你之前和東埔大山有過節,大山對你使了不少絆子,搶了你不少生意。那時你只想著解決大山......並沒有把內奸找出來。」

 

提起大山,Giselle胸口一窒,幸好蔣翰正在想事情,也沒注意到Giselle的反應。

 

「如今大山死了,這情況仍是繼續,可見之前的狀況,跟大山並無關係。所以當務之急,不應該是找東埔撒氣,而是找出這名內奸。」

 

「不錯,我當時不該急著殺大山,應該先揪出內奸才是。」

 

蔣翰覺得Giselle分析得有道理。

 

「那麼,妳覺得,我應該怎麼查呢?」

 

 

 

「先縮小範圍。蔣哥你想想,出事的這幾樁生意的細節,除了你之外,還有哪些人知道?你找誰討論過?」

 

「不只是最近這幾樁,大山死前的生意,你也要想想,先這樣縮小範圍。然後,找出最不可能涉足其中的人,讓他們秘密去查。」

 

「不錯!Giselle妳分析得很有道理。幫主那裏一直給我壓力,說我負責的項目再出差錯,他就摘了我護法之位,讓我去收保護費。這段時間我壓力真的很大,幸虧有妳。」

 

蔣翰摟住Giselle光潔滑膩的裸肩,觸感舒服。

 

「人家就是看不得蔣哥你心裡急的樣子嘛!」

 

Giselle摟住蔣翰的腰,撒嬌道。

 

「想當大哥的女人,自然也要替大哥分憂啊!」

 

 

 

Giselle的話對蔣翰來說如當頭棒喝,他列出自己經手的,幾項被東埔攔胡的生意,這麼排列下來,有嫌疑的大概四五個,都是他的心腹。

 

這四五個心腹中,扣除大山死後才受到他重用的兩名心腹,就剩下三個人。

 

其中,自然包括陳銓。

 

他把調查工作交給那兩位後起的心腹,一個叫阿興,一個叫阿泰的去做。

 

這兩個人是後起之秀,正削尖頭顱想往上鑽,有嫌疑的那三位都是前輩,能幹掉一個,便少一個敵人。

 

他們查得很認真,黑白兩道,鋪天蓋地。

 

 

 

報告一份份呈了上來。

 

首先是第一件,西環酒店涉及毒品交易被舉報,警方說舉報人自稱宋還山,就是害大山毀容那件事。阿興查出,發話地點是中央公園附近的某個公共電話,而那天的大山奉東埔幫主黑龍仔之命去別市參加一個當地角頭的告別式,人不在T,不可能是他。阿興再調閱監視器,發現陳銓曾經出現在中央公園,打那支公共電話。

 

第二件,西環砂石摻入海砂事件,阿泰去詢問了原本是西環客戶,突然改投東埔那些老闆。那些老闆說,這事是陳銓告訴他們的,因為陳銓是蔣翰心腹,覺得他所說的必然是真,他們才改投東埔懷抱。

 

第三件,軍火交易後,客戶被舉報,阿興查出,舉報人用的還是中央公園那支公共電話,舉報的那天,調閱監視器,陳銓也出現在那裏,使用那支公共電話。

 

 

 

陳銓陷害大山的事實一樁樁呈現,報告中都指出,大山不過是被陳銓甩鍋罷了。

 

蔣翰在看這些報告時,Giselle也在,她看著樁樁件件陳銓陷害大山的惡行,必須非常用力,才能壓抑住馬上衝出門,殺了陳銓的衝動!

 

蔣翰也很憤怒,但他不明白,陳銓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他的腳筋是被大山挑斷的,難道他是想拿我當槍使,替他報仇,才做這些事嫁禍給大山?」

 

蔣翰猜測。

 

「蔣哥,你如果這樣想,也未免太善良了,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並不足以解釋為什麼大山死後,陳銓還繼續作妖的理由。」

 

Giselle知道如果陳銓只是想藉蔣翰的手除去大山,並不足以挑起蔣翰的憤怒因為蔣翰也恨大山。一定要讓蔣翰恨極陳銓,對他下殺手才行。

 

「大山死了,陳銓還繼續陷害你,只有一個理由,他想取你而代之!」

 

Giselle分析道。

 

「你想想,因為陳銓做的那些事,幫主已經動搖了對你的信心,想把你從護法的位置上摘下來,他就是最大的受益者。」

 

 

 

其實目前的證據,都只是大山死前,陳銓的作妖。大山死後那些事,包括頂泉山莊土地,和一干工程標案,都還沒查出是誰做的。但Giselle一股作氣,用話術把這些事也一併賴在陳銓身上了,畢竟,手法是那麼類似。

 

最後,再扣個意圖篡位的罪名,在陳銓頭上。

 

陳銓想大山死並不足以激怒蔣翰,但取而代之這件事,讓蔣翰怒不可遏!

 

 

 

「憑他?一個瘸子,也想撼動我的地位?」

 

蔣翰冷笑。

 

「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蔣哥.......你身邊有這樣的人,我覺得好可怕........

 

Giselle抱住蔣翰的腰,以退為進道。

 

「不然你就讓位給他吧,我好怕他再害你。」

 

 

 

「不會的,Giselle,既然知道兇手是他,就能有所防備。不過,他知道我太多事,我得再想想怎麼處置他,才能一刀斃命,乾淨俐落。」

 

蔣翰道。

 

「否則弄巧成拙,只怕他魚死網破。」

 

 

 

「所以,你還要讓他待在你身邊啊?」

 

Giselle紅著眼眶道。

 

「你們男人的雄才偉略,小女子我不懂,可是我只希望蔣哥你能好好的。」

 

 

 

蔣翰撫了撫Giselle的纖手,要她放心。

 

「既然知道了是他,我會有所防備,他自然動不了我。Giselle妳別擔心,我蔣翰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不會輕易犯險的。」

 

說著說著,在Giselle額上輕輕一吻。

 

 

 

蔣翰竟然還不殺陳銓!

 

Giselle強掩心中的憤怒,沒關係,一刀斃命嗎?那就由我來吧!

 

 

 

在想到如何處置陳銓之前,蔣翰並沒有讓陳銓知道他已經查出了那些事。陳銓還是跟平常一樣,跟著蔣翰處理事情。

 

這天,蔣翰又來酒店顧場子,陳銓有件事要向蔣翰報告,便來酒店尋他。蔣翰正在辦公室裡和可藍討論事情,陳銓走進酒店後沒看見蔣翰,倒看見了Giselle

 

他平時和Giselle的關係還算融洽,對她也沒什麼防備。Giselle告訴陳銓蔣翰還在忙,她也有些蔣翰的事想問陳銓,不如陳銓跟她到休息室,順便等蔣翰吧!

 

 

 

陳銓不疑有他,跟著Giselle來到休息室。兩個人就沙發上對面坐了。

 

 

 

「銓哥,我就想問你,蔣哥是不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小凡啊?有時候作夢還會叫著她的名字呢!」

 

其實根本沒有這件事,這只是Giselle要把陳銓留在休息室的手段。

 

不過,這說法很合理,沒有破綻。

 

「蔣哥是曾經喜歡過小凡,可是他現在有妳了,蔣哥很喜歡妳,妳別想太多啦!」

 

「我不相信,如果他現在喜歡的是我,怎麼會在夢裡叫小凡的名字呢?銓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啊!」

 

Giselle突然紅了眼眶。

 

「可是銓哥,我真的很喜歡蔣哥啊!雖然他人在我身邊,但想到他心裡還有其他女人,我就覺得很空虛,很寂寞......

 

說完,Giselle站了起來,換了位置,挨著陳銓坐了。

 

「銓哥你說,是不是我不夠美,不夠嗲,皮膚不夠白,胸部不夠大啊?可是我覺得我已經很大了,不信你摸摸.........

 

Giselle今天穿了一件蘋果綠細肩帶小禮服,豐滿的上圍一覽無遺。她突然抓起陳銓的手,就往自己胸部摸來!

 

 

 

陳銓不明白她的意圖,雖然這Giselle長得的確秀色可餐,那個胸少說也有D以上,但她是蔣哥的女人,不是陳銓可以碰的。

 

陳銓急著要把手縮回來,但見Giselle臉上綻出一絲冷笑,嘶的一聲,自己扯斷了肩帶,左側的衣服滑了下來,露出大半個酥胸。

 

 

 

「銓哥.......銓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

 

Giselle大叫起來,哭著扶住自己的衣服,跑了出去!

 

休息室外有很多小姐少爺和酒客,大家都看見了Giselle驚慌失措,衣衫不整的模樣!

 

 

 

聽見外面一陣騷動,蔣翰和可藍出來看是怎麼回事,卻看見Giselle死死拉著幾乎就要掉下去的小禮服,奔向蔣翰,哭道。

 

「蔣哥.......蔣哥........銓哥他.........嗚嗚嗚........

 

Giselle一副飽受驚嚇說不出話來的樣子,蔣翰看見她被撕破的衣服,加上很多人都看見陳銓和Giselle進休息室後,Giselle便衣衫不整哭著跑了出來,當下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陳銓本來不明就裡,追了出來,看見Giselle奔向蔣翰的陣仗,他才意識過來,自己是被陷害了!

 

 

 

蔣翰本來就對陳銓心有芥蒂,只是還沒想好怎麼處置他,如今他竟敢把狼爪伸向他蔣翰的女人,蔣翰雷霆一怒,下令酒店眾打手,把他拖出去處理了!

 

陳銓被打手們架住,他百思不解地衝著Giselle叫道。

 

「我根本沒有對妳怎麼樣,妳為什麼要陷害我?」

 

但Giselle只是一副被陳銓嚇慘了的樣子,縮在蔣翰懷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蔣哥你聽我解釋,我沒有非禮她,是她陷害我的,蔣哥你要相信我!」

 

陳銓試著想掙脫那些打手,無奈他原本行動就不便,掙扎根本徒勞,只能期望蔣翰相信他。

 

想要蔣翰的地位,又妄想他的女人陳銓不知道他得罪蔣翰的,不只在染指Giselle這件事上,樁樁件件,積怨已深。

 

 

 

「阿興、阿泰,盯著他,別讓他跑了!」

 

蔣翰根本不想聽他解釋!命令兩個得力部下,帶著幾名打手,將陳銓押了出去!

 

 

 

 

 

台長: 陳跡
人氣(620) | 回應(2)|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6---11月3日伊甸園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4---出岫的雲

(悄悄話)
2020-05-19 02:27:22
(悄悄話)
2020-05-19 13:51:1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