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23:24:45| 人氣663|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74---出岫的雲

推薦 2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和沈霖分開後,Giselle站在街頭。今晚的風有些冷,她的腦海裡,不斷迴旋著沈霖說過的那句話。

 

可是雲雲,他為了救妳,命都沒了,是希望妳能好好活下去,而不是像今天這樣一無所有,在暗黑處討生活啊!

 

Giselle淚流滿面。

 

大山哥哥,沒有你,我還有幸福的權利嗎?

 

 

 

這段日子以來,Giselle很克制,她不讓自己去看大山,不讓自己想起大山,甚至不讓自己夢見大山,她怕一但想起,好不容易築起的堤防就會潰散,她再也沒辦法端著Giselle的身份,去面對她的仇人們。

 

也許沈霖的話是重擊,也許只是自己忍了太久,終於到臨界的時候。Giselle一面走,一面搵淚,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絕不能再回酒店去了。於是拿出手機,滑開Line,傳了訊息給蔣翰。

 

「蔣哥,藍總裁未婚妻的事我解決了,頗費一番周折,我回去睡一下,明天再過去找你。」

 

怕蔣翰逼問,Giselle還特地給蔣翰留個甜頭。

 

 

 

回到自己的住處,滿屋子裝潢過後的新漆氣味還沒乾。Giselle洗了個澡,讓自己情緒冷靜下來,坐在床邊,打開床頭的CDplayer,收聽一個從中學時代,就陪著她熬夜讀書的深夜廣播節目,請古人替你告白。

 

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有一把春水般的甜美嗓音,能撫平人們心靈的創傷,這也是它存在那麼久的原因。聽眾可以打電話或者寫MAIL給她,告訴她自己的故事,她就會替妳從浩瀚的古典詩文中,找出符合妳心境的詩詞,讓妳知道妳並不寂寞,在千百年前,就有人有著和妳一樣的想法和遭遇。

 

Giselle不是主修文學,這個節目讓她學到了很多詩詞,她很喜歡,在昏天黑地的高三生涯,她也曾經把這個節目介紹給藍天。

 

Giselle拿起手機,循著主持人說的那隻號碼,撥了出去。

 

 

 

「接下來,我要回覆的,是一位名叫『櫻花草』聽眾的CALL IN,我問她為什麼叫櫻花草呢?她說櫻花草的寓意是,除你之外,別無他愛。所以,我們的櫻花草小姐,妳很幸運,要知道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很難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這樣一份真愛。」

 

「櫻花草小姐很特別,她指明了唐代大詩人孟浩然的『送友人之京』,送給她那位『別無他愛』。因為這並不是一首熱門的唐詩,現在,我先為大家把這首詩朗誦一遍,希望那位別無他愛先生,也能在空中聽見我們櫻花草小姐的心聲。」

 

「君登青雲去,予望青山歸,雲山從此別,淚濕薜蘿衣。

 

「這首詩的意思是,孟浩然和他的摯友準備分開了,因為對方有更好的發展,要到京城去當官了,在祝福過後,孟浩然自己,也只能背向他的摯友,回到他青山隱居處。因為不同的人生際遇,他知道彼此間再相見怕是難了,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眼淚濕透了他身上的薜蘿衣。

 

「櫻花草小姐說,也許她和別無他愛先生這輩子,不會有再相見的時候,她也沒有機會再對別無他愛先生傾吐心中的愛意,她希望透過主持人甜美的聲音,告訴那位別無他愛先生。」

 

「我曾以為自己,是天上的雲,現在我明白了,我還是雲,最終,還是要回到山的懷抱的,一朵出岫的雲。」

 

 

 

藍天在書房裡辦公時,也聽見了這段廣播。他馬上拿起電話,打到節目部去,問那位櫻花草小姐的個資。

 

遺憾的是,工作人員表示,那位櫻花草小姐,並沒有留下任何個資,就連手機都未顯示來電號碼。

 

他知道除了沈雲,櫻花草小姐還能有誰?

 

 

 

敲門聲響起,推門而進的,是穿著一襲粉色睡袍的沈霖。

 

方令媛為了撮合藍天和沈霖,三不五時,出盡百寳,就要沈霖在她家留宿。

 

今天的理由是,霖霖啊,我今天憂鬱症發作頭好痛啊!妳來幫我按按.......ㄟ,又痛了,再來幫我按按........

 

這一按都超過十一點了,說路上危險,讓沈霖就在藍家住下了。

 

 

 

沈霖手中拿著一杯溫牛奶,見藍天臉色不大好,挨著他坐了,將牛奶遞給他,並問他怎麼回事。

 

藍天將廣播的事告訴沈霖。關於那個節目,沈雲也告訴過沈霖,沈霖一聽就能明白。

 

 

 

「我去看過Giselle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雲雲。可是王秘書說,我們一直想把她找回來,不就是逼她面對她不想面對的那一切嗎?也許她現在的狀態,才是最舒適自在的。」

 

「我想,我們也沒有雲雲確切的消息,不如就把Giselle當成雲雲,默默地關心她吧。」

 

沈霖的眼睛,像星星一般閃亮,她看著藍天。

 

 

 

藍天吐了一口氣。

 

「也許,王秘書說得對,我們的執念對沈雲來說也許是種困擾,不如就這樣,沈雲選擇了她想要的生活方式,而我們,也該往前走了。」

 

「霖霖,我很抱歉,我媽對妳的態度,前踞後恭地,是不是也給妳帶來困擾了?」

 

「不會,過去乾媽只是被人矇騙,誤會了我,她現在對我很好啊!」

 

循過去沈雲的模式,方令媛也收沈霖作乾女兒,然後叫沈霖不可以再叫藍天少爺,太見外了,起碼叫哥哥,不然哥哥和老公選一個,弄得大家臉上三條線。

 

所以,在方令媛面前,沈霖會叫藍天天哥哥,但私底下還是會忘記,又叫少爺。

 

 

 

「霖霖,我們結婚吧。」

 

藍天摟住沈霖的肩,輕聲道。

 

沈霖愣了一下。不是說,要等找到沈雲?

 

 

 

「天哥哥,你是因為乾媽說的,如果我們再不結婚,她就要告雲雲過失害死乾爹,反正立案後,警察就會把雲雲找出來坐牢那件事嗎?」

 

「不是。霖霖,我剛剛說了,我們都該繼續往前走了。如果能有個人陪我度過下半輩子,我希望那個人是妳。」

 

藍天道。

 

「媽媽的威脅不是理由。不過關於那件事,我想告訴妳實情,希望妳能保密,別讓我媽知道。」

 

 

 

「我爸吃錯藥過世那天,在妳之前,沈雲來過我們家不假。沈雲說是她故意掉換藥罐的位置,我覺得很奇怪,她怎麼知道妳來的時候,我爸會發病?就算是神機妙算,也不可能算到。」

 

「後來,我去查了那幾天的監視器,發現了真相。藥罐的位置不是沈雲對調的。」

 

藍天深吸了口氣,握住沈霖的手。

 

「是我媽,她吃完她的抗憂鬱藥後,糊里糊塗地,沒把藥罐放在正確的位置。」

 

 

 

沈霖聞言,張大了嘴巴。

 

「那........這件事,絕對不能讓乾媽知道,她會自責到崩潰的!」

 

「不錯。霖霖,不能讓媽媽知道真相。所以.......雖然對不起沈雲,也只能讓她暫時扛著了。」

 

「可是.......不是雲雲做的,她為什麼要承認?」

 

 

 

「這是她對咱們的彌補。她希望我們可以毫無罣礙的在一起。」

 

藍天緩緩地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雲雲不是壞人.......所以天哥哥.......我覺得她說的那些其他壞事搞不好也不是她做的........

 

沈霖聽了,眼眶都紅了。

 

 

 

「對,我們要這樣相信,也許她說的那些其他的壞事,搞不好也不是她做的.........

 

藍天伸出另一隻手,替沈霖擦去她的眼淚。

 

「我們曾擁有的沈雲,是個好人......

 

 

 

蔚藍集團和沈氏「再度」聯姻的消息,轟動了整個商界。

 

業界都傳,沈氏那個失蹤了的千金,是個商業奇才,她在的時候輔佐沈崇南擴張沈氏企業版圖,是沈氏最旺的時候。後來不知為何,那個大千金失蹤了,二千金雖然也很努力,資質也不差,但就是少了些火候,最多能稱得上守成之材。因此沈崇南撐得很累,健康狀況也不如從前,趁著雙方聯姻,沈崇南收了海外幾個據點,沈氏準備和蔚藍集團合併,就交給藍天和沈霖。

 

有藍天主持大局,沈霖輔佐,對蔚藍集團和沈氏都有加成的作用。

 

藍天還是會去找Giselle,也把他和沈霖結婚的事告訴了她,甚至也邀請了她前來觀禮。

 

「我一定要告訴妳,是因為我想,這是妳的心願。若不是這樣,妳又怎會把我爸去世的責任一肩扛下。」

 

當藍天在說的時候,Giselle總是一副又來了,講一堆我聽不懂的,翻白眼的模樣,可是,她其實都有聽進去。

 

「我知道不是妳。但是,謝謝妳。」

 

藍天道。

 

謝謝妳扛下真相,免除我媽的自責。

 

「藍總裁要結婚是好事,只是以後還是少來比較好,我也怕尊夫人下次再來找我麻煩啊!」

 

Giselle翻完白眼,喝了兩口眼前的琴酒。

 

 

 

頂泉山莊那塊地,西環幫競標失利,被東埔標得,而且金額竟然只比西環多了一元。

 

七千兩百萬零一元!

 

幫主震怒,海刮了重要幹部一頓,尤其是蔣翰,這很明顯,是西環的底標被人洩漏了!

 

接著也有幾次毒品交易地點被洩漏,或者工程出狀況的事。因為西環的業務和東埔多有重疊,西環不可靠,廠商自然找東埔,所以這些事件的結果,都是東埔獲利!

 

 

 

蔣翰氣得臉都灰了,坐在家裡喝悶酒,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Giselle在廚房煎牛排,香味四溢。

 

 

 

「唉,都跟你說了,空腹喝酒對胃不好,來,先吃完再喝。」

 

Giselle將他酒杯移開,把牛排盤遞到了蔣翰眼前。

 

Giselle的關心,讓蔣翰很窩心。最近的煩心事太多,幸好有Giselle陪著他,滿足他的身心。

 

 

 

「心情不好啊?不然,我餵你啊!」

 

Giselle眨了眨她漂亮靈動的雙眼。真的拿起刀叉開始切牛排,把牛肉切成骰子狀,讓蔣翰好入口。

 

「來,啊.........

 

 

 

Giselle像在逗小孩的神情逗笑了蔣翰,他才吃了一口。

 

「蔣哥你都做到護法了,那麼高的職位,哪還有人敢為難你啊?」

 

見蔣翰吃下去,Giselle滿足地笑了。

 

 

 

「職位越高,要扛的責任越重啊!」

 

蔣翰嚼完,Giselle又餵了他一塊,一整個吃殘廢餐。

 

Giselle,妳是T大畢業的,應該夠聰明,妳覺得底標流出、工程出包這些事,我該從哪裡查?」

 

「唉呀,蔣哥你這麼英明神武都查不出來了,我一個小女子怎麼會知道呢?」

 

Giselle嬌嗔了一下。

 

「小女子?誰說妳小?妳看這麼大........

 

蔣翰一把將Giselle拉來坐上他的腿,揉著Giselle那一對大胸。

 

「別........先把牛排吃完啦!」

 

Giselle推著蔣翰,卻不是很用力,半推半就地。

 

「先吃妳........

 

說完,蔣翰將Giselle推倒在沙發上,滿身酒氣地壓了上來!

 

 

 

 

台長: 陳跡
人氣(663) | 回應(5)| 推薦 (2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5---一刀斃命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73---阿和你酒店系

陳跡
想看報應嗎???
下一集~~~
2020-05-18 00:18:33
uni2019
那就有請鐵粉兵衛上場以共大舉,還差六。
2020-05-18 01:06:55
版主回應
今晚[是愛]74
求個生死無冤(如懿傳裡太后說的)
2020-05-18 13:40:41
楊風
來讀美文
寫得真好
2020-05-18 09:19:10
版主回應
大詩人面前
我真是獻醜了XD
2020-05-18 11:03:19
uni2019
又有人要掛啊?~候教了her majesty!

楊先生,蒲蓬生輝啊~

(^_^)/
2020-05-18 13:53:46
版主回應
ㄟ~~~uni大你那邊不是半夜嗎???還沒睡喔~~~
2020-05-18 13:57:05
uni2019
OK,本來呢是要給太后蝴蝶夫人說說故事聽聽收音機的,但現在懿旨下說有宵禁,那小的就先往宮外乘火車走動走動再跟李斯揚糖男眉瞬目再回來讀書,意下如何?








這次沒踩到誰雲兒應該原諒駱駝的啦。不是在上班教書的嗎!
2020-05-18 14:34:2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