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9 00:58:50| 人氣1,738|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32---沈雲受傷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提著紙袋,沈雲往家門口走去。經過一條小暗巷的時候,突然冒出一道黑影,從背後勒住沈雲的脖子,一手持刀,抵著沈雲的臉頰,道。

 

「拿出二十萬,否則就劃花妳的臉!」

 

突如其來的脅持,沈雲的魂都要飛了,腦子有一瞬間一片空白!但等那人開口,知是要錢,大概性命無虞,這才恢復了一點神智。

 

「你......你先放開我,這樣架住我,我怎麼拿錢?」

 

沈雲聲音有些顫抖。

 

背後那人冷哼一聲。

 

「不怕妳耍花樣!」

 

那人放開她,沈雲往前跑了幾步,轉過身,和那人相對。

 

 

 

「陳銓?」

 

見是那個便宜哥哥,沈雲怒火中燒!

 

「我告訴過你,你們陳家從來沒有盡過養育我的責任,休想從我身上拿到半毛錢,這麼快就失憶了?」

 

「你這忘恩負義的女人,沒有爸媽,就沒有今天能夠享受榮華富貴的妳,妳老哥我要的也不多,就二十萬,這可是救命錢!」

 

陳銓晃著他的短刀,在路燈下放出冷冽的光。

 

「救命錢?我看又是賭債吧?這不是多不多的問題,給了一次就得給第二次第三次,食髓知味,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沈雲下意識地抱住紙袋,將它護在胸口。

 

「這麼說就是沒得談了?」

 

陳銓舉起短刀,在空氣中狠狠地劃了三圈,以示威嚇。

 

「劃花了妳的臉,我最多關進去吃免錢的飯,妳可是要嫁豪門的女人,這張臉還要不要?」

 

 

 

沈雲躊躇了一會。路上沒有半個人,不會有人來救她。

 

「不是我不給,而是我提款機只能領三萬,這麼晚,銀行都關了,我去哪裡領二十萬給你?」

 

沈雲咬了咬下唇,解釋道。

 

「妳呼嚨我?妳們有錢人怎麼可能只有一張卡?還有信用卡可以預借現金,妳這個不認父母兄長冷血的婊子,我今天拿不到錢,就在妳臉上留下一些紀念品。」

 

說完,陳銓拿著刀,刀鋒向著沈雲,步步逼近。

 

沈雲退了幾步,心想到底該怎麼辦?如果跑,她跑得過陳銓嗎?萬一跑不過,被陳銓逮著了,他又會怎麼折磨自己?

 

正著急間,沈雲眼角餘光看見,一旁人家門口擺了幾盆花。

 

而家,就在兩百公尺遠的地方。用花盆緩下陳銓的動作,她拔腿狂奔,跑過這兩百公尺,人就安全了。

 

她決定試試。

 

 

 

「不........你別過來,再過來,我要叫人了........

 

沈雲故意示弱,慢慢退向那戶有著花盆的人家。

 

沈雲害怕的表情讓陳銓很滿意,晃著刀,依然步步逼近。

 

 

 

「吃土吧你!」

 

沈雲一伸手,拿起盆栽就往陳銓的方向狠命地丟!一盆兩盆三盆,陳銓為了躲飛出來的土,果然用手去擋,動作緩了下來!

 

沈雲轉身就跑,一面跑,一面大喊救命!

 

 

 

但陳銓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打過的架不在少數,很快就又追上了沈雲!他扯住沈雲後領,把她摔在地上,腿一跨正要把她壓制在地上,但沈雲動作更快,膝蓋一頂,正頂到陳銓的重點部位!

 

沈雲爬起來又要跑,陳銓一手摀住痛不欲生的那個地方,另一手卻扯住了沈雲的小腿,沈雲又一次摔在地上!

 

陳銓抓住了沈雲的頭髮,將她的頭朝地面狠撞!

 

「妳行,妳跑啊!不是很有能耐!再跑啊!」

 

 

 

沈雲腦中脹痛,神智有些模糊,她感到有股熾熱爬滿她的臉,她的額頭磨破了,滿臉是血!

 

但陳銓還是沒有停止手下的動作。

 

怎麼......沒有人來救我呢?再這樣下去........我會死.......一定會死.........

 

 

 

沈雲覺得自己快要失去意識了。

 

其實沈雲從小就知道,自己就是一個人,她還有誰能依靠?什麼事都得靠自己,還奢望什麼人能來救自己嗎?

 

養尊處優的日子過久了,連這點都忘了嗎?

 

 

 

沈雲趴在地上,伸長了手,手指觸碰到一枚很硬的事物。

 

沈雲看不清楚,她的眼裡都是血,不管不顧地抓起那枚堅硬的事物,往背後朝陳銓狠力砸去!

 

用盡最後的力氣。

 

 

 

沈雲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醫院潔白的天花板,還有濃濃的消毒水味。

 

她的頭還是很痛,不禁呻吟了一聲。

 

 

 

「雲雲,妳醒了?頭還很痛是嗎?」

 

坐在床邊的是葉寧。她和沈崇南原本已經睡下了,但聽見有人大叫救命,聲音很像沈雲,衝出家門,就看到沈雲滿臉是血倒在地上。

 

差點嚇掉了她的魂!

 

葉寧請醫生開了些止痛藥給沈雲吃,她這是腦震盪,需要住院觀察。

 

吃完藥後,葉寧問沈雲,可看見攻擊她的人是誰?

 

 

 

陳銓這個尾大不掉的禍患,如果報警,讓法律制裁他,自己又沒死,頂多關個一兩年就出來了,這可難消她心頭之恨。

 

當葉寧問起她,有沒有看見攻擊她的人,沈雲說她一想就頭疼,葉寧也不敢逼問她,只要她好好休息。

 

既然姓陳的那一家子不消停,她要自己對付他們。

 

 

 

「媽,我受傷的時候,手裡拿的那只袋子呢?」

 

突然想到大山丟掉的那只袋子,不會又丟了吧?

 

「在家裡。」

 

袋子的內容物,葉寧是看過的,她頓了一下,問道。

 

「雲雲,宋還山是誰?妳受到攻擊,和他有關嗎?」

 

葉寧一定是看到那張畢業證書了。

 

「他就是........我上次說過的,岳華的朋友,幫岳華送禮物來給我,大概是不小心,順手把他的東西也放進袋子裡了,正想拿去還他。」

 

雖然頭痛,但沈雲還是維持著她的反應。葉寧也沒再多問什麼。

 

 

 

自然,藍天也來看她。藍天走後她才出的事,這讓藍天很緊張,來陪了沈雲老半天。

 

「會不會是那個騷擾妳的人做的?」

 

藍天正在削蘋果,一面削一面道。

 

「不可能。我問過了,不是他,他比你還早走,而且,他不是那樣的人。」

 

沈雲對大山的評斷讓藍天停了一下,抬頭看了她一眼。

 

「雖然妳說他糾纏妳,妳倒是能看見他的好處。」

 

 

 

沈雲一頓。她在藍天面前這樣替大山說話,好像真的不大好。

 

「我事就是論事嘛.......藍天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蘋果?」

 

沈雲顧左右而言他。

 

藍天剛好削完了蘋果,用叉子叉好了,遞給沈雲。

 

藍天削的蘋果果然特別甜,特別香。

 

 

 

「妳就在醫院好好休息吧,星星那裡,我會照顧的,別擔心。」

 

雖然沈雲不願意藍天去照顧星星,但她還是得裝成若無其事,維持她好姊姊的人設。

 

「那就......麻煩你了。」

 

沈雲頓了一下,繼續吃著蘋果。

 

 

 

在醫院裡躺得很無聊,雖然親友們會輪流來看她,可她總覺得缺了什麼。

 

葉寧幫她拿了手機過來,沈雲躺在床上,漫無目的地滑著。她的賴倒是很多訊息,是一堆親友知會了要來看她。葉寧和沈崇南不用說了,輪流來照顧她,藍天雖忙也每天來,星星也說放學後要來看她,還有魏玲萱說要跟岳華一起來......

 

大山的名字映入眼簾。

 

沈雲躊躇了一會,還是把手指移到大山的名字上,點了進去。

 

最後一則訊息,是她生日那天的晚上九點半。

 

她記得那天,她和藍天回家的時間,大約也是九點半。

 

之前還有二三十通訊息,看樣子為了跟她過生日,大山奮鬥到了最後一刻。

 

 

 

有兩三天沒傳隻字片語給她,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他知道我住院了嗎?是不知道,還是知道了也不想理我了呢?

 

沈雲想過是不是自拍一張滿頭繃帶的照片傳給大山。可後來想想,大山又不是犯賤,那天她拿藍天這樣刺激他,他怎麼可能再理自己?

 

少自討沒趣了,就這樣淡了也好。

 

畢業證書,再找機會寄還給他吧。

 

沈雲突然覺得沒了興致,按掉了螢幕,閉上雙眼,試著睡覺。

 

 

 

那天晚上,沈雲對藍天的完全迴護,讓大山大受打擊,他覺得什麼都不想要了,想送給沈雲的生日禮物,想和沈雲一起吃的生日蛋糕,都被他扔在垃圾車裡。

 

果然,他的決定是對的。他走了以後,賴裡面,沈雲一點解釋都不想給他。

 

如果她在乎他,一定會急於解釋,一定會想求他原諒,沈雲什麼都不用說,只要叫一聲大山哥哥原諒我吧,他一定會原諒她的。

 

可結果,什麼都沒有。

 

 

 

這兩天,大山正常工作,只是身邊的兄弟都看得出他的魂不守舍。大家都知道,大山不是情緒化的人,會這樣肯定又是那個山嫂不知道又做出什麼事了,駱駝想安慰他,可對於沈雲,他實在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

 

 

 

「走吧,去賭場看看。」

 

大山按掉螢幕,收起手機,反正也看不到他想看到的。

 

 

 

賭場是在T市郊一棟透天別墅裡,看著是民宅,但裡頭別有洞天,明明不是做生意的,但別墅附近調了大大小小的車,門庭若市。

 

「山哥。」

 

管賭場的,是個名叫阿成的,三十來歲的平頭兄弟,看見大山,便恭敬地迎上前去。幫主賦予大山代他巡狩的權力,大山在東埔地位如何居然可見,阿成可不敢怠慢。

 

「今晚有什麼事嗎?」

 

大山看向那一桌桌賭局,人頭攢動,生意不差。

 

「還在可以處理的範圍內。山哥看帳本嗎?」

 

阿成道。

 

「進辦公室,順便喝兩杯如何?」

 

 

 

「好,你先去準備,我先四處看看。」

 

大山支開了阿成,帶著駱駝和阿和,穿梭在各賭局裡。

 

這幢別墅有三層樓,每一樓都有三個房間,麻將牌七輪盤撲克21點應有盡有,是T市最大的地下賭場。

 

「山哥,要不,咱們也試試?」

 

看著賭桌上花花綠綠的籌碼,阿和蠢蠢欲動。

 

 

 

「你想被趕出東埔幫嗎?」

 

顧酒店不准嫖、顧賭場不准賭,這是大山的原則,專心工作,避免不必要的糾紛。

 

這些行業本身糾紛已經夠多了,得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阿和也知道,他就是說說罷了。

 

 

 

「山哥.......山哥.......

 

駱駝突然發現了什麼似的,手肘推了推大山的手臂。

 

大山順著駱駝的眼神看去,在麻將那裡,看見了一個熟人。

 

 

 

「喂,阿銓,你頭都破成這樣了還來賭,有必要這麼拼嗎?」

 

那個跟陳銓一起走進來的賭友笑著虧他。

 

陳銓不知道怎麼回事,頭上纏了一圈紗布。

 

 

 

「我得翻盤啊!我妹那無情無義的臭婆娘一毛錢都不給我,我總要活下去啊!」

 

陳銓一激動,頭又痛起來。

 

他的頭,便是那天晚上,被昏迷前的沈雲砸破的!

 

沈雲的手碰到的硬物,正是一塊磚頭!

 

即使頭痛,他還是要翻盤,他爸媽到處擺攤賣蜜餞的錢,可不夠他花用。

 

「我說你那個頭,到底是怎麼破的?」

 

「還不是那個臭婆娘!你說沈氏企業每個月十幾二十億地賺,我不過跟她要個二十萬,九牛一毛,她不但不給,還把我的頭打成這樣!」

 

陳銓一面坐下搓麻將,一面道。

 

「不過,她也沒好果子吃,得罪我陳銓的下場,現在大概還在醫院裡出不來吧!」

 

 

 

「過來!」

 

駱駝和阿和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架了陳銓就走!

 

「喂!幹什麼幹什麼,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

 

陳銓掙脫不開,被駱駝和阿和押到人較少的後院去了。

 

大山坐在後院的一塊假石上,等他。

 

 

 

「你.......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見大山,陳銓話都說不順了。他賭遍T市各大賭場,雖然知道這裡是東埔的賭場,可大山以前從未出現在這裡,之前在西環的賭場手氣不順,才想來東埔轉轉運,誰知竟會遇到這個命裡煞星。

 

 

 

「我說過,你不准動沈雲,看來你記性不大好啊!」

 

大山睥睨著跪倒在地上的陳銓,冷冷地道。

 

「我......我這不是沒辦法了嗎?山哥你說,沈氏企業十幾二十億的,給我個二十萬根本九牛一毛,我爸媽也是她的親生父母,奉養親生父母很應當吧?」

 

「父母養親生子女也很應當吧?你爸媽養過沈雲嗎?」

 

大山一腳將陳銓踹倒,踩住他頭上的傷口,痛得陳銓唉唉大叫。

 

「既然記性不好,要這頭何用?」

 

 

 

「唉唉唉......大山,你不要得寸進尺........我最近回蔣哥身邊了,你敢動我,哪天上街被砍了都不知道.......

 

 

 

「把他關起來,等我回來!」

 

大山對駱駝交代道。

 

他急著去看沈雲。

 

「沈雲有事,不要說頭,你這隻腳也別想要了!」

 

大山狠踹了陳銓的右小腿,陳銓痛得有腿斷了的錯覺!

 

台長: 陳跡

陳跡
唉~~~
還是寫不完~~~
還要一集才能告一段落~~~
明天繼續33~~~
但[玉半彎]開學前寫不完了~~~
嗚嗚嗚~~~
2020-02-19 01:22:04
(悄悄話)
2020-02-19 08:13:54
uni2019
What is the rush?

We’ve got your back, for sure.
2020-02-19 08:33:28
版主回應
因為開學就沒什麼時間寫了
2020-02-19 09:35:22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20-02-19 09:49:41
版主回應
謝謝小天使
2020-02-19 09:50:25
uni2019
跟沈雲不用。你都不喜歡她對吧?
2020-02-19 10:22:02
版主回應
唉,親兒子親女兒哪有不喜歡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2020-02-19 17:03:51
uni2019
除了肉還有膠水塗的滿滿的。
2020-02-19 23:08: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