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3:39:20 | 人氣(2,312) |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30---願與所愛隔世相遇(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第一次,葉暮雲在李怯的懷裡,睡得很不安穩。

 

一早起來,李怯還睡著,葉暮雲坐在床榻旁,看著李怯的臉。行舟死前的話,一直在他耳邊縈繞。

 

李怯死了,因為當場拒婚,被皇帝下令斬首。他和李怯的關係一直以來,問水和行舟都知道,身為僕人,他們一直也沒有立場置喙。

 

行舟沒有騙他的動機。

 

葉暮雲沒有癲症。時間一久,他也發現似乎只有自己看得見,摸得著李怯。

 

眼前的李怯,是如此生動而確實,怎麼可能死了?

 

如果行舟說的是真的,李怯死了,那麼眼前的李怯是鬼魂嗎?鬼魂怎麼可能有形體,活生生地?

 

其實事情再簡單不過,只要再派人去天策府確定,就可以知道行舟的話是不是真的。

 

可葉暮雲不想這麼做。如果調查的結果,行舟的話只是一場誤會便罷,但,如果是真的,叫他如何接受?

 

不,現在這樣很好,他們可以在一起,再也沒有阻礙。

 

其餘的,他一點也不想知道。

 

 

 

李怯醒來的時候,葉暮雲正在床邊凝視著他。

 

「這麼早起?怎麼不多睡一會?」

 

李怯將葉暮雲一把抱了過來,讓他伏在自己胸口。

 

房間裡的氣氛,靜默了一陣。

 

 

 

「好了,該用早膳了。」

 

許久,葉暮雲才從李怯身上坐起,握住李怯的手臂,將他一把拉了起來。

 

兩人坐在小几前,早膳佣人早已送來,葉暮雲正準動筷子,卻見李怯還是怔怔看著食物,毫無食欲的模樣。

 

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李怯會順著他的意吃東西,可都吃得很勉強。

 

 

 

「不餓嗎?」

 

葉暮雲問。

 

「嗯,不怎麼餓。」

 

「那......你看我吃吧。」

 

葉暮雲說完,表現出不以為意的樣子,低頭自顧吃著。

 

李怯沒察覺,低著頭吃飯的葉暮雲,落了兩滴淚,在他的飯裡。

 

 

 

當葉暮雲伏在李怯的胸口,並沒有聽見他的心跳聲。

 

 

 

「今天去哪裡?」

 

葉暮雲沒有逼他吃飯,李怯感到如釋重負,看著葉暮雲吃飯,一面問。

 

「在寶饌樓,有筆訂單要談,今天太陽有些大,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葉暮雲看了看窗外,潛意識裡有些怕李怯被曬化了,脫口而出。

 

「太陽大有什麼關係?我長年征戰沙場,曬的太陽還少嗎?哪就這麼嬌貴了?」

 

李怯喃喃道。

 

 

 

葉暮雲換個說法,不想露出破綻。

 

「行舟死了,問水告假,我身邊現在沒什麼人可以用,你去書齋幫我整理整理那些公文,等我回來,好嗎?」

 

「你會很快回來嗎?」

 

李怯問,像個孩子般依賴。

 

這一問,差點又惹哭了葉暮雲,是啊,現在的李怯,除了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會。我們還要在一起一輩子,不差這一時,對不對?」

 

葉暮雲強言歡笑。

 

「對。」

 

李怯點點頭,笑著摟住葉暮雲。

 

 

 

這次簽約的對象,是個崛起于揚州的新興門派,為了表示對此約的重視,葉暮雲特意帶上了幾位天字輩的宗親,一行車隊出了藏劍山莊。

 

到了寶饌樓,眾人邊吃邊聊,相談甚得,這約也就簽下來了。

 

葉暮雲把善後工作交給了其餘的天字輩宗親,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寶饌樓,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

 

從來都是運籌帷幄,成竹在胸,可他和李怯的未來會是如何?葉暮雲感到茫然。

 

事實上,就連李怯現在的狀況如何,葉暮雲也很茫然。

 

他曾想問李怯,關於事實的真相,可他又怕破壞眼前的和諧。

 

他需要有人商量,卻沒有人能同他商量,除了他,沒有人看得見李怯。

 

 

 

杭州城十分繁華,大街上熙來攘往,葉暮雲雖然走動著,擦身而過的盡是過客,全不在他眼底。

 

 

 

「葉莊主請留步。」

 

路旁一陣聲音喚住了他。葉暮雲今天穿了藏劍山莊固有的黃袍黑褂,江湖上稍有見識的人都能認出他來。

 

葉暮雲停下腳步,定神一看,站在路邊喚住他的,是個純陽弟子。

 

 

 

「你認得我?」

 

葉暮雲問。

 

「貧道純陽弟子疏林。葉莊主年少有為,江湖上誰不認得?只是貧道沒料到,另一枚符紋血鐲,竟然就在葉莊主身上。」

 

疏林說完,葉暮雲望向他腰間繫著的黃色流蘇,上頭鑲嵌著的符紋血鐲。

 

「另一枚?所以,道長見過另一枚血鐲?」

 

「另一枚血鐲,在已故的,鎮西將軍李怯身上。他曾請我解上頭符紋。」

 

 

 

「已故的?你說什麼?」

 

葉暮雲扯住疏林衣襟,怒道。

 

「葉莊主身邊的李怯,他已經死了,因為血鐲的業力而死。我曾向他要血鐲,化解血鐲帶給他的業力,他卻不肯。」

 

疏林也不生氣,耐著性子說明。

 

「因為血鐲,他身上帶著魔氣,我才能追蹤他的魂魄到杭州來。他一直跟在你身邊,貧道等了很久,才等到葉莊主落單的時候。」

 

 

 

「所以......李怯他......真的.......死了?」

 

雖然已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這樣的答案,還是很衝擊,葉暮雲怔然放開疏林,恍惚道。

 

「可是,我看得見他,摸得著他,我們還......他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怎麼可能死了?」

 

 

 

「那正是因為你們血鐲上的魔氣。」

 

疏林嚴正道。

 

「魔氣雖然害了李怯將軍,卻也聚了他的魂,所以他能有形體,有動作,不怕太陽,若不深究,和活著沒有兩樣。」

 

「可是魂魄畢竟不是活人,聚得再緊,還是有問題,例如記憶力缺失、或者不吃不喝。」

 

 

 

到目前為止,都被疏林說中了。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葉暮雲精神有些恍惚。

 

 

 

「葉莊主,能讓貧道仔細端詳您的血鐲嗎?」

 

疏林向葉暮雲討取血鐲。

 

他摘下血鐲,遞給疏林。

 

「所愛......隔世.......

 

疏林喃喃道。

 

「再加上李將軍那半枚的符紋,合起來就是......願與所愛,隔世相遇!」

 

 

 

「什.......什麼?這血鐲原來,到底做什麼用的?」

 

光聽到『隔世』二字,葉暮雲就覺得很不妙。

 

「這鐲子上的魔氣,其實是種執念,執念便來自於這八個字!」

 

疏林道。

 

「三百年前,我純陽立派之初,開派山人純陽子,急公好義,嫉惡如仇,之所以創立純陽派,也是為了要鏟奸除惡,掃蕩奸邪。」

 

「當時有座無間山,山上有隻妖孽名喚蒙鳶,殺了許多上山打獵的獵戶。因為無間山上飛禽走獸頗多,附近的村莊都仰賴無間山上的獵物維生,百姓無計可施,只能向純陽祖師求救。」

 

「當時的祖師有其他的妖魔正待處理,分身乏術,便派了他道號盈清的女弟子前往無間山。」

 

「蒙鳶與盈清相持許久,兩人妖法和道術不相上下,而盈清獲知蒙鳶殺獵戶是為了保護無間山上的眾生,竟同情起蒙鳶,雙方生出了不該有的情愫,甚至後來,蒙鳶渡劫的時候,盈清為了保蒙鳶,竟代他承受了天雷的劈殺。」

 

「對祖師爺來說,蒙鳶是妖,何況又是害死他愛徒的妖,不能原諒。於是親往無間山追殺蒙鳶,蒙鳶對盈清的死萬念俱灰,對祖師爺的攻擊並不多加抵抗,於是受了重傷,眼看就要形神俱滅。」

 

「蒙鳶曾送盈清一只玉鐲做為定情信物。在他死前,蒙鳶取下盈清手腕上的玉鐲,在上面刻了這八個字,願與所愛隔世相遇,並把一生道行都投注在這只鐲子裡,希望能換來一個機會,和盈清隔世相遇。而此枚玉鐲也因為沁了盈清和蒙鳶的血,成了血色。」

 

「這枚血鐲是否讓蒙鳶和盈清隔世相遇,我們不知道,但因為其上灌注了仙士的血和妖物的執念,成了一枚流落人間的魔物。三百年來,純陽弟子一直在找尋它,希望能夠毀去它,讓它不再害人。」

 

「凡人承受不了它的反噬,李怯將軍就是最好的例子。葉莊主也許不像李怯將軍貼身佩帶,受的影響較小,但浸淫日久,對葉莊主你本身也將有所戕害。」

 

說完,疏林照例,向葉暮雲討取血鐲。

 

 

 

可葉暮雲心裡想的是,若他把血鐲給了疏林,讓他化去血鐲靈力,會不會他和李怯,就再也不能相遇?

 

李怯再也不能待在他身邊......

 

 

 

「葉莊主,如今不管是血鐲,還是李將軍的魂魄,都是逆天的存在,逆天則不祥,應該要讓一切回歸天道,回歸自然。生人有生人的路要走,而死去的人,也有他該去的地方。」

 

彷彿讀出葉暮雲的心情,疏林殷殷說明著。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疏林道長.......

 

葉暮雲從疏林手中取回他的半枚血鐲。

 

「這血鐲我要自己保有,後果我會自負。」

 

 

 

「葉莊主.......您要三思啊!」

 

怎麼兩個人的心思都是如此?身為修道者,他不能介入因果,他救不了李怯,難道連葉暮雲他也救不了?

 

「這血鐲上的魔氣太過強烈,必須在李將軍的魂魄手上染血之前,將他送進輪迴,不然,李將軍的魂魄一旦入魔,天道難容,便只有魂飛魄散一條路了!」

 

 

 

「手上......染血?」

 

葉暮雲想起莫名其妙死去的葉聿鈞、張善人千金和行舟......這些,會是李怯做的嗎?

 

「道長......您說清楚.......他會為了什麼原因而殺人,又如何殺人?」

 

 

 

疏林見葉暮雲的神情,戰戰兢兢地問。

 

「葉莊主,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不對的地方?」

 

 

 

 

葉暮雲神情痛苦地回想著,這三個人死前的片段。

 

「我四叔葉聿鈞,認為我因為癲症產生了幻覺,才會看見不存在的李怯,他要找大夫治好我,那晚就受到驚嚇而死........還有花燈大街上,有個女子向我告白後,落水而死........最後,是我的貼身僕侍,他告訴我從天策府得知李怯已死的消息,當晚被火燒死.......可是他們死亡的時間,李怯都守在我的身邊,根本無暇下手啊!」

 

 

 

「血鐲的業力加在李怯將軍身上,他要殺人不必親臨,念力就可殺人。」

 

疏林怔了半晌,而後重重嘆了口氣。

 

「李將軍的執念和血鐲相呼應進而強化了,看來,他已經入了魔,無法再入輪迴了........

 

「入魔是一條不能回頭的路,他殺人的次數會越來越多,只怕會在人間掀起一場腥風血雨.......首當其衝,你們藏劍山莊難以倖免。」

 

 

 

原本,葉暮雲覺得入魔,不能輪迴又如何?他們可以毫無顧忌,一輩子在一起了!

 

可疏林說,李怯會持續殺人,整個藏劍山莊都無法倖免?

 

他是莊主,不能為一己愛欲而不顧藏劍山莊!

 

 

 

「難道,沒有其他辦法?」

 

沉默許久,葉暮雲能做的,也只是向疏林求救。

 

「目前,他手上的人命不多,尚有方法可以克制。等時日一久,手上沾的人血多了,戾氣加成魔氣,就算我派掌門出馬,也制不了他了!」

 

 

 

說完,疏林從腰間,抽出一支紋飾古拙的青銅短匕,遞給葉暮雲。

 

「以李怯將軍的本性,一定也不願見自己因為血鐲魔氣影響,而成為嗜殺惡鬼,無法自拔。能救他的,也只有你了,葉莊主。」

 

 

 

「這是什麼?」

 

葉暮雲顫抖著接過短匕。

 

「怎麼用?用了,李怯又會如何?」

 

 

 

「這是一把能夠傷害靈魂的法器,叫饕餮匕。把它刺進李怯魂魄,他就不能再殺人了........

 

疏林的語氣還是很沉重。

 

「因為,他會魂飛魄散......是不是?」

 

意識到這一點,葉暮雲劇烈顫抖著,幾乎握不住手中的饕餮匕......

 

 

台長: 陳跡
人氣(2,312) | 回應(12)|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31---開心的遊湖(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29---莫名其妙死亡事件(BL慎入)

陳跡
大家幫忙
玉半彎29推薦破10了
感謝啊
所以30出來了
只是不好意思
雖然今天是情人節
但李怯和葉暮雲的故事
是虐啊
2020-02-14 23:50:21
uni2019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watch us burn
But that's alright because we like the way it hurts
Just gonna stand there and hear us cry
But that's alright because we love the way you write
We love the way you write
2020-02-15 03:56:35
版主回應
很久沒寫悲劇了
挺懷念這樣的手感
這兩篇新作的推薦都變少了
大概是氣氛很肅殺吧
大家可以猜猜葉暮雲會不會殺李怯
殺了會怎麼樣
不殺又如何解套
我又在做數學證明題了
2020-02-15 08:55:33
(悄悄話)
2020-02-15 09:17:54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20-02-15 10:09:04
版主回應
謝謝小天使~~~
2020-02-15 10:57:15
uni2019
還差兩個俊男俊女的推!重賞之下 必有推手!我先去湊一下賞金說。
2020-02-15 12:40:10
版主回應
哈哈哈~~~
2020-02-15 12:47:44
uni2019
我廣東話有差嗎??
2020-02-15 12:49:33
版主回應
沒差可以溝通~~~
2020-02-15 13:04:22
uni2019
係唔係先。哼哼
想好久說~~~~
2020-02-15 13:11:31
uni2019
乾咳一聲他鼓起勇氣,說:「還就差一推,可否如果勞煩馬蘭站下的小哥推一個好讓故事繼續?就一個啦,拜托🙏🙏
2020-02-16 10:25:50
版主回應
沒有推薦10我今天也會出
因爲這篇開學前一定要結束
謝謝uni大的捧場啊
2020-02-16 14:35:17
uni2019
你讓我不會說話了。

-_-
2020-02-16 12:11:22
林步竹
外遇的另一種甜蜜方式
2020-02-16 18:35:36
uni2019
當仰首細看那星空壯闊
被她的無限包容而感動
當又看到那繁星的閃耀
萬千公里以外也感慚愧

穿過無盡黑洞
踏進踏出每個黑夜
給我一身潔白
回復那原來的色彩
深夜的窗外是星星的凝視
2020-02-16 21:57:41
uni2019
I wish I was a neutron bomb for once I could go off
I wish I was a sacrifice but somehow still lived on
I wish I was a sentimental ornament you hung on
The Christmas tree I wish I was the star that went on top
I wish I was the evidence I wish I was the grounds
For fifty million hands upraised and open toward the sky
I wish I was a sailor with someone who waited for me
I wish I was as fortunate as fortunate as me
I wish I was a messenger and all the news was good
I wish I was the full moon shining off a Camaro's hood
I wish I was an alien at home behind the sun
I wish I was the souvenir you kept your house key on
I wish I was the pedal brake that you depended on
I wish I was the verb 'to trust' and never let you down
I wish I was a radio song, the one that you turned up


Song and sing by Pearl Jam -_-
2020-02-17 09:06: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