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2 01:40:39 | 人氣(1,498)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28---兩個李怯(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離開書齋後,葉聿鈞找了問水,加上行舟趁葉暮雲讓他出去辦事的空檔,三個人在葉聿鈞的書齋裡開了一次會。

 

問水和行舟把他們觀察到的,葉暮雲的異樣告訴葉聿鈞,葉聿鈞但覺非同小可,葉暮雲可是莊主,一旦精神出了差錯,要如何領導藏劍山莊呢?

 

最後,葉聿鈞決定,讓行舟明天一早,就請藏劍山莊專用大夫汪大夫前來,替葉暮雲看一看。

 

 

 

除了這件事之外,這天的藏劍山莊很平靜,沒有什麼突發事件。

 

而當晚,原本應該是行舟陪睡,但葉暮雲只說不必了,李怯陪他就夠了,行舟只得訕訕地退下。

 

第二天一早,行舟正要上街去請汪大夫前來時,卻見西廂苑陷入一陣騷動。

 

葉聿鈞死了。

 

 

 

汪大夫已經被請來了,正在檢查葉聿鈞的遺體,行舟原本要上前請汪大夫處理一段落後,順便為葉暮雲看看,眼角餘光看見葉聿鈞的死狀,不禁心驚肉跳!

 

葉聿鈞的雙眼睜得很大,大到行舟懷疑他混濁的眼珠子隨時都會掉出眼眶,嘴巴也張得大大的,膚色灰敗,沒有任何外傷。

 

「已經出現屍斑,估計死亡時間在丑時左右。死因是過度驚嚇而引起的心臟麻痺。」

 

汪大夫相驗完後,下了個結論。

 

 

 

「什麼意思?大夫您的意思是,我爹他......是嚇死的?」

 

開口的,是葉聿鈞的兒子葉天蔚。

 

這怎麼可能?藏劍山莊也算是江湖大派,葉聿鈞身為長老,歷練豐富,怎麼可能被嚇死?

 

「雖然很難相信,不過的確是這樣。」

 

汪大夫擦了擦手,語調低沉。

 

 

 

而西廂苑的變局,早有人去稟報葉暮雲。葉暮雲連忙穿戴整齊,讓李怯待在榻上繼續睡,自己則趕到了西廂苑。

 

當他看見葉聿鈞的死狀,震撼無已!

 

「嚇死的?天蔚,你的房間就在四叔隔壁,可曾聽到昨晚四叔房裡傳出什麼動靜?」

 

葉暮雲很快冷靜下來,問道。

 

「如果真是嚇死,應該會發出叫聲。」

 

 

 

「沒有,昨晚很平靜,沒有其他的狀況。」

 

葉天蔚跪倒在葉聿鈞的遺體旁,一直逼自己回想昨夜的狀況。可惜丑時正值酣睡,雖然他是武人,即使睡覺也會保持一定的警戒,但昨夜就是一片平靜,什麼都沒有。

 

只除了西湖邊上,慣常吹來的風聲。

 

 

 

葉聿鈞的死,葉暮雲處理了半天,還是查不出頭緒,只得先撥了白銀千兩,將後事交給葉天蔚辦,厚加撫卹。

 

期間,行舟把葉暮雲的異常告訴了汪大夫。汪大夫便以為葉暮雲請平安脈為由,對葉暮雲望聞問切,結論是,葉暮雲的精神狀態十分正常。但行舟又言之鑿鑿,汪大夫便折衷開了幾帖補氣安神的藥,讓葉暮雲熬了喝。

 

 

 

但,莊主很正常,怎麼可能?明明沒有的人,葉暮雲卻恍在眼前般,李怯李怯地叫著。

 

今天葉暮雲出了一趟門,自己騎了匹白馬,還帶了另一匹黑馬。奇怪的是,那黑馬上無人駕馭,卻乖乖地跟著葉暮雲走。而葉暮雲也對著黑馬上的空氣閒聊。

 

行舟跟在後頭,一股寒意從尾椎襲了上來。

 

趁葉暮雲進入分舵巡視時,行舟還伸手摸了摸黑馬的背,空空如也。

 

 

 

「李怯,今晚西湖邊有元宵燈會,咱們逛逛再回去吧。」

 

葉暮雲對黑馬上的李怯道。

 

「好。」

 

李怯點點頭。

 

 

 

「行舟你先回去,以後你回你房裡睡,李怯陪我就夠了。」

 

葉暮雲驅走行舟,便和李怯在楊柳樹下將馬繫了,走在熙來攘往的市街上欣賞花燈。

 

 

 

「我是不是說過,要陪你逛洛陽賞牡丹?」

 

李怯看著花燈,照亮葉暮雲的側臉輪廓。

 

「結果食言了,你會怪我嗎?」

 

「你已經陪我賞過牡丹了。」

 

葉暮雲笑道。

 

「在雅敘閣,還記得嗎?雅敘閣那些牡丹,都是我從各地收集來的,為的就是和你一起欣賞。」

 

「原來是這樣。」

 

李怯牽住了葉暮雲的手。

 

「我那時忘了你。可是見了你,卻又覺得無比熟悉,你走後,我還回雅敘閣去等你。」

 

「暮雲,這就是宿命,不管記不記得你,我對你的感覺是不會改變的那已經成為我的一部份,就像我的血,我的肉。」

 

 

 

「李怯,好奇怪。」

 

葉暮雲頓了一下,拉了拉李怯的手。

 

「你這次回來,和以前很不一樣。」

 

 

 

「怎麼了嗎?」

 

李怯神情有些僵。

 

 

 

「你以前很少說這樣的情話,這次回來,卻是信手拈來。」

 

「暮雲不喜歡嗎?」

 

「喜歡。李怯,我覺得,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候,除了娘親妹妹還在時,就是現在了。」

 

 

 

「嗯。」

 

李怯的神情如釋重負。

 

「你不嫌膩,我可以多說些。」

 

 

 

兩人且說且走,葉暮雲喜歡吃當地小吃酥油餅,買了一份,和李怯分著吃,脆在嘴裡,甜在心裡。

 

歲月靜好,不過如是。

 

 

 

回到藏劍山莊後,葉聿鈞死了,行舟只能再去找問水商量。

 

「什麼?汪大夫說莊主一切正常?」

 

問水不敢相信。

 

「是。汪大夫問了莊主很多問題,從莊主的回答去研判,他說莊主的思路很清楚,並沒有癲症的狀況,只開了一些補氣安神的藥。」

 

行舟道。

 

「可我今天和莊主出門,莊主騎馬,還帶了另一匹,對著它背上叫李怯,我趁機摸了摸那匹馬的背,上頭根本沒東西。」

 

 

 

「可是莊主很堅持李怯在,這樣下去,咱們以後怎麼伺候莊主?陪莊主一起演戲,假裝李怯真的在?」

 

問水在兩人商議的亭子裡走來走去。

 

 

 

「問水,我有個想法。」

 

行舟道。

 

「莊主堅持他身邊有個李怯。如果,我們去洛陽請真正的李怯來,在莊主眼裡,會不會有兩個李怯?」

 

「如果,他發現兩個李怯,會不會意識到,問題原來是出在自己身上,願意接受治療?」

 

 

 

問水聽見行舟的提議,眼睛一亮。

 

「這倒是個好主意。只是莊主說了,李怯和南鄉公主的婚事確定後,他們就不會再有交集,這是彼此之間的默契。我們去請李怯,李怯會來嗎?」

 

 

 

「只是來幫個忙而已,李怯不至於這麼絕情吧?」

 

行舟道。

 

「我尋個由頭,跟莊主告個假,去天策府請人,這段期間,問水妳就擔待一些吧!」

 

 

 

問水接手伺候葉暮雲,這次她學乖了,什麼東西都備了兩份,被罵的次數也少了。

 

葉暮雲晚上不要問水陪睡,說李怯會陪他。問水覺得好奇,真的會有一個李怯陪著葉暮雲嗎?

 

選了一天晚上,問水鋪好床榻後,並沒有回到房間去,而是守在葉暮雲的房門外偷聽。

 

果然聽見了一些熟悉的聲音。那是過去李怯和葉暮雲在一起歡好,所發出的喘息聲。

 

問水在離開葉暮雲的房間前,刻意留了一道窗縫,一聽到聲音,問水便透過窗縫查看,卻看見榻上只有葉暮雲一個人,正和空氣顛鸞倒鳳著。

 

那畫面說詭異,就有多詭異。

 

 

 

問水一身冷汗,回到她的房間,當晚,葉暮雲房內的情境不斷縈繞在她腦海裡,睡也睡不著。

 

 

 

過了十天,好不容易撐到了行舟回來。問水卻見他一身風塵,一個人回來。便問道。

 

「你不是說去帶李怯回來嗎?人呢?他不肯來?」

 

行舟沒說話,只跟問水討茶喝,一碗接著一碗,彷彿他的肚子是個無底深淵。

 

待行舟將旅途的疲倦穩住後,他皺著眉頭看著問水,眼神中閃過一絲問水從沒在他眼中見過的情緒。

 

那是害怕。

 

行舟的聲音顫抖。

 

「問水,李怯死了......

 

 

 

「什麼?你在開玩笑?」

 

「我沒有........李怯在嘉禮上當場拒婚,被盛怒的皇帝下令斬首於西市......死了.........

 

行舟雙眼布滿血絲,從獲知這個消息到現在,他還是無法接受!

 

「你確定嗎?」

 

問水聲音抖得厲害。

 

「李其明和李其晟將軍因為這件事,被貶到黔州和柳州去,他的遺體葬在將軍塚,楊昭帶我去祭拜過了,難道還會有假?」

 

「那........要告訴莊主嗎?」

 

「雖然莊主可能會傷心欲絕,可為了莊主的病情,將他從幻覺中拉回現實還是得告訴他才行啊......」

 

行舟下了決定。

 

 

台長: 陳跡
人氣(1,498) | 回應(2)|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9---莫名其妙死亡事件(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27---還有一輩子的時間(BL慎入)

新聞台Blog小天使
親愛的台長︰
  恭喜您!此篇文章極為優質,獲選為本日哈燒文章,將會出現在新聞台首頁哈燒文章區塊輪播。請您繼續保持每日撰寫文章的好習慣,期待您提供讀者更多精采的內容,加油!
2020-02-12 10:53:18
版主回應
哇~~~
小說也能進哈燒文章喔~~~
感謝小天使~~~
2020-02-12 10:59:53
uni2019
嘿,先去開開車,回頭見。謝謝您。
2020-02-12 14:21:3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