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1 01:06:57| 人氣3,952|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30---眼見為憑

推薦 2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期六,不上學也不用工作,星星和梁軒約好了今天出去逛逛,梁軒知道星星她家在哪,一早便騎了重機在樓下等她。

 

星星穿了一件白毛衣,一條牛仔褲,背了一個斜背包包,紮起馬尾,駝色毛靴,很隨興,但梁軒還是眼前一亮。

 

「妳今天真好看。」

 

梁軒帥氣一笑,遞給她一頂安全帽。

 

「那我平常不好看?」

 

星星順口一答。

 

「也好看。只是見妳都在晚上,餐廳燈光昏黃,不像白天看得這樣清楚。」

 

 

 

兩人相視一笑,星星戴上安全帽,坐上了梁軒的重車後座,雙手卻抓著後座坐墊邊緣。

 

 

 

「我的車有點高,妳要抓好喔。」

 

梁軒順手抓住了星星的手臂,讓它環上自己的腰。

 

星星覺得以他們的關係,還沒到這樣親密的程度,不大好意思,可拿下又覺得好像很見外,便這樣抱著梁軒,不過還是隔了一點空隙。

 

颼的一聲,機車衝了出去!

 

 

 

今天的行程,是到T市郊區的山上賞梅花。原本要去梁軒家的蘭園,但蘭花畢竟不是冬天開的花,現在去也看不到什麼,而冬天的梅花開得正好,市郊山上有梅花,而且除了白梅外,還有粉梅、紅梅甚至珍貴的綠梅,暗香疏影,美不勝收。

 

梁軒還買了一盆紅梅盆栽,讓星星帶回去種在她家陽台。

 

 

 

「可是我沒種過梅花,怕我不會種。」

 

星星對可愛的紅梅蕊包甚是喜愛,就怕養死了它。

 

「其實梅花沒有妳想像那麼難種,只要適量的光照,妳家陽台就可以,澆水的部份,注意乾澆濕停,見乾見濕,不乾不澆,澆則澆透,然後枝幹要修剪,不要太多,一方面樹形漂亮,另一方面花才會開放。妳都能種活君子蘭,梅花更不會有問題了。」

 

 

 

梁軒捧著一盆紅梅,跟著星星逛市集,一個陽光帥哥捧著一個盆栽,巨大反差畫面,讓星星覺得很有趣。

 

這一路,星星的心情很不錯,回家照梁軒說的方法養,果然家裡泛著陣陣梅香。

 

後來,雖不是每次,但梁軒邀星星出來玩,星星也會答應了,兩人相處雖然沒有強烈的,喜歡的感覺,但也氣氛融洽。

 

 

 

有一次,梁軒邀星星去山區看城市夜景,從高處看去,整個T市就是一片燈海燦爛,美不可言。

 

因為在郊區,又是冬天,有些寒冷。梁軒去了7-11,買了兩杯熱咖啡,兩人邊喝邊聊。

 

後來大概因為時間晚了,星星有些睏,她請梁軒載她回家,梁軒點點頭,並叮嚀她雖然想睡,但可不要真睡著,從他的重機上摔下去不是好玩的。

 

星星答應了。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累,還是控制不住,睡倒在梁軒的背上。

 

 

 

梁軒並沒有載她回家,龍頭一轉,竟是往附近的賓館騎去。

 

梁軒扶著她下了車,走進賓館大廳,要了一間房間,把星星帶進房間,放在床上,撫了撫星星的臉。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梁軒接起來看,是一通賴。

 

ok,可以撤了。」

 

 

 

梁軒坐在床邊,手機回傳道。

 

「要不,假戲真做?」

 

「不准動她,適可而止。我不希望事情鬧大,讓人從你身上順藤摸瓜查到我,清楚嗎?」

 

梁軒嘆了一口氣。

 

「好吧,出錢的是大爺。」

 

「明白就好。錢我已經匯入你的帳戶,馬上從T市消失,知道嗎?」

 

「懂了。」

 

最後一通回完,梁軒從床上站起來,看了星星一眼,神情有些惋惜地拿起車鑰匙,離開了房間。

 

 

 

星星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早晨。當她發現自己置身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當下震驚不已,睡意全無!

 

她怎麼會在這裡?梁軒呢?

 

星星從床上跳起來,整個房間繞了一圈,卻沒有梁軒的蹤影。

 

她給梁軒傳了賴,問他在哪裡,為什麼帶她來賓館,梁軒沒讀也沒回。

 

打手機過去,竟然變成空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星星看看身上穿著整齊,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可她還是慌亂無已,不知道梁軒到底是什麼意思,也不敢告訴琴姨,怕被罵,只好傳賴給沈雲。

 

 

 

沈雲用最快的速度到達星星說的賓館房間,敲門進去,只看見星星慘白了一張臉,瑟縮在床上渾身發抖。

 

「到底怎麼回事?」

 

沈雲關心道。

 

星星把前因後果跟她說了,語氣顫抖不止。沈雲聽完後,當機立斷告訴星星。

 

「現在最重要的是,那個梁軒有沒有把妳怎麼樣。妳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還是我陪妳去醫院檢查一下?」

 

星星搖搖頭。

 

「我覺得沒有。我只是覺得可怕,梁軒究竟想幹什麼?」

 

說著說著,星星紅了眼眶。

 

「不管他想怎麼樣,妳人沒事最重要,我們還是去檢查一下再從長計議。」

 

沈雲向來是個有主意的,星星跟著她走,去醫院做了初步的檢查,幸好沒有異常。

 

 

 

「萬幸,妳人沒有怎麼樣。下次小心一點就是了。至於那個梁軒究竟想幹什麼,我再想辦法找到人。」

 

星星傳過梁軒的照片給沈雲,沈雲告訴她,可以根據照片去找人。

 

「謝謝妳,雲雲。妳看,我們需要報警嗎?」

 

 

 

「妳並沒有受到傷害,想必警察也不會受理,反正最近小心一點就是了。」

 

沈雲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可是我真的不懂,我又沒錢,人也沒怎麼樣,梁軒他到底圖什麼?」

 

星星很不開心。

 

「我再幫妳查查。妳先放寬心,正如妳所說的,你沒有什麼能夠讓他圖謀,也許他只是膩了妳,找到新目標,不想妳糾纏,才換了門號。」

 

沈雲剖析道。

 

「嗯,但願如此。幸虧有妳,雲雲。如果有進一步消息,妳要跟我說,好嗎?不然,我的心七上八下的。」

 

星星嘆了口氣。

 

「好。妳回家休息一下吧,我先送妳回去。」

 

沈雲一面說,一面開了後車門,陪星星坐了上去,吩咐劉叔開車。

 

 

 

這天,方令媛心血來潮,想把家裡的窗簾全部換新,找沈雲來和她一起挑。而藍天也在。藍偉業的意思是,他最近身體漸差,希望讓藍天進入蔚藍集團熟悉集團事務,準備接班。因此雖然大學還沒畢業,藍天有空也會去公司幫忙,今天也在書房,忙著跟遠在歐洲出差的藍偉業視訊會議。

 

「以前的窗簾是酒紅色的,藍天他奶奶挑的,沉重的很,也把家裡弄得暗沉沉地,我早就想換了,雲雲妳覺得什麼顏色比較好?」

 

方令媛翻著樣本,問道。

 

沈雲啜了一口紅酒,道。

 

「那當然是以乾媽妳喜歡的顏色為主了。」

 

「但我喜歡粉色,粉色做窗簾感覺不是很莊重,雲雲,妳覺得銀灰色怎麼樣?」

 

「銀灰色輕盈好看也耐髒,不過和房子裡厚重的歐式家具有些不搭,不然,香檳金色,乾媽妳說好嗎?有質感,耐髒,也好看。」

 

方令媛聽了後,拿起樣本,大廳繞了一圈,笑道。

 

「妳說的有道理。那妳覺得傳統窗簾好,還是羅馬、百頁、或者風琴簾?」

 

 

 

兩人聊得正開心,管家老穆走了進來,手中拿了一份包裹。

 

「夫人,是少爺的包裹。」

 

「擱著吧!老穆,你去叫少爺下來拿。」

 

交代完,方令媛繼續和沈雲討論著。

 

 

 

老穆上去時,藍天剛好結束他和藍偉業的視訊會議,下樓來倒了一杯冰水喝,坐在沙發上,拿過包裹,奇怪的是,上頭沒有寫寄件人是誰,只寫了他這個收件人姓名。

 

 

 

「奇怪,這是什麼?」

 

藍天把冰水放在茶几上,拆開包裹。

 

沈雲和方令媛也在一旁。

 

 

 

打開後,是個小紙盒,藍天再把紙盒打開,裡面的東西在他腦子裡,打了一記悶雷,嗡嗡作響!

 

沈雲看藍天神情有異,湊了過去,看了也忍不住驚呼一聲!

 

 

 

厚厚一疊照片,照片上的人,不正是星星和梁軒?

 

來不及想原因,但方令媛在場,她對星星印象已經很惡劣,這東西不能讓她看見,藍天收起盒子正要上樓。

 

但方令媛已經看見藍天和沈雲的神情,也意識到了盒子裡的東西非同小可,她攔住藍天,冷不防一把搶過盒子!

 

 

 

那個星星,和另一個陌生的男人舉動親密地約會,坐車時緊緊抱著那男人,兩人甚至去看夜景,上賓館!

 

方令媛並沒有每張都看,但賓館那張照片就放在第一張,即使匆匆一瞥都看得很清楚,藍天劈手要來奪,方令媛將盒子丟回給他,怒道。

 

「你看看,這就是你說的,單純善良的星星!」

 

 

 

「不........乾媽,藍天,這........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沈雲連忙替星星說話。

 

「也許照片是真的,但背後的情況也許不能這樣看圖說話......

 

 

 

藍天收回盒子,看著那些照片。

 

很多都是在軒尼詩餐廳拍的,而軒尼詩餐廳還是藍天促成星星去的。這叫他情何以堪?

 

「沈雲,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藍天知道,沈雲和星星很要好。

 

 

 

「我.......我只知道,這個男人叫梁軒,他在追星星。」

 

沈雲很為難地開了口。

 

 

 

「哼,一邊是天天,一邊是什麼梁軒,琴姊這個女兒真是好手段。」

 

方令媛冷哼一聲。

 

 

 

看見星星疑似劈腿的照片,尤其是那張賓館照,藍天心情很不好。

 

梁軒這件事,他自然會去問星星,聽星星親自說。

 

可這些照片又是誰拍的?動機是什麼?

 

 

 

他以質疑的眼神看著方令媛。最討厭他和星星在一起的,是方令媛。這一切,會不會是方令媛設下的局,好讓他討厭星星?

 

 

 

「你這樣看我做什麼?」

 

方令媛也覺得藍天神情不對,可她莫名其妙。

 

「星星不是這樣的人。媽,是不是妳設的局?」

 

藍天直接問了,他對方令媛沒來由的討厭星星感到很厭煩。

 

 

 

方令媛聽了,眼睛瞪得很大!

 

怎麼可能是我?沒做的事,這個畜牲,把罪名扣到老娘頭上是什麼意思?

 

都是因為那個星星!

 

 

 

「還用我去設局?那個星星私行不檢,人盡皆知,我幹嘛大費周章去設局?日久見人心,你看,天天,你還要執迷不悟嗎?」

 

「不是妳還有誰?讓我討厭她,不是妳最希望的事嗎?」

 

「不管是誰,我一定會查出來。」

 

藍天撂下狠話,把那疊照片握得緊緊地就要走。

 

 

 

藍天說他要查,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方令媛腦子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她看向沈雲。

 

然後,她發現沈雲也在看她。

 

沈雲曾經要她別擔心,她會想辦法擺平星星。

 

難道,是沈雲做的?

 

如果是,千萬不能讓天天查到她頭上,讓天天對她印象不好。雲雲可是為我做事,以後也要當我家媳婦的。

 

 

 

「是我做的又如何?」

 

為了保沈雲,方令媛扛了,反正藍天是她兒子,不能拿她怎麼樣。

 

「照片是我找人跟蹤她拍下來的,拍來寄給你,但行為,可是星星自己做出來的!你自己看著辦。」

 

方令媛說完,又看向沈雲,分明在沈雲眼底,看到如釋重負。

 

 

 

「妳.......媽,妳放過星星,可以嗎?」

 

藍天真的快要瘋了!

 

「我怎麼樣?我只是讓你知道她的真面目,我是為你好,這種跟其他男人上賓館的女孩你也要?你不怕以後娶她進門,孩子是誰的都不知道?」

 

方令媛越說越起勁。

 

「星星不是這種人!」

 

說完,藍天不想再面對方令媛,逕自上樓了!

 

 

 

「眼見為憑!你還想騙自己多久!」

 

方令媛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藍天碰的一聲,重重地關起房門,把她的聲音隔絕在外!

 

台長: 陳跡
人氣(3,952) | 回應(6)| 推薦 (2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31---流氓就是流氓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29---蘭花王子

陳跡
今晚[玉半彎]
玉半彎快結束了
我把它寫完後
再專心來寫[是愛暖了少年涼]
BL系列會先告一段落沒有新作
有沒有很想掐死沈雲的感覺
她也是跟葉暮雲一樣
想乾淨著雙手上位的人
2020-02-11 10:46:29
uni2019
想是想,那我的雙手不就污了嗎?還可以上位嗎?還是做磁石體更能上。=x
2020-02-11 14:14:24
版主回應
現世報總是來得很快的~~~
2020-02-11 20:57:18
uni2019
角色切入,作者您又喜歡誰呢?
2020-02-11 22:26:45
版主回應
如果是這部小說
我最喜歡的角色
應該是大山吧
2020-02-11 23:37:22
我也喜歡大山,雖然處於不同的環境,但為了心愛的人,仍 是奮力的齊頭並進,且是隨時等候的那個人,於今天,已是不多見了,向大山致敬!
沈雲真是壞到骨子裡了,天生的壞壊?born in a devil?
2020-02-12 00:25:22
版主回應
天使配魔鬼啦~~~
2020-02-12 01:58:09
uni2019
那麼葉暮雲和李怯呢?不好意思,又打擾了。
2020-02-12 08:33:57
版主回應
這兩個人啊~~~
雖然葉暮雲比較渣
但我比較喜歡葉暮雲這個角色
他的性格和經歷比較複雜
更有張力
2020-02-12 09:24:04
uni2019
您是對「雲」有偏執哦,反派都壞如「雲」。還好只剩下趙雲還好一點。自己也覺得越對立面的越有發揮的空間。其實呢...李怯,啊,一天沒看到最後還是禁語。
2020-02-12 09:47: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