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 23:47:35 | 人氣(1,536) |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27---還有一輩子的時間(BL慎入)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久別重逢,恍若隔世,一夜繾綣,不在話下。

 

第二天,等到日上三竿,葉暮雲才醒來,但見李怯已經收拾整齊,坐在小几前,看著兩枚合而為一的符紋血鐲。

 

「這麼早就起來了?」

 

葉暮雲掀被下榻,走向李怯,將身體靠在李怯背上,手臂環著李怯頸子,透過他的肩膀,也瞧著恢復原狀的符紋血鐲。

 

「暮雲,我知道我血鐲上的符紋是什麼意思了。」

 

李怯握住葉暮雲的手臂,道。

 

「是願與相遇的意思。至於,願與誰相遇,答案就在你的符紋血鐲上。」

 

「是嗎?是誰告訴你的?咱們請他到藏劍山莊來,看看我這枚血鐲上寫了什麼。」

 

 

 

葉暮雲說完,李怯突然陷入沉默。

 

「嗯?」

 

「我......我忘了。」

 

 

 

「沒關係,咱們不急。」

 

葉暮雲知道李怯當年為了救他,受了嚴重的腦傷,有時會記憶力缺損,都是自己的錯。因此也未敢催促他。

 

反正,他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

 

 

 

此時,扉上響起一陣敲門聲。

 

「莊主,奴婢送早膳來了。」

 

是問水的聲音。

 

 

 

「進來。」

 

葉暮雲放開李怯,轉而與他並肩而坐。

 

 

 

問水進來後,將拖盤上的早膳,放到葉暮雲面前。一碗粥,兩疊小菜,一個饅頭,一碗豆漿。

 

葉暮雲看了看,臉色暗了下來。

 

「怎麼這麼少?」

 

 

 

問水一愣。

 

「少爺,您平常的早膳就是這樣。」

 

「還敢狡辯?還不多送一份過來!」

 

對於問水竟敢怠慢李怯,葉暮雲感到不悅。

 

「再.......再送一份?」

 

問水覺得莫名其妙。

 

 

 

「算了,暮雲,我不餓。」

 

李怯道。

 

「怎能不餓?昨夜你風塵僕僕而來,我們又......

 

葉暮雲臉一紅打住了,對問水道。

 

「再送一份來。」

 

 

 

「是。」

 

問水正要退下,但她覺得葉暮雲真的太奇怪了,忍不住問。

 

「莊主,您方才......在和誰說話?」

 

 

 

葉暮雲也覺得莫名其妙。李怯這麼大一個人她沒看見?

 

「事情辦不好妳還有話說了?快去準備!」

 

 

 

「是。」

 

問水退出房間,一面走,一面喃喃自語。

 

「再準備一份,莊主一個人吃得完嗎?」

 

 

問水將第二份早膳送到,李怯並沒有馬上動筷子。看了那些食物一會,才緩緩吃了起來。

 

「怎麼?天策府的早膳比較好吃?」

 

葉暮雲一面吃,一面揶揄他。

 

他記得,因為隨時備戰的緣故,李怯吃東西可快了。

 

李怯搖搖頭,笑道。

 

「剛說過我不餓,你非要我吃。」

 

 

 

「人是鐵飯是剛,怎能不吃飯呢?」

 

葉暮雲叮嚀道。

 

「對了,我待會要到書齋去批閱公文,你在這裡等我,或者陪我同去?」

 

 

 

「自然是你去哪,我就去哪。」

 

李怯慢慢吃,葉暮雲先吃完了便等他,李怯吃完後,兩人一起出了房門。

 

經過庭院時,李怯看向著西湖波光瀲灩的美景,停住腳步。

 

「我這兩天可能有點忙。」

 

葉暮雲明白李怯的意思。

 

「後天再陪你遊湖,好嗎?」

 

 

 

「你忙些什麼?也許我也能幫忙。」

 

李怯點點頭,牽起葉暮雲的手,兩人朝書齋走去。

 

「好,我慢慢教你。」

 

葉暮雲知道人一失去工作沒了寄託,會打擊自信心,他不願見失去一切的李怯變成那樣,想著培養李怯,讓他也幫著藏劍山莊的生意,直到能獨當一面。

 

「先去書齋,下午有空,我們去劍爐看看。」

 

 

 

到了書齋,問水已經在那裡等著葉暮雲,待批的公文整齊地放在書案上,葉暮雲領著李怯來到書案旁,交代道。

 

「泡兩杯茶來。對了,李怯喜歡西湖龍井,可別再搞錯了。」

 

 

 

問水又是一愣。但她方才已經討了罵,便不再追問,安靜地去泡了一杯西湖龍井,一杯葉暮雲慣喝的碧螺春。

 

上茶時,問水將碧螺春放在葉暮雲面前,但龍井該放在哪,這可難倒她了。想問又知道必得討罵,躊躇了一會,乾脆也把龍井放在葉暮雲面前,連忙告退。

 

 

 

「這丫頭怎麼回事?今天怎麼連番出錯?」

 

葉暮雲一邊碎念,一邊將龍井推到李怯面前。

 

「我做事,你先喝著,看是不是,還是去年的味道。」

 

去年,正是他們初相識的時候。

 

李怯看了茶一眼,笑著搖搖頭,轉身抱住葉暮雲的腰,兩個人幾乎黏在一起。

 

「好了.......這裡隨時都會有人進來,讓人看見了不好。」

 

葉暮雲想推開李怯,李怯卻不依不饒。

 

既然李怯不肯放,葉暮雲也由得他去。書齋裡便成了李怯專注地抱著葉暮雲,葉暮雲專注地批公文的奇異畫風。

 

 

 

「問水妳怎麼了?怎麼這樣倉促?」

 

問水出了書齋的門,還差點被門檻絆倒。行舟來接她的班,問道。

 

「莊主很奇怪.......

 

問水拉了行舟,到一旁低聲道。

 

「一直自言自語,所有的東西還要我備兩份。」

 

 

 

「什麼?」

 

行舟聽了,探頭望了望書齋內,桌上果然兩只茶杯。

 

「怎麼回事?妳說清楚些。」

 

 

 

「剛剛奉茶時,莊主說李怯愛喝龍井,讓我也他沏上一杯。」

 

「問水,妳在開玩笑嗎?李怯?李怯不是在洛陽嗎?」

 

「是。可除此之外,早上我為莊主送早膳時,聽到他自言自語,還喊著李怯的名字,然後要我多送一份早膳。」

 

問水道。

 

「如果妳說的是真的,那又是怎麼回事?」

 

行舟不解。

 

 

 

「行舟,你知道,莊主一直有困在惡夢中醒不來的病症,大夫說那是一種癲症,癲症的主要表現,是妄想幻覺,會不會莊主的病情加重了,連白天都發作?」

 

問水細心推論道。

 

「難道是莊主思念李怯過甚,才發生這樣的幻想?」

 

行舟道。

 

 

 

「總之,行舟你今天小心伺候,咱們再觀察觀察,再不行,找大夫來瞧瞧。」

 

問水交代完後,又往葉暮雲看了一眼,這才緩緩離開。

 

 

 

行舟入內伺候,其間一直聽到葉暮雲在對某人,說明公文裡的內容。行舟聽了半晌,確定葉暮雲並不是在跟他說話。

 

看見葉暮雲一面批公文,一面對著空氣又說又笑的樣子,行舟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莊主......

 

行舟忍不住道。

 

「您不舒服嗎?要不要......找大夫來瞧瞧?」

 

 

 

葉暮雲這才把視線飄向行舟,笑道。

 

「你才有病吧行舟。」

 

行舟也沒遇過這樣的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只得噤聲。

 

 

 

過了小半個時辰,黃字號劍爐長老,葉聿鈞前來覲見葉暮雲。

 

來人是長輩,李怯抱著他可不好看,葉暮雲對李怯道。

 

「你先放開,來的是我叔叔。」

 

李怯不放。

 

「別這樣,你想害我被罵嗎?」

 

葉暮雲有些生氣。

 

「他敢罵你試試。」

 

李怯冷冷瞧了葉聿鈞一眼,把頭又靠在了葉暮雲身上。

 

 

 

行舟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畢竟是長老,希望葉聿鈞能發現不對勁,也好處理。

 

葉聿鈞也發現葉暮雲的自言自語,問道。

 

「莊主您在跟誰說話?」

 

 

 

葉暮雲以為葉聿鈞要罵他,誰知他卻問出了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李怯!喝個茶潤潤喉,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葉暮雲將龍井推到李怯面前,李怯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葉暮雲。

 

 

 

葉聿鈞一愣。

 

「莊主,你是在叫李怯?天策府的李怯將軍?」

 

葉聿鈞是黃字號劍爐的主人,去年四大劍爐搶標時,他對李怯也有所熟悉,知道他和葉暮雲情同兄弟。

 

「嗯。四叔,我們許久不見了,李怯難免熱情過份,您別見怪。」

 

葉暮雲道。

 

「四叔找我何事?」

 

 

 

葉聿鈞看葉暮雲瘋魔的樣子,察覺不對勁,早忘了他來找葉暮雲的目的。

 

「莊主,你口口聲聲叫著李怯,李怯在哪裡?」

 

葉暮雲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李怯,李怯表情不是很開心。

 

 

 

「四叔您什麼時候變得愛開玩笑了?李怯就在這裡,這麼大一個人您沒看見?」

 

葉暮雲也不高興。

 

「這裡只有你我和行舟,哪裡還有個李怯?莊主你怎麼了?難道發了癲症?」

 

葉聿鈞知道葉暮雲原本就有癲症。但那都是睡著以後的事,對生活影響不大。

 

現下,大白天也產生幻覺了?

 

 

 

難道,四叔看不見李怯?

 

葉暮雲再度回眸,李怯活生生的坐在他身邊。

 

那麼,四叔為什麼要說沒有李怯?

 

 

 

定是方才我與李怯的親密狀貌讓他瞧見了,四叔生氣了,不把李怯放在眼裡。

 

他和李怯的關係並不見容於世俗,那些長輩觀念傳統,更是不能接受。

 

肯定是這樣的。

 

 

 

「四叔,有事就說,沒事就退下,我還有公文待批。」

 

認知到這點,葉暮雲不悅。

 

 

 

葉聿鈞盯著葉暮雲,對行舟命道。

 

「有病得治。行舟,去請汪大夫,替莊主瞧瞧。」

 

 

 

聽到『有病得治』這四個字,葉暮雲更是生氣,男人就該跟女人在一起,他知道有人會將他和李怯這樣的關係歸類為病態,但他沒病,他只是喜歡一個人,他很清醒。

 

「我沒病。行舟,送四叔出去。」

 

葉暮雲懶得再解釋。

 

 

 

「暮雲,你.......

 

葉聿鈞還想說什麼,葉暮雲喝住他!

 

「行舟,你是死了嗎?」

 

 

 

「四老爺.......請您.......別為難小的........

 

行舟走向葉聿鈞,在他耳邊小聲地說。

 

「您先退下,咱們再從長計議。」

 

葉聿鈞看行舟的樣子,顯然也有話要說,便也不再堅持,拂袖而去!

 

 

台長: 陳跡
人氣(1,536) | 回應(7)|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8---兩個李怯(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26---我沒有不守信諾(BL慎入)

uni2019
拼退左右,禁語!繼續寫下去,請。
2020-02-09 00:45:57
版主回應
哈哈哈
大家可以猜猜
問題是出在葉暮雲身上
還是李怯
(其實這篇文裡有暗示)
2020-02-09 01:09:46
uni2019
迷底還是讓陳大人親手牽開。俏俏話猜,陳大人最後把猜的答案公開,意下如何?
2020-02-09 01:15:53
版主回應
ok
2020-02-09 01:20:57
uni2019
哈哈,那就勞煩眾將士的解鎖能力了。聚將千日,用在一時!請!
2020-02-09 01:26:59
uni2019
廊下閃出一員黑袍黑甲,面目陌生的裨將:哪末將就先行退下休息。各位請!
2020-02-09 01:35:37
李劫有隱身術?
2020-02-09 08:09:14
版主回應
這個腦洞不錯
上一篇明唐的陸緋就會隱身術
不過如果是隱身術
應該是大家都看不見
不會有大家都看不見
只有葉暮雲看得見的差別

下一集揭曉謎底
(大概吧如果我沒有天外飛來一筆的其他腦洞要寫)
但今晚我要寫「是愛」29
玉半彎快結束了
之後我會專心寫「是愛」
不開新坑
因爲「是愛」真的太燒腦了
寫完大概半條命去了XD
2020-02-09 09:42:22
健康
鳴鳴,聽起來,不太妙耶!
2020-02-09 10:15:44
(悄悄話)
2020-02-09 10:34:5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