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5 00:10:21 | 人氣(1,12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22---無法回報(BL慎入)

推薦 2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李其明向皇帝上了剿滅狼牙殘軍大捷的摺子後,一道封誥便隨之來到了天策府。皇帝為了嘉勉李怯的功勞,將他晉封為鎮西將軍,與李其晟的鎮東將軍同品秩,為從二品,比他之前的冠軍將軍升了一品。

 

接旨的同時,李其明覺得有些奇怪,盤鷹原這一仗雖然贏了,可最重要的人質營救,李怯卻是失敗的。皇帝仍然封賞於他,可能是因為李怯為了這場仗,差點連命都丟了吧。

 

然而封賞告身的最後,皇帝備註了一點,要李其明和李其晟、還有李怯到長安謝恩。

 

李其明偷偷問了長安來的使者顏浩,皇上突然召見他伯姪三人的用意。顏浩只說,總之是好事,讓李其明不必擔心,到長安親自謝恩便是。

 

 

 

皇帝在太液池旁的清暉閣設宴款待了伯姪三人,這讓李其明受寵若驚,皇帝也放下他的身段,與伯姪三人聊得開心。酒過三巡後,皇帝開口問了李怯。

 

「李怯賢卿,你功在家國,朕以從二品鎮西將軍封賞於你,可還滿意嗎?」

 

「皇上給的自然是最好的。只是父親也是從二品四鎮將軍,微臣忝居高位,自覺惶恐。」

 

李怯作揖道。

 

「李怯卿家切莫客氣了。其實朕以鎮西將軍封賞於你,不只是為了你對我大唐疆土的貢獻,其中還有朕的一點私心。」

 

皇帝順了順他下頦的鬍鬚,微笑道。

 

「微臣魯鈍,不知陛下這話從何說起。」

 

李怯回道。

 

 

 

「是這樣的。李怯卿家年少英雄,器宇軒昂,實為年輕一輩武官中第一人,朕的小女兒南鄉公主,是朕和皇后唯一的掌上明珠,朕不忍她遠嫁他國,南鄉你們也見過的,雖算不上姿容絕世,卻也不愧雪膚花貌四個字,性格溫柔嫺婉,更沒有其他公主的嬌氣。而自從上次御湖拾帕之緣,南鄉對李怯賢卿一見傾心,若能成就這段姻緣,也算遂了朕與皇后的一樁心願。」

 

皇帝看上去對這樁婚事十分腦熱。

 

「其晟賢卿,請你莫怪朕的私心,朝野內外,想求娶南鄉的人有很多,朕升一升李怯賢卿的品秩,官職夠高,兩人的婚事便更是名正言順,門當戶對了。」

 

皇帝一提婚事,李其明和李其晟都是腦子一震!唐朝公主大多嬌縱蠻橫,當今皇后重視教育,南鄉公主可是公主中的清流,兄弟倆覺得,這到底是什麼天大的好事,走在路上被黃金砸到也不過如此。

 

而且,李怯若能成為駙馬,一百個信王李厚都不是個事了!

 

南鄉公主年方十八,比李怯小一歲,最近皇帝有被幾個邊疆民族求娶嫡親公主的壓力,吐蕃突厥都指定了南鄉公主,皇帝心中不悅,爾乃蠻夷竟敢對我大天朝開出這樣的條件,但皇帝卻也不想為這種小事再起兵燹,和皇后以及南鄉公主商議的結果,都覺得李怯是最合適的人選。只要南鄉公主嫁了人,吐蕃和突厥還能有什麼話說?

 

幾個長輩對這件事都樂觀其成。但當事人李怯,卻沒有多少喜悅,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南鄉公主他見過,模樣和個性的確可人,可他總覺得在心理有個很重要的人,他想不起那個人的名字和模樣,人卡在那裏,一聲允諾硬是說不出口。

 

「當然事出突然,李怯賢卿想考慮考慮,也是人之常情。南鄉這裡是願意的,就請李怯賢卿思量思量後,再給朕答案。」

 

皇帝心裡也知道娶公主這件事,或許會對官運有所幫助,可岳父是皇帝,那壓力也是不容小覷的,所以願意給李怯考慮的空間。

 

 

 

三人離開長安回到天策府後,李其明和李其晟來到李怯的房間,問他對這件事的意向。與公主聯姻這件事,兄弟倆是樂觀其成的,趁李怯忘了葉暮雲的當口定下這門親事,李怯成了家,李其晟也了了一樁心願,對天策府的好處更是不言可喻。就算以後李怯想起了葉暮雲,但他已經成為人夫,有妻有子,名份已定,還能怎樣?

 

 

 

「不必說公主的身份,南鄉本身的條件在這世間女子中,也是無人能出其右的。」

 

李其明道。

 

「怯兒,這可是世間男子想求都求不到的機會,你的意向如何呢?」

 

 

 

「南鄉公主是不錯,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我忘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就像心裡空了一個黑色的洞,大伯,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李怯想破了頭,都沒能想出那個人是誰。

 

李其明和李其晟面面相覷。他們當然知道是誰。

 

 

 

「怯兒,雖然你這趟回來忘了一些事,不過我覺得你忘了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南鄉公主。過去你對南鄉公主也是有情的。」

 

李其晟心一橫撒了個大謊,李其明訝異地看著他。

 

「是.......南鄉公主嗎?」

 

李怯恍惚道。

 

「我一想到那個人,頭就痛,心也痛,就好像心臟被人活生生剜去一塊,鮮血淋漓的.......怎麼那個人,就是南鄉公主嗎?」

 

 

 

「不錯。之前你對南鄉公主有好感,可因為她是公主,婚配都必須由皇帝做主,你們身份懸殊,而你為此苦惱,不能和南鄉公主在一起,想起來,才會有心痛的感覺。」

 

李其晟道。

 

「但天可憐見,你不但從戰場上活著回來,皇上還允婚南鄉公主,怯兒,娶了南鄉公主,你的人生就此圓滿了。」

 

李其明睜大眼睛地,看著李其晟口若懸河地瞎掰。但他能理解李其晟為什麼要撒這個彌天大謊,身為父親,怎麼都不可能接受,唯一的兒子竟然喜歡男人。

 

 

 

李怯閉上眼睛,消化李其晟的話。想到那個人,李怯就心痛無已,他想,他應該對那個人,有著很深刻的感情。

 

從長安回來這幾天,他一直努力地想,想看清楚記憶裡令他心痛的那個人是誰,卻總是枉然。

 

這麼深刻的痛楚,難道,真的是求而不得的南鄉公主?

 

李怯不能肯定,卻也無法完全否定。

 

 

 

「這次因為皇帝不想把公主嫁給胡人,才讓你得到這樣的機會。怯兒,你可不要再錯過了。」

 

李其晟說完,看向李其明。

 

「是。怯兒,於公於私,這都是你的大好機會。等你娶了南鄉公主,我看天策府統領這個位置,也遲早是你的了。」

 

李其明和李其晟一搭一唱,試圖說服李怯。

 

李怯考慮了許多天,還是沒能想起葉暮雲,他想,反正自己好像也沒有其他喜歡的人,而大伯和父親這麼中意南鄉公主,他對南鄉公主印象也不差,於是,李怯答應了,與南鄉公主的親事。

 

 

 

天策府有事忙,李其明和李其晟,無法出席葉暮雲藏劍山莊莊主就職大典,就是在忙李怯的婚事。

 

「忘了他吧,葉莊主。」

 

楊昭看著眼前神情急切的葉暮雲,嘆了一口氣。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今再去糾結他們的舊情,對誰都沒有好處。

 

「究竟怎麼回事,你說,我撐得住。」

 

葉暮雲將酒杯放下,挺起脊梁,對於楊昭接下來要說的話,他將用全力來接招。

 

李其晟交待過他,不要讓葉暮雲知道李怯還活著的消息,更遑論李怯要娶親的事。楊昭很矛盾,他不知道獲知實情後,葉暮雲會有什麼反應。

 

「楊昭,我的背後,是偌大的藏劍山莊。」

 

葉暮雲言下之意是,他已是藏劍山莊莊主,會以藏劍山莊為考量,不會衝動。

 

 

 

楊昭眉頭蹙得很緊,他喝了一口酒,自己又倒了一杯,再喝,喝了三四杯後,才道。

 

「李怯他......他要成親了。」

 

楊昭把李怯歸來喪失記憶,而皇帝適時賜婚與他的事,還有李其明和李其晟對他們之間關係的態度,全都告訴了葉暮雲。

 

 

 

果如葉暮雲承諾的,他聽著楊昭的說明,尚稱平靜。

 

等楊昭把話說完,葉暮雲站了起來,看向夕陽,在湖面上碎成一片金沙。

 

 

 

「楊昭,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葉暮雲側臉對著楊昭。

 

「我們的關係本就是強求,李世伯的看法並沒有錯。記不記得無所謂,如今的李怯安然無恙,比什麼都重要。」

 

葉暮雲說完這些話,整個人又陷入沉默。許久,直到太陽下山。

 

 

 

「不久後,我會娶寧蘭。而李怯也能有這麼好的歸宿,已是上蒼厚待......只是,我才明白小時候救我一命的是他,看樣子,我是無法再回報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聽錯,楊昭竟然覺得葉暮雲的語氣有些哽咽。

 

「楊昭,我不會再強求什麼。但畢竟相識一場,我想送他一份新婚賀禮,你能幫我嗎?」

 

葉暮雲回過頭看著楊昭,他的強自平靜,令楊昭有些不忍,他原本就因幫著李其晟騙李怯說他喜歡的的確是南鄉公主,硬是拆散兩人而心虛

 

 

「好。你想我怎麼做?葉莊主。」

 

楊昭允諾道。

 

 

 

 

台長: 陳跡
人氣(1,122) | 回應(0)| 推薦 (2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3---花好月圓人長久(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21---了卻這段孽緣(BL慎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