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2 11:37:10| 人氣1,23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25---這次要踹哪裡啊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山和沈雲離開時,沒有注意到在夜店角落,一道貪婪的目光。

 

陳銓又缺錢花了,最近他常跟著沈雲,但沈雲出入都有司機接送,他只能跟著,苦無下手機會,又因為大山的關係,不敢明目張膽地有所行動,他在等時機。

 

今晚,沈雲落單了,他原本想趁沈雲爛醉,抓了她要錢,卻不小心撞見大山打Allen這幕。

 

大山不讓他碰沈雲,他連大山也一起恨上的。大山打人的影片,他早就躲在一旁錄了下來。

 

不是要拿學歷洗白好追沈雲嗎?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我陳銓過得窮愁潦倒,你大山憑什麼吃香喝辣?還剩下一個學期就畢業了吧?花了這麼多年,如果臨了了畢不了業,這可不是大快人心的事嗎?

 

陳銓坐在便利商店外想著,那段影片卻 『不小心』手滑,寄出去了!

 

想著大山如土的臉色,陳銓心裡平衡些了,點了一根菸,吞吐了起來。

 

 

 

這天上完課,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大山正要離開,科主任突然出現在教室門口,讓大山到他辦公室一趟。

 

雖然在外是兄弟,但在學校裡,對大山來說,能重拾書本根本就是美夢成真,他一直是個謹守本分的好學生。

 

 

 

來到辦公室,科主任也挺客氣的,他請大山沙發上坐了,並說了些稱讚大山的話。

 

「宋還山啊,在我們進修部企管科,你可是每個學期都拿第一,以你的程度,就算去念日間部也能駕輕就熟的。」

 

「謝謝主任誇獎。」

 

大山也跟他客套了一下,但身為東埔幫的溝通高手,他也知道主任目前講的話都不是重點。

 

重點,還在後頭。

 

「其實我也知道,在校外,你有幫派身分,因此你入學的時候,我們也曾重點觀察你,但你在校內的表現說服了我們。你是個難得的好學生。」

 

「主任,您有事,但說無妨。」

 

大山不卑不亢。

 

 

 

「是這樣的。校長信箱收到了一段影片,是關於你在夜店鬧事打人的內容,你想看看嗎?」

 

主任說完,打開了筆電,將陳銓錄下的東西,放給大山看。

 

「那個男人騷擾我的朋友,我打人是基於自衛,並非故意鬧事。」

 

大山眉頭一皺,為自己辯解。

 

 

 

「不管如何,你在夜店打人是事實。宋還山,因為少子化,我們學校最近招生出了問題,校長訂下的招生方針是品德教育,不管再頑劣的孩子,送到我們學校來後,用我們學校軍事化的常規,將他們導入正軌,成效不錯,學生都回流了,媒體雜誌大幅報導,對我們學校也諸多肯定,你這件事如果外流,對我們學校會有不小的殺傷力。」

 

主任嘆了口氣。

 

「那個寄影片來的人是家長,他說了,如果我們不處理這件事,他怎麼敢把孩子送來跟流氓當同學?」

 

 

 

「主任,他說他是家長就一定是家長嗎?有孩子的家長會去逛夜店嗎?」

 

對於這些欲加之罪,大山冷靜地辯駁。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家長,宋還山,我們學校這些年來樹立的口碑不容易,我們不可能為了你一個人而犧牲這些……

 

 

 

「主任您就說吧,學校想要怎麼處置我?」

 

伸頭一刀縮頭一刀,大山知道事情很是不妙,開門見山問。

 

「校長的意思是要退學你,不過因為你的表現一直都很好,我希望你自己離開,這樣你若到下一所學校,名聲也不會太難聽。」

 

 

 

「不能記過就好嗎?主任,我還有一個學期就畢業了!」

 

大山難以置信。

 

「一大過兩大過都可以,看在我這麼努力的份上,讓我讀完最後一個學期,我可以簽切結書,保證不會再鬧事,這樣可以嗎?」

 

「如果用記過的方式處理,就表示我們學校對你在外的行為都知道,這樣問題就大了,除了打架,你圍事收保護費酒店顧場子那些事,也會被聯想成我們學校都知道,還能容你在這裡,這樣對學校傷害更大。」

 

「主任,我一定要拿到高職學歷,您是辦教育的人,您一定知道學生有犯錯的權利,我以後會更安份守己,或者學校要開什麼條件,我都可以接受,我一定要拿到高職學歷,主任我拜託你…….

 

大山急了,就算他在外面以一挑十的衝突場合都沒那麼急過。如果他拿不到學歷,是不是等同也得放棄沈雲?就算沈雲可以不介意,可她爸媽呢?他不能讓沈雲面對這樣的壓力,沈雲跟他在一起是要享福的。

 

更何況,沈雲很介意,介意得不行了。

 

 

 

「宋還山,校長都發話了,你不要為難我,可以嗎?」

 

主任道。

 

「我只是個主任,就算我想保你,校長也會拿我開刀,最後,你還不是得走?你很上進,就算去其他學校,你也能讀得很好。」

 

 

 

「那我去找校長可以嗎?我去找校長簽切結書,或者…….學校需要錢,我也可以捐……就當讓我買個學歷……

 

大山一直在想突破口。

 

「宋還山,現在的問題就是,你的名字,不能和我們學校連在一起,所以,你不能拿我們學校的畢業證書。聽說你在道上小有名氣,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

 

主任也怕出門被黑道堵,對大山說話很客氣,但校長的裁示,他不得不執行,他也怕丟工作啊!

 

 

 

大山出來的時候,駱駝和阿和正開著他的車在校外等他,準備一起去酒店。開車的是阿和,見到大山就說。

 

「山哥怎麼了?今天有點久喔!」

 

大山心情不大好,坐上副駕後,讓阿和開車,就一句話也不說了。

 

 

 

「山哥,到底怎麼了?難道,學校還有人敢找你東埔山哥的麻煩?」

 

駱駝知道進修部學生組成份子複雜,其中也有其他幫派的嘍囉,敢惹大山的肯定也是幫派份子。

 

「沒什麼,不念了。」

 

說完,大山閉目養神。

 

 

 

「什麼?」

 

阿和和駱駝異口同聲。

 

「喂,山哥你說真的還假的?你讀得這麼好,都快成狀元了,說不念就不念?你不是很想拿畢業證書嗎?」

 

大山一路走來的努力,駱駝和阿和都看在眼裡。大山怎麼可能放棄學業?

 

駱駝道。

 

「是不是其他掛的找你麻煩?我跟阿和去找人算帳,到底是誰?」

 

 

 

「人家是白道,講文化的,你們憑什麼動人家?」

 

大山道。

 

「駱駝,東埔夜市今晚收了多少?」

 

 

 

「三十。」

 

駱駝回道。

 

 

 

「你看,花了幾年,還不如收一晚保護費實在。」

 

大山冷笑了一陣。

 

「阿和,去酒店看看。」

 

 

 

最近山哥卯起來工作,連對熟客固盤敬酒都是卯足全力的喝,酒店的情況穩定,但山哥卻是每晚喝掛。

 

「到底怎麼了?駱駝?」

 

小凡在東埔待久了,已經升做送酒服務生的領班,大山看起來沒問題,可小凡總覺得他怪怪的。

 

難道又是那個山嫂,跟他鬧彆扭了?

 

「山哥他……被退學了。」

 

駱駝嘆了口氣。

 

「什麼?不是還剩下一個學期嗎?」

 

小凡知道,大山有多想要那紙畢業證書。

 

「有人拍了山哥打架的影片傳給他們校長。」

 

「誰幹的?」

 

「不好說,幹我們這行的仇家本來就多。」

 

駱駝道。

 

「小凡,妳書讀得多,要不要去開導一下山哥?讓他重新振作。他其實可以讀的,了不起換個學校而已。可是他現在很沮喪,連書本都不想拿了……

 

小凡蹙緊一雙柳眉,躊躇了一會,回頭看著正在敬酒的大山。

 

「我知道了,我會找機會跟他說的。」

 

 

 

因為大山被退學的事,連帶著他身邊的小弟,之間的氣壓都很低,非常低。

 

駱駝說動了小凡去勸他振作,大山也只說,他需要時間想想。

 

 

 

連小凡都沒辦法了,阿和想,不如,去找山嫂?

 

上次在警察局就是山嫂來救駕的。雖然阿同說讓山嫂看見山哥落魄的樣子他一定會死,可他後來也沒死啊?只是被山哥踹了幾腳,躺在床上三天起不來而已。

 

阿和對沈雲印象很好,雖然駱駝他們都不喜歡她,可他覺得山嫂就是嘴巴壞,其實可講義氣了。

 

 

 

阿和沒有沈雲的電話,直接去學校堵她了。

 

沈雲看到阿和差點昏死過去,她可不想讓人知道她和黑道有所往來。她瞪了阿和一眼,惡狠狠地說。

 

「去三個紅綠燈路口外的那個便利商店等我。」

 

 

 

阿和點點頭,他就知道,山嫂只是嘴巴壞而已。

 

 

 

阿和在便利商店等了快一個小時,沈雲才姍姍來遲。她要避開下課時間,同學一窩蜂出了校園,很容易看見她跟阿和聊天。

 

 

 

「到底什麼事?等一下劉叔就要來接我了。」

 

沈雲不耐煩地在阿和對面坐下。

 

阿和把大山被退學的事跟沈雲說了。

 

沈雲聽了,沉默半晌,沒有回答。

 

她也知道大山有多在乎那紙畢業證書。

 

她已經壓下了Allen想告大山的企圖,卻沒想到這件事還有這樣的餘波。

 

 

 

「不是剩下一個學期嗎?學校不肯通融嗎?」

 

「那些校長主任虛偽得要命,可誰讓山哥的畢業證書就掌握在他們手上?」

 

阿和道。

 

「山嫂,怎麼說山哥的影片,就是在夜店為妳出頭的那段,妳有沒有辦法讓山哥讀完最後一個學期啊?」

 

 

 

「是大山哥哥讓你來找我的?」

 

「山嫂,妳覺得山哥是這樣的人嗎?他老是有苦自己吞,如果他自己肯來找妳,我也就不用擔心了。山嫂,不管妳有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可山哥對妳在意的程度,只要妳去勸他,他一定能振作起來的。」

 

 

 

「我有什麼辦法勸他振作?你們沒事去混黑道就是一種墮落!好好讀書好好憑自己的雙手賺錢不好嗎?送上門讓人家砍你們才開心,我才不能理解你們在想什麼!」

 

沈雲罵道。

 

「是是,山嫂,我們不中用,我們沒用……那山嫂,妳想到辦法了嗎?」

 

沈雲的話很難聽,但她的話裡隱隱也帶著關心,阿和只能陪笑臉道。

 

 

 

沈雲又沉默了下來,纖指在桌上輕輕敲著,敲了很久。

 

阿和就這樣聽著那陣節奏。

 

 

 

「阿和,你敢不敢去威脅校長或主任?」

 

沈雲突然道。

 

「那是我的專業啊,只是會不會坐牢?我想有個心理準備。」

 

阿和回答。

 

「倒是個講義氣的好兄弟。」

 

沈雲瞅了阿和一眼。

 

「你坐牢,大山哥哥肯定自責……我想辦法讓你不坐牢。」

 

 

 

「那當然沒問題!山嫂妳想到辦法了?」

 

阿和一陣亢奮。

 

「你等我消息,我回去準備一下。」

 

沈雲說完,拿出手機。

 

「給你我的賴,沒事不要亂傳,我賴你你再傳。」

 

 

 

「是是,我理解我理解…….

 

人家山嫂是上流社會的人,忙得很,自然沒時間應付我們這些兄弟。阿和道。

 

 

 

和阿和互換賴後,沈雲一個字沒說就匆匆走了,沒頭沒腦地。但身為唯一的山嫂親衛隊,阿和對她有信心,只是,下意識摸了摸上次被大山踹了三腳的肚子。

 

這次,山哥不知道會改踹哪裡啊?

 

 

 

 

台長: 陳跡

陳跡
過年是每個已婚婦女的夢魘啊~~~

接下來大概要好幾天不能出了~~~

所以這幾天寫很多抵著先~~~
2020-01-22 12:14:5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