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0 00:47:30 | 人氣(1,065)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6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避讓他不要再妄造殺孽,以免禍延右兒,雖然只是一時說溜嘴,然而極劍聽了,心情仍是好了起來,當了父親,有身為父親的責任,是不能任性而為了。他收起月魄,走向床榻,想向避求和。

 

一旁的右兒正在無意義地手舞足蹈著,避翻身向牆背對著他們父子倆,肩膀卻不住地顫抖。

 

 

 

「妳......妳怎麼了?妳哭了麼?」

 

走得越近,極劍彷彿還聽見她啜泣的聲音。他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避哭,過去還當她是仇人之女時,也沒虐得她少哭過,但現在不一樣,姬神農說了,避現在正在做月子,要順著她,不能讓她哭,否則眼睛會瞎掉。他記著姬神農的交待,坐在床沿,大手撫上她纖細的小腿,忙道。

 

「都是我不好,妳別哭了,妳說什麼就是什麼。妳也知道,我這人就是衝動、不講道理、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一時間改不過來......

 

「娘說妳現在正在做月子,不可以哭,哭了眼睛要瞎的,為了我這種混帳,不值得........

 

 

 

她從沒聽過極劍這樣講話,一味貶損自己,平常這人自負得很,讓避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她不知道她的死訊,早把極劍搞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如今找到了她,也讓極劍宛若新生怎能不珍惜這失而復得的一切

 

 

 

「你走,我不想看見你。」

 

避仍然背對著極劍,下了逐客令。

 

極劍並不想走。可他怕再度刺激到她。自己一出現就刺激得她產程大出血,再開口就讓她哭得快瞎了,自己再不走,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在她身上。

 

「好,我走,明天再來看妳和右兒。」

 

臨走前,因為右兒躺在外側,雖說剛出生的嬰兒還不會翻身,但為防意外,極劍從櫃子裡找出另一床被子,疊成條狀,安在床的外緣,護著右兒,再看看床上的母子兩眼,這才依依離開。

 

從姬神農的口中,極劍知道了他和避分別後,避的一連串遭遇。被幽禁在櫟陽家、被下毒失去語言能力、被四大世家公審、被薄承騫利用逃出櫟陽家後,又差點被薄承騫殺害,墜崖後四肢盡碎幾乎癱瘓,姣好的容顏畫下了若隱若現的傷疤......

 

這些災難都是自己帶給她的,極劍也知道這些事很難原諒,但他願意用一輩子來贖罪,只怕避不肯給他機會。

 

可現在有了右兒,他們之間就有了剪不斷的繫聯,這是上蒼眷顧,看在右兒的份上,避會給他機會的,他這樣相信。

 

 

 

這天,姬神農到隔壁村出診去了,又有幾名病患上門,避做得熟練了,望聞問切並不是很耗體力的工作,在生產前,她也常常代母出征,村民們對她的醫術也很有信心,央求避替她們看了。避還要照顧右兒,索性一手將右兒抱在懷裡,一方面坐在診桌前,替病人問診。

 

當避看診,右兒就無聊了,有時會在她懷裡哭鬧,她就得一面哄,一面替村民切脈,再開藥單,有些忙不過來。

 

一雙大手,從她懷裡接過了右兒。

 

 

 

「妳忙吧,右兒給我。」

 

極劍每天雷打不動地來,那雙殺人無數的手抱起孩子,還算有模有樣。避正要拒絕極劍,讓他把右兒還來,那名患者大娘便道。

 

「這便是右兒他爹嗎?你從交阯回來了啊?」

 

 

 

「?」

 

交阯?極劍一頭霧水,不知該怎麼回應,看向避一面哄著右兒。

 

 

 

「是啊!右兒他娘說你遇上船難掉海裡去了,不知所蹤,我們都一直安慰她可能是漂到交阯去了才這麼久沒回來,就像我們村裡的二虎子他叔叔一樣。你還算早了,趕得及右兒出生,二虎子他叔叔去了兩年才回來哩!」

 

那大娘一面讓避診脈,一面道。

 

「右兒他爹你生得真好看,難怪很多人想替右兒的娘介紹對象她都拒絕,每天到海邊看海,等你回來,這麼一瞧還真是郎才女貌啊!」

 

 

 

「很多人替她......介紹對象?」

 

極劍把他聽到的重點再畫一遍。避深覺不妙,過去極劍的習慣是,有男人多看她幾眼,極劍就把對方的招子挖掉,有人不小心摸碰到她,極劍就把對方的爪子砍了,有人要殺她,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害她後頭跟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冤魂在哀嚎。

 

「沈大娘您頭不暈了嗎?」

 

避打斷她的話。這可是個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村子,千萬別被極劍這混世魔王搞得天翻地覆了。

 

「看見右兒他爹長得這麼好看,我這頭突然就不暈了,右兒他爹我跟你說,不只我們村裡很多小伙子喜歡右兒他娘,不在意她懷著右兒想求娶她,連城裡那個太守的惡棍兒子對右兒的娘也有意思,還想把人強搶回去........

 

 

 

「太守的兒子........

 

極劍臉色一變,避在他臉上看見殺氣,忙扯扯他的衣袂道。

 

「沒事沒事,我處理完了........

 

 

 

「處理完了?當胸還是當腹?脖子?哪隻手哪隻腳?」

 

極劍咄咄逼人,右兒彷彿感受到父親身上逼仄的殺氣讓他很不舒服,哭了起來!

 

 

 

場面有些凌亂。避扶著額頭,她就知道,極劍一出現準沒好事。

 

 

 

「右兒哭了,你帶他先出去哄哄,不可以讓他哭太久,肚臍會膨出來,知道嗎?」

 

得轉移極劍的注意力才行,避想。

 

「是這樣嗎?那他要怎樣才不會哭?」

 

極劍撫著右兒的背問。

 

「你,不要想著當胸還是當腹或脖子,哪隻手或哪隻腳這種問題,他就不會哭了........

 

避不敢太明顯地要極劍收斂殺氣,怕嚇壞了沈大娘。

 

 

 

極劍怕兒子肚臍膨出來不好看,終於把他抱了出去。雖然沒有刻意收斂殺氣,但右兒一直哭,他便一直擔心地翻看右兒的肚子,倒也忘了殺人這件事,右兒哭聲終於漸止。

 

此時,姬神農回來了,看見極劍抱著右兒,一直在看右兒的肚子,問了怎麼一回事,極劍知道避對他還不是很友善,怕避蓄意騙他,便又問了姬神農哭多了肚臍膨出來的事是真是假,姬神農說是真的,這讓極劍嚇了一跳。

 

姬神農看極劍患得患失的樣子有些好笑,對她來說,極劍就算名滿江湖,雙手沾滿血腥她也不怕,他就是當年那個衣著破爛卻本性不壞的少年阿星。她洗了手,將右兒接了過來,讓極劍下廚去準備避的月子藥膳。極劍闖蕩江湖久了餐餐自理,廚藝原就不差,藥膳這事難不倒他。

 

他烤的兔子避可以吃完一整隻

 

準備好藥膳後,根據過去經驗,若是自己端過去,避肯定不吃,極劍只得將藥膳交給姬神農,自己到外頭院子裡,替姬神農劈柴。

 

劈著劈著,極劍靈機一動,選了幾片還合用的的木材,開始敲敲釘釘起來。

 

極劍的木工也不錯。他小時在鉛陵家幫傭時做的就是柴房的工作。他一面釘一面想,他在鉛陵家待的那幾年,那時避的父親鉛陵鈺還是家主,他見過鉛陵鈺、見過姬神農,怎麼就沒見過避呢?

 

如果那時就見過她,她們的命運會不會改變?會不會他會看在姬神農的份上,把她也救出鉛陵家,免於十年幽禁,這樣後來的他們,也不會有那樣多的曲折?

 

 

 

「你在做什麼?」

 

避吃完了藥膳食補,正在餵右兒吃奶,姬神農收了食器出來,要拿到井邊洗濯,看見極劍捲起袖子,釘了一輛木頭車子。

 

「喔,我看避得一直抱著右兒,就連看診也不得閒,還有睡覺的時候,右兒睡在她身邊,讓她都沒法休息,我便想釘輛車籠子讓右兒躺,避要去哪裡,用推的就行了。」

 

姬神農看向那輛車子,柵欄做得很高,底層還能調整高低,可以讓右兒用到三四歲沒問題,作工也十分精細。

 

 

 

「的確很方便,避肯定會喜歡,你推進去給她吧。」

 

姬神農笑道。阿星這孩子執念深,不好溝通,但心思倒是極細的。

 

 

 

姬神農洗好碗後,不知道避和阿星談得如何了,逕自走進避的房間,便看見避抱著右兒哄,不理極劍,極劍自己拿了一些薄毯和被子,正在布置嬰兒車。

 

 

 

「遙兒,要不要讓右兒躺躺看?」

 

姬神農敲邊鼓。

 

「不要。右兒不習慣。」

 

這句話剛剛極劍進來已經問過了。她不想接受極劍的好意,一旦接受,極劍必然以為自己原諒他了。

 

這樣就原諒,天底下可有這麼便宜的事?自己和右兒可是差點掛在他爹手上。

 

 

 

「妳這樣一直抱著,手不酸嗎?」

 

姬神農問。

 

「娘,您為什麼要替他出頭,替他說話?您忘了剛重逢時,女兒的模樣了嗎?」

 

避埋怨道。

 

那時的避確實很慘。但極劍之前已經向她解釋過,為了這事,他也差點瘋了,姬神農知道那並不是他的錯,更重要的是,避生下右兒,肯定對極劍還有情意,她不過順水推舟罷了。

 

「我沒有替他出頭,我只是可憐女兒的辛苦,覺得這車似乎很好用,妳試試吧。」

 

 

 

極劍感激地看了姬神農一眼,把車子推到了避的跟前。既然娘開口了,避心不甘情不願地把右兒輕輕放進去,極劍慢慢推了起來,沒想到右兒一點也不抗拒,張著滴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車子上面那片成了方形的天,還有父親的臉。

 

極劍很開心,他還會做小木馬,波浪鼓等小玩意,想著改天再給右兒多做幾個。

 

 

 

「阿星,你辛苦了。為了幫忙照看右兒,你老是城裡村子來回跑也不是辦法,不然,你就在我這裡住下吧!」

 

極劍目前投宿在城裡客棧,姬神農趁機邀約道。

 

避一聽就不好了。

 

「娘,妳幹嘛叫他來?我們家沒有多餘的房間了。」

 

 

 

局勢大好,極劍一千萬個不想放過。

 

「沒關係,娘,我可以跟避擠一間。」

 

 

 

「誰要跟你擠一間!姓薄的,我娘給了你三兩肉,你就想炸豬油了是嗎?」

 

避簡直要氣瘋了!她連看都不想看到他,什麼?他竟敢說要和自己擠一間?

 

她怕她自己會忍不住,月魄抽出來給他當胸一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極劍番外之[你對我那麼壞]下集結局(共七集)

台長: 陳跡
人氣(1,065) | 回應(1)|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7(完)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5

uni2019
臨走前,因為右兒躺在外側,雖說剛出生的嬰兒還不會翻身,但為防意外,從櫃子裡找出另一床被子,疊成條狀,安在床的外緣,護著右兒,再看看床上的母子兩眼,這才依依離開。

(-_-)
2020-01-20 11:57: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