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13:30:32 | 人氣(814) |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21---了卻這段孽緣(BL慎入)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覺得頭好痛,好痛,痛到無法思考,痛到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痛到想一死了之。

 

當李怯恢復意識的時候,頭痛的感覺如海浪一波波襲來,沒有休止,他低聲地呻吟著,除此之外,什麼也不能做。

 

 

 

「醒了醒了…….

 

他的身邊響起了一陣陣聲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一吵,他覺得他的頭更痛了!

 

「快快快…….城裡的汪大夫說什麼來著?等他醒了就灌他喝牛奶,可以解毒,牛奶呢?狗子快去擠桶牛奶來!」

 

「好,我馬上去馬上去…….

 

「軍爺,汪大夫說您中了瘴氣,幸虧跌到水裡去,把體內外毒素沖淡了,性命無虞……您還好吧?」

 

「看起來頭很痛,難道是撞到頭了嗎?要不要再去請汪大夫來啊?」

 

 

 

李怯緊緊地攢住手邊的草蓆,緊到草蓆邊緣都脫散了,頭痛的浪潮,終於有漸漸退去的趨勢。

 

等退到他能夠忍受的程度,李怯早已一身冷汗。

 

他抬起頭,看見自己正置身在一幢柴屋裡,躺在榻上,有一群穿著粗布褐衣,農民打扮的人們圍繞著他。

 

「咦?不叫了,看來沒事了,狗子牛奶拿來……

 

一名身材略為臃腫的中年婦女,對著李怯慈祥地笑道。

 

「軍爺,汪大夫說等您清醒要灌您喝牛奶,最好要喝到吐,不好意思啦,請您把這桶喝完吧……

 

一個面目老實的年輕人,提了一桶大概和井裡打水的水桶差不多大的,滿滿一桶牛奶,放到李怯面前。

 

「啊,對了,老何你家那口閒置的缸也拿來,來接軍爺的嘔吐物。」

 

那中年婦女是村長夫人,是一群人中比較有主意的。

 

李怯面前一桶牛奶一口缸,安排妥當後,村長夫人道。

 

「好啦,該幹嘛幹嘛去,讓軍爺一個人安靜地吐一吐……..

 

 

 

夫人下了命令,眾人才一哄而散。

 

「軍爺,這是我家柴房,請您不必擔心,看您的裝束,應該是天策府的軍爺,等你身體好了,我們再通知天策府來接您回去,您可以先在這裡養好您的身體,我先出去了。」

 

又對李怯說明完後,村長夫人才出去,並替李怯掩上柴門。

 

 

 

天策府?……喔,對了,我是個天策。我爹和我大伯,我們家世代都是天策。頭不痛了,李怯才慢慢地,將一些事回想起來。

 

自己為什麼會置身這個農村呢?他記得他奉了大伯的命令剿滅狼牙軍,然後…….

 

然後呢?他不記得了,只知道頭很痛很痛,醒來就在這裡了。

 

可能在戰場上受傷了吧?被附近的居民救了。天策受傷是日常啊!

 

 

 

想起自己的身分,李怯總算安心了些。望著眼前那桶純白色的牛奶,不喝都飽了。

 

但那位大娘說自己一定要喝,是大夫叮嚀的,李怯便照做了。

 

一肚子牛奶,他覺得自己的肚子就快要從鎧甲裡爆裂開來了!

 

然後,是無止盡地噴吐!

 

 

 

兩個時辰後,村長夫人才又帶著她兒子狗子進來。手裡還捧著一碗清粥。李怯胃裡的東西都吐光了,倒真覺有些餓了。

 

將自己清理清理,洗洗臉漱漱口,慢慢喝著大娘熬的粥,狗子替他處理牛奶桶和嘔吐缸去了。村長夫人就笑著,坐在一旁看著李怯喝她熬的粥,好像有話要說。

 

 

 

「謝謝你們救了我。我現在身上一無所有,等我回到天策府,會給您們送謝禮來的。」

 

喝了粥,李怯的精神好多,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他朝村長夫人拱手道。

 

「軍爺您太客氣了。您們內除動亂,外守邊疆,多虧有您們,我們這些百姓才能過著平靜的生活,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對了,不知道軍爺您尊姓大名呢?」

 

 

 

「李怯。」

 

「原來是李怯將軍啊?是這樣的,不知道能不能麻煩李將軍一件事呢?」

 

村長夫人想說的,大概就是接下來的事了。

 

「夫人對在下有救命之恩,不必客氣。」

 

「我兒子狗子啊!對習武很有興趣,對種地則興致缺缺,只是我們這鄉下偏僻,沒有辦法替我家狗子找門路,既然李將軍是天策府將士,能不能將我家狗子帶進天策府?他什麼苦都能吃的。」

 

村長夫人道。

 

「狗子他爹也這樣想,在我們鄉下種一輩子地能有什麼出息?怎麼比得上像李將軍您這樣保家衛國,功在朝廷,光宗耀祖呢?拜託您了!」

 

 

 

「既然你們有這樣的胸襟見識,令郎不愁沒有出頭的一天,我可以將狗子引薦入天策府,這事並不難。只是,沒有作戰的時候,每天要操練超過四個時辰,讀兵書戰事模擬兩個時辰而作戰時生命朝不保夕的,你們可得想清楚了。」

 

李怯說明道。

 

「我們知道。想要出人頭地,哪能不吃苦?我家狗子很能吃苦的,麻煩李將軍了!」

 

村長夫人並沒有被嚇退,懇切地求告

 

待狗子清理完桶子回來,他娘告訴他這個好消息,一想到能加入名揚天下的天策府,狗子激動到跪在地上朝李怯磕了幾個響頭!

 

李怯又待了一段日子,讓身體好全了,這段期間順便指點狗子的武藝,向他說明天策府相關規定,準備好後,村長夫人特意請人去城裡牽了兩匹良駒,讓李怯和狗子一人一騎,朝洛陽天策府的回程返去。

 

 

 

天策府上下正為了找不到李怯而一片愁雲慘霧。突然看到李怯回來了,還帶了一條小尾巴,李其明和李其晟那個激動啊!

 

距離盤鷹原一役,已過了六個月。

 

將狗子安置好了李其明特地請了天策軍醫,再為李怯檢查身體。李怯自訴,他覺得他的身體沒有大礙,可是似乎忘了些事,例如盤鷹原那場戰役是怎麼打的,他一點也想不起來。

 

李其明李其晟和李怯聊著天,想知道李怯究竟記得什麼,又忘了什麼。

 

讓剛回來的李怯好好休息,李其明和李其晟退出了李怯的房間,這時,楊昭也得到消息趕來要看李怯,李其明攔住他,並令道。

 

「先去我的書齋談談吧。」

 

 

 

令楊昭意外的是,到了書齋,除了他們三人,軍醫竟然也早就等在那裡。

 

難道,李怯的身體出了什麼狀況嗎?

 

 

 

李其明讓其他三人都坐了,自己也坐上了他書案後的主位。他與李其晟互看一眼,便道。

 

「怯兒自從小時候吳山那場意外,他的腦子便落下了病根,雖然不影響生活,卻是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作的隱憂。」

 

李其明道。

 

軍醫分析著。

 

「這次李怯將軍墜崖,除了中毒外,也傷了腦。他身上的毒處理得宜,已經沒有問題,但他的腦子,卻出現了記憶缺失。」

 

李其晟道。

 

「怯兒忘記的部分,分別是原來就已經不記得的十年前杭州之行、這次的盤鷹原之役,還有,上次前往杭州平定的青龍旗之亂。」

 

李其晟說完,三人心有靈犀地你看我,我看你。

 

 

 

「這些記憶,都有葉暮雲的影子。」

 

李其明道。

 

「只是,為什麼是葉暮雲?」

 

 

 

軍醫道。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葉莊主做了什麼讓李怯將軍怨恨的事,讓他的腦子自行封閉了這部分記憶,不願想起。」

 

 

 

對李怯的病情討論到一個段落,李其明支走了軍醫,房間裡,便剩下他們兄弟,還有楊昭。

 

 

 

「十年前杭州之行,怯兒傷了腦,那段缺失應該是巧合,但後來的杭州青龍旗之亂,這次的盤鷹原之役,是不是就像軍醫說的,葉暮雲做了什麼讓怯兒怨恨的事,畢竟他可是把怯兒撂在戰場上,自己先跑了。」

 

李其晟推斷道。

 

「不至於吧?葉暮雲原本就不是天策將士,他沒有義務為天策軍打仗,盤鷹原一役,他是純粹幫忙,就算先走,怯兒也不至於小鼻子小眼睛恨上他。難道還有什麼其他內幕?」

 

李其明說完,兄弟倆人一同看向楊昭。

 

那場戰役,楊昭也跟著去了的。

 

 

 

楊昭自然知道怎麼回事。葉暮雲回藏劍山莊之前來跟他辭別,請他若發現李怯蹤跡,一定要通知他的時候,也順便提到,他先走的原因。

 

因為寧蘭身受重傷,命在旦夕,他不能不先帶寧蘭走。

 

這一幕,李怯是看見了的。

 

葉暮雲也看見了李怯的看見但他沒有停住腳步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那一眼,究竟讓他錯過了什麼。

 

 

 

楊昭躊躇著。李怯和葉暮雲的關係他是知道的,可兩個長輩不知道啊!他要是說了,會給李怯添麻煩的!

 

 

 

「楊昭,你要是知道什麼,你就說吧。怯兒和葉暮雲的事……我們多少知道一點。」

 

李其晟平靜道。

 

 

 

多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多少知道他們情同兄弟?還是多少知道,他們的床上關係?

 

他們特地支開了軍醫,難道,是後者?

 

楊昭越想,越覺得真是這樣。

 

只是,若不說出來大家參詳參詳,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那天的情況是,我帶領主力部隊和狼牙殘軍正面交戰,而樹林裡,李怯去對付狼牙軍,葉暮雲負責釋放人質。但人質當中,有個叫寧蘭的女子,和葉暮雲是舊識。她為了救葉暮雲而身受重傷,為了救寧蘭,葉暮雲抱著寧蘭便往外衝,也因此變成了你們理解的,葉暮雲撇下了李怯自己先走。」

 

「但葉暮雲說,當時的情況,李怯是應付得來的,他才會放心地專注於救寧蘭這件事,可他沒有料到,狼牙軍還有釋放毒霧這著。」

 

「葉暮雲一走,狼牙軍便釋放毒霧,時間非常接近,幾乎只是前腳後腳的分別……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李怯以為葉暮雲在危急時放棄他,選擇寧蘭,才會像軍醫所說的,產生了怨恨……

 

 

 

「怨恨?寧蘭為了救葉暮雲而受傷,葉暮雲要救她這是人之常情,也不至於招致怯兒怨恨……楊昭你老實說,那個寧蘭和葉暮雲到底是什麼關係?」

 

李其晟聽出了貓膩,逼問道。

 

 

 

「她……她是葉暮雲的……未婚妻……

 

 

 

「所以,你的意思是,葉暮雲是有未婚妻的,而怯兒卻還是跟他……瞎攪和?」

 

李其晟下意識地拍了桌子!

 

這麼生氣,李其晟一定是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了,楊昭想。

 

「而那個葉暮雲…….不僅跟女人……還跟男人…….

 

李氏兄弟手下殺人無數,戰功彪炳,名滿天下,卻找不出一個詞彙,去形容葉暮雲和李怯的關係。

 

沈蘭歌死前交待的是,同性為兄弟,異性才是夫妻,他們兩個的關係,怎麼會走到如此錯亂的地步?

 

 

 

「其實,李怯自己也不知道,葉暮雲對他到底是一片真心,還是只是在利用他,倒是李怯自己,一門心思全都撲在葉暮雲身上,所以患得患失,看見葉暮雲棄了他,選擇寧蘭,認為葉暮雲二三其德這才會心生怨恨。」

 

楊昭推斷道。

 

 

 

「其晟,你別生氣,不管如何,怯兒現在已經忘了葉暮雲,這不明擺著是天意嗎?就讓他繼續忘著,也算了卻這段孽緣了。」

 

李其明道。

 

「楊昭,不要讓葉暮雲知道怯兒活著的消息,也不要在怯兒面前再提葉暮雲,就讓他們斷了彼此的關係。一個是天策府將軍,一個是藏劍山莊莊主,繼續在一起,對他們的名聲都不好。」

 

 

 

「啊……是。」

 

雖然楊昭受葉暮雲所托,可李其明說的也很有道理。李怯的宦途才剛開始,一片光明,而葉暮雲身為藏劍莊主,勢必要有自己的繼承人,他們攪和在一起,對彼此都沒有好處。

 

 

 

楊昭準備離開書齋的時候,一打開門,就見到李怯站在外面。

 

李其明和李其晟也看見了,大伙你看我,我看你,驚疑不定。

 

剛剛的討論,李怯會不會聽到了?

 

 

 

「怯兒,不是要你好好休息?站在這裡幹什麼?」

 

李其晟臉色有點僵走向李怯,試探道。

 

 

 

李怯沒有馬上回答。他看了一眼離他最遠的李其明,看了看楊昭,又看了看李其晟。

 

「沒什麼事……我就是想問……盤鷹原那一役,我們贏了沒有?」

 

李怯語氣恍惚。

台長: 陳跡
人氣(814) | 回應(4)|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2---無法回報(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20---忘了他吧(BL慎入)

陳跡
這集和下一集
都是楊昭去見葉暮雲之前發生的事
倒敘

懶得拖戲了
開虐吧
2020-01-17 16:59:40
uni2019
絲+靜=凱

怯+雲

我懂了。
2020-01-18 13:53:48
版主回應
uni大您的留言真是玄之又玄啊~~~
2020-01-18 17:56:51
uni2019
@}-;-,—
2020-01-19 04:16:45
uni2019
比你的玄?

他們都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兔子不吃窩邊草

誰是矛誰是盾?剛走過看到。
2020-01-31 15:00: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