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16:47:37| 人氣1,13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20---忘了他吧(BL慎入)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葉暮雲一個人,來到當天與狼牙軍決戰的盤鷹原。屍體已經被李其晟清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地面上深褐色的土塊,一團一團的。

 

那是因為染了血。

 

葉暮雲走進後方的樹林,那是狼牙軍關押人質的處所,也是他最後見到李怯的地方。李其晟說在他走後,狼牙軍釋放了瘴氣,所以現在看到的樹林,不像那天那麼蓊鬱青蔥,而是錯雜著焦枯乾黃的枝葉。

 

連樹葉都是如此,可以想見當日瘴氣的劇毒。

 

所有人質,只有寧蘭活著;所有進入樹林的天策軍,只有他逃過一劫。

 

那樣緊急的狀態,他怎麼能把李怯丟在現場?天哪,他到底做了什麼?如果他緩個幾步,是不是就能改變情況?也許多他一個人,可以拖住狼牙軍,大家能夠有更充裕的時間查覺敵人正要施放毒煙,而提早因應,殺了那名施放毒煙的人呢?

 

想到就是那樣一步之差,葉暮雲的心臟絞痛起來,喉嚨裡有些什麼待要噴薄而出,卻又被他硬生生吞下!

 

 

 

營寨被燒成一堆破落的灰燼,他記得李怯扛住了敵人的攻勢,把相對安全的,釋放人質的工作交給自己,而自己是怎麼回報他的?

 

帶著寧蘭走了。

 

最初,他是想利用李怯,才回應他的感情,一直以來,他總是心安理得地領受李怯的付出,旭日東昇,青蔥蓊鬱的年歲,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讓他們消耗,他從未想過 『最後一面』,究竟是什麼概念。

 

他看著自己帶走寧蘭,頭也不回的走了,心裡可會有怨?

 

 

 

葉暮雲失去思考能力,機械式地穿越了樹林,循著李其晟所說的路線,來到了崖邊的清溪旁。

 

天策軍隊正在這裡打撈,人龍綿延好幾里,李其明雖身為天策府統領日理萬機,可因為失蹤的是親姪子,他也親自來了,正坐鎮在臨時搭起的簡陋遮帳裡,戴著銀盔紅翎的士兵來來去去,送來的答案總是讓人失望。

 

李其明身前的小几上,橫著一柄紅纓長槍,葉暮雲認得,那是李怯的兵器。對一個天策將領來說,槍在人在,槍亡人亡,若他握不住他的長槍,又豈能握住他的生命?

 

看著眼前來來去去的士兵們,葉暮雲紅了眼眶,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思考。

 

 


「葉世侄?」

 

後來,是李其明發現了站在一旁發呆的葉暮雲,喚了他一聲。

 

葉暮雲回過神來,他的雙眼乾澀,精神渙散,一雙腳像綁了千金重的秤錘,他必須非常地用力,才能將自己的身軀移動到李其明面前。

 

 

 

「葉世侄,我聽楊昭說,那日,你是跟著怯兒進入樹林營救人質的,你是唯一生還的人,可以跟我說說當的情況嗎?也許線索越多,對我們尋找怯兒的蹤跡更有幫助。」

 

找了很久,李其明臉上也不掩疲累。

 

當日的情況?能說什麼呢?他是提早走了啊,什麼也不知道!

 

現在想想,一直以來,他對李怯的事好像從沒上過心,以至於現在想起來,什麼都沒有。

 

如果易地而處,是葉聿鋒問李怯,當日暮雲發生過什麼事,李怯定能侃侃而談吧?

 

不,李怯一定會護著暮雲,根本不會讓暮雲生死不明,是嗎?

 

身為藏劍山莊二少,生活優渥,葉暮雲對很多事都不怎麼在意。沒有刻意去傷害人,只是不在意啊!不在意又是什麼罪過呢?

 

現在,葉暮雲知道了,他對李怯的不在意,是他一輩子難贖的罪。

 

 

 

李其明輕輕的一句,便讓他窘迫得無法呼吸。

 

「我們天策軍,從小便被教導必須置個人生死於度外,長槍獨守大唐魂,正因如此,才能寫下大唐盛世的扉頁,每一名天策都將以此為榮。」

 

李其明道。

 

「葉世侄,你和怯兒感情很好吧?他從小都是一個人,很寂寞,就算楊昭和他年紀相當,是他的副將,兩個人也談得來,但畢竟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他把你從杭州帶回來,多了一名異姓兄弟,我看得出來他是很開心的……

 

 

 

提到杭州,葉暮雲突然回過神來。

 

「李統領,十年前,您是不是帶著李怯,去過杭州?」

 

「是。想起那次杭州之行,便讓我驚心動魄啊!也是我這個大伯無能,總是讓怯兒陷入危險的境遇。」

 

李其明離開他的座位,來到溪邊,嘆了口氣。這時夕陽已經漸漸落下,在溪水灑下一抹碎金。

 

葉暮雲跟在他身後,攢緊拳頭。他已經從李其晟處,獲悉當年救他的人可能就是李怯,他知道確定後只會增添他的愧疚和痛苦,可他還是忍不住想知道當年,李怯到底是怎麼救他的。

 

他希望這種自虐式的疼痛,能夠緩解他失去李怯的痛楚。

 

 

 

「那年我到杭州去找天策前統領,恩師楊世軌,怯兒陪我同去,我和恩師一聊忘了時間,怯兒少年心性覺得無聊,便自己跑出門去了。然後,就一直沒回來。」

 

李其明道。

 

「為了找他,我們問過附近的鄰居,他們說,看見怯兒出門後,是朝西湖的方向走,前一天我正好帶著怯兒去西湖泛舟,他大概記住了路線,想要自己偷溜去玩。」

 

 

 

西湖嗎?那正是藏劍山莊的方向啊!是因為這樣,遇見瞎了眼,逃出山莊的自己嗎?

 

 

 

 

「這一路打聽下來,從路人口中得知,怯兒不知道為什麼,被一群身分不明的蒙面人追殺,他一面抵抗,一面往西湖的反方向吳山逃去,最後,我們就是在吳山的某條山道下,發現了墜崖的他。當時的他渾身是血,腦子也因為受到激烈撞擊而昏迷不醒。等他醒來,問他杭州那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來,那段記憶便成空白。」

 

「他身上的傷,是劍創嗎?」

 

葉暮雲問。

 

「你怎麼知道?」

 

李其明道。

 

「他身上的傷痕,看著像你們藏劍山莊的輕劍造成的傷。當時,我也問過藏劍山莊這事,你父親葉聿鋒否認有追殺天策這回事,我那時不是官方行程,也不宜將事情鬧大,就沒再調查下去。」

 

 

 

「李統領,您認得這個嗎?」

 

葉暮雲從懷中掏出一塊淺褐色的素帕,遞給李其明。

 

原本是白色的,淺褐是因為,染了葉暮雲當年的血。

 

「這……這是我弟妹沈蘭歌繡的帕子,上頭的蘭字,是她的名字。其晟和怯兒都有,這帕子,是怯兒送你的吧?」

 

 

 

「那些殺手追殺的目標不是天策,而是我。」

 

看著李怯消失處的小溪,葉暮雲恍惚道。

 

「那年因為家鬥,我被追殺,又因為身中奇毒,逃出藏劍山莊,就暈了過去。醒來後,我便獲救了,那些殺手不知去向。我的手臂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血流如注,上頭便綁著這方帕子。」

 

還因為這方帕子上的蘭字,認錯了人。

 

 

 

「聽起來,也許是怯兒救了你,並引開那些想殺你的人,這才身受重傷。只不過這事,怯兒也忘了,那段杭州行的記憶對他來說,只是一片空白。」

 

李其明道。

 

「看來,你們的緣分倒是不淺。只是…….

 

看著溪水,李其明沒再說下去。

 

 

 

十幾天下來,葉暮雲在第一線,陪李其明,找到了李怯的帽盔,找到了他鎧甲的破片,就是沒找到他的人。

 

從小在西湖邊長大,葉暮雲熟識水性,他甚至親自下水去尋找李怯的蹤跡。

 

以往極度在意外表光鮮的葉暮雲,竟也熬出了青色的鬍渣,憔悴不堪。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沒有消息有時候也是好消息不是嗎?

 

 

 

天策軍因為專業作戰,對尋人救災也是駕輕就熟。搜救了這麼大半個月,大家都心知肚明,已經過了搜救的黃金期了,再堅持下去,也是浪費人力物力而已。

 

李其明也不甘心,但他是天策府的統領,必須顧全大局,不能將天策府的人力和物力耗費在這越來越渺茫的希望上。

 

 

 

李其明下令撤退,只留一小隊關切這條小溪及其後的周邊變化,便撤回天策府了。

 

葉暮雲又陪著小隊,在溪邊多留了幾天,直到行舟和問水前來尋他。

 

 

 

「少爺,莊主病重,您必須回去主持大局。」

 

來洛陽前,葉暮雲將問水留在杭州,關切山莊內的變化。沒想到葉朝霞的死對葉聿鋒刺激太大,成了壓垮他健康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的髮妻、兒子、女兒,都被他另一個兒子殺死了,兇手是葉暮雲,他連恨都不能。

 

問水來的時候,葉暮雲正坐在溪邊,呆呆地看著溪水,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聿鋒病重的消息,他不能不動容。那是他的父親。

 

 

 

有人說,高處不勝寒,人生的頂峰總是孤獨的,就是這個意思嗎?李怯不在了,父親病重,他的榮光,又有誰能共享?

 

葉暮雲伸出手,掬起一把溪水,任它在掌中流逝,再取一把,讓它流逝,反覆很多次。

 

血流成河的,握不住的,孤獨的,悔恨的,痛苦的,都是他活該。

 

 

 

葉暮雲回到天策府,辭別了李其明和李其晟,並暗暗交待李怯的好兄弟楊昭,若是有李怯的消息,請一定捎個信給他。

 

回到杭州,葉聿鋒已經病得神智不清了,藏劍山莊內部有人想趁機作妖,被趕回來的葉暮雲大刀闊斧地平定了。

 

再沒人懷疑葉暮雲的才幹,葉聿鋒迴光返照之際,將他的莊主重劍,傳給了葉暮雲。

 

藏劍山莊舉喪,葉聿鋒過世,葉暮雲繼任莊主。

 

 

 

天策府和藏劍山莊一直有生意上的往來,新的莊主繼位,自然要派人來送禮,不過因為天策府最近有很重要的事待忙,李其明兄弟無暇前來,便派了楊昭前來致意。

 

藏劍山莊和朝廷及許多江湖門派都有往來,人脈廣闊,加上藏劍山莊富可敵國,向來講究排場,葉暮雲的就職典禮加筵席,硬生生鬧了七天才罷。

 

就職典禮過後,葉暮雲才得空閒下,邀楊昭前來西湖邊共酌。

 

自然知道葉暮雲找他幹什麼,楊昭來時,看見坐在畫舫裡的葉暮雲,神情有些古怪。

 

 

 

「楊將軍,這是杭州名酒,西湖醉月,嚐嚐?」

 

葉暮雲朝楊昭招呼道。

 

楊昭躊躇了一下,終於還是踏上了畫舫。

 

 

 

「確是好酒。」

 

楊昭啜了一口酒,點點頭。西湖上的微風徐徐吹來,閒適自在,美不勝收。

 

「楊將軍,你是不是不大想見到我?」

 

沒想到葉暮雲這樣開門見山,楊昭被手中的酒狠狠嗆了一下,咳了好幾聲!

 

 

 

楊昭一定知道自己找他,是為了問李怯的事。他的表情,讓葉暮雲有了不好的聯想。

 

莫不是找到了李怯的屍身,讓楊昭不敢開口?

 

大家都認為李怯和葉暮雲情同兄弟,楊昭是少數知道他和李怯真正關係的人。

 

但不管如何,他都要討個明白。

 

 

 

「楊昭,你說吧,我撐得住。」

 

葉暮雲的語氣雲淡風輕,但他握著酒杯的手指卻緊得生疼。

 

 

 

楊昭沉吟了很久。其實為了跟葉暮雲的這場對話,他思考了很久,可一直想不出結論。李其明的意思、李其晟的意思、葉暮雲的意思、他自己的意向……矛盾得緊。

 

他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對大家都好。如果非要有人犧牲,那犧牲的又該是誰?

 

 

 

「楊昭。」

 

葉暮雲又叫了楊昭一次,他的臉色暗了下來。

 

 

 

「葉莊主…..

 

楊昭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凝視著葉暮雲。終於,他下定決心。

 

「葉莊主……您,忘了李怯吧。」

 

 

 

「你說什麼?」

 

葉暮雲拿著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說,忘了他吧。」

 

楊昭重申。

 

 

 

「你們……找到他了,是不是?」

 

葉暮雲將酒杯重重地擱上小几,語氣發顫

 

台長: 陳跡
人氣(1,138) | 回應(1)|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1---了卻這段孽緣(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19---沈蘭歌的蘭字(BL慎入)

陳跡
傷心歸傷心
莊主還是要當
正事還是要做
這是我們處女座的感情觀
責任永遠大於感情
2020-01-16 18:42:1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