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 00:03:12 | 人氣(1,41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12---異姓兄弟同性夫妻(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策府正殿,統領輔國大將軍李其明,領著弟弟鎮東將軍李其晟,還有一干重要幹部,正伏在地上跪接聖旨。

 

長安派出的使者,尚書員外郎顔浩,扯著嗓音大聲宣讀著。

 

「天策府統領李其明將軍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查天策府趁南下剿滅青龍旗時便宜行事,擅自介入藏劍山莊奪嫡恩怨,以國家軍隊涉入江湖之事,公器私用,著令天策府統領李其明即刻召回藏劍山莊之駐軍,並入宮對朕說明詳情,念天策軍於平定青龍旗一事居功厥偉,故陟罰臧否,待朕了解詳情,後續再議。」

 

李其明謝恩後,雙手捧住了明黃色的聖旨。

 

 

 

「顔大人,本將軍有一事不解,能否請閣下賜教?」

 

領受聖旨的儀式完成後,李其明在天策府偏殿,擺下筵席,宴請長安使者顔大人。雖然帶來的並不是什麼好消息,李其明的品秩也高過顔大人,但對方是京官,接近權利核心,仍不可怠慢了。

 

「統領請說。」

 

李其明的態度讓他覺得舒服,顔浩想,不介意把他知道的告訴李其明。

 

「陛下怎麼會知道天策駐軍藏劍山莊的事?」

 

李其晟從杭州回來後,李其明聽他說了李怯的事,覺得很不妥。其一,藏劍山莊是江湖門派,又和天策府有生意往來,政府部門不宜多加介入,以免流於私相授受之嫌。其二,奪嫡之事是藏劍山莊內政,天策府怎麼都是外人,貿然介入,會讓百姓對天策府的觀感不佳。

 

而天策府名義上直隸於皇帝,皇帝雖不管事,天策府受到責難,便是皇帝受到責難。

 

李其明正想發令要李怯回來,卻不想皇帝知道得更快。

 

 

 

「似乎是信王李厚上表的彈劾。」

 

顔浩道。

 

 

 

「李厚?」

 

筵席過後,在李其明房間裡,李其晟聽見這個名字,吐了一口氣。

 

「又來了!那個李厚野心不小,總想著把天策府收歸己有。一天到晚烏眼鴉似地盯著咱們天策府的錯處。上次諷刺咱們青龍旗之亂平了二十年的不也是他嗎?」

 

「其實藏劍山莊兩百駐軍並不是什麼大事,消息不至於傳到京城去,問題是,李厚是怎麼知道的?」

 

李其明百思不得其解。

 

「大哥你別擔心,這件事的確是怯兒思慮不周導致,先將他召回,共商對策便是。」

 

李其晟道。

 

「這件事可大可小,若陛下接受了我們的說法便罷,若陛下聽信李厚的說法,那事情還有得耗。我已託顏浩回京後替咱們美言幾句,剩下的,就等怯兒回來再說。」

 

李其明說完,吩咐李其晟盡快辦好這件事。

 

 

 

葉暮雲依著李怯的希望,把寧蘭送走,葉暮雲對他的重視,讓李怯感到很滿意。

 

顯然,並不是為了權謀,葉暮雲對他的態度,是認真的。

 

這也是他所想要的。

 

 

 

「暮雲,我會證明給你看,你的身邊,只需要我一個人。」

 

已經不知是今晚第幾次,顛鸞倒鳳,耳鬢廝磨間,李怯一面輕咬著葉暮雲的耳垂,一面喃喃囈語著。

 

「嗯.......

 

葉暮雲語氣模糊,眼神迷離。他將手穿過李怯手臂,圈住李怯的腰,朝臀線輕撫,彷彿邀約著李怯進入。

 

 

 

李怯領著天策軍在藏劍山莊壓陣的這段期間,葉暮雲也沒閒著。他知道李怯遲早會走,他必須在李怯離開時,還能控制局勢,不斷運籌帷幄,利用家老之間的矛盾彼此制衡,釋放利益爭取支持,除此之外,在女裝葉暮雲時代,他對剷除青龍旗眾便頗有建樹,也才會在吳山上遇見李怯。而西湖周邊百姓對藏劍山莊這位仗義的二小姐感恩戴德,有他擔任藏劍少主,對藏劍山莊在江湖上的威望也有提升的作用。

 

葉聿鋒知道兒子正在有意識地鞏固他的勢力,並未多做阻攔,雖然天裔的死和暮雲有關這說法繪聲繪影,可沒有證據。而說到底,這是他唯一的兒子了,不護著他,又能護誰呢?

 

 

 

因此,當楊昭奉李其晟之命出現在藏劍山莊,葉暮雲並不多意外。

 

「你說,又是信王的彈劾?」

 

李怯蹙緊一雙劍眉,回應楊昭的說明。

 

「但天高長安遠,信王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這點,統領並不清楚。只是陛下已經下令駐守藏劍山莊的天策軍即刻撤退,並要天策府給他一個說法,統領正在府裡等你回去,一起磋商。」

 

楊昭說完,在一旁靜靜聽著的葉暮雲突然開口。

 

「信王會知道,那自然是藏劍山莊有人傳了出去。」

 

 

 

葉暮雲的話,說到點子上了。只是,要查出內奸,卻是茫然如大海撈針,毫無頭緒。

 

「李怯,你先回去吧。內奸的事,待我慢慢搜查。」

 

「有頭緒了嗎?」

 

李怯知道,信王、藏劍山莊之間根本沒有關聯,要查出條線索,難上加難。

 

「容我再想想。」

 

葉暮雲的神情沉著,李怯知道他就算沒有頭緒,也已經有了方向。

 

「李怯,你先撤軍,天策與藏劍之間的關係來日方長,無謂因此讓皇帝心生芥蒂。」

 

「只是,給皇帝的說詞,你得先想好。」

 

葉暮雲殷殷叮嚀著。那說詞,總不能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曖昧關係。

 

 

 

「我知道該怎麼辦,暮雲你不必擔心。」

 

聽見葉暮雲說了天策藏劍來日方長,就像在說他們倆,李怯怎麼聽怎麼舒服。至於皇帝面前的說詞,因為大伯是天策府統領的關係,李怯從小在皇帝面前沒少蹦踏過,皇帝的性格他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什麼樣的說詞他能接受。

 

 

 

李怯領著天策軍離開的那天下著雪,西湖上早就結了一層厚厚的冰。葉暮雲穿著極其華貴的紫貂大氅,坐在飾以金箔的華麗馬車上,陪了李怯一段路,然後,目送他離開。

 

「行舟。」

 

行舟是葉暮雲其他的僕從。飛卿走後,他將行舟提拔至身邊。

 

「少爺請吩咐。」

 

背著重劍,繫著輕劍的行舟拱手。

 

「去查。查葉朝霞離開後,去了哪裡。」

 

葉暮雲的白淨的臉,蒙上一層陰騭。

 

「大小姐?過去少爺不是說,她的失蹤無須在意?一介女流,也翻不上天去。」

 

行舟疑惑。

 

 

 

「我,不也曾經是一介女流?」

 

葉暮雲靠在車軾上,頎長玉立。

 

「慕容世家雖是江湖門派,然而他們的親族中,在朝廷為官的也不在少數,祖上甚至出過皇帝,我懷疑,信王的消息來源,和慕容世家有關。」

 

 

 

「是,屬下立刻去查。」

 

行舟劍及履及,拜別了葉暮雲,縱馬先一步,回到藏劍山莊。

 

 

 

回到天策府,果不其然地李怯被李其明好一陣數落。什麼做事瞻前不顧後、什麼替他取名李怯就是要他行事前多想想,還有信王的魔爪想要深入,天策府目前處境有多艱難之類的,李怯自知理虧,便靜靜地讓李其明指責,只是指責雖指責,李怯滿心想著的,卻是葉暮雲的音容笑貌。

 

這樣一來,就算被罵也不會太難受了。

 

 

 

「給皇上的說詞,你想好了嗎?」

 

李其明罵完,氣也消得差不多了,緩著語氣問。

 

「嗯,想好了。」

 

「說來聽聽。」

 

聽著李怯的交代,李其明緩緩點頭。

 

 

 

「大伯。」

 

交待完後,李其明叫李怯準備一下,明早隨他入宮。李怯想起關於他和葉暮雲之間童年那段斷片的記憶,問道。

 

「我十一歲那年,是不是跟您去過杭州?」

 

原本要離開的李其明一聽,停下腳步。

 

「是啊?怎麼了?」

 

 

 

「那年您為什麼要去杭州?」

 

「喔,那是私人行程。提拔我的前天策府統領楊世軌將軍退役後隱居在杭州。我以學生身份去探望他,並請教一些天策府的事。當時你嫌操練無聊,纏著陪我去,我便帶上你。怎麼了?」

 

「那次行程,可曾發生過奇怪的事?我怎麼不記得,我是怎麼從杭州回到洛陽的?」

 

 

 

李怯說完,李其明頓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

 

「說起當年的事,真令我膽戰心驚。怯兒,我半生戎馬,膝下無子,只有一個女兒,我們李家就你一根獨苗,那次行程你出了事,差點救不回來,若有萬一,我真的無顏見你爹了。」

 

「究竟出了什麼事?」

 

李怯因為接近真相而緊著聲音。

 

 

 

「其實,你遭遇了什麼,詳情我也不清楚。我和恩師相談甚歡,沒注意你跑了出去。後來發現你不見了,怎麼也找不到,我著急之餘,便透過杭州太守調集兵馬四處尋你,結果在吳山一處陡坡下發現了全身是血,失去意識的你。」

 

「那時我找了杭州地區名醫為你救治。你傷得很重,渾身都是血,從高處跌下,手腳多處骨折,更因腦部受到撞擊,影響了記憶,救了半個月你才醒。問你遭遇了什麼事,你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不過,因為發現及時,總算撿回一條命。」

 

「因為腦傷,你醒來後,還是常常睡睡醒醒,所以我將你送回洛陽途中的事,你一點記憶也沒有了。」

 

「當時大夫說,你的腦傷可能會有後遺症。我跟你爹此後密切注意,發現你除了受傷那段記憶想不起來外,以後都正常,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怯兒,你可是腦子又有什麼不適,才會這樣問?見完陛下,再找大夫來看看吧?」

 

「大伯不必擔心。姪兒沒什麼不適。只是有時和暮雲聊天的過程中,會有頭疼的跡象,所以才會想問您當年的事,會不會和暮雲有關?」

 

 

 

李其明搖搖頭。

 

「當年我一心擔憂你的病勢,並沒有去查你傷重的原因。如今日久月深,要查可能更困難。」

 

「暮雲?你跟藏劍山莊那小子感情很好?」

 

李其明八卦了一下。

 

 

 

「我娘說,我們是異姓兄弟。」

 

還有同性夫妻.......李怯不想說明太多,要讓大伯知道實情,也許想殺他的心都有了!

 

 

 

「你是獨子。你堂姊畢竟是女子,你從小就一個人長大,有個談得來的朋友也好。只是不管如何,你要記得你是天策府的人,長槍獨守大唐魂,一切都該以國家安全為重。」

 

李其明不忘叮嚀。

 

「是。姪兒不敢忘。」

 

「好,杭州到洛陽千里之遙,一路風塵僕僕,你也累了,洗個澡休息休息,明天隨我回長安晉見皇帝。」

 

交代完後,李其明離開了李怯房間。

 

 

 

台長: 陳跡
人氣(1,416) | 回應(0)|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13---南鄉公主(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11---不會只是兩人世界(BL慎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