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30 11:49:50 | 人氣(1,04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12---那個人不可能是你

推薦 1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OBILE







後來,葉子星常來陪琴姨,藍天還是會留她下來吃晚餐。她放學時也會常常順手買一包雞蛋糕給藍天,讓藍天熬夜的時候有消夜可以吃。

 

琴姨覺得這樣不大好,怕老爺和夫人生氣,想要葉子星別來了,可有時葉子星沒來,藍天還會主動問起。

 

她是個開朗體貼的女孩,就是成績不大好。為了感謝她陪他吃飯,藍天會教她功課,她的領悟力不是很好,但有了藍天這個免費名師指點,葉子星的功課也在進步中。

 

「少爺不好意思,我們星星比較笨,從小功課就不是很好,辛苦您了少爺。」

 

琴姨不好意思地說。

 

 

藍天笑笑。

 

「她不是笨,只是善良,關注別人比自己更多。」

 

他在牛津中學,看過許多把自己打理得很好很優秀的富家女,卻是自私自利,為了成全自己,傷害別人也無所謂的綠茶婊,令他感到厭惡。

 

粉飾太平的夫妻感情,刻意營造出的企業形象,他的世界已經很虛偽,他痛恨虛偽。

 

 

 

有天晚上,方令媛回來了,去了藍天房間,探探挑燈夜戰的兒子。卻看見兒子在吃雞蛋糕。

 

因為是公眾人物,她們家的人從來不逛夜市,藍天怎麼會有雞蛋糕可以吃?

 

當下沒說什麼。方令媛下樓後,找了管家老穆前來問話。

 

 

 

「阿琴的女兒買的,少爺似乎很喜歡吃。」

 

老穆恭敬地回答。

 

「琴姐的女兒?怎麼會和天天認識?」

 

方令媛換上一身粉色天鵝絨睡衣,坐在沙發上,思索道。

 

「那孩子叫星星,常常來陪少爺吃晚餐,跟少爺有說有笑地,少爺最近看上去心情很好。」

 

藍天是老穆看著長大的。藍天心情好,他也感到欣慰。

 

方令媛沉默了一陣子,說。

 

「知道了。老穆,再觀察吧。天天和星星的互動記得跟我報備。如果我沒回來,傳賴給我。」

 

交待完後,方令媛端著一杯紅酒,回房去了。

 

她知道藍天沒有兄弟姊妹,而丈夫和自己都忙,藍天看上去什麼都不缺,成長的過程中卻很寂寞。

 

他想交朋友,她無所謂。

 

但演藝圈待久了,小有名氣便纏黏著富二代,妄想飛上枝頭作鳳凰的年輕女孩她見多了,耍心機,拜高踩低,動機不純。她的天天條件如此之好,她也怕招來個綠茶婊。

 

於是,她對星星上了心。

 

她已經沒了丈夫,唯一的兒子藍天,絕對不能錯走一步。

 

看著落地窗外的靜謐,方令媛啜了一口紅酒。

 

 

 

自從那晚安撫一下大山後,沈雲又是很久沒有和大山見面,偶爾傳個賴給大山問他傷勢如何,怕沈雲擔心大山總說他沒事。雖然從那晚後沈雲又不找他了,但對大山來說,他去過沈雲家了,而且是第一個被沈雲帶回家的男生,他也抱過沈雲,沈雲一定是認定他了,她功課忙,少些見面也不是什麼大事,他還是可以站在夜市這邊,看著劉叔來接沈雲回去。

 

看一眼,然後打了雞血似地,活力充沛繼續做自己的事,收保護費巡酒店夜市解決紛爭之類的。

 

 

 

這幾天星星說她要段考,所以不來了,讓藍天也失了回家吃飯的興致。他讓司機今晚不必來接他,他想自己逛逛走回家,聽星星說了她的雞蛋糕是在東埔夜市買的,藍天不想吃晚餐倒想吃雞蛋糕,於是背著書包,準備走向東埔夜市。

 

劉叔開著賓士等在校門口,沈雲已經要上車了,卻看見藍天一個人,走在學校圍牆外的紅磚道上,心想也許他家的司機有什麼事不能來接他,才必須走路回家。當下,沈雲對劉叔道。

 

「劉叔你先回去吧!我看見同學,有重要的事要談,我再自己走回家就好。」

 

交待完後,沈雲關上車門,理了理自己的頭髮,讓自己看起來美麗從容,這才不疾不徐著腳步,朝藍天走去。

 

她不能讓藍天感覺,她是刻意和急切的。

 

 

 

「咦?藍天?」

 

沈雲將氣氛營造成偶遇的樣子,走在藍天右後方45度,音量適中。

 

「你怎麼一個人走?你家司機呢?」

 

等藍天回過頭,她才趕了上去,和藍天並行。

 

 

 

「沒什麼,突然想自己走走。妳呢?妳家司機也放妳鴿子?」

 

藍天笑道,他比沈雲高了半個頭,低頭看著沈雲。他的笑容雋朗得像一陣春風。

 

 

 

「劉叔家裡有急事,我就讓他回去處理了。反正多走走路,有益健康。」

 

沈雲道。

 

「一起走吧。」

 

 

 

藍天沒有拒絕。於是兩個穿著制服的年輕男女,青春洋溢,走在路上有說有笑地,美得像在拍戲。

 

他們聊著大學的志願,都是各自家族企業的繼承人,聊著未來的計劃,還聊著古典音樂。

 

沈雲對古典音樂一點興趣也沒有,她倒喜歡節奏感強的電音舞曲,總覺得聽著那吵雜的樂聲,腦子啥都可以不用想,多好。

 

但為了藍天,她去圖書館找資料惡補了好幾天,總之會有一天派上用場。

 

沈雲覺得,她的一生過得很辛苦,就要像藍天這樣男人中的極品來配她才不枉。

 

 

 

兩人邊逛夜市邊聊天,她會刻意因為藍天一句稍微輕鬆,其實並不好笑的話而燦然一笑,常常和藍天四目相接,她知道自己有一雙翦水美瞳,很少男生能免疫於她的凝視。

 

兩人男帥女美,身材高挑,天生貴氣,十分引人注目。

 

 

 

「咦?那不是……那不是山嫂嗎?」

 

阿同正在收費,看見沈雲,拉過他兩個嘍囉,低聲道。

 

「唉,是啊!那她身邊那個男的是誰?兩個看起來很登對啊!」

 

嘍囉甲是個沒啥心計的大老粗,脫口而出。

 

阿同狠狠朝他後腦勺巴了下去!

 

「山嫂給山哥戴綠帽,你還說人家登對?有本事你去山哥面前說!」

 

「那……那要不要通知山哥來抓姦啊?」

 

嘍囉乙道。

 

 

 

「抓什麼姦?人家又沒上床…….

 

這話讓阿同陷入矛盾。

 

「不過,是不是要告訴山哥…….

 

 

 

「不如我們上前把那個男的揍到他媽都不認識,替山哥出口氣也好!」

 

嘍囉乙又道。

 

「不行。山嫂和那男的關係,還有那男的身分,各種狀況咱們還不知道,不要衝動,給山哥惹麻煩。我看,讓山哥自己去問山嫂好了。」

 

主意既定,阿同撥了通手機給大山。

 

 

 

聞到一陣熟悉的甜香,藍天看見右前方有一攤雞蛋糕,老闆是對四十來歲的夫妻,正是星星說的那一攤。

 

「我想吃雞蛋糕,妳要不要吃?」

 

藍天是一定要買的,他也禮貌性問了沈雲。

 

「好啊。」

 

藍天請她吃東西,沈雲豈有拒絕之理?

 

 

 

一人一包雞蛋糕,甜在嘴裡,暖在手裡。

 

「真好吃,我還沒吃過這種東西呢。」

 

沈雲開心地道,眼裡有星星。

 


「我也是吃第一次就愛上了。」

 

藍天想起星星時而呆萌的表情,不禁笑了。

 

沈雲卻覺得藍天是在對自己笑。兩人一面談笑一面吃雞蛋糕,一起逛夜市,可不就像一般情侶小確幸嗎?

 


「沒想到你喜歡吃甜食啊藍天。」

 

沈雲像發現新大陸似地咬了一口犀牛。

 

「我不特別喜歡吃甜食,卻喜歡吃雞蛋糕,熬夜讀書,沒雞蛋糕吃都覺得讀不下去,吃上癮了。」

 

藍天道。

 

「妳呢?你熬夜時是怎麼提神的?」

 

兩人都是準備上戰場的高三士兵,背景相似,沈雲成績又好,藍天好奇地問。

 

「我啊……

 

沈雲很想告訴他,就是你的一則賴啊!即使是客套的早點睡,別太累了都好。

 

可她不想太主動,她知道,男人都不喜歡主動的女生,他們天生有著征服欲,得滿足他們的成就感。

 


「我喜歡聽深夜廣播。有個節目叫 『讓古人替你告白』,你可以寫自己的故事去給他,他們會去找出一首適合意境的詩詞或文章送給你,或者你喜歡的人。」

 

沈雲尷尬地笑笑。

 

「很冷門,不過,我很喜歡詩詞,感覺像三更半夜穿越千年似地。」

 

 

 

「挺特別的。妳數理這麼好,沒想到也喜歡詩詞。」

 

藍天看她的眼神多了一股欽敬。

 

 

 

當大山來到東埔夜市看見的,就是那樣一副有說有笑,開心地吃著雞蛋糕的情景。

 

就這樣遠遠地看著,大山看上去表情平靜,眼神卻狠戾,拳頭握得緊緊的。

 


「山哥,不然,我們上去教訓那個男的。」

 

阿同知道這是大山盛怒的狀態。大山其實並不是個壞脾氣的主,他很少生氣,因為在他生氣前,都能用迂迴的謀略,把事情處理完了。

 

可目前這事牽扯到山嫂,那可是傷不得碰不了的存在。

 

大山深吸了一口氣。

 

 

 

「不用。去查,查那男的來歷。」

 

大山壓抑得當,語氣冷靜。

 

 

 

「其實搞不好山嫂跟那個男的只是同學,山哥你別太擔心,你條件這麼好,別人搶不走山嫂的……

 

阿和出聲安慰。

 

 

 

不錯,阿和說的沒錯,也許他們只是同學。但大山知道,就算在他面前,沈雲從沒笑得那樣燦然。逛夜市,以為他大山沒邀過沈雲嗎?沈雲一直一直拒絕,卻可以和同學逛得這樣開心。

 

說到底,他是沒有安全感。他覺得自己對沈雲來說是不一樣的,可他學歷低,工作不體面,憑這點,路邊阿貓阿狗都能打敗他,至少人家學歷比他高,工作也不用賣命。

 

 

 

「去查那個男的底細。」

 

在下屬面前,大山不願一時衝動爭風吃醋,墮了他的威名,只是冷靜地下令道。

 

大山不想再看,把工作交待給阿同他們,開著車走了。

 

 

 

和藍天分開後,沈雲回家洗了個澡,整個人飄飄然的,不只因為雞蛋糕好吃,還因為她覺得,今晚說了那麼多話,她和藍天的關係似乎更進一步了。

 

想到藍天的笑容,沈雲忍不住傻笑起來。

 

 

 

拿過手機,沈雲給藍天傳去訊息。

 

「回到家了嗎?」

 

「嗯,待會繼續另一個戰場。」

 

藍天回道。

 

「我也是,一起加油吧!」

 

有共同奮鬥的目標,沈雲覺得她和藍天有著革命情感。

 

 

 

和藍天在一起時,她的手機關靜音。現在一滑開賴,才知道大山給她打了十幾通電話。

 

她一直沒接,大山便傳訊道。

 

「和妳一起逛夜市那個男的是誰?」

 

 

 

沈雲愣了一下。

 

「同學。」

 

她忽略了,東埔夜市是大山的地盤,有人跟他說也很正常。

 

她跟同學逛夜市不行嗎?大山住海邊嗎?連這個也要管?

 

 

 

「怎樣的同學?」

 

大山又傳。

 

沈雲有些火。

 

「一起讀書的同學。」

 

 

 

「一起讀書的同學聊得那麼開心?」

 

「不然呢?不可以聊天?不可以笑?你以為你是誰?」

 

 

 

手機電話又響起,大山打來的。沈雲把它按掉,不想接。

 

真是莫名其妙。

 

 

 

「接電話。」

 

大山又傳。

 

沈雲已讀不回。

 

「妳出來,我有話問妳。」

 

訊息傳來,沈雲嚇了一跳,走到落地窗旁,看見大山的車就停在門口。

 

 

 

沈雲很生氣。她爸媽等一下就回來了,讓他們看到怎麼辦?

 

 

 

沈雲鐵青著臉下了樓,穿過庭院打開大門,大山正站在車子旁邊。看見沈雲,他的臉色緩了些,過來拉沈雲道。

 

「上車。」

 

沈雲沒有拒絕,讓大山移車是當務之急,不能被爸媽看見大山,知道她和黑道有來往。

 

 

 

大山將車子移到公園旁。

 

「妳喜歡那個男的?」

 

雖然強自壓抑,大山快要爆炸了。

 

「這不是你該管的。你以為是我的誰?一個小時候認識的朋友而已,不要就以為你能做我的主了。」

 

沈雲手叉胸前,一臉防備。

 

 

 

「朋友?」

 

沈雲的話很狠,聽得大山彷彿吞了一千隻蒼蠅般發聲困難。

 

「雲兒,我對妳的心意,妳不會不知道。而且,妳也帶我回過家了,我是妳第一個帶回家的男生,我們就是在交往,我是妳男朋友,妳要避嫌,不可以跟其他男的走太近,聽清楚了嗎?」

 

大山想,也許沈雲年紀還小,還懵懂著不了解男女之情,大山耐著性子告訴她。

 

 

 

「我為什麼要跟你交往?你是個黑道,什麼時候在街頭被一刀捅死了都不知道,你自己都不能擔保自己的安全,我為什麼要跟你交往?」

 

沈雲說的是事實,卻很殘忍。

 

「大山哥哥你在強求什麼?只要是有腦子的女人,都不會想跟你交往。過了我這關也過不了我爸媽那關,再說你自己想想,你真的要當一輩子黑道?你對你的未來沒有一點謀劃?」

 

 

 

「妳…….

 

沈雲字字誅心她不過是看清現實而已。

 

 

 

「大山哥哥,你想做什麼是你的自由。可是我,我苦過痛過,我不要再回到那種日子,我不想冒險,我要讓自己過得更好,富裕充實,無憂無慮。」

 

「我不會守著你,我以後也要嫁人,我會從這世上的好男人中挑一個人嫁了,而那個人不可能是你。」

 

說完,沈雲打開車門,下了車,一個人走回家,給了大山一個絕然的背影。

 

 

 

是,她說的都是事實。但她怎麼能那麼心狠……

 

她就是要大山死心,把話語變成了一把刀,直捅他的心臟!

 

他的雲兒啊,他的小錦,總是那麼冷硬,那麼理性,那麼堅強,任何事物都傷害不了她。

 

完全不用他操心,也沒有他操心的餘地。

 

大山沒有追上去,他靜靜目送沈雲的背影離開,不知不覺,頰上懸著的兩條淚痕,在路燈下閃閃發光。






台長: 陳跡
人氣(1,042) | 回應(0)| 推薦 (18)|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13---兄弟找不到女人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11---星星不就是猴子嗎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