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7 10:45:19 | 人氣(1,45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2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姬神農為女兒熬了一碗紅花,放在床沿,這時剛好有村民前來看診,姬神農便道。

 

「遙兒,娘先去忙了。妳好好想想,想喝的時候,再叫一聲,娘進來餵妳。」

 

交待完後,姬神農便走出內室,到前廳看診去了。

 

 

 

看完診後,避那裡沒有動靜,姬神農便出得庭院,去收曬乾的藥材,替院子裡所種的藥草和菜蔬澆水,自顧忙著。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過去了,內室裡的避全然沒動靜。

 

避初醒,是近午的時候。轉眼到了下午酉時,太陽快下山,是用晚膳的時候。

 

避現下還不能吃過硬的食物,她的傷太重,只能吃流質。姬神農熬了一碗黃耆大骨蔬菜粥,端進內室。

 

一進門,便看到避斜倚床欄,呆呆看著窗外晚霞,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床頭櫃上的那碗紅花,一動也沒動。

 

 

 

「遙兒,先喝粥。妳身體虛弱,空腹喝紅花,對身體也不好,不如先喝完粥吧。」

 

姬神農來到避身邊,一口一吹,把粥吹涼了,再餵給避。

 

避動著口,可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怎麼了?娘熬的粥不好喝嗎?」

 

姬神農知道怎麼回事,就故意問的。

 

避輕輕將口裡的粥嚼了幾嚼吞下,開口道。

 

「娘,您愛我嗎?」

 

 

 

「哪能不愛?妳是我女兒,我和妳爹生命的延續。」

 

姬神農攪動碗裡的粥,微笑道。

 

生命的延續嗎?

 

避沉吟著。

 

 

 

姬神農又餵她吃了幾口粥,替她擦了擦唇沿,極盡溫柔。

 

「娘,看見我長大了,您開心嗎?」

 

「嗯,看見遙兒長大,娘很開心,即使明天就死也不在意了那樣的開心。」

 

姬神農笑意溫柔。

 

她知道,避很茫然,她心裡的惡魔和天使正在作戰,勝負如何,亟需娘親的引導。

 

 

 

明天就死了也沒關係的開心嗎?她從未這麼開心過。

 

小時候的事不記得了,再來就是被鉛陵鉅關在東廂苑長達十年,一個人也快樂不了。

 

離開東廂苑後,經歷了一段被世家眾追殺,東躲西藏的日子,如喪家之犬,怎麼可能開心?

 

後來依附了極劍,雖不情願,但極劍教了她很多東西。那時的她,要學的東西太多,沒空去想開心或難過,反而是這輩子最平靜的一段日子。

 

但,她開心嗎?明天死了都可以瞑目了……她從沒有這樣的感覺。

 

也許,在極劍身邊,她並不真的開心。

 

但那些都不要緊了,畢竟北安村是個遠離江湖的海邊小村,以後的生命,她不會和身處江湖風暴核心的極劍再有交集。

 

但,這個孩子,也許會是個轉機?

 

經過這許多凶險,他還是勇敢地活了下來。我又怎能不勇敢地陪他長大?

 

這是我的孩子,也是一條獨立的生命。他會有他的人生,喜怒哀樂,努力或放棄,成功或失敗,不為人道,冷暖自知的體驗。

 

 

 

「遙兒,娘知道妳吃了很多苦。可是妳想想,妳曾後悔來到這世上嗎?妳曾怨恨,母親把妳生下來嗎?」

 

姬神農平靜地看著避。

 

 

 

怨恨嗎?

 

在她最苦的時候,被世家追殺,無路可走,在櫟陽家被千夫所指,卻一句話也無法為自己辯白的絕望境地,在薄承騫利用自己逃出櫟陽,卸下他偽善的面具,將長劍指向自己,在看見日出峰海崖上,極劍和芊芊的雙雙儷影…….

 

絕望,可她從未怨恨過她的父母,把她生下來,經歷了這一切。

 

她知道,父母是愛她的,只是命運捉弄,身不由己。

 

 

 

「沒有,我沒有怨恨過您,甚至爹爹。我知道,您們是愛我的。」

 

避的眼神,清澈無諱。

 

「所以,這孩子也不會怨恨妳,因為,你也會愛他的,不是嗎?」

 

姬神農道。

 

 

 

「是,他是我一個人的孩子,所以,有我的愛,還有娘您的愛就夠了。」

 

這麼一想,避豁然開朗。她和娘親都有足以養活自己,養活這孩子的一技之長,何必糾結於這孩子有沒有父親?

 

 

 

「那麼這碗紅花,娘便端出去倒了。」

 

姬神農端起紅花走了出去,又端了另一個碗,走了進來。

 

避嗅了嗅它的味道,是安胎藥。只眨眼間,母親如何便能熬好這碗安胎藥呢?

 

「一直在爐上溫著呢。」

 

姬神農看出避眼底的疑惑,微笑道。

 

 

 

她見過這孩子的父親。十年前,那個救她離開世家,免於鉛陵鉅毒手的少年阿星。

 

他不是奸惡之徒,只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當年,她請求他,把遙兒也一併救出,他沒有答應,沒想到他們之間,日後還會有這麼多糾葛。

 

她的遙兒保住了這個孩子,約莫對阿星,還是抱有期待的吧?

 

不管如何,以她的醫術,難道還不能給遙兒母子很好的照顧嗎?

 

姬神農考慮過了,雖說不干涉,可她是希望留住這個孩子的。

 

 

 

對孩子成長的期待,取代了悲傷的心情,在姬神農的細心照料下,避的身子好得很快,花了兩個月,已能正常下床走動。

 

除了七歲前的耳濡目染,避在綠隱山莊時期,鑽研了不少醫書,常常和母親討論,姬神農也漸漸地將一身本領教給她,附近的五里八鄉百姓都喜歡找姬神農看診,若姬神農忙著,避便挺著肚子代母出征,也漸漸看出口碑來。

 

姬神醫女兒的醫術,不亞於姬神醫啊!

 

 

 

當然百姓來看診時,三姑六婆不免聊起八卦來。姬神農家裡並沒有男人,那麼,她女兒遙兒肚子裡的孩子又是誰的?

 

避知道若不澄清,再多難聽的話都會出來。孩子出生後,還得在這北安村生活,為了孩子,她得給這些村民一個說法。

 

她和孩子的父親一同出海,遇到突如其來的風雨,海相差,孩子父親落海失了蹤。獲救的她沒奈何,只好依附母親。

 

避覺得她已經很對得起極劍,只說他失蹤,沒說他死了。

 

她本來想說他已經死了的。

 

北安村的村民大多是漁民,深知自然力量的不可抗拒,對避的話不疑有他,反而會來安慰她。

 

 

 

「唉,遙兒啊,妳也別太難過,上次來找你娘看診的二虎子他叔叔也是在海上遇上了暴風雨,不知所蹤,過了兩年人卻又回來了,原來他的船在風雨中毀了,正漂流時卻被其他的船救起,那艘船是商船,往交趾去的,他只能跟著去交趾,才會拖兩年回來。我下次叫二虎子的叔叔自己來說給妳聽。」

 

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熱情讓避覺得很窩心,但也有些招架不住,畢竟她是說了謊的,有些虛心,不想在這上面糾結。

 

避長得漂亮,甚至還有村民不介意她肚子裡還懷著遺腹子,丈夫只是失蹤,托人來說親,姬神農家的門檻都快踩破了。

 

看著避和這些前來看診的村民相談甚歡,忙著應付她們,眉宇間也漸漸少了陰鬱,姬神農頗為欣慰。

 

有時候,避會待在被村民救上岸的海邊,靜靜地看著夕陽,村民們都以為她還在等她失蹤的夫婿歸來,只有她自己知道,現在的平靜,來自於她對極劍的心死。

 

這就是歲月靜好吧?原來要實現她的歲月靜好,就必須把那個人,從她的生命,她的心裡,狠狠地剜除。

 

 

 

除了看診,避也會到附近山上摘採藥草,她是練家子,武功經過極劍和薄承騫的指點,原已是江湖難得的使劍高手,體質強健,雖然懷著孩子,姬神農也放心讓她四處去,何況多多運動,對順產也是有幫助的。

 

 

 

摘了藥草給母親使用,多餘的,便拿進城裡,賣給藥鋪老闆,換些家裡欠缺的藥草和日用品。

 

這天,姬神農交代避,帶回一些入藥用的酒,家裡沒酒了。

 

 

 

避提著竹籃進了城。此時六個月的肚子已經顯懷了,一個美貌年少孕婦不在家安胎,卻在路上拋頭露面,其實是很引人注目的。但避仗著藝高人膽大,對這些異樣眼光渾不在意。

 

來到酒樓,掌櫃和避也已經很熟了,姬神農入藥用的酒都是跟他買的,他微笑招呼避先在角落落坐等會,他馬上著人去倉庫裡沽酒。

 

避將竹籃放在桌上,從籃子裡拿出母親做的紅棗桂花糕,吃將起來,孕婦容易餓,尤其她又走了這麼一大段路。

 

今天酒樓的生意不錯,除了外來商客,士子,甚至還有一些攜帶兵器的江湖人士。

 

避的位置在角落,她又低頭吃著東西,雖然過去的她曾經名滿江湖,不過她並不擔心被認出來。

 

與她隔兩桌的兩名持刀客,正在聊天,他們嗓門大,聊天的內容,吸引住了避。

 

 

 

「我說你師兄,上個月我才跟他拼過酒,怎麼就死了呢?」

 

「倒楣唄……原本也沒他的事,你知道,最近的極劍跟瘋了一樣,見了誰都殺,過去他只殺世家子弟,現在他不挑對象了,心血來潮,連他們西行教眾都殺。那會極劍正在滅西行教膠州分舵的門,我師兄在旁邊的雄威鏢局,接到他們膠州分舵的求救訊號,前去援助,全死了。」

 

說完,其中一名刀客嘆了一口氣,將杯盞中的酒一飲而盡。

 

 

 

極劍殺西行教眾?怎麼可能?他就是西行教主啊?聽著聽著,避也忘了吃手上的桂花糕了。

 

 

 

「怎麼可能?雖然他已經卸下教主的職務,但怎麼可能殺自己人?」

 

另一名刀客問。

 

 

 

怎麼?星不當教主了?為什麼?當初為了當上教主,他有多麼處心積慮,避是知道的。怎麼可能放棄?

 

 

 

「你知道,極劍他父親薄承騫沒有死,而且重出江湖了,照理說父子同心,如虎添翼,以薄承騫的周天劍,極劍的學兼諸世家,任一人都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何況是父子同心?可出人意料之外的,隨著薄承騫橫空出世,極劍竟然跟他父親決裂,不惜退出西行教,卸下教主職位。」

 

「不是親生父子嗎?你說薄承騫到底做了什麼,逼走了他兒子啊?」

 

 

 

薄承騫和星決裂了?

 

這段期間,避在北安村歲月靜好,潛心養胎,江湖事她已經很久未曾關注。在她的想像,薄承騫應該已經和極劍共敘天倫,準備迎娶他自幼訂下的未婚妻芊芊,一家和樂,又怎麼會……

 

她當然不會自我感覺良好到極劍是為了她,和薄承騫決裂。不說極劍根本不知道她『死』在薄承騫手上,就算知道,她和極劍又是什麼關係?不過是仇人之女罷了!極劍對她所做的一切,出發點都是為了報復父親鉛陵鈺。現在他最在乎的父親回來了,怎麼可能不好好珍惜父子間的相聚?

 

可他們又說,極劍父子決裂了?

 

 

 

「不知道,不是說極劍瘋了嗎?瘋子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六親不認也不過是常態,這段時間極劍瘋狂殺人,他說他要找到一個能殺掉他的人,他才會罷手,殺不了他的人都活該去死,搞得江湖人心惶惶,遇到他無不繞路而行。極劍你知道,放眼江湖誰殺得了他?他爹大概可以吧?但他爹怎麼可能殺他?」

 

「他連西行教眾都殺,那薄承騫不出來解決一下嗎?」

 

「你說父母哪有贏得過子女的?薄承騫又不能真的殺了親兒子,再說薄承騫雖然練了周天劍,卻並未學全,能不能殺得了極劍還是兩說……唉,他們高手的世界,不是我們這些門外漢可以理解的,咱們不就靠著粗淺的功夫,圖個溫飽而已嗎?」

 

「不然就使毒啊!把極劍毒死,極劍總要吃東西吧?他們西行教不是也有醫毒一脈的祭司派嗎?」

 

「你是說祭司派何劍傷那一脈嗎?你不知道,何劍傷還是極劍的義父,這層關係不說,薄承騫和極劍都是教主派的頂梁柱,這兩個人互鬥對何劍傷來說有好無壞,他只需坐收漁利,何必強出頭?」

 

「唉……不說了,喝酒喝酒,江湖情勢,也不是我們想怎樣就能怎樣的……

 

兩名刀客在嘆息中,結束了關於極劍的對話。

 

 

 

星找人殺他?為什麼?他現在不該是人生,最春風得意的時候嗎?

 

避不明白。過去的極劍也很瘋魔,但他有他的執念支持著自己,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一副生無可戀的態勢。

 

可,這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說父親鉛陵鈺毀了他的家,但她從櫟陽家救出了薄承騫,自己也在江湖上身敗名裂,遭受世家同胞的追殺,一輩子只能躲在北安這個海邊小漁村了卻殘生,這也夠還了不是嗎?

 

至於愛恨,她不想算了,算也算不清,死生不復相見,才是屬於她們之間,最好的結局。

 

避從掌櫃手中接過酒,提著竹籃,就要走出酒樓。

 

 

 

「遙姑娘,妳臉色不大好啊?要不要休息會再走?我讓阿旺整間房間讓妳休息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掌櫃眼裡,避的臉色慘白得近乎透明。她又是個孕婦,掌櫃怕她路上有事。

 

避撫了撫自己的臉頰。很難看嗎?還是為他擔心了嗎?

 

算了,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沒事,謝謝你啊杜伯,我娘還急著等我的酒呢!」

 

避唇角微揚,綻出一絲惹人憐惜的微笑。

 




-----------------------------------------------------------------------------


正文中
,薄承騫和鉛陵避在海崖上決鬥,鉛陵避落敗墜崖,這一切極劍並未目睹,所以鉛陵避認為極劍並不知道薄承騫殺她這件事

但事實上
,極劍發現薄承騫劍上有血跡,又在海崖邊上發現鉛陵避脖子上從不離身,未婚夫櫟陽送她的項鍊。加上薄承騫從櫟陽家獲救,而鉛陵避離開櫟陽家後不知所蹤,推論出鉛陵避已遭薄承騫毒手

他們父子正是為這件事決裂
。極劍因此大受刺激,性情大變,在江湖掀起另一波腥風血雨

而避渾然不覺
在她媽那裡歲月靜好

台長: 陳跡
人氣(1,456) | 回應(0)|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3
此分類上一篇:極劍番外---你對我那麼壞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