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5 22:12:25 | 人氣(1,49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9---黃金蓋的101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收拾收拾心情後,大山帶著駱駝等人走進東埔酒店辦公室。

 

華燈初上,都市裡的夜生活才正要開始。

 

 

 

「上幾天班了,新來的那些小姐有什麼問題嗎?」

 

大山翻閱手頭上的小姐花名冊,與他對坐的,是酒店經理萍姐。

 

「目前沒什麼問題,不過,西環那裡來打過招呼,晚些會派人過來。」

 

萍姐是個四十出頭,風韻猶存的美魔女,在八大行業打滾了大半輩子,因為工作能力強,手腕高,被東埔幫挖角,前來管理他們的酒店。她今天穿了一襲寶藍色旗袍,明艷照人,身段和時下那些明星相比,亦毫不遜色。

 

 

 

「西環?為什麼?」

 

西環幫和東埔幫是T市黑道兩大勢力,旗鼓相當,目前處於制衡狀態,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自憑本事在T市撈金,怎麼今日卻要侵門踏戶嗎?

 

 

 

「找咱們要人,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有個小姐,是從西環那裡跳槽過來的。」

 

萍姐接過大山手上的花名冊,翻了幾翻。

 

「就是她,叫小凡的。她離開西環酒店時得罪了某些人,又來咱們東埔上班,西環那裡覺得我們是故意收留她的,認為我們破壞了目前的平衡。」

 

萍姐將花名冊遞還給大山,指著其中一名小姐的資料。

 

 

 

大山將視線投向名冊,那個花名叫小凡的小姐,本名王錦帆,今年大二,念的還是T市裡不錯的大學,白天上學,晚上到酒店賺外快,不做S,長得也漂亮,這樣的條件來酒店,大概是家裡很缺錢吧?

 

大山看著小凡的照片,沉吟了一會兒。照片用的是沙龍照,和本人鐵定會有些差距,但就著照片,這個小凡看上去,倒有六分像沈雲。

 

他的小錦。

 

大概她們都讀書,同樣有股子書卷味吧?

 

巧的是,她的本名,也有個錦字。

 

 

 

萍姐沉默了一會,又道。

 

「不過山哥你別擔心,我已經想到應付西環的辦法了,不會有事的。」

 

「妳想怎麼做?」

 

大山闔上花名冊,問。

 

「告訴西環那邊的人,我們之前不知道小凡的底細,才誤用了她。既然事情弄清楚了,就讓西環那邊把人帶回去,東埔西環的平衡得來不易,我想那邊應該也能體會咱們的誠意,這事就這樣算了。」

 

萍姐道。

 

大山點點頭。

 

「是個辦法。不過,雖然和平重要,但我們東埔也不是怕事的。我想先見見這個小凡。」

 

 

 

當小凡來到大山面前時,顯然已經哭過一陣,應該是被酒店幹部罵過了。

 

她本人的長相和沙龍照相差無幾,照片能見的氣質有限,如今看見本人,大山覺得她和沈雲,更有七分相像了。

 

 

 

「妳在西環那裡到底出過什麼事?為什麼人家來要人?」

 

大山開門見山問。

 

「我去西環酒店時已經講好,不做S,但西環的蔣哥有一次來到酒店,讓我伺候了一次,他想包養我,我不願意,他便日日糾纏,百般刁難,不讓我坐檯……我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小凡一面說,一面擦眼淚。

 

「可是我又極需要錢,酒店裡賺錢快,不得已,我只好來東埔,這裡不是西環的勢力範圍,也只有這裡可以擺脫蔣哥……」

 

 

 

「既然妳需要錢,為什麼不答應蔣翰?」

 

蔣翰是西環蔣哥的名字。大山和他也曾有業務上的接觸,所以知道。

 

「我不做S的,怎麼可能接受包養……..」

 

 

 

「但妳入了這行,就該知道做S是遲早的事。」

 

大山也看過不少進了酒店還想立牌坊的白蓮花,但隨著越來越高的物質慾望,和身邊姐妹的慫恿,就沒有能堅持下來的。

 

 

 

「我只需要一百萬,賺夠了就走。」

 

小凡的語氣十分堅定。

 

小凡和媽媽弟弟相依為命。媽媽靠幫傭和當看護,含辛茹苦地把兩名子女拉拔長大,在小凡剛上大學那會,突然癌症病倒了,平時經濟拮据,為了省錢,媽媽並沒有買保險,光靠健保給付根本遠遠不夠,再加上弟弟也在念高中,還有自己的學費、生活費,不得已,才來酒店謀生。

 

 

 

「我們東埔並不是救濟院,待會蔣翰來,妳得跟他走。至於妳們之間的事,妳們自己處理。」

 

萍姐語氣森然。

 

「不……我不能跟他回去……我跟他回去,根本不可能全身而退……萍姐我拜託妳,東埔容不下我,我可以離開再想辦法,但是請妳們不要把我交給他…….」

 

小凡砰的一聲跪了下來,哭求道。

 

 

 

大山看著小凡哭成淚人兒的模樣。

 

替幫主代管酒店已經幾年了,身不由己的事他也見多了,人人都會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女人是,男人更是。這些事若萍姐可以擺平,他原是不管的。

 

可眼前的小凡,長得像沈雲,氣質也像,甚至,連名字也有個錦字。

 

他的小錦妹妹。

 

這也算緣分吧?

 

 

 

「別哭了。」

 

小凡和沈雲還是有一點不同的,小凡從剛剛哭到現在。

 

但沈雲不哭,他就沒見過沈雲哭。不是不委屈,而是知道,眼淚沒有用。

 

不管現在的沈雲變成什麼模樣,大山想起她,也只能是滿滿心疼。

 

和沈雲相比,小凡約莫,還有愛她的媽媽和弟弟吧?

 

 

 

大山不耐煩地制止小凡哭泣。

 

「待會,我幫妳去跟蔣翰談。我可能會用一筆錢擺平他。但萍姐說得對,東埔不是救濟院,那筆錢,要從妳收入裡扣。妳要還完那筆錢,才可以離開東埔酒店。」

 

萍姐睜大了眼睛。

 

「山哥,明明把她交給蔣哥就能解決的事…….」

 

 

 

「萍姐,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幫主要是怪罪,我自己扛。」

 

大山剛說完,就有少爺進來報告,說西環蔣翰來了。

 

 

 

「知道了。駱駝,阿同,你們跟我去,阿和,去通知會計,準備三十萬。」

 

大山交代下去。

 

 

 

依據大山提出的條件,小凡在酒店,雖然不做S,但一個月六七萬不成問題,每個月還兩萬,十五個月就能還清,還有剩下每個月五萬來付學費,生活費和媽媽的醫藥費,已經勉強足夠。

 

但大山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小凡很是感激。

 

 

 

「山哥……」

 

在大山走出辦公室時,小凡喚住了大山,顫聲道。

 

「山哥……謝謝你…….」

 

大山頓了一下,沒有回答,便又繼續,走向少爺引導的包廂。

 

 

 

蔣翰比大山年紀大些,約莫三十來歲,剃平頭,身材魁梧,在西環也算是耀眼新星,頗受西環幫主器重,這次來東埔踩場,氣勢不小,帶了六七名小弟。

 

見到大山卻不見小凡,蔣翰的臉當場拉了下來。

 

 

 

「不是講好了把人帶過來,這又是什麼意思,嗯?」

 

蔣翰盯著大山,面色不善。

 

 

 

大山在包廂的另一側逕自坐下,對身邊的少爺大聲吩咐道。

 

「難得蔣哥前來捧場,就開那瓶1994年黑牌冠軍威士忌。」

 

大山的態度不錯,開的又是限量好酒,蔣翰的神情終於緩了緩。

 

 

 

少爺上了酒後,大山端起酒杯,朝蔣翰敬道。

 

「自從上次在鈞爺的場子裏遇到,也有兩年不見了,蔣哥丰采依舊,來,就當給我大山面子,嚐嚐這支冠軍威士忌吧!」

 

蔣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杯中的冰塊撞擊杯沿,發出清脆好聽的聲音。

 

「大山,我們西環,也無意為難你們東埔,這是小凡那女人和我們之間的恩怨,你們大可置身事外,只要把人交出來。」

 

蔣翰耐著性子,和大山說理。

 

 

 

「蔣哥您說的自然沒錯。不過我們東埔酒店,從其他酒店裡跳槽過來的小姐不少,大家都等著看我們東埔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所以,我們有我們的難處啊。」

 

「據我所知,小凡不做S,在西環酒店時並不是紅牌,西環少了她,對業績並沒有影響。這樣吧蔣哥,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您參考看看。」

 

大山權衡利弊,語氣委婉。

 

 

 

「喔?說來聽聽。」

 

蔣哥和大山其實輩分差不多,但大山一口一個哥稱呼他,這些黑幫份子最好的就是面子,這也是他願意聽大山說的原因之一。

 

 

 

「為了彌補西環的損失,我們東埔願意出三十萬,加上蔣哥您今晚在東埔酒店狂歡的所有開銷,都由我來銷帳,不知道這面子,蔣哥肯不肯給?」

 

說完,大山湊近蔣翰,低聲道。

 

「其實,憑蔣哥您的英雄氣概,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有錢拿,才是最實際的好處,不是嗎?」

 

「我大山真的也很難做,那些跳槽來的小姐都說了,如果這件事我處理不好,她們又要集體跳槽,這樣,我對我們幫主不好交待啊!」

 

 

 

說著說著,但見阿和捧了一只厚厚的牛皮紙袋,走了進來。

 

大山接過,微笑著遞給蔣翰。

 

 

 

錢在嘴上,和在眼前,感覺是不一樣的,要等拿在手上,感覺就更爽了!

 

 

 

蔣哥看著牛皮紙袋裏厚厚的三疊鈔票,咳了一下。

 

跑了一趟就賺了三十萬,還有得爽,這買賣不得不說挺划算的。

 

對於小凡,蔣哥當初覺得她是個大學生,氣質好,又不做S,出淤泥而不染,一時新鮮而想染指她。不過,大山說的也有道理,再說了,他要是為了一個女人而得罪東埔,幫主大概也不會太高興。

 

 

 

「好吧!就衝著你山哥的面子,我蔣翰就不為難小凡了。」

 

「都說西環蔣哥是最明理的,果然如此。駱駝,把店裡最紅的小姐叫來,蔣哥您今晚好好選妃,就當一回皇帝吧!」

 

斡旋成功,大山交待下去,安置好蔣翰,便尋個由頭退下了。

 

 

 

「沈雲在夜市裏,和賣蜜餞的攤販拉拉扯扯的......」

 

「那個攤販的兒子叫她妹妹,老闆娘還三天兩頭送湯來給她喝,難道,她是沈氏企業的假公主......」

 

「她還跟夜市裏收保護費的黑道走得近,那個黑道長得挺帥的,好像在追她,送了好幾次飲料跟咖啡........」

 

「連黑道也行啊?這沈雲真是太複雜了!所謂的高嶺之花的形象,都是為了自抬身價裝出來的吧......」

 

「枉費有很多人把她和藍天湊成一對,沒想到跟她一對的不是藍天,是個黑道啊........」

 

「咦?這件事,藍天知道嗎?一定要讓藍天知道,免得藍天被沈雲騙了呢......」

 

 

 

關於沈雲的黑料,在校園裡以超光速流傳開來!

 

其他人怎麼看她,沈雲不是很在意,她只怕這些話,傳到藍天耳裏!

 

 

 

沈雲為人慷慨,常常請同學看電影,吃東西,送名牌,所以她的身邊,有不少願意替她跑腿的嘍囉。

 

但是,嫉妒她的也不少。例如和她同年級,潘氏企業的千金潘夢夢,就是她的死對頭。

 

潘夢夢也覬覦著藍天。

 

根據她的調查,這些話,就是潘夢夢傳出來的。

 

 

 

「憑她也敢爆我的黑料?她自己的黑料比我還多吧?當真以為沒人治得了她?」

 

沈雲冷笑道。

 

「就是。沈雲啊!一定要給她來個一擊必殺!」

 

說話的,是沈雲的同班同學,魏玲萱。她正在滑手機,手機裏有許多照片,是跟拍潘夢夢的成果。

 

沈雲和潘夢夢壁壘分明,魏玲萱在潘夢夢的閨密處吃了不少虧,比沈雲還更希望整垮潘夢夢。

 

沈雲想了一下,接過魏玲萱的手機。

 

裏面有一些潘夢夢在夜店裡,和男人接吻擁抱的照片。

 

重點是,每張照片裏的男人,還不是同一個。

 

 

 

牛津中學是一所有著優良傳統,以重視學生品德為口碑的學校。

 

 

 

「岳華,聽說你家附近有網咖?」

 

沈雲想了想,問另一名閨密。

 

「我家附近沒有,但我知道哪裡有。」

 

一聽沈雲問網咖,岳華馬上反應過來,笑道。

 

「我倒知道市郊外環道路旁有一間,生意不大好,快倒了。」

 

 

 

「那就事不宜遲了......」

 

沈雲一挑眉,眼中閃過一陣精光。

 

 

 

潘夢夢的不雅照,被不明人士傳到了教育局和教官室信箱。

 

教育局要求教官室一定要處理,但潘氏父母砸錢想壓下這件事,校方原本看在錢的份上想就此放過潘夢夢,卻不料這些相片同時也傳到了商業記者手裏。

 

『潘氏唯一繼承人,千金潘夢夢私行不檢,校方涉嫌包庇。』

 

這樣一來,不用說追求藍天,潘夢夢連學校都待不下了。

 

 

 

潘夢夢走的那天,沈雲和她的閨密恰巧在校門口和她『偶遇』。

 

 

 

「是不是妳?沈雲,是不是妳搞的鬼?」

 

看見沈雲,潘夢夢杏眼圓瞪,跑過來要抓她!

 

魏玲萱和岳華擋在她前面!

 

沈雲退了幾步,笑道。

 

「妳有什麼證據說是我?」

 

「看來傳說裏那些照片是真的吧?不然教官室怎麼不幫妳洗刷冤屈呢?」

 

「相片固然是別人傳的,可事情卻是自己做的。」

 

「不過聽說妳爸媽準備送你出國留學啊?有錢就是好,喝了洋墨水也算鍍了金,祝妳一路順風啊!我是真心的。」

 

沈雲尖聲大笑,領著她的閨密們,走出校門,吃牛排慶功去了!

 

 

 

自從那晚送完咖啡,大山很久都沒出現。之前一天三餐噓寒問暖都不少,現在賴的聊天室裡,也空白很久了。

 

因為大山的身份,沈雲不喜歡他來糾纏她,可她又貪戀大山對她的呵護,很矛盾。

 

沈雲躺在床上,呆呆地看著手機。

 

她昨晚傳了賴,要藍天書別念太晚,早點休息,記得注意身體,藍天回了,讓沈雲也要好好照顧自己,雖然客套,但沈雲就是故意在藍天身邊刷她的存在感。

 

只是,藍天都傳給她了,為什麼大山不傳呢?

 

 

 

沈雲覺得她的手很癢,心也很癢。

 

想傳,怕大山糾纏,可不傳,會不會大山從此不理她了?

 

她要大山時,大山就能出現在她面前,她不要大山時,大山也能識趣的消失,乖乖當個備胎這是她和大山間,最理想的距離。

 

她不知道那天晚上,大山看見她出來拿咖啡了。

 

卻不見他。

 

 

 

「大山哥哥,你已經三天不理我了。你很忙嗎?」

 

最後,沈雲還是忍不住傳了出去,再加了一個哭臉貼圖。

 

「沒,我以為妳讀書忙,不想吵妳。」

 

就像反射動作,一看見沈雲的賴,大山秒回。

 

至於前陣子沈雲的冷漠,又馬上忘個一乾二淨了。

 


「我肚子餓,想吃東西。」

 

沈雲又傳。

 

大山是人,心是肉做的,會受傷想留住他,也得適時讓他嚐嚐甜頭才是。

 

 

 

「吃消夜,我去接妳?」

 

大山回傳。

 

 

 

潘夢夢走了,異己已經剷除,不必怕再有人把她和大山見面的事傳出去。

 

「好。」

 

沈雲回傳。

 

 

 

大山正在夜市辦公室和駱駝阿同他們一起對帳,一看見沈雲傳的『好』 字,全身像裝了火箭一樣颼地一下不見人影!

 

 

 

「喂!山哥.......山哥........怎麼回事?」

 

阿同莫名其妙。

 

「這還用問?肯定又是山嫂了!」

 

駱駝好整以暇道。

 

「山嫂?那女人一下理他一下不理他,也只有山哥把她當寶。」

 

阿同哼了一聲。

 

「這就是人家說的,相欠債吧?」

 

駱駝繼續對帳。

 

「那山哥前輩子欠山嫂的黃金,大概可以蓋一座101喔!」

 

阿同恍然大悟道。






 

台長: 陳跡
人氣(1,499) | 回應(1)|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10---第一個帶回家的男生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8---不想再有牽扯的過去

陳跡
一天不到就有五百多的人氣~~~
真是創我台紀錄啊~~~
大家是因為喜歡看大山裝聖母~~~
沈雲使壞~~~
還是因為照片啊???
2019-11-16 20:55: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