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00:44:33 | 人氣(743)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6---調戲良家婦女(BL慎入)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寧蘭臉色蒼白,腦子極速運轉。

 

眼前之人自報家門,說他是李怯。李怯是誰?阿雲說過,是和女版阿雲有婚約的男人。

 

他懷疑莫雨和暮雲是同一個人,也就是說,他知道阿雲其實是男扮女裝的事了?

 

這是件嚴重的事。她知道藏劍山莊內部鬥爭有多麼嚴重,若讓人知道阿雲是男子,慕容清秋和她背後的慕容山莊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藏劍莊主之位,只能給擁有慕容家血統之子。

 

非慕容氏血統,女子還能遠嫁,男子就只能殺之了。

 

不行,她怎麼都不能說。

 

 

 

及今思之,李怯初見葉暮雲時,那幾乎不屬於大多數女子的頎長身高,明明肌膚白皙,五官鮮明勻稱,卻要化上那麼濃的妝,是為了掩飾他的男子身分吧?

 

葉暮雲每夜都要人陪睡。他昨晚也陪了莫雨,知道他被惡夢所困,沒法一個人睡覺,正合葉暮雲的習慣。

 

和莫雨同處一舟,得以仔細端詳莫雨的面容,李怯越看越覺得,莫雨和他這段時間相處不算短的葉暮雲,越看越像。

 

莫雨使用了葉暮雲的暗器金葉子,只能因為,他們根本是同一個人。

 

這讓李怯越來越好奇。葉暮雲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他為什麼要以女裝示人,連他的親生父親,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女兒原來是男兒身?

 

 

 

「你走吧......我沒有什麼可說的。」

 

寧蘭面容嚴肅地拒絕李怯,就要把木門關上。

 

「姑娘......妳和葉暮雲......」

 

李怯還想問她和葉暮雲的關係,寧蘭卻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李怯有他的風度,他從小所受的教養告訴他,不可為難女子。今日前來的確唐突,躊躇了一會,想要再次拍門的手還是放下了。

 

反正他現在隨時都可以進出藏劍山莊,直接去問葉暮雲便是。

 

 

 

從花燈市集那晚,葉暮雲就沒在藏劍山莊看見過李怯。

 

又恢復二小姐身分的葉暮雲,對李怯消失這件事覺得有些奇怪。

 

那晚他們一起睡在畫舫上,他該不會察覺什麼了吧?

 

 

 

「那個人怎麼最近都沒來?」

 

葉暮雲坐在妝鏡前,銀練替他梳理如瀑長髮。

 

「您是說李將軍嗎?您可是想念他了?」

 

銀練掩口笑了一下。

 

「銀練妳有病嗎?我一個爺們他一個大男人,幹嘛想他?」

 

鏡子前是個風華絕代的美女,口中說著自己是爺們,說有多違和就有多違和。

 

「我只是覺得那傢伙不在,空氣突然清淨多了。」


說著說著
還深深吸了一口氣,很享受的模樣

 

 

 

「您知道自己是爺們,但他不知道啊!」

 

銀練笑道。

 

「咱們藏劍山莊二小姐美貌遠近馳名,您看前陣子李將軍一天到晚往藏劍山莊跑,也不再提取消婚約的事了,我看他是喜歡上您了,我的二『小姐』......」

 

 

 

「銀練說的什麼........飛卿你聽聽,不覺得想吐?」

 

葉暮雲轉向飛卿,用下巴示意飛卿回答。

 

 

 

飛卿正在擦拭重劍,頓了一下,回答。

 

「我覺得銀練說得有理。但是少爺,我有些為您擔心......」

 

「他追著您一直問莫雨,我擔心他喜歡的不是二小姐,而是.......二少爺你.......」

 

 

 

銀練豁然開朗般地點點頭。

 

「是啊.......少爺您說,如果李將軍喜歡的是二少爺而非二小姐,那.........」

 

「其實我覺得,少爺您和李將軍站在一起的樣子挺好看的,李將軍是奴婢見過,除了您以外,最好看的男人了......」

 

 

 

「梳妳的頭吧!哪來那麼多廢話!」

 

葉暮雲拿起妝檯上另一柄梳子,往銀練頭上敲下去!

 

 

 

花燈市集那晚過後,李怯回到天策營帳,聽說地方軍在杭州附近的天目山也發現了青龍旗巢穴,當即奉李其晟之命領五百軍前去圍剿,花了十天,才把匪眾拿下。

 

所以,李怯有十天,未能出現在藏劍山莊。

 

但葉暮雲也只開心了十天,第十一天,又在他房門口,看見正在鍛鍊槍法的李怯。

 

葉暮雲白眼都快翻到背上去了。

 

 

 

「天目山有青龍旗眾,我前去剿滅,花了十天,我一天之內就趕回來了。」

 

看見葉暮雲,李怯解釋道。

 

「關我什麼事?」

 

說完,葉暮雲又要出門。

 

 

 

「你去哪裡?」

 

李怯追了上去。

 

「關你什麼事?李將軍,杭州揚州蘇州的青龍旗眾還有很多,您貴人多忙,小女子就不勞您費心了!」

 

葉暮雲又想去見寧蘭,所以飛卿銀練並沒有跟隨。

 

 

 

葉暮雲背著包袱,逕自走出山莊,李怯跟在他後面,好不容易甩掉的尾巴又長回來了。

 

「莫......葉暮雲,我們找個地方聊聊。」

 

李怯這次沒有隱藏行蹤。他很快追上葉暮雲,拖著他便要走。

 

 

 

「喂!李怯你幹什麼!救命啊!天策軍爺調戲良家婦女啊!」

 

葉暮雲甩不開李怯,在大街上喳呼,引起遊人側目!

 

 

 

此時,幾名放假的天策軍士剛好走過,看見李怯牽著一名穿著黃裡黑褂藏劍裝束的姑娘,雖沒看過葉暮雲本人,但大家都知道李怯有個藏劍出身的未婚妻。

 

「啊!李怯將軍.......咦?這不是嫂子嗎?嫂子好嫂子好啊........」

 

 

 

這幾個天策將士應援即時,但聽得周圍原來想要打抱不平的百姓道。

 

「原來是夫妻啊.......人家家務事.......咱們就別摻和了........」

 

 

 

「李怯你發瘋了!我要告訴你爹,讓你爹找人治你!」

 

葉暮雲手腳並用,又踢又踹,李怯一身鎧甲哪裡怕他!

 

「有本事脫了鎧甲,咱們打一場!」

 

 

 

李怯拖著葉暮雲,進了一家酒樓,扔了一錠金子在櫃台,對掌櫃說。

 

「一間上房!隔音好的!」

 

 

 

隔音好的?這李怯,到底想幹什麼?葉暮雲愕然看著他後腦勺,掌櫃走在前面,李怯拖著葉暮雲跟了上去!

 

「喂!男女授受不親,我不要跟你待同一間房!」

 

「當街強擄民女,咱大唐的軍紀竟然敗壞到如此地步了嗎?」

 

「李怯你你你.......你不會真的愛上我了吧?我跟你說你會傷心的........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婚約解除.......解除........」

 

 

 

「拿酒來!」

 

到了最裡間的上房,李怯交代了掌櫃,將門鎖上,把葉暮雲甩到榻上,令道。

 

「衣服脫了!」

 

 

 

 

葉暮雲發誓他這輩子眼睛沒睜那麼大過!

 

「幹.......幹什麼?你真的要非禮我?」

 

 

 

「我不喜歡你穿這樣!」

 

李怯搶過葉暮雲包袱,裏頭果然有一套白色的男式長袍。

 

「換上它,把臉洗了,我才談得下去!」

 

 

 

「你.......你怎麼知道......」

 

葉暮雲現在腦子漿糊成一團!

 

 

 

「數到一百,恢復成莫雨的樣子!」

 

李怯沒回答,雖然都是男人,但他也怕葉暮雲尷尬,一聲令下,便走出房門候著。

 

 

 

當李怯捧著酒罈,再度走進房間,葉暮雲已經恢復他翩翩美少年本色。

 

 

 

「就知道睡那一晚肯定出事。」

 

葉暮雲手插胸前,走向小几,接過李怯手裡的酒,斟了兩碗。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好辦。我跟你兩個男人啊,是不可能成親的,所以婚約解除,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再沒瓜葛。」

 

 

 

「不。我們還是......兄弟,我娘說的。」

 

李怯低聲道。

 

「是兄弟,便得互相幫忙。」

 

 

 

「你能那麼想也好。李怯,既然你說你要幫我,那我拜託你,不要把我是個男人的秘密洩漏出去。」

 

葉暮雲也不願和李怯撕破臉,畢竟他是少數知道自己身份的人,萬一洩露出去,他葉暮雲半生心血便要功虧一簣了!

 

兩人碗沿輕碰,乾了一杯。

 

 

 

「我答應你。只是,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遭遇過什麼事?你想做的事又是什麼?」

 

李怯眼神誠懇。

 

「在我大唐境內,天策府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或許我能幫你。」

 

 

 

「你在天策府裏,說得上話嗎?」

 

葉暮雲眼睛一亮。

 

慕容清秋背後有慕容世家,他葉暮雲背後因為沒有奧援,撐得很辛苦。

 

但若天策能加入他的計畫......

 

哈哈,沒和李怯撕破臉真的太好了啊!

 

 

 

「天策府統領是我大伯,你說呢?」

 

李怯的語氣裏並無炫耀意味,只是在陳述一項事實。

 

 

 

葉暮雲靈動的雙眼滴溜溜地轉,一個人盡其才的計畫已然成形。

 

不過,要有收穫,自然要先吐些東西出來。

 

 

 

「李怯,我可以相信你嗎?」

 

葉暮雲突然問。

 

「我如果告訴你事實,而你出賣了我,我可能會死。」

 

 

 

 

「我以符紋血鐲,和我娘的誓言起誓,絕不背叛另半只血鐲的主人。」

 

李怯拿出他的血鐲項鍊,擱在小几上,彎彎的,像一枚血月。

 

 

 

葉暮雲見了半只血鐲,爽然一笑。

 

「原來你隨身攜帶著。只可惜,我的沒有帶出來。不過,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見的。」

 

 

 

「我一出生,我娘就把我當成女孩養著。因為慕容清秋善妒,慕容世家勢力太大,就算是我爹,也得要禮敬慕容清秋三分。」

 

「慕容清秋有個兒子,叫葉天裔,你第一次來我藏劍山莊那天,在筵席裏,你也見過的,他身體不大好,不過因為外祖家勢力龐大,早早就被立為少主。慕容清秋非常維護她那個兒子。為了鞏固他的地位,剷除異己不遺餘力。」

 

「其實在我娘之前,我爹也曾納妾。但那個妾還沒來得及生下孩子,就被慕容清秋毒死了。所以我娘進門後,我爹百般呵護,我娘才能熬到我和妹妹出生。」

 

「我娘擔心我的存在,會威脅到葉天裔,惹慕容清秋對我下手,從小就把我當成女孩養。我爹忙,雖然會來看我,但沒有幫我更過衣,換過尿布,崔寂寂生了個女兒名叫葉暮雲,這事也就成定局了。」

 

 

 

李怯點點頭。

 

「你娘用心實為良苦。」

 

 

 

「是啊!」

 

好像是想起了他娘,葉暮雲蹙緊眉頭,紅了眼眶。

 

「我娘生了兩個女兒,怎麼也無法威脅到慕容清秋和葉天裔的地位。可因為我爹和我娘感情太好,惹來慕容清秋的妒忌,七年前,趁我爹離開藏劍山莊尋覓新礦區,離開時間長達半個月之時,在我們母子三人的飲食裏,下了鶴頂紅。」

 

「我娘我妹當場七孔流血,倒在血泊中,暴斃身亡,那一年我才十歲,我爹又不在,我能怎麼辦?」

 

「因為才練完劍,吃得不多,所以我沒有死,眼睛卻因為出血過多,而瞎了一陣子。」

 

「我什麼也看不見,我知道,如果慕容清秋知道我沒死,一定會殺了我!我的眼睛,耳朵,鼻子,口中,鮮血不斷湧出,全身有如切割般的劇痛,但我還是摸索著,想辦法離開藏劍山莊......」

 

「果不其然,慕容清秋派人追了上來,想殺我。我什麼也看不見,只能任憑宰割。我不知道我怎麼躲開殺手們的,總之我暈過去了,醒來後,卻發現被救了,那個人對我悉心照顧,讓我恢復光明。」

 

「待我身體恢復,我爹也找到了我,要我隨他回家,他也很悲痛,但他承諾會好好保護我。我沒有拒絕,我娘和妹妹,鮮活的兩條生命,死在我面前,恨意讓我入了魔,唯一的救贖,就是殺了慕容清秋,讓她兒子做不成莊主!」

 

說到這裏,李怯發現葉暮雲渾身都在顫抖!

 

 

 

「你說的這些.......」

 

李怯不自禁地伸出手,緊緊握住葉暮雲的,想穩住他。

 

「也是你惡夢連連,夜不成寐的原由?」

 

 

 

葉暮雲看著李怯溫暖而有力的大手,沒有甩開。

 

「李怯,你不是說,天策府可以幫我?」

 

 

 

「是。」

 

李怯語氣堅定。

 

 

 

「好。」

 

葉暮雲的微笑中,帶著一絲邪魅。

 

「你們天策府最近,有一批舊兵器要汰換,是嗎?」

 

 

 

「不錯。我和我爹來到杭州,除青龍旗,就是為了向藏劍訂制兵器。」

 

「這件事,我爹交給我辦。」

 

李怯言下之意,他可以全權處理。

 

 

 

「我藏劍山莊有四個劍爐,天地玄黃。你向玄字劍爐下訂單。」

 

葉暮雲交待道。

 

 

 

「為什麼?」

 

李怯問。

 

在過去,天策向藏劍下訂單時,會先請四個劍爐鑄出樣本,再從樣本挑出品質最佳的劍爐下訂單。

 

其中,天字劍爐隸屬莊主葉聿鋒,但莊主總理莊內行政,並不直接鑄劍,所以將他的劍爐便由他的繼承人葉天裔掌理,擁有四個劍爐裡最好的資源,通常會由天字劍爐勝出。

 

而玄字劍爐,隸屬於葉聿鋒之弟葉聿銘,但葉聿銘身為長老,也不會親自鑄劍,而是將他的劍爐交給他的長子,葉天莒主理。

 

天字劍爐是葉天裔的,葉暮雲要李怯不對天字爐下單,李怯可以理解,但爲什麼是玄字爐?

 

 

 

「因為葉聿銘想取代我父親成為莊主,已經很久了。我想幫他一把。」

 

葉暮雲若有深意道。

 

「天策的訂單,向來是我們藏劍山莊的主力訂單,誰拿得下,就是我們藏劍山莊的大功臣,輿論會倒向他。」

 

「這樣一來,我的計畫會更加順利。」

 

 

 

「葉暮雲,你想拉下你父親,自己當莊主?」

 

李怯猜不透葉暮雲的用意。

 

 

 

「沒有。他是我爹,我不會害他。」

 

葉暮雲將另一隻手掌,覆上李怯的。

 

「你能幫我這件事嗎?」

 

 

 

「好。」

 

李怯點點頭。

 

只要你開心,李怯想著,葉暮雲笑起來可真好看。

 

 

 

得了李怯的承諾,葉暮雲果然開心,酒是敞開心胸地喝著。但他酒量不好,喝著喝著,又不小心睡著了。

 

他不能自己一個人睡。

 

 

 

李怯將葉暮雲抱上了榻,看著他目前平靜無害的睡颜,頎長結實沒有半分贅肉的身型。

 

就因為這張臉,這副軀體,我假公濟私捲入藏劍山莊內部鬥爭了?

 

我一定是瘋了!李怯微微嘆了口氣。

 

 

 

葉暮雲的眉頭又開始越皺越緊,越皺越緊。

 

糟!他又要做夢了!

 

 

 

怕硌著葉暮雲,李怯三下五除二脫去鎧甲,只剩內衫,翻身上榻抱住葉暮雲

 

他的眉頭,再度舒展開來。

 

 

 

這晚,葉暮雲一夜無夢。




台長: 陳跡
人氣(743) | 回應(1)|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7---為兄弟兩肋插刀(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5---莫雨暮雲(BL慎入)

陳跡
突然想到
崔寂寂和葉暮雲不愧是母子
一個女扮男裝
一個男扮女裝


[是愛]和[玉半彎]這兩篇
都是[忠犬攻]配[渣受]的故事
2019-11-09 19:55:0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