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6 00:32:04 | 人氣(1,143) |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7---你在混黑道是嗎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山哥一出現,什麼也沒做,氣勢卻壓倒眾人,連和沈雲拉扯中的陳銓也忘了喳呼。

 

「先放開她。」

 

看著握住沈雲手腕上的,陳銓的手,山哥眉間一皺,對著陳銓道。他的語氣平靜,沒有一絲侵略性,想來也不會不利自己,應該是想好好談了。

 

陳銓放開沈雲,他知道這些幫派份子越有地位,越不會以武力解決。

 

沈雲整了整自己疼痛的手腕,原想一走了之,她那些沒出息的原生家人,恨不得離他們越遠越好。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山哥讓她感覺有些熟悉,她想觀察久些,弄清楚山哥的身分。

 

反正看上去,有山哥在,陳氏家族那三個人不至於為難得了她。

 

雖然她知道山哥並非為了她出頭,只是為了收保護費而已。

 

 

 

山哥希望沈雲走,又不希望她走,矛盾得很。他是來收保護費的,怕沈雲看不起他,可他又有很多話想對沈雲說。

 

兩人就這樣微妙地對立著。

 


山哥強自鎮定,對後方的同哥道。

 

「阿同,規矩都告訴過他們了嗎?」

 

「是,都說過了,山哥。」

 

阿同畢恭畢敬地出列。

 

 

 

沈雲覺得很奇怪。那些山哥山哥叫著的人,看上去一個個年紀都比山哥大,卻叫他『哥』,難道這些兄弟輩分是看資歷,不看年紀的? 

 

那個山哥看上去年紀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一個小夥子,也能統御那麼多下屬?

 

 

「既然都知道規矩了,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山哥點點頭,轉向陳銓一家三人。

 

「我.......我們沒有問題,就是想請大哥寬限幾天。我們剛開始做生意,賣蜜餞的,您也知道賺不了幾個錢,能不能寬限一下,下個月一定,一定交上.......

 

說話的是陳銓的父親,沈雲的生父陳金生。

 


「蜜餞不好賺,那我怎麼知道,你們下個月一定交得上呢?或者在我東埔夜市擺了一個月,期限到前給我走人,到時又找誰收去?」

 

山哥道。

 

「不然山哥你跟她要,她是我妹妹,也是沈氏企業的千金,她一定有錢!」

 

陳銓千方百計就是想從沈雲身上挖出錢來。

 

沈雲瞪向陳銓,有一股想殺人的衝動。

 

 

 

「沈氏企業的千金姓沈,和你們姓陳的有啥關係?」

 

山哥笑道,他的笑帶著一絲狡獪。

 

「這樣吧,當街談錢傷感情,駱駝、阿和、阿同,把人請回公司談談。」

 

身後部下領命,走向陳氏三人。

 

 

 

陳金生夫妻父子面面相覷!被帶回東埔總部去了,還能完整出來嗎?

 

「不......我們不去.......你們沒法強迫我們.......這是違背我們意願,限制我們的行動自由,是違法的!」

 

陳銓叫囂起來!

 

 

 

突然一陣涼意,抵住陳銓的腰。

 

「再說一次,有沒有強迫你們,限制你們的人身自由,嗯?」

 

山哥部下,押著陳銓的阿和微笑道。

 

陳銓僵著身子,慢慢往下看去,抵著腰的,是一柄黑色的手槍。阿和穿著黑色的衣褲,襯著那柄手槍竟然顯得低調,不易察覺。

 

 

 

「沒.......沒有.......能跟山哥聊聊......是我們的榮幸.......我們的榮幸.......

 

陳金生也看見槍了,更看見陳銓蒼白的臉,顫抖著聲音討好道。

 

 

 

「這才懂事,回去吧。」

 

押著陳金生的駱駝,拍了拍他的臉,一行人把陳氏三人押走了。

 


夜市這一隅又恢復了平靜。逛的逛,叫賣的叫賣,一片繁榮熱鬧。

 

大家都看見不聽話的陳家三人被帶走了,不知生死,其他攤商無不互相告誡,記得要交保護費啊!

 

 

 

事情告一段落,山哥將視線轉向沈雲。

 

沈雲其實沒什麼想跟山哥說的,就連謝謝也不想。她不想跟這些黑道沾上關係,既然事情搞定了,在山哥看向她那刻,沈雲轉身就走。

 

 

 

山哥就是宋還山,小時候曾和沈雲相遇的大山。

 

離開寄養家庭後,流浪了一段時間,為了生存,不得已依附了一些不良少年,打了幾場架,他殺過人,揍人特狠,有年紀大些的少年欣賞他,將他引薦進入幫派。

 

在坐牢兩年期間,大山媽媽被長期暴力虐待,身體原就不好,保外就醫程序繁瑣,終於沒能再出來,病死在了監獄中。

 

好不容易小有所成,成為東埔夜市這裡的扛壩子,這些年來受的辛苦難以言說,幹過數不清多少場架,拿刀的,拿槍的,掛過彩,斷過骨,住過院,坐過牢,他已無牽無掛,他不怕事,資歷豐富,終於受到東埔大哥的賞識,把夜市附近這塊交給他管理。



 

陳家那群渣都打聽到了,大山怎麼會不知道小錦的下落?他知道她這幾年來的一切,也知道她就讀牛津中學,改名沈雲。

 

但他從來沒有主動找過她。兩人現在的差距何啻雲泥?

 

他不想帶給沈雲困擾。

 

 

有很多次他會站在夜市這端,遠遠看著沈雲走出校園,看著她對著來載她的司機微笑,坐上賓士揚長而去。

 

那畫面很短,但已足堪慰藉。

 

 

 

從沒有如此刻這般接近過,他和沈雲,只隔了一兩公尺的距離。

 

沈雲轉身要走,他突然覺得不甘心。

 

 

 

「小錦妹妹......

 

大山看著沈雲的背影,喚道。

 

沈雲腳步一頓,卻沒有轉過身。

 

會這樣叫她的只有一個。大山哥哥......山哥?

 

溜滑梯下的空間,十元一包的科學麵,回憶急湧而上。

 

自從離開後,這十年來,她很少想起大山,可以說幾乎沒有。她很忙,忙著讓自己過得更好,忙著堅守自己擁有的東西,管不到大山身上。

 

甚至,她從沒想過也沒有期望有一天還能見到大山。

 

 

 

「我不是小錦,我叫沈雲。」

 

沈雲回過頭來,看著大山的眼神透著一絲怨恨。

 

她討厭把她和那個叫做小錦的過去,連結起來的人。

 

就算是大山也一樣。即使那段不堪的記憶裡,大山是唯一的溫暖。

 

 

 

大山可以理解,沈雲想抹滅那段被遺棄過去的心情。

 

「沈雲,那天,我們分開後,妳過得好嗎?」

 

大山順她的意,改了稱呼,望著沈雲。

 

「我......

 

沈雲正要回答,劉叔卻來電,關切她為什麼還沒回家。

 

 

 

「沒什麼,劉叔,遇見一個朋友,您別擔心。」

 

沈雲掛斷手機,抬起頭來,看著大山。

 

「不如,去公園晃晃吧。」

 

這裡熟人多,沈雲下意識不想讓同學看見她和大山說話。

 

 

 

「好,坐我的車。」

 

大山小時長得清秀,有點像女孩,現在長大了,因為遭遇的關係,增添了一股冷冽的硬氣。可此刻他的笑容出自真心,像清晨的陽光。

 

公園是他們小時相遇的地方。

 

沈雲沒有拒絕,公園離夜市其實不遠,走路也能到,但她覺得坐在車子裡,同學比較不會看見。

 

沈雲跟著大山走,卻隔了十步的距離,大山不以為意,覺得也許是沈雲靦腆,他走回他的黑色賓士車,打開副駕的門,邀請沈雲上車。

 

沈雲一陣恍惚。這是那個翻遍全身只在身上找到十塊錢買科學麵,自己吃了,他就沒得吃的那個大山哥哥嗎?

 

 

 

上車後,大山坐上了駕駛座,發動車子。

 

大山開車的時候,獵裝外套的袖子落了下來,沈雲看見他的右手,還纏著當年從她身上要來的紅色髮帶。

 

 

 

「這些年,妳過得好嗎?」

 

大山一面開車,一面問。沈雲沒有拒絕他的邀請,他很開心。

 

「很好,養父母都對我很好。」

 

至於為什麼對她好,沈雲沒有說明,沈霖的事,她不想讓大山知道。

沈雲的白皙修長的手,靜靜的放在她的格紋裙上,儼然大家閨秀。

 

「你呢?」

 

 

 

「我繼父死了,我媽也病死了。」

 

大山淡淡地道。他也不想讓沈雲知道他繼父是怎麼死的。不想破壞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我已經了無牽掛了,雲兒,如果不是想見妳一面,我隨時都可以去死了。

 

 

 

「他們沒有幫你安排寄養家庭?」

 

「是我不想去。」

 

大山不想說明。

 

 

 

沈雲沉默了一陣子。

 

「大山哥哥,你在混黑道,是嗎?」

 

車子突然一陣急剎!

 

「這......的確不是體面的工作........可是雲兒,我沒害過好人。」

 

大山纏著紅色髮帶的那隻手,握住了沈雲的左手!

 

 

 

「我知道過去,你有不得已之處。不過,那樣的生活很危險。我們都長大了,大山哥哥,你可以試著做別的。」

 

沈雲一愣,很快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對大山沒有什麼其他念頭,只是為了小時候的情誼,勸他回頭而已。

 

 

 

沈雲的動作,讓大山眼神一陣黯然。

 

「雲兒妳很介意嗎?」

 

「因為小時候的情份,我希望你能好好的。」

 

沈雲的眼神很真誠,真誠得就像是一個擔心哥哥的妹妹一樣。

 

為了小時候的情份,沒有別的了,大山的心裡一陣酸楚。

 

 

 

兩人來到了舊日的公園,當年的大象溜滑梯已經改成塑膠材質,她們倆長大了,滑梯下空間也變小,再也躲不進去。

 

當年盪鞦韆的位置,如今還是鞦韆,他們就是在這裡,被社會局的人找到的。兩人坐在鞦韆上,吹著涼涼的夜風。

 

 

 

「妳為什麼今天有閒逛夜市?司機沒來接妳嗎?」

 

「我家車壞了........唉大山哥哥,你怎麼知道我上下學是司機接送的?」

 

沈雲玩味地看著大山。

 

大山笑笑,沒有正面回答。

 

「我也可以接送妳上下學。」

 

大山想告白,卻怕被拒絕。而接送她上下學,無疑是在學校和她家之間宣示了主權。

 

 

 

「你是個忙碌的社會人士,我只是個學生,東埔山哥來當沈氏企業的司機,好像是屈就了呢!」

 

沈雲的拒絕也很得體。她知道同學間閒言碎語的可怕。如果讓同學知道她和黑道走得近,那麼藍天也一定會知道的。

 



大山知道沈雲的意思,也不想強迫她,拿出自己的蘋果手機來,便道。

 

「那如果是像今天這種偶發的狀況,妳可以找我,或者那幾個姓陳的敢再找妳麻煩,妳也可以找我。」

 

 

 

沈雲本來還想拒絕。但想起她親生父母和哥哥。這幾個人既然找到了自己,看上去也不是善茬,也許真的會有用到大山哥哥的地方,於是也拿出了自己的蘋果,笑道。

 

「那,我們交換賴吧。」












台長: 陳跡

陳跡
因為我自己一直都用蘋果手機
也覺得很好用
所以
就讓他們也拿蘋果手機了
話說[愛妳令我重生]的女主葉迦陵拿的是香蕉手機Banana
送給徐離劫那台
2019-11-06 17:54:02
聽過香蕉蛋糕,但香蕉手機?
2019-11-07 01:08:33
版主回應
因為蘋果是水果
所以也想個水果來當手機的名稱
隨便取的啦
2019-11-07 01:17:20
(悄悄話)
2019-11-07 08:39:39
uni2019
還望主君定奪!
2019-11-07 09:53:51
uni2019
Cool 跟 cruel 有點同音,所以就「費勁的解釋一下」
2019-11-07 09:59: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