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00:06:19 | 人氣(1,133)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5---莫雨暮雲(BL慎入)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怕驚動了眼前的莫雨,一溜煙又沒了人影,李怯遠遠地跟著他,引以自豪的七秀身法果然又派上用場,莫雨似乎沒有發現有人跟蹤他,自顧在市街上走著。

 

李怯想,最好跟到他家,知道他家住哪裡,再要尋他就方便多了。

 

 

 

葉暮雲來到西湖畔的一個渡口,那裡停了一艘華麗的畫舫。

 

躊躇了一會,原本,他是想和蘭兒一起來的。而今卻剩下他獨身一人,辜負了此船此景此明月了。

 

最後,葉暮雲還是踏上了船,船底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

 

 

 

一個人划船?莫雨真是好閒情。

 

李怯有股跟他一起上船的衝動。一般人不會一個人待在船上,這太寂寞了。

 

可他還是忍住了,莫雨脾氣有些古怪,他知道的。

 

李怯沿著岸邊走,跟著葉暮雲的船。

 

 

 

葉暮雲划了一小段,讓船稍稍遠離岸邊,順著風,船也能徐徐移動。葉暮雲沒有時間表,也不急著做什麼,便放下槳,讓船隨波逐流。

 

夜風撥動船篷上的流蘇,葉暮雲從船篷裡取出一把琵琶,修長的手指在弦面上一掄,發出鏗鏘的聲響,遠遠地傳到岸上。

 

崔寂寂是個琵琶好手,當年在青樓中,便是這一手好琵琶,引得葉聿鋒為她神魂顛倒。

 

她將這項絕技傳給了葉暮雲。自然希望葉暮雲在藏劍山莊能夠平安一世,若不能,離了藏劍山莊,也有一身餬口的本事。

 

 

 

莫雨正在彈琵琶。

 

李怯長年跟著父親南征北討,在無數個慶功宴上,也常聽琵琶妓出神入化的演奏技巧。所以這項樂器對他來說並不陌生。

 

可莫雨的琵琶聲有些不同。

 

他奏的是一曲『大江東去』,豪邁沉鬱,扣人心魂,這支曲子李怯聽過很多次,可從沒有一次的演奏像莫雨彈的那樣沉渾,底蘊渾厚!

 

莫雨不斷演奏著,循環大江東去,好像想藉著演奏曲子,去逃避想些什麼。

 

很好聽,但滿懷心事。

 

湖上清冽的晚風,拂動莫雨的衣袂和長髮,美人臨湖,曲調宛轉,是視覺和聽覺的雙重饗宴,看得李怯不禁痴了。

 

 

 

葉暮雲彈了將近半個時辰,將琴弦鏗然一勾,停止了演奏。原本低頭專注看著手指的他抬起頭來,望向岸邊的李怯。

 

「跟了那麼久,不無聊嗎?」

 

聽語氣,莫雨真的心情不太好啊!

 

 

 

好像心事被戳破一樣,李怯躊躇了會,有些尷尬。

 

「莫兄一人泛舟西湖,才真是無聊吧?」

 

 

 

既然莫雨看見他,李怯也不用鬼鬼祟祟地跟著他了。足下一點,飄然離了岸邊,再借力湖中魚舟,躍上了葉暮雲的畫舫!

 

 

 

「兩個無聊的人在一塊,就會變得有趣麼?」

 

葉暮雲啐了一口,卻也沒趕李怯下船,放下他的琵琶,取過一罈美酒西湖醉月,斟上了兩杯。

 

李怯注意到葉暮雲的琵琶似乎與眾不同。琵琶的背面,是一整片的銅皮。

 

這就是人說的,鐵板銅琵嗎?難怪音色不同,李怯算是開了眼界。

 

 

 

「莫兄的琵琶沉渾豪邁,令人一聽難忘。」

 

李怯不客氣地靠著船舷坐下,舉起其中一杯酒盞,敬葉暮雲。

 

「沒想到莫兄除了武藝高強,工於謀略,而且還多才多藝。」

 

 

 

「是嗎?好聽嗎?可惜有人不屑一顧。」

 

葉暮雲慘然一笑,回敬李怯。

 

「看樣子,真正的知音,就在這裡了。」

 

 

 

「莫兄不必太介意,至少在我這裡,只覺莫兄的琵琶聲如同天籟。」

 

找到莫雨心情好,李怯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

 

「上次在吳山上,莫兄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任務完成,就該回家了。李將軍找我麼?」

 

葉暮雲道。

 

「李將軍不會真的想吸收我當隨軍幕僚吧?」

 

說著說著,又給兩人滿上。

 

 

 

「可以嗎?」

 

李怯眼睛一亮。

 

「感謝李將軍的青睞,不過,小人閒雲野鶴慣了,軍旅生活適應不來。」

 

葉暮雲委婉地拒絕了。他自己的家事都處理不完,如何管得到天策那裡去?

 

 

 

「叫我李怯。」

 

李怯想他一個李將軍長一個李將軍短,肯定忘了自己叫什麼了。上次他就忘了自己的名字。哪像他李怯,不管是真是假,揣著莫雨這兩個字,硬是不敢忘。

 

 

 

葉暮雲一愣。不管他還是莫雨,或者女裝葉暮雲,李將軍早就叫習慣了,突然要他叫名字,有些尷尬呢!

 

「李怯?李怯......

 

葉暮雲叫了兩次,這讓李怯受寵若驚。

 

「莫雨......

 

 

 

兩人就著月色,遠望岸邊燈火棋布,光彩絢麗,如一路魚龍,在漆黑的夜幕下煞是好看。葉暮雲不想說話,便要李怯多說些軍旅見聞,自己則一邊聽著,一邊喝悶酒。原本用酒杯喝,到後來,酒壺揚起便灌,把酒當飯似地。

 

如果今夜,身邊的人是蘭兒,而不是這個李怯,該有多好?葉暮雲想。

 

還好今夜來了,身邊的人是莫雨,真是太好了!李怯心想。

 

 

 

李怯感覺得到莫雨心情不好,但他沒問,只是陪著他。葉暮雲酒量並不是太好,喝了半個時辰就感覺頭昏腦脹,渾渾噩噩。

 

「怎麼西湖的浪,今晚特別大呢.......

 

葉暮雲但覺晃得厲害,朦朧著語氣道。

 

「莫雨,你醉了。」

 

坐在身邊的李怯,用手肘推了推他。

 

 

 

「哪有?我沒醉,我知道,你是李怯。真好笑......你還想娶誰呢.......

 

葉暮雲巍巍顫顫地站了起來,口不擇言。

 

娶?他知道我和葉暮雲的親事?

 

那麼,果然是藏劍山莊的人嗎?

 

 

 

「你可是一個大男人啊!怎麼可能呢!」

 

葉暮雲在船上晃來晃去,胡說八道。說著說著,差點栽進西湖裡!

 

 

 

「莫雨!」

 

李怯即時拉住了他,一陣顛頗,葉暮雲倒向了李怯,趴在他腿上,一動也不動了。

 

「莫雨?莫雨?」

 

李怯搖搖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睡著了。

 

原來,這莫雨也是有弱點的。酒量不行啊!李怯微笑。

 

 

 

夜裡的西湖風涼,喝了酒,毛孔全張開了,最容易受到風寒。李怯將莫雨翻正了身子,以大腿為枕,幫葉暮雲調了個最舒服的姿勢,也讓李怯能看清葉暮雲的臉。

 

李怯褪下自己的外衫,披在葉暮雲身上,看著葉暮雲靜靜地睡著,呼吸平穩而深沉,好像睡得很甜。

 

葉暮雲的臉讓他,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在過去,他應該是見過這個人的。可是在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他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李怯小時候曾因為傷重,腦中有片刻記憶空白。難道是那段時間的事?

 

 

 

想了半晌還是徒勞,李怯乾脆不想了,穿著素白的內衫,臨風喝起酒來。

 

 

 

當晚,畫舫隨波逐流,李怯和葉暮雲,一齊睡在了西湖上,畫舫裡。

 

因為葉暮雲交待了晚上不回去,飛卿和銀練也沒來尋他。隨水漂流,倒也自在閒適。

 

李怯睡得很好。

 

 

 

直到一陣突兀的哭嚎聲,劃破了深夜的沉靜!

 

李怯驟然警醒!

 

第一個念頭,擔心葉暮雲有危險,李怯探向身邊的葉暮雲,卻發現他雙目緊密,臉上卻爬滿淚痕,正在瑟瑟發抖!

 

 

 

「娘.......妹妹........妳們醒醒啊........為什麼都是血.......

 

「我.......我看不見了.............妹妹......妳們在哪裡........為什麼........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莫雨?莫雨你怎麼了?」

 

李怯叫著莫雨的名字,莫雨卻毫無反應,還在淒厲地叫著,好像做了一個完全醒不過來的噩夢!

 

 

 

「不要.......不要過來.......

 

葉暮雲持續夢囈,好像遭遇了極大的痛苦!顫抖仍在持續著!

 

 

 

「莫雨.....莫雨你怎麼了?我是李怯,我在這裡.......

 

李怯扶住莫雨肩膀搖晃著。莫雨伸出手來,牢牢抓住李怯手臂!

 

「救我......救我.......求求你......我不想死.............我眼睛看不見了......

 

 

 

「不會......我在這裡......你不會死的......我一定會救你.......相信我......

 

李怯怎麼安撫都沒法讓葉暮雲平靜,索性緊緊抱住他,不讓他動彈!

 

「我一定會救你......你不會死的......

 

 

 

李怯的方法似乎奏了效,葉暮雲鬧騰了將近一刻鐘,才又恢復平靜,這段期間,他完全沒有醒過來,好像被死死地困在了噩夢裡。

 

 

 

看不見,都是血?李怯隱隱約約好像想起了什麼,念頭卻很快地閃了過去,連抓都抓不住!

 

莫雨,莫雨,在你身上,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李怯將外衫重新為葉暮雲蓋好,喃喃自語道。

 

 

 

隔天醒來,已經日上三竿了。西湖畔的酒肆茶樓已經開始營業。葉暮雲搖了搖宿醉的頭,這才看清楚自己睡在畫舫上。而李怯穿著內衫,正微笑看著他。

 

為什麼穿著內衫?因為外衫正蓋在他身上。

 

 

 

葉暮雲跳了起來!

 

「你.......你昨晚......跟我......睡在畫舫上?」

 

他感到自己發聲困難。

 

「嗯。莫雨早啊!」

 

李怯覺得葉暮雲侷促的樣子很有趣。

 

兩個大男人睡一起,有甚麼好緊張的?

 

 

 

「那......你有沒有聽見什麼?」

 

經歷過小時那件慘案他從小就沒辦法一個人睡覺。葉暮雲想,完了完了,在家裡都是飛卿和銀練陪他,他才能睡過去。昨晚因為預設和蘭兒一起睡,蘭兒知道他的情況也沒問題。

 

可是,怎麼變成李怯了?

 

葉暮雲懊惱地扶著額頭。

 

 

 

「莫雨......

 

李怯正想問他噩夢的事,但葉暮雲啥都不想說!

 

「算了!昨晚的一切你就當沒聽到,我要走了!」

 

葉暮雲將外衫遞還給李怯,跨過船舷,登上渡口,逕自走了。

 

 

 

葉暮雲的態度很明顯,擺明是不想說的。可李怯隱約覺得,那事似乎也與他有關。

 

事情尚未明朗,他不能讓莫雨跑了!

 

 

 

很快穿好外衫,李怯躍上渡口,輕手輕腳,遠遠地跟上莫雨。

 

當然,還是那手七秀輕功。

 

 

 

葉暮雲沒察覺李怯的尾隨,又回到寧蘭的小竹屋,推門進去。

 

李怯一翻身,躍上了對面房宅屋瓦上,想看清楚院內狀況。

 

 

 

院子裡沒人,內室狀況不明。李怯在外頭等了一個時辰,只發現一個詭異的情況。

 

 

 

他的未婚妻葉暮雲,從竹屋裡走了出來,朝藏劍山莊回程走去,背上還了一個包袱。

 

然後,他又等了一個時辰,莫雨還是沒有出來。

 

莫雨和葉暮雲出現在同一個地方,莫雨身上有葉暮雲的金葉子,他們之間到底什麼關係?

 

 

 

李怯不想等了,他躍下屋瓦,敲了寧蘭的門。

 

寧蘭出來應門,卻看見一個陌生俊美的男人。

 

另一個女人?李怯又愣了一下。

 

這兩個女人,都和莫雨有關係嗎?

 

李怯越來越糊塗了。

 

 

 

「請問,有事嗎?」

 

見李怯拍了門,又愣著不說話,寧蘭問。

 

「喔.......打擾姑娘了,在下李怯,想請問姑娘,這裡是不是有一位,名叫莫雨的公子住在這裡?」

 

 

 

「莫雨?沒有啊!」

 

寧蘭倒沒說謊,她根本沒聽過莫雨這個名字。

 

 

 

「是這樣的。莫雨是我的朋友,剛剛在路上看見他,想跟他打招呼,沒想到他不理我,就逕自走進來了,所以我才想,他是不是住這裡。」

 

李怯試探道。

 

寧蘭聽李怯的描述,心想,他說的難道是暮雲嗎?

 

方才葉暮雲回來,又哄了寧蘭半晌,送了一支他親手打造的金色銀杏簪給寧蘭,十分精緻,這才哄住了寧蘭,放心回藏劍山莊。

 

不過,暮雲的身分在藏劍山莊裡樹敵頗多,寧蘭知道輕重,倒也不敢洩漏,只道。

 

「這位公子,真的很抱歉,這裡並沒有叫莫雨的人。」

 

說完,寧蘭就要關門,李怯一急又道。

 

 

 

「那麼姑娘,再請問,妳認得藏劍山莊二小姐,葉暮雲嗎?」

 

葉暮雲藏剛從屋子裡走出來,眼前女子若敢否認,就是明擺著說謊。

 

 

 

「認得又如何?不認得又如何?」

 

不知道李怯的動機,寧蘭打迷糊戰。

 

 

 

「如果妳認得,那麼莫雨和葉暮雲,到底是什麼關係?」

 

見寧蘭臉色大變,李怯知道他調查的方向對了!

 

「莫雨,暮雲......或者,他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台長: 陳跡
人氣(1,133) | 回應(3)|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6---調戲良家婦女(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4---你到底是有什麼癖好啊(BL慎入)

uni2019
嗯,怒力推斷著故事的走向...這水上飛般的無定向看來這樁還是要站三五根香的功夫。
2019-11-04 13:34:13
版主回應
李怯輕功真傳自他娘沈蘭歌,沈蘭歌出身七秀,七秀就是跳舞的,身法輕,而葉暮雲的畫舫划沒很久,離岸其實不遠,所以李怯借力了一次就跳上去了⋯⋯
2019-11-04 15:31:24
uni2019
這廂謝過版主。抱拳道。
2019-11-05 06:11:28
uni2019
嘿,再謝你的微步悄手推薦。遁無蹤敬。
2019-11-07 08:23: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