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31 01:05:29 | 人氣(1,166)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4---你到底是有什麼癖好啊(BL慎入)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葉暮雲領著飛卿和銀練,頭也不回地要走,李怯追了上去,伸出手臂攔住葉暮雲。

 

「妳和莫雨,到底什麼關係?」

 

葉暮雲一對煙燻美眸瞅向李怯,深吸了一口氣,道。

 

「我不認識什麼莫雨。」

 

 

 

「那麼他的身上,為什麼會有妳的金葉子?」

 

李怯的眼神,似要將葉暮雲看穿。

 

葉暮雲雙手叉在胸,嚴正道。

 

「江湖上死於我暗器下的,沒有百人也有數十人,我不知道你說的莫雨是誰,也許是有人無意中拾得了我的金葉子,順手用了也未可知。」

 

 

 

「妳們藏劍山莊乃名滿江湖的大派,怎麼可能任暗器流落在外,若讓人拾得了嫁禍與藏劍山莊,豈非有處理不完的麻煩?」

 

百戰沙場,李怯也不是好唬弄的。

 

見李怯油鹽不進,葉暮雲大袖一揚,啐了一口。

 

「囉嗦!」

 

便自顧走了,連一個字都懶得和李怯說。

 

李怯還想欺上,飛卿重劍一橫,攔住了李怯!

 

「將軍請自重。」

 

 

 

那飛卿,一副不惜和李怯打起來的架勢。其實若真打起來,李怯不一定會輸,可看在葉聿鋒和李其晟交情的份上,李怯也不欲在藏劍山莊惹事,便高聲道。

 

「葉暮雲,妳不肯告訴我,我就每天前來打擾,直到妳願意說為止。」

 

 

 

葉暮雲腳步一滯。李怯這人到底哪門子執念?

 

「隨便你。」

 

說完,牆角一個轉身,葉暮雲的背影消失在後院裡。

 

 

 

沒想到葉暮雲嘴巴那麼嚴實,正巧葉聿鋒邀請李怯在藏劍山莊住下,也好和葉暮雲培養感情,李怯一口答應。

 

這樣,他就可以好好從葉暮雲處,打探莫雨的消息。

 

 

 

不是說不喜歡嗎?葉暮雲沒想到李怯那麼厚臉皮,竟在藏劍山莊住下了。

 

她從此開始了低頭不見抬頭見李怯的生涯,有苦說不出。

 

 

 

「一句話的功夫,就可以完全擺脫我,真不知道妳在堅持什麼。」

 

李怯對葉暮雲道。

 

「那個莫雨,是個男人吧?一個大男人對另一個大男人窮追不捨,你到底是有什麼癖好啊?」

 

葉暮雲口中不甘示弱。

 

其實,為什麼非找到莫雨不可,李怯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或許,是想倚重他的才智和對杭州的了解,再和他一起共事,也許,是莫雨給他的那股莫名熟悉感,好像很久以前就與他相識......也許不只是如此。

 

李怯決定先不去想。等到他再次看見莫雨的臉,也許就能釐清感覺吧?

 

 

 

李怯常常去找葉暮雲,葉暮雲對他並不友善,兩個人也不一定說得到話,李怯在葉暮雲房外練功也好,喝酒也好,賞月也好,總之常出現。

 

這樣的行為看在藏劍山莊眾僕婢眼裡,都覺得李怯對葉暮雲可真痴情,這段姻緣肯定會成。

 

 

 

雖然對葉暮雲不是那麼上心,但時間久了,李怯漸漸地也發現了葉暮雲一些異於常人的習慣。

 

例如,她每天晚上都有人陪睡。有時是飛卿,有時是銀練。

 

她一個未出嫁的女子,銀練陪她睡就算了。飛卿一個大男人,也跟她同處一室這算什麼?

 

不可思議的是,山莊上下似乎都對她這種古怪的習慣見怪不怪了。明明未婚夫就在門口,飛卿還是鑽進她閨房與她同處一室,隔天起床才出門。

 

李怯曾經在飛卿開門時,好奇地往房內看了一眼。看見床榻旁邊的地上,以蓆子打了地鋪。

 

所以,她和飛卿雖然同處一室,卻沒有睡在一張床上。

 

那幹嘛同處一室,惹人閒話?

 

 

 

那是葉暮雲的事,李怯也不想多管。只等葉暮雲告訴他莫雨的事,他便不會再踏進藏劍山莊一步了。

 

 

 

新年過後,便是元宵。在西湖邊上,有漂亮的燈會市集。

 

葉暮雲房間裡,銀練躍躍欲試,一面替葉暮雲整理包袱,一面道。

 

「您想去瞧瞧燈會嗎?」

 

 

 

葉暮雲看著銀練笑容燦爛的模樣,若有所思地問。

 

「女孩子都愛熱鬧,愛看花燈是嗎?」

 

「是啊!這可是個好機會呀!您要去找寧姑娘嗎?」

 

銀練笑道。

 

「最近你們的關係不大好。您可以帶寧姑娘去放天燈許願,寧姑娘一定會感動的。」

 

 

 

葉暮雲點點頭,彷彿銀練說的話,已經困擾了她很久,終於找到解決的方法,值得一試。

 

「好吧。飛卿,你替我準備畫舫,就停在渡口那裡。然後,你和銀練就出門逛逛,看看熱鬧吧。」

 

飛卿領命,卻又問。

 

「您要去找寧姑娘,可是,門口那傢伙......

 

 

 

「別管他。」

 

葉暮雲似乎一點也沒把李怯放在眼裡。

 

「逛完你們就回來,今晚,不必等我了。」

 

 

 

「是。那就祝您春宵一刻值千金囉。」

 

銀練曖昧地笑笑。

 

 

 

葉暮雲和兩人走出房門時,李怯不在。

 

這陰魂終於散了。

 

冷笑一聲,主僕三人便相偕,離開了藏劍山莊。

 

 

 

飛卿和銀練,送葉暮雲到杭州某處街底,一幢頗為雅致的竹屋,然後辭別。

 

葉暮雲看起來很忐忑調適了很久,彷彿下了極大的決心,才伸出手,搖了搖竹簷下的風鈴。

 

來應門的,是一名清麗脫俗的白衣少女,當她打開大門,看見是葉暮雲,柳眉一蹙,又要把門關上。

 

 

 

「別,蘭兒,是我!」

 

葉暮雲伸手擋住,趁隙閃了進去,這才闔上大門。

 

少女怒氣未消,一轉身便朝內室走去,不去理葉暮雲。

 

 

 

「蘭兒妳等等,我換個衣裳。」

 

葉暮雲知道她在氣什麼。每次看見自己穿女裝,蘭兒就會生氣。

 

葉暮雲熟門熟路地進了客房,脫下女衫,換上一襲瀟灑的白色長衫,將臉上妝容卸去,再疏個男式馬尾,儼然翩翩美少年。

 

待葉暮雲再出來,那名叫寧蘭的少女臉色和緩了些,可還是不開心。少年葉暮雲走到她身後,摟住她,哄道。

 

 

 

「好了,別生氣。阿雲陪妳看花燈去,今晚的阿雲都是妳的,好嗎?」

 

一面說,一面在寧蘭的肩窩裡磨蹭。

 

「今晚都是我的有什麼用?你到底要扮女裝扮到什麼時候?」

 

寧蘭抱怨道。

 

「如果你一輩子都扮女裝,那我呢?我算什麼?」

 

 

 

「蘭兒乖,我說過,等我處理了該處理的人,我就會恢復自己的身份。屆時,我就稟明父親,娶妳過門,我葉暮雲的另一半,只能是妳寧蘭。」

 

葉暮雲安撫道。

 

「你什麼時候能處理掉他們?如果,你一輩子都做不到呢?你要我等你一輩子嗎?」

 

寧蘭眼眶一紅。

 

 

 

「不會太久。就是最近了。他們想把我弄到天策府去,狗急還會跳牆呢!」

 

葉暮雲一臉陰騭。

 

「我娘和妹妹的仇,不能就這麼算了。」

 

 

 

「天策府?那是怎麼回事?」

 

寧蘭問。

 

想到李怯的臉,葉暮雲有些煩躁。

 

「我娘給我和她閨密的兒子定了親。不過那不是問題,只要我恢復男兒身,這婚約便也不作數,我總不能娶個男人。」

 

 

 

寧蘭頓了一下,掙脫葉暮雲的懷抱,在房間裡走著。

 

「阿雲,我覺得,我們看不到未來。我不知道自己還要等多久。」

 

「蘭兒,妳不信我?」

 

葉暮雲雙臂間空蕩蕩地。

 

 

 

「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你想做的事太過危險,你知道慕容清秋背後,是整個慕容世家,你有什麼後盾,可以和他們鬥?連你爹,都要對她禮敬三分。」

 

寧蘭道。

 

「我不想你和他們為敵,我成天提心吊膽,就怕你遭遇不測。這樣的日子,真的很痛苦。」

 

「阿雲,放棄好嗎?我們遠走高飛。」

 

 

 

「不可能!」

 

葉暮雲眉間一凜。

 

「我娘我妹妹的仇,我非報不可。我不但要慕容清秋死,還要搶了葉天裔的少主之位,這是他們母子最在意的東西!」

 

 

 

「所以報仇比我重要,是嗎?」

 

寧蘭重重嘆了口氣。

 

「所以你說你愛我,要跟我廝守一生,都是騙人的?」

 

 

 

「沒有,蘭兒,我是真的這麼想!」

 

葉暮雲想來抓寧蘭的手,卻被她甩開!

 

 

 

「你是這麼想,卻沒有這麼做,不是嗎?你的所作所為,能夠實踐你的承諾嗎?」

 

寧蘭冷笑道。

 

「你只想報仇。阿雲,我不想再等了!」

 

 

 

「別這樣,蘭兒。我們去市集逛逛,去賞花燈,去買東西,放鬆心情,去湖上吹吹風,我彈琵琶給妳聽,好嗎?」

 

葉暮雲只想穩住寧蘭。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寧蘭說完,便進入內室,將房門鎖上。

 

 

 

「蘭兒!蘭兒!」

 

葉暮雲不斷敲著房門,卻再也得不到寧蘭的回應。

 

 

 

葉暮雲將手放下,在寧蘭的房前,呆呆地站了許久。

 

「蘭兒,妳先休息。我晚些再來看妳。」

 

 

寧蘭仍沒有給他任何回應,葉暮雲只能悵然,轉身離開。

 

 

聽說西湖畔的花燈市集很是熱鬧,葉聿鋒叫李怯找葉暮雲一起出去。李怯不置可否,不過他想,看看熱鬧也好。他已經很久沒賞過花燈了,連續三年的元宵,都是在戰場上度過的。

 

經過葉暮雲房間時,空無一人。敢情他們主僕三人也出去湊熱鬧了。

 

 

 

李怯穿著一襲深藍色常服,漫步在市集上,他的家鄉洛陽也有燈會,此時牡丹開得正盛,洛陽牡丹名滿天下,花燈牡丹交相輝映又美又香


而西湖畔的燈會卻是處處垂楊,花燈透在柳絲掩映處若隱若現別有一番詩情畫意。李怯在路上還遇到幾個天策同僚,李其晟放他們假,彼此打著招呼。那些同僚還揶揄李怯,怎麼沒跟未婚妻一起逛啊?

 

大家都知道,李怯成天守著藏劍山莊。

 

李怯想,我這樣是不是太招誤會了?明明不是為了葉暮雲......

 

還是,以後少去好了。

 

只是,莫雨的事又該怎麼辦?

 

 

 

李怯輕輕嘆了口氣。他想起那個月夜,溫泉裡那道麗影,全身帶著水氣,如煙似霧,閃閃發亮,不似人間所有

 

這麼一想,他似乎出現了幻覺。

 

是太過想念了嗎?怎麼覺得剛剛轉出街角的那道白影,好像是莫雨?

 

 

 

「莫雨?」

 

李怯怔怔地看著前方與他相距數十呎的白衣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台長: 陳跡
人氣(1,166) | 回應(1)|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5---莫雨暮雲(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3---勸你不要愛上我(BL慎入)

一頭霧水耶!
2019-11-01 01:01:46
版主回應
葉暮雲是男的
他就是莫雨
他有女朋友
就是寧蘭
因爲宅鬥嚴重
為了保他的命
崔寂寂從小就把他當女的養
葉爸爸不知道這件事
以爲葉暮雲是女兒
葉暮雲總是化濃妝也是因為怕漏餡

然後
李怯和葉暮雲小時候是見過的
但李怯忘了
所以他才會覺得莫雨很親切
而葉暮雲因爲某些問題
他也不知道他小時候就跟李怯有過互動

原來這段會讓人看不懂呀
果然作者會有作者的障壁啊
2019-11-01 10:02:4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