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0 05:14:20 | 人氣(44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3---為了重逢那天的到來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若不是因為媽媽,大山並不想回到那個家。

 

那個男人,是他的繼父。平常人還是正常的,也會擔起責任賺錢養家。以前當過老闆,開過公司,就因為這樣,破產後求職不順,曾經當過老闆的尊嚴讓他無法屈就,看人臉色,工作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失業了就酗酒,酒品差,酗了酒,就拿他和媽媽出氣。

 

大山滿身的傷痕,都是他造成的,讓大山即使暑熱的夏天,都必須穿長袖上學,以免被老師同學發現。若被發現,就會被安置,他就會離開媽媽,到時就剩媽媽一個人面對那個男人,那個男人一定會把招呼在他身上的痛轉給他媽媽。

 

他捨不得,就算只有八歲也是個男子漢,他要護著媽媽。

 

 

 

「媽,我們離開吧!」

 

大山不只一次要求媽媽。如果離開,他們兩個人就自由了,那個男人管他死活?

 

在大山很小的時候,媽媽就跟他的生父離了婚。當年她未婚先孕,堅持嫁大山的生父,遭到家裏激烈反對,因而斷絕關係。

 

離婚後,沒有一技之長,也沒有親人,為了撫養大山,在八大行業做過一段時間,因而認識了那個男人。

 

那男人因為應酬而上酒店,看上了他媽媽,兩人開始包養的關係。大山的媽媽也因此不必伺候其他男人,看人臉色,而男人破產前,對媽媽和他也的確很好,予取予求的。

 

再後來,那個男人轉投資失利破了產,元配跟他離婚,帶著孩子和贍養費走了,不願意與他同甘共苦,男人一無所有,只有媽媽念著他的好,還帶著大山留在他身邊。

 

媽媽總說,如果她和大山也走了,他就剩下一個人了。

 

 

 

有這樣一個重情重義,義無反顧的媽媽,大山真的覺得很累。

 

 

 

和媽媽一起回到了,他不認為那是家的『家』,遠遠的又聞到一陣酒氣。

 

那個男人又喝了酒。

 

知道再來將會發生什麼,大山一股怒氣直衝腦門!

 

 

 

「怎麼?翅膀硬了就準備飛了,還敢跑?」

 

客廳裏,傳來男人陰惻惻的聲音。

 

「人回來就好,你不要再打他了,社會局已經注意到這件事,你想被抓去關嗎?」

 

媽媽迎上前去,擋在大山前面。大山不想面對男人,逕自跑回房間裡鎖上了門。

 

 

 

大山的門鎖很新,因為被踹壞了很多次。門板也破破爛爛,零零落落地,有些地方還是用膠帶黏上去的。

 

他坐在床邊的地上,撫著腕上的紅色髮帶。

 

不知道小錦妹妹,有沒有地方去了?是社會局帶走的她,想必去處不會太差吧?

 

 

 

門外響起了預期中的聲音。那個男人正在打他媽媽。

 

大山躲了起來,沒得讓那男人出氣,他打媽媽就打得兇些。

 

媽媽的哀告求饒聲,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摔家具的聲音,這就是大山的日常,而且,還望不見盡頭在哪。

 

大山雙手扶住他的頭。他的頭好痛啊!為什麼媽媽要把他生下來?如果他沒被生下來,就聽不見這一切了!

 

 

 

「不要再打了......再打就要死人了.......你想被抓去關嗎........

 

媽媽淒厲的聲音響徹了這房子的每一個空間,都被打到快死了,還在替那個男人考慮會不會被抓去關?

 

真是沒救了!

 

「死什麼?聲音那麼大,我看妳身體還好得很!.......哭什麼?不准哭!老子就是被妳娘倆帶雖的!」

 

男人手下毫不容情!

 

 

 

結束吧!結束這一切!可以嗎老天爺!

 

 

 

原本馴良的大山,目中凶光一閃,再沒了畏懼!

 

他突然站起,打開房門,無視客廳中央那對激烈衝突的男女,走向廚房,在熟悉的位置找到了一把水果刀拿在手上,轉身走向客廳!

 

這個動作,他做夢都在模擬,百次千次,以至於下手時乾淨俐落!

 

還怕自己年紀小力氣不夠,大山用他的身體,死命抵在刀柄上!

 

刀柄從繼父背後,沒入了他心臟部位!

 

噴濺出的血液,染紅了他曾蒼白清秀的臉龐!

 

大山沒有眨眼,沒有遲疑!這一刻,他的世界好安靜。

 

沒有男人哀嚎的聲音,媽媽的尖叫聲,看著眼前,媽媽想要替繼父止血,卻對他毫無意義的畫面,他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平靜!

 

行凶後的大山坐在沙發上,神情一片木然。

 

 

 

老舊公寓,房子隔音不是太好,因為方才衝突動手的聲音太大,怕出人命,早有鄰居報了警。

 

遠處傳來警車鈴聲,越來越近。

 

 

 

她只有大山了!就算是大山動的手,她不能失去他!那是她唯一的兒子,她一輩子唯一的指望!

 

她不能讓大山,被警察抓走!

 

媽媽用她的上衣,慌亂地抹著刀柄,想抹去大山的指紋,然後自己握住刀柄,將刀子從繼父屍體背後拔了出來!

 

鮮血漫成一片紅霧!

 

 

 

直到警察破門而入,大山才清醒過來!

 

他看見凶刀,正穩穩地握在媽媽手上!

 

 

 

「媽妳幹什麼?」

 

他衝向瑟縮在牆角的媽媽!

 

「人是我殺的!把刀給我!」

 

看媽媽的樣子,大山霎時明白,媽媽是想替他頂罪!

 

 

 

「我要殺了他!殺了那惡魔!」

 

媽媽的口中發出精神錯亂的囈語,但她噙著淚的眼神是清明的。

 

她很清醒,她要替大山抵罪!

 

 

 

警察馬上叫來救護車,但沒有用,那個男人早已死得透透的了!

 

 

 

「警察,人是我殺的,不關我媽的事!」

 

很早就想這樣做,大山早就想好了!他是個孩子,法律對他很寬容,頂多進觀護所,也不會判太重,而且他是正當防衛,情有可原。

 

他要扛起責任,這麼一來,媽媽就自由了!

 

可他沒想到,媽媽會為他頂罪!

 

 

 

對媽媽來說,大山是她唯一的兒子,是她對不起他。他還有大好的前途,不可以有前科!

 

她要扛起責任,這麼一來,大山就自由了!

 

 

 

凶刀上驗出了媽媽的指紋,更何況在體形上,警察和法官更願意相信殺人的是位成年女性,而非一個骨瘦如柴的八歲小孩。

 

 

 

因為是自衛殺人,媽媽被以過失致死罪,判刑兩年,入監執行。

 

大山還記得,當社工帶他去監獄見媽媽時,媽媽雖然傷痕累累身體瘦弱,卻看著他微笑。

 

他從未見過媽媽如此發自內心的微笑,真美。

 

 

 

「只有兩年。兩年後,大山十歲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媽媽的微笑感染了大山,讓他也不禁對未來充滿希望。

 

 

 

 

而後,大山被安置。社工說,寄養家庭很有愛心,經濟狀況也不錯,那對夫婦沒有生育子女,在他之前,已經收容過四五名少年。

 

大山進了那個家,那是一對相貌平凡的中年夫婦,夫婦殷勤地對待他,幫他清出了一個還算舒適的房間,給他買新衣,煮飯給他吃,也算衣食無憂。

 

安頓下來後,社工離開了。大山坐在床上,撫著腕上的紅色髮帶,想著小錦那張可愛圓潤的臉龐。

 

除了媽媽,這世上,他還有別的牽掛。但這樣的感覺很好,充滿希望,每天所做所想的,都是為了重逢那天的到來。

 

 

 

晚餐時間快到了,大山出了房門,看見在他之前被收容的那位少年,正在客廳裏看電視。

 

那少年看起來,至少比大山大了五六歲,一臉陰鬱,察覺大山到來也不跟他說話,就盯著電視瞧。

 

會被寄養的,背後都有一段悲傷的故事,就像他自己,對於被繼父家暴的那一段也不想再提。所以,他沒找那少年聊天,只是遠遠地找個位置坐下,和他一起看電視。

 

對大山來說,能夠這樣悠閒地坐著看電視,根本是他想都沒想過的生活。

 

 

 

可能因為大山剛剛加入這個家庭,大家彼此之間都有點陌生,隔閡一時還不能消除,那頓晚餐,大家吃得很安靜。雖然那對寄養父母一直找話題要和少年大山聊,但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飯後還有水果,大家聚在客廳,一邊吃水果一邊看電視,總算有點家的味道,大山想,如果媽媽也在就好了。

 

他看向那名都不說話的少年,不知道他背後發生過什麼樣的故事,為什麼會被寄養,現在想著什麼,是否跟大山一樣,有著等待的人。

 

 

 

寄養家庭的床很舒服,失眠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大山,確定自己方才那段時間是真正地睡著了。只是晚餐吃了太多水果,被膀胱崩醒了。

 

看看錶,正是半夜兩點多。

 

大山的房間是雅房,要上廁所得離開房間。以往他半夜想上廁所時總是躡手躡腳,怕吵醒繼父引來他的起床氣,又是一頓飽打。

 

這個習慣延續下來,寄養家庭裡的他也是如此。他打開房門走出來上廁所,一系列的動作都沒有發出聲音。

 

 

 

當他走出浴室,要回房間睡覺時,站在黑暗中,卻聽見一陣,類似貓叫的微弱嗚咽聲。

 

這個家庭並沒有養貓啊

 

 

 

大山仔細聽了一陣,發現聲音的來向,似乎是另一名少年的房間。

 

房門虛掩著。有路燈的光經過房間,透出了縫隙。

 

難道,他身體不舒服嗎?

 

 

 

同是天涯淪落人。大山想關心少年一下緩緩走近少年的房間,伏在牆壁邊,只露出一隻眼睛,窺伺著房內的情景。

 

大山十分震驚!

 

 

 

他看見少年全身赤裸,像隻狗一樣伏在床上。而在他身後,不斷挺動下身,同樣赤裸的,竟是那個寄養父親!

 

 

 

大山懵了!才八歲的他,雖然不是很清楚目前是什麼狀況,但他覺得很不妙!

 

一股保護自己的本能,滲著冷汗的大山,偷偷地回到房間,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放在背包裡,半夜三點,摸出了大門。

 

關上大門,不可能沒有聲響,所以大山拔腿就跑!

 

就算半夜三點流浪在大街上,他也絕不想再待那個鬼地方!

 

 

 

 

 

 

 

台長: 陳跡
人氣(444) | 回應(0)| 推薦 (1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4---沈雲
此分類上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2---沒有城堡的公主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