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01:42:38 | 人氣(489)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1---盡誅宵小天策義(BL慎入)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支紅翎銀盔軍隊,威風凜凜地從洛陽天策府開出,朝東南方迤邐而去。

 

領頭的是目前年約四十,身任天策府副統領,兼鎮東將軍的李其晟,這支為數大約千人的軍隊,是天策府特選菁英,他們背上的長槍在陽光下綻出凜冽不可逼視的光芒。

 

東南方青龍旗之亂已肆虐近二十年,雖然在政府軍隊的奮鬥下已化整為零,但四處流竄的打游擊戰略仍令政府軍頭疼不已,皇帝特別下令李其晟將軍領天策府精英,前往杭州支援當地政府軍隊,務必將青龍旗餘孽一網打盡。

 

 

 

天策軍駐紮在吳山山腳下,根據地方官員提供的訊息,吳山上有一處青龍旗巢穴,十分隱密,青龍旗眾善於隱藏,調查了許久,也沒能查出巢穴詳細地點究竟在哪裡。

 

第二天晚上,李其晟召集了天策軍官,和地方軍官開了個會議,了解詳細戰況,擬定作戰方針,因為青龍旗對地方軍隊瞭若指掌,決定由天策軍方面喬裝百姓,入山勘察。

 

會後,李其晟將這個任務交給他的副將李怯辦理。

 

李怯同時,也是李其晟的獨子。雖只十八歲,年紀輕輕卻戰功彪炳,有多次與各地青龍旗遭逢的經驗,頗受天策府統領,李其晟的哥哥李其明器重。

 

 

 

「這次任務有點危險,你可以自己挑選夥伴,跟你一起上吳山。」

 

主帳內,燭光搖晃陰翳。李其晟看著英姿颯爽的兒子,欣慰他們李氏世代武勇,後繼有人。

 

這孩子的母親,也是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雖然去世得早,卻把她一身的優點,都遺傳給了李怯。

 

包括美貌。李怯長得像他娘親多些。

 

而李其晟對李怯是寄予厚望的。他為這孩子取名怯,字大勇,取的是道德經裡『大勇若怯』的含意。希望李怯不只是匹夫之勇,而是能屈能伸。

 

真正的武將,光靠一身武勇蠻力是無法成就的,更重要的是冷靜和謀略,而李怯很少讓他失望。

 

「不用了。既是喬裝為獵戶,豈有集體行動的道理?」

 

李怯拒絕李其晟提供的援助。

 

「要演就得逼真些,我一個人去,爹您不必擔心。」

 

 

 

「好吧。你明天就上山。這件事辦完後,爹帶你去藏劍山莊一趟。」

 

李其晟交代道。

 

「藏劍山莊?為什麼?」

 

李怯愣了一下。

 

 

 

「你娘臨終前交代,她替你在藏劍山莊定了一門親事。她的姊妹淘嫁入藏劍山莊為莊主之妾,若對方生的是兒子,你們便為異姓兄弟,相互扶持,若是女兒,就讓你們成親,算算你今年也十八歲了,該是成家立業的時候。」

 

李其晟笑道。

 

「成了家才能專心立業。我聽你大伯說,藏劍山莊莊主是有個小女兒,比你小一歲,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你娘說的那位姊妹淘的女兒,若是,就早點定下來,也了卻你母親一樁心事。」

 

 

 

李怯聽了,腦中一陣轟然。

 

他的終身大事就這樣定了?他連對方生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下意識地有些抗拒,便沒回答。

 

 

 

「我知道你們年輕人心裡想什麼。其實我和你娘,也沒有經歷交往的過程,自幼便奉父母之命而定了親,你大伯和大伯母,也是皇帝指婚。盡誅宵小天策義,長槍獨守大唐魂。我們天策府將士,一生都奉獻給大唐天下,一己的喜怒好惡,並不重要。」

 

李其晟嚴正道。

 

「你娘跟我說這件事時,我樂觀其成。畢竟藏劍山莊和我們天策府,有生意上的往來,我們的兵器都來自藏劍山莊,若能和她們結親,對整個天策府來說有好無壞。」

 

 

 

李怯仍舊沒有回答。

 

 

 

「好了,目前,你也沒有屬意的人不是嗎?或許見了人,你會喜歡那位藏劍山莊的二小姐也說不定。」

 

說完,李其晟便驅走李怯,讓他早點休息,明天上山。

 

 

 

回到自己的帳子後,李怯解下戰袍,換上較為舒適的白色寢衣。胸前開敞的V領,透出一抹血紅。

 

這條皮革頸鍊,是小時候,母親還在時,套到他脖子上的。

 

李怯取下頸鍊。

 

頸鍊上,有只殷紅色的半月墜子,血一樣的,上頭還刻了字。

 

母親告訴他,遇到持有和他的墜子一模一樣的半枚血玉的人,就是他生命中的另一半。

 

那時他還小,對另一半的概念懵懵懂懂的,也沒放在心上。

 

其實,他很想念他娘親。身為天策府將領,他爹一天到晚在外打仗,李怯的武功基礎,是他娘沈蘭歌奠定的。

 

沈蘭歌慣使雙劍。故李怯雖然遵從天策傳統以長槍為兵器,他的劍術亦十分高明。所以有時必須掩飾他的天策身份時,李怯會以長劍為兵器。

 

雖然他想念他娘親,可這不代表他就願意娶一個從沒見過的女人啊!

 

這女人連他娘沈蘭歌都沒見過,未免太輕率了吧!

 

重重吐了口氣,收起那枚血玉墜子,李怯捻熄榻邊燭火,翻身睡去。

 

 

 

隔天,李怯穿上了粗布短褐,披上獸皮,背上彎弓箭筒,腰間繫著一柄小斧,看上去就是一副年輕獵戶的打扮,將馬繫在山道旁,便進入了吳山。

 

隨意打了兩隻山雞,讓身上沾些血跡,路上也遇到一些樵夫隱者,李怯與他們攀談,試圖從他們口中套出青龍旗巢穴位置。

 

套了許久,也套不出所以然來,李怯想,長期在吳山活動,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想來這青龍旗在吳山附近,也是做足了人情,收買了當地百姓。

 

得想辦法撬開他們的嘴才行。

 

李怯一面想法子,一面躲在樹上蹲點。

 

 

 

在吳山上晃了兩天,還沒找到突破口。但李怯也不著急,兵法有言,臨敵之時最忌急躁。

 

這天夜晚,月光明亮,視線不錯,李怯就想,今晚不撤退,就在吳山守個一夜吧!這些宵小之輩,最喜歡夜晚出沒,沒准還能有所收穫。

 

李怯尋了一株大樹,躍上枝幹,躺在樹梢上賞月,在任務裡苦中作樂。

 

 

 

遠方隱隱傳來水聲。

 

那不是流水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人為的,撥水的聲音。

 

附近並無溪流。但他想起地方軍官說過,這吳山上有溫泉。

 

應該是溫泉的方向。

 

那些賊子半夜出來泡溫泉?如此悠閒,是想打他們天策軍的臉嗎?

 

 

 

李怯站了起來。

 

沈蘭歌的七秀武功,身法輕靈卓絕,李怯得其真傳,輕功了得,從這株樹梢直接躍上另一株樹的樹梢,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

 

李怯在樹叢中跳躍,朝水聲的來向無聲靠近!

 

 

 

一泓溫泉水,從石壁中緩緩流出,在石壁下聚集成一個小池塘。池塘上氤氳著熱氣,朦朦朧朧,如煙似霧。一名少年在溫泉裡閉目沉思,浸了一段時間,少年的肌膚白裡透紅,光滑細膩,如瀑的黑色長髮披垂在肩上,五官清秀端正,身上髮上都是水珠,泛著光暈,在煙霧間若隱若現,宛如神祇。

 

幸而今晚月色明亮,李怯才能看清溫泉裡的那道麗景。

 

 

 

.......這是青龍旗的人嗎?看上去不大像啊?

 

青龍旗的人都是一些匪寇,歷盡滄桑,而這少年雖然赤裸著,卻不掩一身貴氣。

 

可若不是青龍旗的人,誰敢夤夜在這座鬧青龍賊的山上,悠閒地洗溫泉呢?

 

李怯不敢驚動溫泉裡的少年,躲在附近一株視野不錯的樹梢上,也不賞月了,好奇地盯著少年瞧。

 

少年將雙臂枕在岸邊石頭上,抬起臉來,深吸了一口吳山上清冽的空氣,大概是覺得愜意舒適,淺緋色的唇角一勾,突然張開眼睛,朝李怯隱身樹梢方向望來。

 

少年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星星一樣的。

 

李怯身體一震!他朝這裡看過來了。難道,他是發現我了嗎?

 

這不可能!

 

李怯自詡輕功卓絕,這麼遠,少年不可能發現他,少自己嚇自己了!

 

於是,李怯按兵不動。

 

 

 

因為關注著少年的方向,李怯發現了有兩三名宵小,正朝少年背後靠近。

 

就著月光李怯看見,那是穿著綠衣的三名宵小。

 

果然,是青龍旗的人!

 

 

 

「小心!」

 

少年離青龍旗眾比較近,李怯擔心少年會有危險,出聲喝止!

 

見事跡敗露,那三名宵小抓了少年身後的包袱便逃跑!

 

李怯躍下樹梢,朝宵小方向奔去!

 

少年眉頭一皺,抓起岸上的白色長袍,隨意披在身上,腰帶一繫,擎著長劍也追了過去!

 

 

 

「哪裡來的蠢蛋壞我好事!」

 

少年輕功也十分了得!當他經過李怯身邊,啐了一口,轉頭朝宵小追去!

 

李怯微微一愣,步伐慢了下來。

 

蠢蛋?他剛剛......是在罵我嗎?

 

 

 

這一遲疑,李怯只看見少年白衣飄然的背影!

 

 

 

待回神又要追上,李怯又看見那名白衣少年,從他消失的方向回來了。

 

 

 

「追丟了,你幹的好事!」

 

少年惡狠狠地瞪了李怯一眼。又往溫泉回程走去。

 

 

 

怎麼回事?難道少年也是來抓青龍旗眾的嗎?他是什麼身份,為什麼要抓青龍旗眾?

 

 

 

前方不遠處,少年蹲了下來。李怯好奇地趕了上去,順著少年的視線,見少年正在看一枚青龍旗眾留下的腳印。

 

而後,少年笑了。人好看,笑起來更好看,朗月清風一般的。

 

 

 

「有什麼發現嗎?」

 

李怯看著少年問。

 

「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是誰?」

 

少年原本有所發現正開心,可繼而一想,眼前這傢伙破壞了自己的追蹤,不會也是青龍旗眾吧?

 

 

 

「我們的目標應該是相同的。」

 

李怯朝少年笑著拱手道。

 

「天策府李怯。」

 

 

 

「你是個天策?」

 

李怯開誠布公,令少年稍稍放下了戒備。

 

 

 

「我今晚在這裡佯裝外地客洗溫泉,就是要引青龍旗眾上鉤偷東西,我那包袱裡,足足有兩百兩黃金啊!」

 

少年手插胸前,想著自己可真是下足血本。

 

「等他們偷了包袱我就跟上,總能找到他們的巢穴,卻沒想到殺出你一個天策,打草驚蛇壞我大計。」

 

「不過你們天策府在這件事上,終歸是有助益的。而今晚雖讓我作掉了一個逃了兩個宵小,失了黃金卻也不是沒有收穫。」

 

少年朝那枚足跡揚了揚下巴。

 

「看見那枚足印了嗎?上頭夾帶的草梗。」

 

 

 

李怯蹲了下來,拈起足印中的一只紫色草梗。

 

「是這個嗎?」

 

 

 

「這叫紫背銀脊草。翻過來,它的葉脈是銀色的,看見沒?」

 

笑意重新回到少年臉上,神采飛揚。

 

「這種草,只有吳山北坡的山谷裡有。青龍旗巢穴一定在那裡!」

 

 

 

「那麼,一起去探探?」

 

李怯邀請道。

 

 

 

「卻之不恭。」

 

少年灑脫一笑,擎起手中細劍。

 

「跟我走吧,這位軍爺。」

 

一轉身,邁步而去少年衣裙,帶起一陣爽朗的青草香氣。

 

 

 

今晚的月亮好像更亮了,李怯心情愉悅地跟了上去。








台長: 陳跡
人氣(489) | 回應(2)| 推薦 (1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2---葉暮雲(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玉半彎楔子---符紋血鐲(BL慎入)

uni2019
愛讀張草嗎?
2019-10-25 13:24:04
版主回應
沒有讀過~~~真抱歉~~~
2019-10-25 14:33:30
uni2019
沒關係。無需抱歉。對,有時候也固意回避讀太多以免會受到誤導思考。佩服你的恆心。祝好。
2019-10-26 01:51: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