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5 00:04:47 | 人氣(389)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玉半彎楔子---符紋血鐲(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夕陽映照在一條清澈的小溪裡,灑了點點金光,一名雖身著粗布短褐,卻面容白皙清秀,氣質雍容的少年,正跪在小溪旁,裝了一小葫蘆的水繫在腰間,美好的面容碎映在小溪的漣漪裡,看來模糊不清。

 

他已經很久沒照鏡子,看見自己的面容了。為了逃難,他狼狽得像只陀螺轉個不停。

 

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小溪旁有個村子,村裡斷垣殘壁,剛剛經過一場火吻。那些盜賊估計是走了,少年才敢停下腳步,在小溪旁暫時歇息喝水。

 

江南最近興起了一場流寇之亂,流寇的組織叫青龍旗,勢力頗大,遍及蘇杭贛湘。此諸地原本富庶繁華,但青龍旗專搶富貴人家,就連小康庶民都不放過,少年出身潭州,家中做的是絲綢生意,家境殷實,竟也成為青龍旗覬覦的對象。一家爹娘兄弟還有奴僕等死的死,逃的逃,家產全被青龍旗沒收,府第也被霸占,少年走投無路,只能一面逃難,躲避青龍旗眾,準備到杭州依親。

 

只盼遠嫁杭州的姑母家,未被青龍旗波及。

 

少年自小錦衣玉食,又備受父母疼愛,幾曾受過這樣的苦難?家人離散,天人永隔,過去的幸福就像場夢般一夕消失,為此,少年不知流了多少淚,把淚都流乾了。

 

剩下一片木然的表情。

 

正自出神,少年沒有察覺在他身後,有幾位身穿綠衣的青龍旗眾正緩緩靠近。

 

少年沒有習過武,五感並不敏銳,等到他察覺身後那些威脅降臨,要逃已經來不及了!

 

 

 

「包袱裡是什麼?交出來!」

 

那四五名青龍旗眾中,一個領頭的大鬍子朝少年喝道!

 

「只.......只是幾件衣服.......

 

少年抱緊了包袱,連連後退。雖說錢財乃身外之物,可這包袱,死也也不能給。

 

 

 

大鬍子連連欺近。

 

「既然只是幾件衣服,打開看看!」

 

少年咬緊牙根。

 

「不......不行......

 

 

 

「不行?那肯定有寶貝了?交出來!」

 

大鬍子大刀一揮,刀風帶起,吹動少年鬢邊髮絲!

 

「沒......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大爺......您高抬貴手,放過小人吧!小人祝大爺多福多壽.......子孫滿堂......

 

少年砰的一聲,跪倒在黃泥地裡,不斷叩首!

 

 

 

「護成這樣,肯定是有寶貝的。老大,別跟他囉嗦,一刀下去,搶過來就是了!」

 

嘍囉甲道。

 

「是啊老大,雖然旗主說了,搶到的東西必須充公,但咱們所能分到的連塞牙縫都不夠,不如把那寶貝裝咱們口袋裡,反正附近除了咱們,也沒其他同袍.......

 

嘍囉乙打著算盤。

 

 

 

「說的是。」

 

大鬍子點點頭,轉向少年,一柄亮晃晃的大刀,當即朝他頸子劈下!

 

少年閉上眼睛,心想這樣一來,是絕無生還之理了,也罷,就去陪爹娘和哥哥吧!

 

 

 

正當少年早已放棄,準備從容就義,卻聽得面前一陣鏗然聲響,預期中的疼痛之感並未襲來!

 

少年緩緩睜開眼睛,但見一名身段裊娜美好的粉衫女子,擋在他和大鬍子中間,女子手執長劍,和大鬍子的刀鏗然相擊!

 

男人力氣勝過女子甚多,女子虎口震得發疼,卻強撐著不肯將長劍脫手!

 

 

 

「唷?是個美人?」

 

大鬍子刀勢被阻,卻一點也不生氣。他們青龍旗所到之處十室九空,弟兄們已經很久沒有嘗過女人滋味了!

 

一干青龍旗眾瞅著長劍女子,笑得淫邪!

 

 

 

冷汗從女子鬢邊滑落。

 

「小哥,待會,我拖住他們一陣,你趕快跑,但我撐不了多久,只夠自保,所以,你要跑快點,知道嗎?」

 

沒想到眼前女子不僅美貌,更有一股俠義心腸。

 

「不,姑娘,我不能丟下妳不管,這些青龍旗眾,個個都是豺狼虎豹!」

 

少年顫聲道。

 

「小哥,我瞧你是個不會武的,你留下只會拖累我。我是個七秀弟子,雖然品階不高,但如果沒有你,我還是能自保的。」

 

姑娘道。

 

「如果你不放心,由此地往東走十里有一座水神廟,你可以在那裡等我。」

 

 

 

原來是以劍舞聞名的七秀弟子。這七秀坊乃是名滿天下的舞劍名家公孫大娘所創,身法輕靈,劍術卓絕,這樣想想,自己的存在的確只會拖累她。少年當下湊近女子耳畔,低聲道。

 

「那麼,請姑娘保重。我一定在水神廟裡,等到姑娘出現為止。」

 

說完,少年轉身,拔腿就跑!

 

青龍旗眾待要追上,女子長劍一揚,攔住眾人去路!

 

 

 

少年到了水神廟,但見裡頭的泥塑雕像已經沒了頭,想來是年久失修的緣故。那名七秀姑娘和青龍旗眾的狀況未明,少年未敢改動水神廟現場,只躲在神桌後頭,裝成沒人來過的樣子,靜靜等著七秀姑娘的到來。

 

 

 

等待的時間特別難熬,少年一心,為那位俠氣的七秀姑娘擔心著,眼神直直望向門外。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少年才在廟門口,看見那一抹明麗的粉色身影。

 

 

 

「小哥?」

 

姑娘踏過門檻,輕推半掩的廟門月光斜斜地照進水神廟裡,揚起一片銀色的塵埃。

 

「姑娘......

 

只見七秀姑娘,卻不見那些青龍旗眾,少年放心走了出來,迎向她。

 

「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少年笑容燦然。

 

 

 

「這些青龍旗眾草菅人命,為非作歹,人人得而誅之,我只恨學藝不精,無法手刃他們。」

 

姑娘嘆了口氣。

 

「姑娘這樣說,那我不是更沒用了?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面對救命恩人,少年一面說,一面清出了一塊乾淨的地,延姑娘坐下。

 

 

 

「今日僥倖你遇上了我。不然青龍旗刀下亡魂又得添一條。只是小哥,錢財乃身外之物,他們要包袱你就給他們吧,何必拿命過不去?」

 

姑娘也不客氣,就少年整理出來的地上盤坐著,少年也不避嫌,與她並肩而坐。

 

「不行!我這包袱裡的東西,絕不能讓他們發現!」

 

少年固執地道。

 

姑娘側著臉看向少年,眼中流露著好奇,趁少年不注意時,劈手奪過他的包袱!

 

「喂!姑娘妳.......

 

少年待攔阻已然不及!

 

姑娘打開包袱,除了乾糧銀兩外,竟是幾件裙裝,還有釵飾。她訝異地看向少年。

 

 

 

「妳.......妳是女子?」

 

姑娘看見羅裙釵飾,終於清楚為什麼少年死都不肯交出包袱。若讓那些青龍旗禽獸發現她是女兒身,不會武的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嗯.......

 

少年低聲回答。

 

「難怪了,妳倒聰明。」

 

姑娘笑著將包袱重新包好,還給少年。

 

 

 

「對了,恩人妳餓不餓?我這包裡還有乾糧,還望妳不嫌棄。」

 

少年從包袱裡拿出兩片燒餅,一片遞給姑娘,一片自己啃了。

 

「七秀弟子,沈蘭歌,妳呢?」

 

沈蘭歌接過燒餅,不客氣地吃將起來。

 

「崔寂寂。潭州人,家中原來做的是絲綢生意,卻被青龍旗毀了。」

 

少年打扮的崔寂寂一提到家人,眼眶又紅了。

 

「青龍旗在江南十分猖狂,只可惜我們七秀坊人單勢孤,無法將他們殲滅殆盡。不過崔寂寂妳放心,我聽說朝廷準備派天策府軍隊前往江南,妳的大仇很快就能得報了。」

 

沈蘭歌的語氣正面積極,這給了崔寂寂撐下去的力量。

 

「希望天策軍隊能獲得勝利,不要再有人犧牲了。」

 

崔寂寂破涕為笑。

 

 

 

兩人聊了一陣。沈蘭歌和崔寂寂年紀相仿,都是十八歲花樣年華的少女,雖然背景不同,卻頗談得來。

 

因為崔寂寂不會武功,沈蘭歌便自告奮勇,要送崔寂寂去杭州找她姑母,一路保護她。

 

其實沈蘭歌也有自己的行程。一路聊下來,崔寂寂也才知道,沈蘭歌和天策府的一名將士有婚約,這次離開七秀,就是要去找她的未婚夫。

 

耽誤了沈蘭歌的行程,崔寂寂很不好意思,倒是沈蘭歌說了,那位未婚夫,是她師父為她定下的,根本沒見過本人,這次去天策府也是奉了師父之命前去完婚,但沈蘭歌自己對這樁婚姻,其實興趣缺缺。誰知道她那未婚夫生得是圓是扁,有沒有缺胳臂少腿的。畢竟天策府一天到晚打仗,戰場上能不能完整回來這都很難說。

 

原本應該是未婚夫要親自前來迎娶沈蘭歌,但天策府因為青龍旗內亂忙得不得了,沈蘭歌的師父也覺得她十八歲了,不能一直在師門裡吃白飯,就尋了這個由頭把她趕出來了。

 

 

 

「所以,就讓我陪妳去杭州吧。能拖一天是一天。」

 

沈蘭歌嘆了口氣,她實在很怕看到她那位未婚夫和她想像中不一樣。

 

「不會的。蘭歌,妳人那樣好,老天絕對會給妳一位風姿雋朗,人見人愛的夫婿的。」

 

崔寂寂笑著安慰她。

 

「承妳貴言了。」

 

沈蘭歌還是在嘆氣。

 

其實,崔寂寂也很好奇,是怎樣的人中之龍,才能配得上像沈蘭歌那樣的正義女俠。

 

 

 

兩人一路相互扶持,感情越來越好,就像一對親密無間的閨密無話不談。

 

在杭州城外,兩人投宿野店。是夜,兩人爬到屋頂上看星星。

 

因為明天就能進城,而看上去杭州城仍一片繁華並未遭到青龍旗毒手。崔寂寂不好意思再麻煩沈蘭歌,於是跟沈蘭歌約好,明天便分道揚鑣,她進杭州城,沈蘭歌往西,去洛陽天策府。

 

等雙方安定下來,再寫信聯絡彼此。

 

沈蘭歌覺得這樣也好,去洛陽的路其實有點遠,陪崔寂寂這一段,已經離師父承諾天策方面的時間耽擱了不少。

 

 

 

「對了,寂寂,洛陽和杭州相距千里,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時常見面。我給妳一樣信物,妳想我的時候,可以看看它,我想妳的時候,也有個念想。」

 

說完,沈蘭歌從她皓腕上,摘下一只血玉鐲子。

 

「我師父說,她從七秀坊外撿到我時,襁褓裡就有這麼一只鐲子,應該是我親生父母放在我身上的,我便一直戴著它。」

 


「這上面刻有文字呢!」

 

崔寂寂接過血玉鐲子,在月光下端詳,那文字古怪,刻滿了整圈鐲子,看不出是什麼意思。

 

「我師父說,這應該是一種符紋。只是不知道它的來源,也無從知道這符紋的作用。」

 

沈蘭歌看著崔寂寂手裡的鐲子,說明道。

 



「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不過很好看,繞著這鐲子,像雕花一樣。」

 

崔寂寂笑道。

 

「是啊。」

 

沈蘭歌又拿回鐲子,往屋瓦上一敲!

 

 

 

「喂........

 

這麼一來鐲子不就破了嗎?崔寂寂連忙阻止!

 

 

 

鐲子在沈蘭歌的手裡斷成兩枚彎弧。她將其中一枚遞給崔寂寂。

 

 

 

「喏,妳我各一枚,想對方時做個念想。」

 

沈蘭歌道。

 


「嗯......現在時局不穩,也不知道未來會是如何。萬一我們無法見面,我們的孩子,能也藉這枚斷玉相認。同性為兄弟姊妹,異性為夫妻,生生世世,永結為好,也不枉咱們這場偶遇的緣份。」

 

崔寂寂微笑。

 

「生生世世,永結為好。寂寂妳說得真好。」

 

沈蘭歌看著崔寂寂月光下柔美的笑靨,有些迷醉。

 

她其實很想說,不然寂寂,我不去天策府,妳也不去姑母家,咱們找個地方隱居吧,就我和妳,這樣好像也不錯。

 

只是,她要是不去天策,估計天策會和七秀撕破臉,師父會很難做吧。

 


她希望以後,她能生個兒子,崔寂寂有個女兒,讓他們結親,或者,能有個女兒,嫁給崔寂寂的兒子。

 

同性的兄弟姊妹感情再好,日後都要各自成家的,只有夫妻結親,才能一輩子在一起,沈蘭歌想。

 

 

 

第二天,兩人在杭州城外,依依不捨地分道揚鑣此時的她們,並未料到這是她們的最後一面。更沒料到的是,她們的緣份,會以何等令人唏噓的方式延續下去。





台長: 陳跡
人氣(389) | 回應(3)|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策藏]玉半彎(BL慎入) |
此分類下一篇:玉半彎1---盡誅宵小天策義(BL慎入)

陳跡
距離第一次寫番外不久
這是第一次寫楔子

這篇故事是劍三同人策藏BL
兩位男主角是 天策*藏劍
天策府是唐太宗李世民所創
專門對付內亂
藏劍山莊位於西湖畔
以鑄劍為營生 非常有錢
和天策常有生意上的往來

青龍旗之亂為虛構
唐朝沒有這樁亂事
不想寫史實上的安史之亂
怕囿於史實綁手綁腳
無法盡情發揮
特說明之
2019-10-15 00:18:56
Mann
應該以後都寫楔子~~寫得好!!
2019-10-27 11:53:53
版主回應
是喔~~~多謝您的肯定~~~我會的~~~
2019-10-27 12:43:36
Mann
我相信因果論~~
1.楔子就是因~~最好完結篇時也能夠扣回來~~就是果
2.例如~~學術或半學術文章~~一定有所謂的前言(因)~告訴大家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中間有最長篇的本論~~最後會有回應前言哪一些為什麼的結語(果)~~才是一篇完整的研究..
2019-10-27 12:51:09
版主回應
的確~~~
楔子和這篇故事的後續發展甚至結局都有關係~~~
所以我才特別為它寫了楔子~~~
過去的作品都沒有~~~
整篇故事會以這枚符紋血鐲為中心貫穿兩世~~~
2019-10-27 12:53:2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