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01:45:19 | 人氣(588)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是愛暖了少年涼1---雲山從此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OBILE







雲山從此別,淚濕薜羅衣。





已經晚上九點多了,藍氏企業大樓,二十三層頂樓,總裁辦公室的燈還亮著,藍氏總裁藍天,此時還在辦公室加班,批閱公文。

 

突然,桌上分機鈴聲響起。

 

「總裁,夫人來電。」

 

辦公室外,藍天的秘書,負責替藍天過濾電話,主子沒下班,秘書也只好待命。

 

 

 

「轉進來。」

 

藍天對著分機上的擴音器道。待鈴聲再度響起,藍天接起話筒。

 

「霖霖,妳還在做月子,怎麼不好好休息?」

 

語調裡滿是關心。

 

「這句話該是我問你。藍大總裁,你說現在幾點了,還在公司加班,也不知道回家陪妻兒.......

 

電話那頭的沈霖,他的夫人努努嘴。

 

藍天笑道。

 

「我這不是為了賺翊兒的奶粉錢嗎?」

 

「少來。你藍總裁還缺那幾個奶粉錢嗎?快說,晚餐有沒有好好吃,嗯?」

 

沈霖的語氣有些任性,但話語的內容也盡是關心。

 

「有。妳都威脅何秘書我要是不吃晚餐就要把他開除了,何秘書是我的愛將,為了保住他,說甚麼也得吃啊!」

 

「知道就好......

 

夫妻倆閒話家常般的抬槓,別有一種平凡的幸福感。

 

這份幸福,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而後,沈霖陷入一陣沉默。

 

 

 

藍天知道,最近他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誰都不開心,尤其是沈霖,一個剛生產完的女人,特別易感。

 

「怎麼了,霖霖?」

 

「我就快出月了,等出月後,我不能去送送她嗎?」

 

沈霖的語氣聽來有些哽咽。

 

「大家都說孩子還小,避免沖煞,讓我別去,可雲雲出殯那時,我已經出月了啊?」

 

 

 

聽見雲雲二字,藍天一陣怔神。

 

下個月,就是沈雲出殯的日子了。如果還有想見她的,那就是最後一面了。

 

一旦出殯下葬,這世界,就再也沒有這個人曾經存在過的痕跡了吧?

 

藍天心裡,有一陣隱隱的刺痛,埋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

 

 

 

「那時,我們一起去,送送她。」

 

藍天沉默了半晌,回答。

 

「好。」

 

沈霖的語氣中有一股釋然。

 

「還有,葬儀社的人說,要有人去整理雲雲的遺物。我想去,但劉媽她們攔著不讓我去,說這事不吉利,對翊兒不好。可雲雲除了我們,也沒有其他親友可以幫她收拾了。」

 

沈霖道。

 

「天哥哥,你跟劉媽和婆婆她們說說,讓我去,好嗎?」

 

 

 

是啊,一路走來,他和沈雲離了婚,那人死了,沈霖認祖歸宗後,沈雲已經很久,都是孑然一身了。除了他和沈霖,還有誰能送她最後一程?

 

不過,從沈雲死前的種種行為來看,她也許已經不在乎,有沒有人會為她的離去而難過了吧?

 

 

 

「霖霖......我去吧。」

 

藍天的聲音,變得沙啞而低沉。

 

「整理遺物也許會搬動物品,妳還在月子裡,的確不適合。我去,妳信得過我嗎?」

 

話筒那頭傳來沈霖吸鼻子的聲音。

 

 

 

「嗯.......天哥哥,你去吧,記得帶個雲雲的東西給我,什麼都好,我好留個念想。」

 

話筒那頭的沈霖終於妥協,向藍天交待著。

 

 

 

應承了沈霖後,藍天將工作做個收尾,晚上便睡在了總裁辦公室附設的休息室內,預備明天一早,去一趟沈雲生前的住處。

 

隔天,藍天沒有帶任何幫手,一個人開著車,到了他們所在T市貧民區,沈雲所住的老舊大樓套房。

 

雖然他們已經分開很久了,但畢竟曾是夫妻,沈雲的習慣和喜好,他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交待別人,他不放心。

 

 

 

沈雲因為行動不便,租賃的房間在二樓,走過泛著霉味的樓梯間,她的房門沒有鎖,只是虛掩,藍天輕輕一推,鏽蝕了的鐵門就開了。

 

沈雲出獄後,很長時間一個人住,房間並不大,卻因為她的東西很少,顯得空蕩蕩的。

 

一進門,她慣用的拐杖倒在門邊。

 

折了的那條腿,狀況時好時壞,好的時候,她能一跛一跛的走,變天時,劇烈的疼痛讓她必須拄著拐杖才能行動。

 

她離開的那天,是走著離開的。雖然下午下了一場雨,但發現她屍體的墓地管理員說,她的臉上是帶著笑意的,想必去得沒有痛苦吧?

 

法醫相驗的時候,怎麼都找不出她的死因,沒有內外傷,除了那條折了的腿,也沒有其他疾病,就好像她的身體各器官和細胞突然說好了,一起停止運作,就這樣去了。

 

他知道自從那個人死後,她已經失去了生存的意識,就這樣去了,對她而言是得償所願,可對藍天來說,他真的沒有辦法接受,前兩天還見過她,和她聊天,看著她臉上雲淡風清的笑意,以為過往的罪惡和苦難早就已經離她遠去,心裡也為她能夠重生慶幸著。

 

然後,她就死了。

 

 

 

房間裡只有一張床,一張薄被,一個衣櫃,一張書桌,一把椅子。他和沈霖看不下去,想替她添購家具,換個好一點的住處,她都不願意。她說,只有住在這樣的地方,她才能心安。

 

藍天知道她的想法。她傷害過自己,傷害過沈霖,更傷害了那個人,至死方休。沈雲只能用自虐去平衡她的自責。

 

其實,在她承認錯誤的同時,他和沈霖,早已經原諒了她,何況是那個人?

 

就算全世界都把槍口指向沈雲,那個人也只會替她擋槍,不可能恨她。

 

她其實無需自責。

 

 

 

藍天把沈雲的破舊早已泛黃的床墊和棉被打包好,打開衣櫃,裡頭只有長袖短袖衣服各兩套,交替著穿。

 

衣櫃的角落裡,有一套小女孩的粉紅色洋裝,疊得整整齊齊,放在塑膠袋裡封好,裡頭附了一張紙條。

 

「某年某月某日,和爸爸媽媽第一次見面,爸爸媽媽買給我的洋裝,謝謝你們。」

 

 

 

藍天眼眶一熱。

 

沈雲是沈霖父母收養來的孩子。因為身世,她的一生所收獲的善意並不多,就算現在,因為她對沈霖做的事,沈霖的父母對她不能沒有怨懟,雙方感情也疏離了。

 

她一直留著這件洋裝,即使養父母不再關心她,她心裡還是感激的吧?

 

藍天準備把這件洋裝,還給沈霖的爸媽,他的岳父母。

 

 

 

沈雲的衣櫃只有這樣。藍天轉向她的書桌,沈雲的手機,她沒有帶走,還好好地放在書桌上,只是沒了電。

 

藍天找到充電器,替手機充電。等待的期間,他將沈雲桌上的書籍文件打包,準備整理好後,再到沈雲靈前問問,這些東西她想怎麼處理。

 

沈霖說想留個念想。可沈雲的東西真的太少了。其實在他們還有婚姻關係時,藍天對沈雲並不吝嗇,沈雲愛買名牌衣飾,藍天總是滿足她。他們離婚後,沈雲也帶走不少,可現在藍天卻發現,他給她的東西,竟然一件都沒看到。

 

藍天記得他曾送給沈雲一條鑽鍊,是從拍賣會上拍下來的。沈霖想留念想,藍天第一個念頭就是那條項鍊。沈雲說過她很愛那條項鍊,對她來說,那代表藍天對她的愛,她要一輩子帶在身邊。

 

可現在,藍天卻找不到那條項鍊。

 

好像在沈雲身邊,藍天存在過的痕跡,就這樣被人蓄意抹去。

 

藍天想起那個人。

 

不是別人,抹去藍天痕跡的,也許就是沈雲自己。

 

 

 

藍天輕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既是如此,那麼,就剩下這支手機了吧?

 

 

 

藍天在床沿坐下,想滑開沈雲的手機。他試了沈雲的生日、那個人的生日、自己的生日、沈霖的生日,結果都不是。

 

藍天試了很久,直到他福至心靈,輸入了1230這個數字。

 

手機螢幕開了,藍天也愣了一下。

 

他記得那個人曾經說過,他初識沈雲,比藍天還早,是在她五歲那年的除夕夜。

 

農曆1230,那天很冷,卻一點也不冷。

 

 

 

藍天點進手機的通訊錄。這支手機沈雲一直沒換,所以沈雲的朋友,藍天差不多都知道,通訊錄裡有他的手機號碼,列為第一,但名稱不叫藍天,叫白月光。還有她養父母的手機號碼,名稱還是爸爸媽媽,還有沈霖的號碼,名稱改成了妹妹。

 

還有賤人123,藍天知道,這些是沈雲的生父生母,還有她那個不成材的親生哥哥。其他,還有一些不重要的人.........

 

他叫白月光,那麼,那個人呢?藍天只是好奇,沈雲會怎麼稱呼那個人,但找了幾次,卻沒有發現那個人的手機號碼。

 

怎麼可能沒有?

 

藍天點進了手機的訊息和通話紀錄,沈雲和那個人的聯絡很密切,卻沒有把那個人的手機號碼放進通訊錄裡。正覺奇怪,卻突然腦子一震!

 

把他的手機號碼爛熟於心了吧?也就不必放進通訊錄了。

 

就算自己是她的白月光又如何?也許,連她自己也沒察覺到,那個人對她來說,是何等特別的存在。

 

藍天心下生出一陣澀然。

 

 

 

接著,他點進手機的記事本裡。

 

沈雲有做筆記的習慣。

 

她的筆記裡,大部分都是關於藍天的事,少部分是對她親生父母兄弟的怨恨,還有對沈霖的愧疚。

 

她把他們第一次相遇,她心裡的感受,鉅細靡遺地描寫著。

 

她高中時期,第一次看見藍天。藍天的父親,是她學校的董事,有一次校慶致詞,藍天的父親沒空,藍天代替父親去了,那時她就對藍天,生出想親近的感覺。

 

可惜那時,藍天並沒有理她。

 

那情景,藍天也記得,但因為他的條件和家世,想接近他的女孩太多,他覺得沈雲也是其中之一。

 

繁華盡處的如今,藍天悲哀地想,也許沈雲真的只是因為他的條件和家世而接近他,並不是真的愛他。

 

筆記裡,把他的愛好、行程、還有她每個階段對藍天的感覺,鉅細靡遺的記載,一頁頁都是關於他。

 

相簿裡,也都是藍天的照片。

 

可藍天知道,白月光再清高,再聖潔明亮,凡人不會想要企即。

 

遠不如手心裡那只溫暖的燭光。

 

那個人,才是她的燭光。

 

 

 

她的手機裡,沒有那個人的照片,沒有那個人的隻字片語。

 

是因為她早已把那個人的一切,深深烙進了心裡吧?

 

 

 

藍天將她的筆記一頁頁翻過,一面回想他們之間曾經的互動。

 

其實,歷歷在目。

 

其實,他也很想她。

 

 

 

直到筆記本裡的最後一頁,看那日期,正是她過世的前一天。

 

那最後的筆記裡只有兩句話。很隱晦,卻是關於那個人的。

 

『雲山從此別,淚濕薜羅衣。』

 

 

 

藍天知道,這首詩,是唐代詩人孟浩然的作品,『送友人之京』裡的句子。

 

詩句把他離開後,沈雲一直以來的感受,還有那個人和沈雲的名字,嵌進句子裡。

 

雲山,沈雲,宋還山。

 

 

 

她的筆記和生命,由此劃下句點。是不是因為,她已經找到她真正的歸宿,不再飄流?

 

雲一直以為,藍天是她的家。很久以後,雲才發現,那座屹立千年的山,才是她真正的依靠。因為她知道,不管她跑到哪裡,那座山,會一直待在原地等她。

 

藍天想起沈雲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想起沈雲,藍天心中總會生出絞痛的感覺。約莫,他對沈雲還是有愛的。

 

藍天在很多事上都比宋還山優越,學歷、外表、背景、家世、人品......這也是沈雲選擇他的原因。

 

但在愛沈雲這件事上,他永遠比不上宋還山。

 

 

 

藍天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起。是沈霖的來電。

 

「天哥哥,你去整理了嗎?」

 

「嗯。」

 

藍天的思緒被拉了回來。

 

「沈雲的東西不多,有一件妳爸媽送她的洋裝,我會拿回去給老人家。剩下沈雲的手機,妳要嗎?」

 

藍天想,就算沈霖不要,這手機他也會留下。

 

對沈雲,他也需要念想。

 

「好。謝謝你,天哥哥。」

 

沈霖又開始顫抖著聲音。

 

「霖霖,不要哭,還在月子中,眼睛會壞掉的。」

 

藍天安慰她。

 

「雲雲她的事,叫我怎麼可能忍得住.......

 

 

 

霖霖總是這麼善良,即使沈雲曾經傷害過她,她還是衷心地關懷著她。

 

如果自己再把沈雲的手機拿給她看,大概還要再哭上一波吧?

 

藍天收起沈雲的手機,尋思著等到霖霖出月,再給她看吧

 

將沈雲的遺物清上車子,離開套房前,藍天再度回頭,看一眼這個沈雲曾經生活的空間


然後
,訣別






台長: 陳跡
人氣(588) | 回應(3)| 推薦 (1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是愛暖了少年涼 |
此分類下一篇:是愛暖了少年涼2---沒有城堡的公主

陳跡
新作來了
很虐
慎入
2019-10-13 01:57:18
殘骸
看完才看到
很虐
慎入

ㄏㄏ
來吧
2019-10-13 14:13:46
版主回應
兩篇新作都是虐的
但這篇特別虐
有點不敢直視
陽光久了
偶爾換換口味
只是委屈了這部小說的男女主角了XP
2019-10-13 14:40:09
看的心裏一沉。
2019-10-14 23:27:46
版主回應
最近走虐心風格
2019-10-15 00:27:4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