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01:08:17 | 人氣(54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42---我們阿朔身體很健康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實習生涯在忙碌之中過去了,伍安朔待在楊大沅的事務所裡正式執業。他態度認真,勝訴機率高,很快就闖出了口碑。

 

只是,他把時間都花在工作上,感情上一點進展也沒有,急壞了伍媽媽。

 

雖然當初伍安朔和李疏桐並沒有說分手,但八年啊,哪個人等得下去?所以伍媽媽答應的前提是,她覺得伍安朔會淡了李疏桐,再認識新的女孩子。就連也已經出來執業的伍安堯,也都談過兩三段戀情了,沒想到伍安朔的生活除了工作其他就沒了。

 

「阿朔,你明晚有空嗎?」

 

這天,伍安朔在他房間裡查資料,伍媽媽敲門進來,問道。

 

「幹嘛?」

 

伍安朔的眼睛不離電腦螢幕。

 

「明天我同事,那個教比較文學的趙叔叔,你小時候也見過的,他們夫婦想來我們家拜訪,聽說你的廚藝不錯,想嘗嘗看,你若有空,煮一桌來招待趙叔叔他們吧!」

 

「我這兩天手上沒案子,再說執業以後忙,好像很久沒煮了,行。」

 

伍安朔答應了,伍媽媽笑得春花燦爛地。

 

 

 

第二天,伍安朔提早離開事務所,去黃昏市場逛了一圈,購買必要的食材,就回家煮飯了。

 

才將米洗好,門鈴聲就響起,趙氏夫婦已經到了,伍媽媽前去迎接,除了伴手禮,還帶了一個穿著長裙,長相清秀,氣質溫婉的年輕女孩。

 

 

 

「唉呀,這位就是可涓吧!十年不見了,出落得這麼漂亮,聽說在高中任教,這年頭老師不好考啊!」

 

伍媽媽提高了聲調,不斷稱讚跟趙氏夫婦一同前來的女孩。那女孩是趙氏夫婦的獨生女,叫趙可涓,比伍安朔小一歲,這場飯局,就是伍媽媽為伍安朔精心安排的相親局了。

 

「沒什麼,你們伍安朔才真是厲害,大四就考上資格,現在還成了楊大沅律師事務所的台柱,更難得的是不僅人長得帥,廚藝還了得,今天不知道有沒有口福嘗嘗我這世侄親手做的飯菜呢?」

 

趙叔叔開朗地笑道。

 

「有有有,我們阿朔現在正在廚房裡忙著呢!先進來坐坐吧!」

 

伍媽媽引著一行人進到客廳。

 

「其實我們可涓也喜歡下廚,不如可涓妳也到廚房去幫幫忙,給世侄打下手吧!」

 

剛坐定的趙叔叔道。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只是來者是客,怕麻煩了可涓。」

 

伍媽媽看趙可涓的眼神,就像在看兒媳一樣,滿意得不得了。

 

「不麻煩,可涓和安朔世侄小時候見過面,那時玩得挺開心的,雖然長大了,但彼此默契肯定還在的。」

 

趙叔叔催促著趙可涓,進廚房幫伍安朔。

 

 

 

伍安朔看見站在廚房門口的趙可涓,愣了一下。他媽只說趙叔叔夫妻要來,可沒說連他們女兒都要來啊?

 

這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早知他媽的企圖,伍安朔這餐就不回來煮了。

 

伍媽媽自然知道自家兒子的想法,所以沒告訴他趙可涓要來。要是讓他提早知道這是個相親局,肯定跑得不見人影。

 

不過,伍安朔還是挺有風度的,他一邊切肉,一邊招呼道。

 

「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趙可涓妳是客人,就陪妳爸媽休息休息吧!」

 

 

 

「你在切肉啊!」

 

趙可涓自己進來了,微笑道。

 

「我可以幫你洗菜啊!」

 

「喔,那好吧。」

 

畢竟是媽媽的同事,也不想把場面搞得太難看,就煮一餐飯也不代表什麼,伍安朔繼續切他的肉,趙可涓挽起袖子,在水龍頭下洗菜。

 

幾個長輩在客廳裡,看著他們兩個在廚房裡忙碌的背影,但覺郎才女貌,珠聯璧合,接著應該就是琴瑟和鳴,五世其昌了!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色端上了桌,趙可涓看伍安朔的眼神越來越崇拜,伍安朔比她高了一個頭,她只是抬頭看著伍安朔,脖子都不會痠的。

 

 

 

開飯後,伍媽媽特意安排伍安朔坐在趙可涓身邊,伍安朔也沒抗拒,席間倒是一片祥和。伍媽媽一直講趙可涓好話,趙叔叔夫婦也一直稱讚伍安朔將才,伍媽媽還要伍安朔給趙可涓夾菜。

 

「不了,我有肝炎,怕傳染給趙可涓。」

 

伍安朔雲淡風輕地道。

 

當下,桌邊氣氛變得詭異。大家都停下筷子,你看我,我看你,除了伍安朔,還吃得跟沒事人一樣。

 

 

 

「你這小子什麼時候有肝炎,胡說八道也該有個限度!」

 

伍媽媽罵道。

 

「昨天得的。」

 

伍安朔扒了老大一口飯。

 

「你.........

 

伍媽媽強抑怒氣。她對趙可涓很滿意,怎麼可能放過這次機會?當下陪笑道。

 

「我們阿朔沒事就喜歡打打嘴砲,愛開玩笑。我自己的兒子我知道,身體健康得像條牛。」

 

其實,趙氏夫婦和趙可涓一聽,就知道伍安朔對這樁親事沒意思。不過,趙叔叔覺得伍安朔條件好,放掉也有些捨不得,不如再試一下。便對趙可涓道。

 

「那不然,可涓妳夾菜給安朔吃吧。」

 

趙可涓點點頭,從那盤蛤蜊絲瓜裡,夾了一個蛤蜊,笑著對伍安朔說。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一起吃飯,你光蛤蜊湯就喝了兩碗,肯定是喜歡蛤蜊的。」

 

「妳記得這麼清楚呀?我有點感動呢......

 

伍安朔也報以微笑。

 

「不過我很久沒吃了,因為醫生說蛤蜊是我的過敏原,吃了噴嚏打不停。」

 

伍安朔的話,讓趙可涓夾著蛤蜊的手,尷尬地懸在半空中。

 

 

 

「你又啥時過敏了?」

 

伍媽媽還是在強抑怒氣,對伍安朔的白目視而未見。

 

「阿朔又在開玩笑了,他身體很健康,沒有問題的。」

 

 

 

「嗯,看得出來,吃飯,都吃飯吧。」

 

趙叔叔示意趙可涓,化解她的尷尬。

 

當然,趙可涓條件也不差,伍安朔的態度很明顯了,他們趙家也不會自取其辱。

 

就這樣,這場相親又以告吹做收。

 

 

 

伍媽媽真的快氣瘋了,趙家人走後,削了伍安朔一晚上!

 

「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兒子,生來氣死我的!人家可涓條件多好,長得漂亮又是高中老師,學校同事想跟她結親的從前門排到後門去了!我好不容易說動他們來家裡,人家念在小時候一起玩的情份也來了,你這樣是想怎樣?」

 

「媽妳才想怎樣?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妳不要再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

 

「你什麼女朋友?那個李疏桐?你們那麼久沒見面,搞不好人家已經跟她前夫復合了!女人青春有限,她幹嘛要等你?智商這麼低,怎麼考上律師的?」

 

「她不可能跟她前夫復合的!媽,我跟桐桐為了妳,已經退讓到願意八年不見面,妳不要再得寸進尺了!再有這樣的事,我就去屏東執業。」

 

伍安朔一面威脅,一面上了樓,把伍媽媽的怒氣拋在身後。

 

他也是有脾氣的,今晚的一切,伍媽媽都沒有問過他的意見,是還當他小孩子嗎?

 

 

 

李疏桐看著手中的白色棒棒,眼眶頓時紅了。

 

上頭有兩條明顯的紅色槓槓。

 

知道伍媽媽反對他們在一起最大的理由,就是李疏桐很難生育。所以,在伍安朔離開異鄉後,李疏桐便積極地看醫生,調養身體,雖然八年那麼長時間,他們之間的關係會產生什麼變化很難說,但,伍安朔在台北努力地考上執照,努力地工作,所以,她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第二天,李疏桐開著車,到恆春去產檢,醫生說孩子大概兩個多月,算算,應該是酒店那晚中的獎。

 

李疏桐激動得心臟都在顫抖,她沒想過,這世上竟然真有奇蹟存在。

 

她不再出去攝影了,也刻意減少工作量,小心翼翼地護胎,幸好這段時間今今的加入,工作也上手了,人手不至於不足。知道李疏桐懷孕,異鄉幾名員工都嗨翻了,尤其是鳳姐,她生過孩子有經驗,三天兩頭地給李疏桐進補,周到得像李疏桐的媽一樣,李疏桐叮嚀她們,這件事不可以讓伍安朔知道。

 

今今和曉萱都不解,伍安朔是孩子的爸,為什麼他不能知道?

 

「因為,這孩子,是我自己要的。這八年的約定充滿變數,如果真的有變,他能夠有更好的選擇,我不希望這個孩子綁住他。」

 

「但是老闆妳生了孩子,伍哥哥他媽媽應該就不會反對了啊!」

 

曉萱不解,她本來要跟伍安朔傳賴的。

 

「她反對的,不只是生孩子的問題。我不能讓她覺得,我用孩子脅迫她答應。我本來也沒有這樣的心思。所以,就先這樣吧。」

 

「沒關係,我們跟李老闆一起照顧這個孩子。八年之約還有六年如果六年後伍安朔沒有變心,他才有資格做孩子的爸爸,才有資格待在李老闆身邊,才是真的愛著李老闆。」

 

今今道。

 

「不然,讓他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萬一他變心,要來跟李老闆搶孩子怎麼辦啊!李老闆這孩子懷得這麼不容易......

 

今今和她的朋友們,很多都出身單親家庭,她覺得李疏桐的考慮有道理。

 

 

 

「今今妳不覺得我自私嗎?」

 

李疏桐撫著微凸的小腹,笑問。

 

「他們男人也很自私啊!剛好而已。」

 

今今看來還在記恨李斯。

 

 

 

江孟淮工作告一段落,又來到了異鄉。

 

這次,他看見李疏桐已經顯懷的肚子,愣在當場,沉默了許久。

 

李疏桐不讓他碰她,很明顯的,這是伍安朔的孩子。

 

 

 

「他知道了嗎?」

 

江孟淮和李疏桐在大廳裡對面而坐,顫著聲音問。

 

「我沒打算讓他知道。」

 

李疏桐神情平靜。

 

「這孩子是個奇蹟,我一定要留下他。」

 

 

 

江孟淮想起他曾經和李疏桐的那個孩子,濕了眼眶。

 

他覺得伍安朔何德何能。

 

他也曾經有這樣的福分,然而上天,終究不眷顧他。

 

 

 

「離八年的約定還有六年。六年一到,妳會讓他知道嗎?」

 

江孟淮又問。

 

「如果那時,他對我的心意仍未改變,我會讓他知道。」

 

「那如果他的心意改變了呢?妳要一個人扶養這個孩子?」

 

「對。」

 

 

 

江孟淮深吸了一口氣。

 

「疏桐,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孩子不能在不健全的家庭裡長大。在成長的很多時刻裡,爸爸的角色是沒人能替代的。」

 

「妳能給我機會嗎?我會把這個孩子當成親生的孩子來照顧。他就是我們的樂樂,我們的孩子。」

 

 

 

「江孟淮,我知道你的想法。」

 

李疏桐停了半晌,這才道。

 

「我相信你能。但是我,我覺得,我們目前的關係很好,我不想改變。」

 

「你懷念著我當年對你執著且單純的愛。你希望能夠再度擁有那份愛,可是江孟淮,我不會再像當年那樣愛你了,你所求的,都已經留在過往,不會再出現了。」

 

「在這些事情過後,我們都變得清醒,更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江孟淮,你想要的,在我身上是得不到的。但以你的條件,你可以輕易再找到一個愛你的女子,而現在已然改變的你,也值得她的愛。」

 

 

 

「我知道妳會拒絕我。現在我的幸福一點也不重要了,我甚至配不上這兩個字。但疏桐,我想看著妳幸福,即使給妳幸福的那個人不是我。」

 

江孟淮握住李疏桐的手,李疏桐沒有推開。

 

「我答應妳,如果六年後,那個姓伍的小子對妳的心意仍舊不變,我會考慮我自己的。」

 

「好。」

 

李疏桐點點頭,她有些疲憊,想上樓睡一下。

 

 

 

「還有,疏桐......

 

看著李疏桐走上樓梯的背影,江孟淮突然叫住了她。

 

「謝謝妳曾經愛過我。」

 

 

 

李疏桐回眸一笑。

 

她知道,江孟淮已經接受了他們不可能的事實。

 

「人生還很長,一定還有人,會在某個角落等著你。」




台長: 陳跡
人氣(547) | 回應(0)| 推薦 (1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43---神風特攻隊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41---妳的心自由了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