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0 00:55:30 | 人氣(1,113)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8---去你想去的天涯(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聽著孫航的敘述,陸緋的眉頭越蹙越緊,渾身都在顫抖。

 

唐藍的手筋和腳筋,在清醒的時候,硬生生被挑斷,那種痛,讓陸緋不忍卒想。

 

更何況,那些壯漢將他凌辱得面目全非?

 

陸緋殺了陸緇,殺了司裴赫也找出了那些凌辱唐藍的明教弟子,活生生閹割,個個凌遲,沒割個三千刀不許死!

 

 

 

「唐公子的傷處拖得太久,有感染的跡象,沒有及時處理,以我的醫術,只能勉強將斷筋再續,或許能有一般行動能力,卻沒辦法恢復得和正常人一樣,後半生也許要藉助拐杖。」

 

唐藍才二十三歲,在如此青蔥的年紀裡提前衰老,與拐杖為伍,不說陸緋自責,唐藍自己也一定不能接受。

 

孫航看著床榻上已然梳洗整齊,卻沉睡著的唐藍,嘆了口氣。

 

「所以……沒辦法恢復他的功力?」

 

「連一般人做得出來的動作都很吃力了,又怎麼要求他恢復功力?」

 

 

 

「孫航,你不能再想想辦法嗎?阿藍一直執著於夜榜排名,……他的自尊心很強,他絕對沒法忍受這樣的自己…….」

 

已經成了明教現任教主的陸緋,哀傷地求著孫航。

 

就算當了教主又如何?還是有辦不到的事啊!連心愛的人都不能守護,這個教主不知道當來幹什麼!

 

 

 

「只能請你多陪陪他,安慰他,幫助他走出來了。」

 

孫航道。

 

「陸緋,說到底,我的醫術在萬花谷也不算最拔尖,如果你相信我,這段時間你好好陪著唐公子,我回去找人搬救兵,也許我會有師兄弟,能讓唐公子恢復健康。」

 

 

 

「好。可是這段時間,阿藍的傷口……」

 

孫航的說法不至於絕望,陸緋也只能信任他。

 

「雖然明教不長於醫術,但你們明教的大祭司,醫術還是有一定保證的。我會和大祭司切磋切磋,這段時間,由他來照顧唐公子。你覺得如何?」

 

陸緋聞言點點頭,在他認識孫航前,從小到大,身上的傷病,便都是大祭司處理的。

 

 

 

「好。但孫航,你得快些回來。」

 

「我知道,看你為唐公子著急的樣子,這事不解決,你肯定啥也不能做,教主大人,我也怕明教就此滅教啊!」

 

孫航拍拍陸緋的肩膀,安撫道。

 

 

 

陸緋並沒有被孫航安撫到,他的神情,還是一般沉鬱憂傷。

 

「孫航,為什麼阿藍還不醒呢?他都已經昏迷十幾天了,難道他被歐密德刑求時傷了腦嗎?」

 

孫航聞言,心想唐藍傷得雖重,但都是外傷,沒道理睡這麼久。他伸出手去,查看了唐藍的瞳孔,再替他診脈,聽了聽心音,又道。

 

「唐公子性命是無虞的。之所以睡這麼久,我想,可能是他自己不願意醒來吧?」

 

孫航知道一個人的健康狀況,除了身體,心理也有很大的影響。

 

「也許他所經歷過的一切,讓他不想面對你,面對自己……」

 

 

 

「那......」

 

陸緋悵然道。

 

「孫航你說,我到底該怎麼做?」

 

 

 

「不如......就當你什麼也不知道吧......」

 

孫航想了想。

 

「不想面對,就不要面對,人心哪,總有保護自己的機制。」

 

 

 

陸緋點點頭。

 

「好。孫航,你走前,我送你一些禮物,讓你帶回萬花谷,請你們務必想出拯救阿藍的辦法。」

 

這事,陸緋便著陸脩去辦了。

 

 

 

又陪了唐藍一會,陸緋才離開,他還得處理家人們的後事,以及上任後一片混亂的明教。

 

還有達麗雅。司裴赫死了,她帶著司裴赫的屍體,離開了聖墓山,陸緋擔心她,也得把她找回來才可以。

 

 

 

傳說人在死前,一生所經歷過的事物會像跑馬燈一樣,在腦海裡跑過一遍。

 

唐藍看見那年在街上,被幾個混混毒打得遍體鱗傷的唐白,體無完膚,只一雙眸子清澈無諱。

 

他從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一雙眼睛。清澈得彷彿四周空氣都變得汙濁起來。

 

唐藍拉了拉身旁師父唐方的手,用企求的眼神看著他。

 

唐白被帶回了唐門,而後師父總理千機堂,他和唐白,成了千機堂最出色的弟子。

 

其實他哪裡出色?只不過是唐白的時時點撥,和與唐白比肩的一腔執著。

 

唐白說,他是他的家人,也是他的愛人,他們之間的關係,一輩子都分割不開。

 

唐藍很滿足,這段關係的穩定讓唐藍的生命沒有缺憾。

 

儘管師父反對,可只要自己願意,唐白願意,他們的關係沒有人能拆得散。

 

到最後,當唐白轉身走向唐紫,唐藍才明白,一直以來願意的只有自己。

 

美夢乍醒,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孤獨,就像硬生生從心臟卸下一塊肉,鮮血淋漓。

 

 

 

然後,陸緋莫名其妙地闖了進來,在他生命中最煎熬的時候。

 

他已經做好一個人度過這漫漫餘生的準備,就像躺在一張一個人剛好的榻上等死,陸緋卻硬是擠了進來。

 

一張榻睡兩個人,感覺並不舒服。可陸緋就是有本事,將一張榻拉寬,變得舒適又寬敞,還能容得下他們倆。

 

陸緋的正面陽光影響了唐藍,不管自己怎麼拒絕他,他總沒臉皮似地偷搶拐騙,硬是把自己栓在了他身邊。

 

陸緋這個人身上,沒有半點負面的能量,和他相處起來,沒了和唐白在一起時的患得患失。那感覺就像,即使唐藍在他身上砍了三百刀,陸緋還是會流著血,一路爬回他腳邊。

 

他並不怕失去陸緋,也許是做好了隨時抽身的準備,也許是,陸緋那副一輩子賴定你的饞樣,竟讓他莫名地感到安全。

 

 

 

只是,經過光明頂那場奪嫡之爭,一切都不一樣了。

 

明教不一樣了,陸緋不一樣了,連他唐藍,也不一樣了。

 

明教改朝換代,權力分布重新洗牌,陸緋爆冷出線成了教主,爬上人生的巔峰。

 

而汙穢到泥巴裡的唐藍,成了一個無用的廢人,再也無法和陸緋比肩的廢人!

 

 

 

教主的地位多麼崇高,必須處理的事務多麼繁多龐雜?陸緋需要的,是個能與他分憂的伴侶站在他身邊,而不是自己這個,連站都已經站不起來的廢人!

 

即使陸緋不嫌棄他,他又豈能沒有自知之明?

 

那一身明教教主的白色袍服,襯得陸緋高大聖潔一如神祇,又豈是一灘汙泥般的自己所能玷汙的?

 

他原以為對陸緋,自己隨時都能抽身。可如今他必須離開陸緋的當下,心再度被撕裂,痛不欲生。

 

不曾背叛他的陸緋,那樣好的陸緋,唐藍卻必須失去他。


什麼都不屬於自己
,這條命,他又要來做什麼

 

曾經是個殺手,手下無數人命,他只想要一個痛快,如今卻連了結自己生命都做不到。

 

 

 

陸緋還是一樣,除了處理教務,不分晝夜地守在唐藍身邊。他求過明尊,求過三生樹,別讓唐藍離開他。

 

略為粗礪的手,一次次撫過唐藍那張,他熟悉的輪廓,陸緋喃喃自語。

 

 

 

「阿藍,你聽得見我說話嗎?等我穩定目前明教局勢後,我就讓出教主之位,帶你回中原,你想去哪裡都可以。」

 

「你在巴蜀長大,長年不見陽光,大漠的陽光對你來說太過毒辣,曬傷了你,我要捨不得的。所以,我願意跟你走,去你想去的天涯。」

 

「阿藍,我已經沒了爹,沒了娘,沒了哥哥,沒了姊姊,全家只剩了我一個人,我跟你一樣是孤兒了,你忍心讓我一個人嗎?」

 

「求你醒來吧!我需要你,教務的一切都是我所陌生的,我真想逃,可想起我爹卻又不能,如果你能醒來在我身邊,這一切,我就不是一個人面對了。」

 

「你為什麼不醒來?可是嫌我煩嗎?你不是說過,我已經得到了我所想要的,所以阿藍,你也愛我不是嗎?你可以忍受看不見我的日子嗎?」

 

陸緋一直在跟唐藍說話,有時便直接累到趴在唐藍身上睡著了。

 

唐藍的心跳聲,總教他無比安心。

 

 

 

當唐藍睜開眼睛時,陸緋正在他身旁睡著。

 

他的臉看上去,似乎憔悴了些,年少耀眼的顏上,多了黑眼圈,和青色的鬍渣。唐藍心疼的想伸出手去摸他的臉,卻連這個簡單的動作也做不到。

 

更何況,為他遮風擋雨?

 

 

 

唐藍試圖舉手的碎動,擾醒了陸緋。

 

與唐藍四目相對,陸緋當即坐了起來,一顆心怦然而跳。

 

 

 

「阿藍,你終於醒了.......」

 

陸緋紅了眼眶。

 

「陸緋,我想抱你,可我不能.......」

 

唐藍眼底含著光閃。

 

「說什麼呢!從來都是我抱你的,老子你男人,你想去哪,都抱你去!」

 

陸緋躺回唐藍身邊,一把抱住了他,緊緊地,鼻尖摩梭著他臉頰。

 

 

 

唐藍的心顫抖著。

 

「我睡了很久,是嗎?」

 

「嗯,太久了,久到我以為,你又不要我了.......」

 

陸緋的聲音像一陣春風,輕輕拂過唐藍的側臉。

 

 

 

「配不上你的是我,我又怎會不要你?」

 

唐藍怔了神,在心裡迴旋著。

 

 

 

「餓不餓?我煮東西給你吃。想吃什麼?」

 

陸緋問。

 

「不餓,只是躺太久,想出去透透氣。」

 

唐藍道。

 

 

 

從醒來到現在的表現,唐藍尚稱平靜,讓陸緋覺得,要求給他一個痛快的唐藍,不過是自己的幻聽。

 

出去透透氣,更可以讓心情開闊些。

 

「好,我陪你。想去哪?」

 

陸緋笑道。

 

 

 

「光明頂收拾好了嗎?我想看星星。」

 

唐藍道。

 

「好,我抱你去。」

 

陸緋挽起袖子。

 

「有輪椅嗎?我還沒廢到全身動彈不得,不是嗎?」

 

唐藍委婉拒絕。

 

陸緋知道唐藍敏感,怕他心情不好,只得甚麼都順著他。

 

「有。我推你,我們一起去看星星。」

 

陸緋讓陸脩備下輪椅,扶唐藍坐了上去。唐藍很堅強,他的傷口還滲著血鐵定很痛,卻不吭一聲。

 

讓陸脩去準備吃的,陸緋自己推著唐藍,走向光明頂。

 

 

 

今夜又是星光燦爛,唐藍永遠忘不了,第一次看見大漠星空的那份悸動。

 

那時,陸緋就在他身邊,一如今晚。

 

唐藍仰望星空,看得痴了。

 

 

 

「孫航說,他有師兄可以為你續筋脈,所以回去搬救兵了,很快就回來。」

 

唐藍對於自己身體狀況一句也沒問,陸緋也沒發現唐藍的反常,自顧說明著,希望能安他的心。

 

「陸緋,我可以再看一次朝聖言嗎?」

 

唐藍對陸緋的安慰沒有反應,自顧問道。

 

「這可是教主的朝聖言。」

 

 

 

「當然,明教教主的朝聖言,專屬於你,阿藍。」

 

陸緋退了幾步,拔出日月雙刀,在獵獵的寒風裡舞動起來!

 

果然,星空下的朝聖言,還是一樣燦美得足以在記憶裡定格。

 

唐藍微笑看著。

 

 

 

「謝謝你,陸緋。」

 

當陸緋一舞而盡,走向唐藍,唐藍突然道。

 

唐藍從未對陸緋說過這兩個字。

 

「阿藍,對我來說,為你做什麼事都是應該的。」

 

陸緋蹲在輪椅之前,撫著唐藍的大腿。

 

 

 

「你知道嗎?其實,唐門也有這樣的一套武功,是只能給心愛的人看的。」

 

唐藍低頭看著陸緋,唇角微揚。

 

 

 

陸緋心裡喀噔一聲。即使唐門有,唐藍卻舞不出來了。

 

「是什麼?」

 

陸緋問。

 

 

 

「孔雀翎。那是霹靂堂研發的熱兵器造成的光閃,就像孔雀開屏一樣,很美。」

 

唐藍雙眼的焦距,似乎落在無盡遠方。

 

「我想看。阿藍,等孫航治好你,舞給我看,好嗎?」

 

陸緋腆著臉要求著。他想,為了一舞孔雀翎,也許唐藍會更努力,讓自己好起來。

 

 

 

「好。」

 

唐藍微笑點頭。

 

 

 

陸緋推著唐藍,來到光明頂邊緣,視野最遼闊的地方,並肩看星星。兩人聊了許多,關於過去,關於現在,也關於未來。


風雨過後
歲月靜好

 

「陸緋,我覺得有些冷。」

 

月上中天時,兩人在外頭也不知不覺晃了兩個時辰,唐藍道。

 

陸緋拍了自己的額頭。唐藍還是病人,他怎麼就這樣推他出來待在風口上呢?

 

 

 

「阿藍,我們回房去吧?」

 

陸緋的手扶上了輪椅的推柄。

 

 

 

「躺了十幾天,好不容易離開房間,我還沒看夠呢!陸緋,你去幫我拿件大氅吧。」

 

唐藍歪著頭,看向陸緋。

 

「好,你等我。」

 

陸緋朝唐藍寵溺一笑,用最快速度回到房間,取過一件大氅,再回光明頂給唐藍披上。

 

 

 

可待陸緋再度回到光明頂,卻沒了唐藍蹤影!

 

「阿藍!阿藍你在哪?」

 

陸緋心臟漏跳一拍,當場叫了起來!

 

唐藍的手筋和腳筋都被挑斷了,失去行動能力,不可能離開的!

 

 

 

陸緋看向手裡那件大氅,冷汗涔涔冒了出來。

 

這分明,分明是唐藍,故意支開他......

 

 

 

「阿藍!你到底在哪?快出來吧!你想嚇死我嗎?」

 

陸緋言著光明頂四處尋找,卻找不到唐藍蹤影!

 

怎麼可能?

 

這時分,光明頂上也沒有人,不可能有人幫他離開......

 

 

 

陸緋慌亂地尋找,最後在印象中,唐藍最後待的地面上,發現了奇怪的條狀痕跡。

 

那是輪子的轍痕!

 

 

 

陸緋全身都在顫抖,他分明看見,轍痕一路往外,最後,在崖頂邊緣上,失了蹤影。

 

他走向崖頂邊緣,緩慢的,彷彿用盡了一生的力氣。

 

 

 

站在光明頂上,陸緋看見唐藍的輪椅,碎裂在崖底,鮮血在唐藍破碎的身體下,漫成一片血輪!





台長: 陳跡

陳跡
那邊在灑糖~~~
這邊吞刀子~~~
而且還沒吞完~~~
繼續吞~~~
2019-09-20 08:55:13
口愛的伊
推推11
謝謝您的分享
2019-09-21 17:16: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