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6 22:21:47 | 人氣(2,42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41---妳的心自由了

推薦 2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伍安朔和李斯約好了,在外面一起吃完晚餐後,便循著住址找到了在警政署服務的學長,盧文淵的家裡。

 

盧文淵事先把他太太和小孩支開了,客廳裡,三個人坐了下來,他抱出一個大紙箱,裡面放了一疊卷宗,還有一些證物。

 

「這些卷宗我看過了。其中包括一名乘客兩名服務生三個證人的證詞。從證人的角度來看,因為涉及偽證罪,要他們翻供不大可能。」

 

盧文淵分析道。

 

「至於證物的部分,這些是當時從船上拆下來的監視器,總共兩個,分別安在不同角度,只是很巧合的,兩支監視器都被海水淋壞了。裡面的記憶卡也壞了。不過你們要是認識一些高手,能夠從這些記憶卡裡再把影片恢復,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沒關係……」

 

證人的部分,伍安朔也知道要他們願意翻供,機會不大。

 

「如果影片能夠恢復,證人不翻供也沒有關係。」

 

 

 

「系學會裡面,那個管帳的葉子學弟,他哥好像是資工所的,不如找他哥幫忙?」

 

伍安朔和李斯都是系學會的幹部,經李斯一提,伍安朔點點頭。

 

「不錯,明天開會跟他提一提,桐桐的哥哥說只要能把沈之寒那女人定罪,錢不是問題,我再爭取給葉子他哥一筆潤資。」

 

「至於證人的部分,雖然要他們出來作證不大可能,不過,還是可以利用這兩支影片,威脅他們說出真相。」

 

伍安朔一面說,一面將三名證人的基本資料拍了下來。

 

「要他們說出真相,告訴他們就算不說,反正影片也已經還原,會正式起訴他們,他們自然不敢隱瞞。」

 

 

 

「證據準備好後,就是請檢察官提出重啟調查,找正式律師提出告訴,只要證據出來,這些都是枝微末節。」

 

 

 

「不過,因為受害者沒有死亡,判謀殺可能有困難,比較大的機率是殺人未遂。」

 

李斯道。

 

 

 

「不要緊,總比這件事被無聲無息地了結了好。沈之寒之前已經擔了四項罪名,再加上一條殺人未遂,惡性重大,極可能加重刑期。」

 

伍安朔道。

 

「學長您為我們做到這裡,我們已經十分感激,等這件事了結,學弟我再在七福飯店擺一桌,還望您全家福能夠賞光。」

 

 

 

「那倒不必了。只是聽李斯說,學弟你女朋友,在墾丁經營民宿?」

 

「是啊。」

 

「我們一家子都喜歡潛水,也愛去墾丁,如果說以後去墾丁能麻煩你女朋友,住宿上優惠一下……你知道墾丁住宿都很貴,學長我沒執業,就只是個窮公務員…….」

 

說完,盧文淵哈哈地乾笑一下。

 

 

 

「那沒問題。學長你要去的時候說一聲,異鄉讓你們全家免費住宿。」

 

伍安朔亂開支票。不過,他也開得有底氣,他相信桐桐對待恩人不會那麼小氣,萬一桐桐不高興,他自己幫學長付住宿費得了。

 

 

 

拿到記憶卡後,伍安朔照計畫請葉子學弟的哥哥幫忙,李清楠知道了這事自然全力支持。

 

錢他有,只是苦無門路。

 

葉子他哥搞不定,找了一堆同學來日夜趕工,終於恢復了其中一張記憶卡裡的影像。

 

這段期間,伍安朔依然努力,沒日沒夜地準備考試,終於,實現了他的理想,在大四考取了律師資格。

 

李斯則在大五時考上,這段期間聽說他叔叔在監獄裡和其他囚犯,起了嚴重衝突,不小心撞破頭,死了。

 

聽李斯講這件事的時候,他還是一臉平靜,伍安朔也聰明地沒問詳情。

 

總算他家兩個禍害都死了,伍安朔覺得自己有些不厚道,不過,他隱隱為李斯高興。

 

 

 

影片恢復後,伍安朔去找了當年的三名證人,以影片為威脅要他們翻供,如果他們能說出實情,可以幫他們請律師,看在他們有悔意的份上,爭取從輕量刑。

 

人證物證都有了,接著伍安朔透過系上學長的關係,找了一位專長在刑事案件的權威楊大沅律師,雖然費用高了些,但還是一句老話,李清楠有錢。

 

楊大沅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答應接李疏桐的案子,除了看在錢的份上,他也開出了,要伍安朔來他事務所實習的條件。

 

伍安朔大四就考上執照,又年年拿書卷獎,是許多事務所願意爭取的對象。

 

伍安朔一口答應,因為他也想參與李疏桐的案子,於是,他成了楊律師的助理。

 

 

 

因為證人的翻供,法院正式受理李疏桐當年墜海一案。

 

 

 

於是,不到八年,伍安朔和李疏桐又再次見面。而且,不是墾丁異鄉,而是在他們的故鄉,台北。

 

追尋真愛的路,同時也是追尋回鄉的路。

 

 

 

法院審理時間十分冗長,前前後後共花了半年的時間。這半年,李疏桐來往台北和墾丁之間,期間李疏桐的爸爸假釋出獄了,李清楠帶著李疏桐前去迎接。

 

那天,江孟淮也去了,怕李家不接受,還以江爸爸的名義,設宴為李爸爸去去監獄裡的霉氣。自從和伍安朔在一起後,李疏桐對江孟淮的態度和緩了許多,李疏桐都不怨恨了,李清楠和李爸爸自是沒意見,雙方互動還像江孟淮與李疏桐結婚前那樣,是朋友世交間的關係。

 

對江孟淮來說,什麼關係無所謂,只要還能待在李疏桐身邊。

 

畢竟李疏桐和伍安朔之間還有一個八年魔咒,江孟淮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

 

 

 

至於伍安朔,他也想去接李爸爸出獄,可李清楠怕他因為江孟淮而尷尬,故另外設了家宴,邀請伍安朔來家裡正式認識。

 

李爸爸對伍安朔印象不錯,雖然年紀小了點,但自己的女兒是離過婚的,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他疼愛李疏桐,自然不願李疏桐再回到江孟淮身邊,重蹈覆轍。

 

他原也想見見伍爸爸伍媽媽,但李清楠跟他說了目前的局面,李爸爸也只能作罷。

 

只是,都怪他一個大男人,不知道該怎麼教女兒獲得幸福,才讓李疏桐情路多舛,李爸爸頗為自責。

 

李氏還是由李清楠擔任總裁,李爸爸擔任榮譽顧問,一場牢獄之災讓他身體大不如前,想想還是交棒的好。

 

 

 

在法庭上再度見到沈之寒,李疏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從前那個明眸善睞,清純可人的沈之寒哪去了?像個眼神灰敗,對人生絕望的老人,走起路來還一跛一跛地,看來在獄中被折磨得不輕。

 

這都是江孟淮的傑作吧?李疏桐知道江孟淮為了她,在獄中沒少折磨沈之寒,可看見本人後還是讓她驚訝無已。

 

而沈之寒看向李疏桐的眼神,卻是滿眼妒恨。

 

憑什麼李疏桐出身好,家境好,學歷好,大家都愛她,都願意為她賣命,而她沈之寒,美貌並不輸給李疏桐,卻從小孤苦,受盡白眼,好不容易認識江孟淮,談一段真愛,以為可以就此翻身又被李疏桐攔胡,為了搶回江孟淮,沒有人幫她,她只能出賣自己的身體,誘惑陳則一來幫助她,還落得身現囹圄的下場!

 

老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因為伍安朔的努力收集,人證物證具在,沈之寒很難開脫,為沈之寒辯論的也只是個走過場的公設律師。對楊律師來說,這並不是場難度太大的官司。

 

 

 

結果就像李斯所說的,沈之寒加重殺人未遂,湮滅證物,加重教唆偽證罪,還有之前已經背負的罪名,被重判了十五年刑期。

 

當沈之寒聽見她的判決,先是一陣冷笑,而後衝著李疏桐大吼!

 

 

 

「妳以為妳贏了嗎?臭婊子,裝什麼無辜?江孟淮不會愛妳,妳那隻小狼狗也遲早拋棄妳,妳這生不出孩子的女人,下不了蛋的雞,就注定了一輩子孤苦無依,沒人要妳......」

 

沈之寒還想衝向李疏桐,幸虧法警押著她,卻也讓伍安朔一陣驚恐,衝向李疏桐身前護住她!

 

 

 

沈之寒又笑又哭地被法警押了下去。

 

在聽審席上,竟沒有半個她的親友前來關切。

 

 

 

李疏桐將手,放在伍安朔的肩膀上。

 

「阿朔,我沒事。」

 

伍安朔轉過身,一把抱住李疏桐。

 

「桐桐,一切都塵埃落定,不必再難過,妳的心自由了!」

 

 

 

李疏桐微笑地抬頭,看著伍安朔。

 

「阿朔,自從認識你的第一天起,我的心,就已經自由了......」

 

 

 

李清楠帶著李爸爸,也在旁聽席上,他們走過來和楊大沅握手,示意感謝。

 

「別謝我,我只是負責訴訟,所有的人證物證,都是伍安朔奔走收集的。」

 

楊大沅笑道。

 

「旁的不說,我們家伍安朔對令千金,是真的情深義重,我也希望,他們能有好的結果。」

 

 

 

既然已經定讞,李疏桐就要回墾丁去了,李清楠善解人意地帶走李爸爸,讓他們有獨處的空間。

 

他們是同一所大學的校友,一起回去逛校園,讓李疏桐重溫舊夢,伍安朔問李疏桐要不要去木柵動物園,李疏桐說她現在已經可以不看動物了。於是,他們去坐了貓纜,又去淡水八里吃晚餐,看夜景,就像一般情侶一樣。

 

晚上,投宿高檔飯店,他們的房間有一大片落地窗,可以看見整個燈火輝煌的台北市。

 

 

 

「一定要回去嗎?」

 

李疏桐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她曾經熟悉的台北夜景,伍安朔從背後摟住她的纖腰。

 

「嗯,最近因為官司,把異鄉生意都放下了,那裏人手嚴重不足,而且,我答應你媽媽的,不能不守信用。」

 

李疏桐緩著語氣道。

 

 

 

「異鄉第一,我媽第二,第三才是我......我真可憐......」

 

伍安朔無辜著語氣道。

 

「桐桐妳這麼放心也不怕我跑了......」

 

 

 

「如果你有更適合的,我......」

 

「妳就要把我甩了?不可能的.......妳知道,男人都很現實,我在妳身上投資這麼多了,不可能不回收的......」

 

伍安朔把李疏桐翻過身來,與她面對。

 

「有沒有覺得上了賊船?以為是小白兔,結果是大野狼?」

 

 

 

「不是大野狼,是我的阿朔長大了......」

 

李疏桐笑道。

 

「你今天穿西裝,待在楊律師身邊的樣子真好看,都看呆了我......」

 

 

 

「真的嗎?那妳知不知道......」

 

伍安朔促狹一笑,雙手撫上了李疏桐的翹臀,將她往他身體拉近,兩人下半身幾乎沒有空隙,李疏桐都能感覺到他西裝褲內的龐然巨物正在昂揚。

 

「我不穿,更好看......」

 

 

 

他低頭吻住李疏桐,兩人相擁交纏,踉踉蹌蹌地,從落地窗到床沿,一齊跌進了鬆軟的席夢思大床裡。





台長: 陳跡

陳跡
快結局了......大概再兩三集......
2019-09-16 22:29:4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