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7 17:38:46 | 人氣(94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5---借刀殺人之計(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不滅帶領眾人逃往後山,大獲全勝的波斯明教追擊而來!

 

聖墓山是不能待了,眾人退出聖墓山後,在山下的一個隱密洞穴裡歇息商議。不滅建議往北三十里的天山支脈,有個隱密的谷地,眾人可以先到那裏去休養生息,再圖謀後來。

 

不滅在聖墓山待了四十年以上,對聖墓山附近的形勢,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南辛昏迷著,撤退教眾身分最高的就是達麗雅了。但她突然受到司裴赫背叛,家破人亡的打擊,一時也沒了主意,只得聽從不滅所言。

 

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諸人也算有了主心骨,但此時又是一陣嘈雜聲從山道上傳來,原來是波斯明教和紅衣教聯軍又追了上來!

 

情勢重新陷入危急!要保諸人安全離開聖墓山,到達天山支脈,得有人斷後才行!

 

 

 

不滅請一同撤退的神殿右使領著十來位教眾斷後,為了聖子聖女僅存的兩位繼承人,右使自然義不容辭,但大家也知道,面對敵人浪潮一般的攻勢,十來位斷後的教眾影響力其實有限。

 

 

 

 

不滅走向唐藍。

 

 

 

「唐公子,你是唐門弟子,有許多制勝的手段,這些是波斯明教和紅衣教所陌生的,他們摸不清你的門路,可以請你協助右使留下來斷後嗎?」

 

不滅朝唐藍恭敬一揖。

 

「唯有這樣,才能保住南辛聖子的安全。」

 

 

 

唐藍愣了一下。

 

不過,不滅提出的的確是好辦法。中土明教教眾的武功路數,波斯明教教眾是熟悉的,兩者甚至多有相通。而紅衣教長期與中土明教衝突,對中土明教亦是知根知柢。如果唐藍能挺身而出,不啻是一步奇招。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南辛不會答應的!」

 

達麗雅叫道。她知道弟弟對唐藍是放在心尖上寵著的,怎麼可能讓他涉險?

 

不滅回應達麗雅,態度仍是一貫恭順。

 

「達麗雅聖女,現今我們人手有限,如果不出奇兵,完全沒有逃脫的可能,請聖女相信唐公子,以唐門的手段,屬下相信唐公子定能全身而退。」

 

 

 

達麗雅還想反駁,唐藍道。

 

「目前情勢危急,敵人快到了,不滅法王提出的意見,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達麗雅,請妳們好好護著陸緋,快些走吧,我願意留下來斷後!」

 

說完,唐藍千機匣上膛。

 

 

 

「唐藍......」

 

達麗雅還想說什麼。

 

 

 

「敵人追來了,達麗雅聖女,我們快走吧!」

 

不滅催促著,讓手下護著達麗雅,揹著陸緋,離開了隱密處的洞穴。

 

 

 

和神殿右使離開之前,唐藍回頭望了陸緋一眼。

 

雖然唐藍接受了斷後的任務,然而,他也知道這任務有多麼危險。

 

這一眼,讓他有流淚的衝動。

 

也許,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陸緋,慶幸此生能陪你走完一程,雖然短暫,但願你此去,一路平安。

 

 

 

聖墓山下的一役慘烈異常!留下來斷後的都是死士,不要命的打法,雖然只有十來餘眾,卻硬生生殲滅了追擊而來的聯軍近兩百人!

 

當場血流成河,每一株草木都沾上了鮮血,在大漠星空閃耀下,猶如點點淚光。

 

 

 

唐藍是留下來的死士中,最後的一兵一卒。他在空中耗盡了最後一只驚羽箭,最後一枚霹靂彈,最後一發毒煙,最後一份體力,在大漠蒼鷹的圍攻下,他的機關翼耗盡了動力,從空中墜下!

 

 

 

陸緋醒來的時候,眾人已經置身在天山支脈的山谷中搭起的簡易氈帳。一睜開眼,正看見達麗雅守在他身邊。

 

達麗雅?陸緋眼神一片茫然。他想起突如其來的昏迷前,他好像,還跟司裴赫打了一場?

 

為什麼呢?因為阿藍說,第二巡裡的酒中,被下了毒。

 

然後,他看見高台上的爹娘,歐密德和阿爾曼齊齊倒地。

 

所以,他要找司裴赫算帳,這一切,肯定是波斯明教搞的鬼!

 

提醒他酒裡有毒,讓他全身而退的,是阿藍。

 

可他身邊只有達麗雅。阿藍呢?

 

 

 

達麗雅見陸緋醒了,忙伸手將他扶起坐好。陸緋見姊姊雙眼紅腫,深吸了一口氣做好心理準備,才問道。

 

「爹娘,還有大哥二哥呢?」

 

達麗雅一雙美目噙著眼淚,搖搖頭。

 

 

 

「是司裴赫,對吧?」

 

陸緋的問題,對達麗雅很殘忍。

 

但他恨啊!

 

 

 

達麗雅點點頭。

 

 

 

「也好。妳還沒嫁他,不幸中的大幸。」

 

陸緋冷冷地道。

 

「阿藍呢?」

 

 

 

達麗雅還是搖搖頭,不說話。

 

 

 

「算了。我自己去找。」

 

說著,陸緋便要下榻。

 

 

 

此時,不滅從帳門外走了進來,神色嚴峻。

 

 

 

「達麗雅聖女......啊!南辛聖子你醒了.......」

 

不滅朝達麗雅和陸緋作了一揖,然後就直起身子,看著達麗雅。

 

似乎有話要說,但只想對達麗雅說,而不想被陸緋聽到。

 

 

 

「不滅,你有話就說吧。現在情勢到底如何?我爹娘大哥二哥呢?聖墓山和光明頂如何?阿藍又去哪了?」

 

在達麗雅處問不出什麼,陸緋轉向不滅。

 

 

 

「不滅法王......」

 

 

達麗雅叫住不滅,欲言又止。

 

 

 

陸緋看了達麗雅一眼,轉向不滅。

 

「不滅你說吧。我承受得住。」

 

 

 

不滅布滿皺紋的臉上,泛出欣慰的笑意。失去了歐密德和阿爾曼,未來明教的重任,就落在南辛身上了。

 

南辛雖然年輕,卻是名滿江湖的夜榜殺手,江湖資歷已不算短,泰半時間都在外頭打滾歷練,若他肯擔起明教重任,未必遜於阿爾曼。

 

 

 

「波斯明教在第二巡酒裡,下了從沙漠角蝰身上提煉出來的毒物,是急性毒,所以教主和夫人,還有兩位聖子,才會發作得那樣快。」

 

不滅遲疑了一下。

 

 

 

「所以,我爹娘和哥哥他們.......都犧牲了?」

 

陸緋感覺自己發聲困難。

 

 

 

「嗯......根據屬下調查的結果,教主夫婦和阿爾曼聖子已經壯烈成仁,但歐密德聖子......」

 

不滅欲言又止。

 

「歐密德怎麼了?」

 

殺手出身的陸緋,早已培養出在高度壓力下仍能保持冷靜的本事。

 

 

 

「歐密德聖子,在司裴赫特使和波斯明教的扶助下,已經掌握了整個聖墓山,繼任為教主。」

 

不滅的話,讓陸緋雙眼閃過一陣驚詫的光。

 

「怎麼可能?當場歐密德也倒下去了,我親眼見到的。」

 

陸緋的語氣有些激動。他不是希望歐密德也去死,而是,如果歐密德是唯一倖免於難的人,而波斯明教又幫助他繼任為教主,豈不表示,父母和二哥的死,他是有份的?

 

歐密德是他的大哥,他不能接受他的親生大哥,做出這樣悖逆人倫的事!

 

但歐密德向來親波斯明教,又與司裴赫交情好,如果他沒事,又是既得利益者,和生辰筵上的慘案鐵定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歐密德聖子雖然控制了聖墓山,但歸順的諸教眾中,還是有內心忠於老教主和阿爾曼聖子的。根據他們的調查,雖然毒發的當下,歐密德也中了毒,但他是事先服過解藥的。他和他的人都一樣。」

 

不滅道。

 

「他以第一家庭毒後倖存者的姿態,博得教內不知情的教的眾同情,因為有許多人親眼看到他的確中了毒,眾人皆不疑有他,接受他繼任教主。反而是南辛聖子你,和達麗雅聖女......」

 

 

 

「我們,兩個沒中毒的,倒被他打成了叛徒,是嗎?」

 

陸緋當即反應,冷笑道。

 

 

 

「是。」

 

不滅簡短回答。

 

 

 

難怪達麗雅哭過,被心愛的司裴赫和親生大哥出賣至此,人生還能更絕望嗎?

 

「姊,別難過了,不是還有我嗎?」

 

陸緋撫了撫達麗雅的背。頓了一下,又問。

 

「那麼,阿藍呢?為什麼我醒來這麼久時間了,都沒看見他?」

 

 

 

不滅清了清喉嚨,神情悲傷。

 

「唐公子他......為了您的安全,自願幫我們斷後,不幸落入歐密德聖子手中......生死未卜.......」

 

 

 

 

「你說什麼?不滅,你活膩了嗎?」

 

陸緋當下跳了起來,扯住不滅的衣領!

 

「你們怎麼可以讓他去斷後?不知道這件事有多危險嗎?」

 

 

 

「南.......南辛聖子.......我們當初......真的沒有其他選擇啊.......」

 

不滅上氣不接下氣。

 

「逃出來的教眾已經不多.......面對人數龐大的追兵........唐公子的武功路數,是敵方所陌生的.......只有這樣才能增加勝算.......讓大家平安撤離.......為了聖子您的安危.......唐公子是自願的........」

 

 

 

陸緋深吸一口氣,他知道唐藍重情重義,自然願意為他做到這份上,但,他捨不得啊......

 

 

 

「我自己去救他!」

 

陸緋放開不滅,回榻上取過日月雙刀,就要離開。

 

 

 

「聖子不可!您現在肩負明教重任,和前教主與阿爾曼聖子血海深仇,斷不可輕言犧牲啊!」

 

不滅拉住陸緋。

 

「您有了萬一,我們這些忠於老教主的部下該怎麼辦?中土明教該怎麼辦?在歐密德手裡,中土明教肯定成了波斯明教傀儡,老教主一生心血,多麼不願看到這樣的結果,您是知道的啊!」

 

 

 

陸緋遲疑了一陣,終於還是道。

 

「不是還有達麗雅嗎?我死了,你們就去輔佐達麗雅吧!」

 

陸緋還是要走。

 

 

 

「南辛聖子!」

 

不滅當場下跪,這個明教的三朝元老。

 

「聖子,老夫已經八十歲,再活也沒幾年了,明教是我一生的心血,我存在的意義。不只是我,對所有的教眾來說都是一樣的,對前教主來說更是。老夫知道聖子對權力傾軋沒有興趣,但您是教主之子,吸明教的奶水長大,您對明教,對教眾都有責任,老夫求您不要那麼衝動。您的安全比什麼都重要。留下這條命以圖後來,才能一舉成功,救出唐公子啊!」

 

「唐公子為您斷後的心意,也是希望您安全,而不是讓您去死。南辛聖子,現在聖墓山守備森嚴,您武功雖高,但猛虎難敵猴群,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救不出唐公子的。為了確保能夠成功救出唐公子,我們從長計議,可以嗎?」

 

 

 

「南辛,我們一家人,只剩下我和你了,你要拋下我嗎?」

 

這次的事件中,達麗雅受到的刺激,比陸緋還要大。她不認同不滅找唐藍去斷後這件事,但她也怕,怕失去陸緋。

 

 

 

陸緋拿著日月雙刀的雙手顫抖著。

 

他從沒想過,什麼時候明教的重責大任,教眾的生死存亡會落到他身上了?

 

他只想跟唐藍好好的,什麼時候局勢變成,他想救唐藍都不可得了?

 

不滅說得沒錯,他對他父母、哥哥、明教教眾,還有活著的達麗雅都有責任。

 

那麼,他的阿藍該怎麼辦?

 

 

 

陸緋放下日月雙刀。

 

「不滅,動用你在教內的眼線,我要確定阿藍的生死。還有,連絡教內忠於我爹和阿爾曼的勢力。」

 

「陸脩呢?」

 

陸緋吼道!

 

 

 

陸脩進帳來待命。

 

「拿著我的聖火令,昭告所有派駐中原的明教弟子,喬裝進入樓蘭城待命。」

 

陸緋將他身上的聖火令交給陸脩。

 

「另外,命令李白撈月樓通告所有我明教的殺手,一樣喬裝,回樓蘭城待命。」

 

 

 

「另外達麗雅,妳跟我去玉門關。把聖墓山所發生的事告訴舅舅,跟舅舅借兵,殺回聖墓山!」

 

陸緋他娘出身官宦,外公是京官退休,他娘有個哥哥,是把守玉門關的總兵。歐密德和南辛都是他的親外甥,陸緋要在歐密德之前先找他,讓自己立於道德制高點,爭取舅舅的支持。

 

畢竟他娘是被波斯明教毒死的,而源頭都是因為歐密德勾結波斯明教。

 

另外,朝廷對紅衣教頭痛得緊,讓舅舅知道歐密德和紅衣教勾結,以此為名義向朝廷請求出兵,成功的機率很高。

 

 

 

果然是妙計。不滅心想,他果然沒看錯人。南辛原本就是他所中意的孫女婿,現下就算沒了阿爾曼,輔佐南辛上位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陸緋調度有條,眾人各自領命去了。

 

 

 

不滅回到他的氈帳,孫女萊拉正在帳子裡等著他。

 

「爺爺,聖子醒了嗎?」

 

不滅點點頭,萊拉倒了一杯茶奉與他。

 

 

 

「爺爺,您為什麼不趁機跟他說,那個唐藍一見明教陷入混亂,他人就跑了,也不管南辛死活。讓南辛恨他,我不就有機會了嗎?」

 

萊拉本來想這樣做,讓陸緋和唐藍間產生嫌隙,反正當時陸緋暈著,唐藍去了哪裡他也不知道。

 

而達麗雅那裡,她也想好說辭了。只要恐嚇達麗雅,為了不讓陸緋因為唐藍做出衝動的事,殺回聖墓山,不讓陸緋知道唐藍在哪裡,達麗雅會贊同的。

 

其他人位份低微,誰敢置喙?

 

這原本是天衣無縫之計,可不滅竟然反對。

 

 

 

「南辛雖出身殺手,但他那個人重感情,妳以為他會真的與歐密德,他的親大哥為敵嗎?」

 

不滅道。

 

「與其讓南辛怨恨唐藍,讓他怨恨歐密德,才是更重要的事。」

 

「只有唐藍被歐密德抓了,才能激起他與歐密德為敵的決心。」

 

 

 

「所以......爺爺,您是故意,讓唐藍去斷後的?」

 

萊拉眼睛一亮。

 

 

 

「讓唐藍去斷後,萬一唐藍死了,南辛還不恨死歐密德?就算唐藍沒死,他落在歐密德手裡,為了從他口中問出南辛的下落,歐密德會讓他好過嗎?」

 

「只有激起南辛與歐密德爭雄的野心,教主之位才有可能落到南辛身上,這期間唐藍犧牲了,妳再加把勁,教主夫人之位還不是妳的嗎?」

 

「而我身為明教重臣,輔佐南辛教主有功,咱們家族在明教的權勢,可不是十拿九穩?」

 

 

 

今晚說了不少話,不滅將碗中的茶一飲而盡。

 

 

 

「借歐密德之手除去唐藍,爺爺老謀深算,孫女的道行比起爺爺,還是嫩了些。」

 

萊拉恍然大悟,笑著走向不滅。

 

「爺爺累了吧?孫女給您捏捏肩可好?」



台長: 陳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