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5 23:54:39 | 人氣(1,1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8---乾脆跟李斯在一起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下午五點,伍安朔上完課走出教室後,小自己一級,那個追過外文系花的學弟明揚叫住了他。

 

「安朔學長!」

 

明揚從伍安朔背後冒了出來。

 

「你在這裡啊!」

 

看見明揚學弟,伍安朔打開背包拉鍊,拿出了一疊,兩三本筆記。

 

「喏,你要的,民事訴訟法的筆記。」

 

明揚雙手接過那疊筆記,像捧聖旨似地。

 

「有了這個,我就不會被當啦!」

 

 

 

「別搞丟別弄髒別缺頁,記得還我啊!」

 

伍安朔一面叮嚀,一面往停車棚走去。

 

明揚學弟將筆記收入背包裡,追上去問。

 

「都五點多了,學長你今晚吃啥?給學弟參考參考。」

 

畢竟,晚餐吃什麼,也是大學生主要煩惱之一。

 

 

 

「我回去煮飯,我哥也在等我回去煮給他吃。」

 

走著走著到了停車棚,伍安朔道。

 

明揚學弟眼睛一亮。

 

「學長你會做菜啊!我沒吃過耶,可以去你家蹭一頓飯嗎?」

 

明揚不是台北人,一個人在台北求學,總是吃外食。

 

伍安朔把鑰匙插進鎖孔扭開,戴上安全帽。

 

「你想來就來吧,反正只是多一隻碗一雙筷子而已。」

 

 

 

伍安朔今晚做的是麻婆豆腐蓋飯,還有黃耆枸杞鱸魚湯,濃郁的飯和清香的湯,搭起來竟然開胃得很,第一次吃到伍安朔手藝的明揚學弟吃了兩盤。

 

 

 

「伍大哥你真是好福氣,有這麼好的弟弟天天做飯給你吃。」

 

明揚邊吃邊對伍安堯道。

 

「我都不知道安朔學長做菜這麼好吃,伍大哥你這樣吃慣了你弟弟的菜,會不會以後離不開家,不想討老婆啊?」

 

 

 

「就算我不想討老婆,阿朔也得結婚啊!」

 

伍安堯笑著回答。

 

「學弟趁現在多吃點,以後阿朔大概只煮給他老婆吃了。」

 

 

 

「我老婆比我還會煮。」

 

伍安朔順口答了。

 

 

 

老婆?明揚學弟也聽過伍安朔有個女友在墾丁的傳言。

 

「對喔,學長你怎麼都不帶學嫂來給我們看看啊?聽李斯學長說還是個開跑車的白富美耶!」

 

明揚羨慕地道。

 

「我說安朔學長你命怎麼那麼好?交往的對象不是系花,就是開跑車的白富美......

 

 

 

「我們現在還不能見面。」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伍安朔的筷子停了一下。


什麼命好?情路坎坷才是真的

 

 

 

伍安朔的媽媽反對他和那個大他八歲的女朋友交往,同在系學會的明揚也略有耳聞。

 

「唉,安朔學長你也別難過,就我看,其實這事要解決,很簡單。」

 

明揚擺正姿勢,嚴肅地道。

 

「你早來找我,事情就不會搞成這樣了。」

 

 

 

「呿!」

 

伍安朔翻了翻白眼,這事智多星李斯都沒轍了,明揚這不靠譜的學弟能有啥辦法?

 

 

 

「系上不是在傳,其實你跟李斯學長才是一對嗎?」

 

明揚一臉鬧鬼似的表情。

 

「安朔學長你就乾脆真的跟李斯學長在一起搞基,保證伍媽媽秒贊成你和白富美學嫂在一起!」

 

 

 

伍安堯一聽,滿口的湯噴了出來!

 

 

 

和李疏桐談過後那個夜晚,江孟淮整夜失眠。

 

他知道有錢可以完成很多事,但不一定買得到人心。

 

在挽回李疏桐的這條路上,他還能做些什麼?

 

當初是他豬油蒙心,是他對她不好,她若堅持不肯回到自己身邊,江孟淮又能如何?

 

一個加害者,又有權利要求什麼?

 

 

 

所幸,她還願意和他維持朋友的關係。

 

所幸,她目前和伍安朔,處於分開的狀態。伍安朔不能來找她,但江孟淮可以。這麼長時間的分別,血氣方剛的伍安朔又能耐得住嗎?

 

伍媽媽接受這樣的條件,是因為她也料準了伍安朔無法等李疏桐這麼久吧?

 

 

 

但他可以,江孟淮想,接下來的人生裡,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不是他要的,就算必須等,他一點也不想遷就。

 

 

 

再度出房間時,江孟淮看起來神清氣爽。

 

守櫃檯的是曉萱,李疏桐在院子裡的菜圃照顧伍安朔種下的菜。

 

 

 

「疏桐。」

 

江孟淮來到李疏桐身邊。

 

「這是什麼菜?」

 

 

 

「這個啊,是小白菜。容易招蟲,我在挑蟲卵呢!」

 

李疏桐笑道。

 

江孟淮是個富二代,不但十指不沾陽春水,吃過豬肉沒看過豬走路,說的就是他們這種人。

 

「妳說的蟲卵,是這個綠綠圓圓的東西嗎?」

 

江孟淮學著李疏桐翻葉子,翻了幾片,果然看見一個卵團。

 

「對。異鄉的蔬菜不用農藥,我們用人工自己挑掉。」

 

說完,給了江孟淮一枝竹籤。

 

兩個人就在菜園裡挑蟲和蟲卵。

 

 

 

「疏桐,妳昨晚說的話,我仔細想過了。」

 

江孟淮邊忙邊道。

 

「如果妳只想和我,維持朋友的距離,我會尊重妳。但是,既然是朋友,我來找妳時,請妳不要拒絕我。」

 

李疏桐手上動作一滯。

 


「好吧......但是江孟淮,我人在墾丁,你這樣一來就是二十天,會耽誤你的事業。你是個商人,應該不會做投資報酬率那麼低的事。而既然是朋友,我希望你平常心看待,不要刻意為了我,耽誤你的公事。」

 

「還有,我希望你能去認識別的女孩子。如果你花費在我身上的時間太多而終究沒有收獲,你會心有不甘。」

 

心有不甘?只能以朋友的身分留在李疏桐身邊,他早就心有不甘了,只是,他又能如何?

 

 

 

「這是我的事。疏桐,既是朋友,我希望妳能支持我的決定。」

 

江孟淮深深看著李疏桐的側影,道。

 

 

 

江孟淮接著,還是在墾丁待了二十幾天,倒不是為了度假,而是幫忙異鄉的生意。他的那些下屬和客戶衝著他的面子還是常常來捧場,異鄉的生意倒比伍安朔在時還好上五六倍。

 

後來,是張特助打賴來提醒他,有一筆金額龐大的美國訂單,需要江孟淮自己去談。而江孟淮也不能為了異鄉就放任江氏倒閉,反正李疏桐也沒法和伍安朔相見,倒不必擔心這許多。辭別了李疏桐,江孟淮回到台北,休息不到一天,又飛往美國去了。

 

 

 

伍安朔還是繼續他千篇一律的學生生活。他當然不會依著明揚學弟的瘋言瘋語,就真的跑去找李斯搞基,他可是鋼鐵直男一枚,李斯沒吐,他就先吐死自己了。

 

這幾天的天氣有些陰鬱,今天還下了一陣大雨,聽同學說有個秋颱就要進來。

 

伍安朔刷了一下社群網站上的新聞,才知道那個颱風,是從巴士海峽上來的。

 

屏東首當其衝,今晚就會宣布陸上颱風警報。

 

伍安朔有些不安,今天晚餐難得伍爸爸伍媽媽和伍安堯一家都在,伍安朔卻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他早些傳了賴給李疏桐,問她異鄉的狀況,李疏桐並沒有回。

 

幹嘛不回啊?除非必要不要連絡,這不就是必要的時候了嗎?

 

 

 

「阿朔你幹嘛啊?」

 

見伍安朔把筷子插在飯裡一動也不動,伍媽媽問道。

 

伍安朔沒回答。當下捧了飯碗,坐到電視前面吃。

 

新聞正在播放颱風動態。

 

 

 

伍爸爸伍媽媽互看一眼,颱風在屏東登陸,他們大概知道伍安朔在擔心什麼。

 

颱風從巴士海峽上來,墾丁首當其衝。

 

 

 

新聞說,墾丁瞬間巨浪,達到三層樓那麼高!

 

異鄉就在海邊。伍安朔不吃了,拿出手機,對李疏桐和異鄉索命連環call

 

李疏桐還是不接!

 

可惡!

 

 

 

伍安朔只好繼續看新聞,等消息,當看到墾丁大街淹水,海水灌進店家,連椰子樹都被強風吹倒砸壞店家招牌時,一段段觸目驚心的畫面,伍安朔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再度拿出手機,這次他打給曉萱。

 

 

 

「伍哥哥?」

 

「曉萱,妳告訴我,異鄉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我和媽媽也很擔心,但現在風很強,浪打得很高,外面很危險,我們沒辦法過去!」

 

鳳姐和曉萱雖是異鄉的員工,卻不住那裡,每天就是過去上班,今天的情況就算走在墾丁路上,也有可能被海浪捲走,最安全的選擇,只有待在家裡。

 

「那桐桐呢?妳們連絡上她了嗎?」

 

伍安朔簡直要瘋了!

 

 

 

「沒有,船帆石那一帶浪太大,通訊都斷了,伍哥哥你別擔心,等浪小一點,我跟我媽就過去看看。」

 

曉萱安撫伍安朔道。

 

 

 

還要等?是要等到什麼時候?

 

伍安朔煩悶地掛斷手機。

 

他記得去爬南仁湖時,看見颱風草,桐桐曾經告訴他,有一年的墾丁颳颱風,整個一樓都淹水,海浪就像吃人的惡魔一般,要把人攫到海裡去!

 

她一個人躲在二樓,很害怕。

 

那時,他是怎麼說的?

 

以後,只要墾丁有颱風,我都來陪妳。

 

即使妳不想連絡我,我的承諾也不能不算數!

 

 

 

伍安朔當即丟下碗,拿了車鑰匙衝了出去!

 

 

 

「伍安朔你幹什麼?」

 

伍爸爸伍媽媽覺得事情不妙,早已提高警覺,伍安朔一跑,二老馬上跳起來追出去!

 

卻只看到排氣管揚起的白煙!




台長: 陳跡
人氣(1,112) | 回應(0)|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9---挺進災區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7---水滴是眼淚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