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3 20:22:48 | 人氣(91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4---熊熊聖火焚我殘軀(BL慎入)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阿爾曼生辰,是教主陸熙蓄意為之的盛會。

 

因為偷聽到歐密德和司裴赫的對話,將在阿爾曼生辰前舉事,唐藍ㄧ直提心弔膽著。好不容易來到生辰的這天,這期間明教無大事,唐藍心上吊桶才稍稍放下。

 

阿爾曼的生辰茲事體大,宴席上戒備森嚴,所有賓客的身份都要經過重重驗證,陸熙也明白波斯總壇對他的不滿,已做好萬全措施。

 

光明頂正殿一片熱鬧,陸緋身為聖子,一早就被陸熙叫去支援。筵席開在晚上,陸緋讓唐藍好好休息,晚上赴宴即可。

 

白天唐藍無事,就把陸緋的房間整理整理,將日月雙刀擦亮了,保養ㄧ下千機匣,貼身攜帶的藥品包好,再拿草桿逗ㄧ下貓。

 

陸緋說要跟寵物玩,寵物才會變聰明,唐藍並不特別喜歡貓,但愛屋及烏,因為陸緋,他對房間裡這五隻貓亦頗爲照顧。

 

 

 

日子平靜一如既往,連唐藍都沒有想到,今天過後,他和陸緋之間,會有那麼大,且難以逆料的波折。

 

 

 

樂音聲開始從光明頂正殿傳來。西塔琴、琵琶、馬頭琴、腰鼓,笳⋯⋯還有許多唐藍認不出來的西域樂器聲,再加上嘈雜的人聲,熱鬧非凡。

 

這樣熱鬧興奮的景況,讓唐藍身心也跟著放鬆起來。

 

 

 

陸脩替唐藍安排的座位,離陸熙主位所在的高臺上並不遠,不知道是陸緋的授意,還是這些邊疆民族原就好客。

 

當高台四周響起一陣莊嚴肅穆的樂音聲,台下嘈雜的賓客們默契地安靜下來。

 

陸熙領著夫人,一身華貴的白色大氅,在護法們的簇擁下,緩緩走出,接在他們後面的,是四位穿著潔白長袍的聖子聖女,陸緇、陸絃、陸緋,還有陸紜。

 

波斯明教尚紅,中土明教尚白,這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區別。

 

所以筵席間,唐藍注意到司裴赫就是一身紅袍,十分醒目。

 

陸緋身型健碩高挑,混血的五官輪廓鮮明卻又帶著漢人的柔和,當他穿著白袍,飄然站在高台上,更像遺世獨立的神祇了。

 

唐藍啜了一口葡萄酒,眼神鎖著台上的陸緋,不曾或離。

 

其實陸熙一家子都生得好看,陸緋在三位聖子裡,外貌也算不得最出色。但唐藍眼裡只看得見他。

 

因為,他是我的。我的心,不為別人,只為他跳動著。

 

 

 

高台四周燃起熊熊聖火。火光熠熠,為典禮憑添一股神異。明教認為火象徵光明,可以驅逐一切邪惡,故正式場合裡,火總是不可或缺。

 

陸熙抬起手,連樂音聲都停了下來。他當下宣布了今日是阿爾曼二十歲成年的生辰,並對教眾做了一番致辭,要大家同慶同歡。

 

接著,現場依舊ㄧ片安靜。擔任司儀的神殿左使,引吭開唱他們明教聖歌,其餘教眾則跟隨,氣氛莊嚴肅穆。

 

 

 

「聖火昭昭,聖光耀耀。凡我弟子,同心同勞。憐我世人,飄零無助,恩澤萬物,唯我明教。」

 

「光明慈父,知義知情,啟我澄心,蘇我明性。憐我世間,魔塵岔染,除惡揚善,唯我明教。」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熊熊聖火,焚我殘軀。十二常保,普啟諸明,妙音引路,無量凈土。」

 

 

眾人的合唱縈繞在光明頂正殿裡,唐藍有了這一唱,便到永恆的錯覺。

 

 

 

唱完聖歌後,因為是他的生辰,阿爾曼也站出來說了一下話。接著陸熙宣布宴會開始,並沒有依照傳言中,宣布阿爾曼是他的繼承者,大概茲事體大,想要等筵席過後再宣布,以免突生變亂吧!

 

樂音聲又熱鬧地響起,光明頂上湧入一群西域舞姬,她們穿得極少,酥胸纖腰長腿簡直沒有遮蔽,隨著音樂節奏擺動著她們的肢體,有一瞬間,唐藍想起遠在長安的珊黛,那個重情重義的女子。

 

「阿藍,發什麼愣,在想我嗎?」

 

筵席一開始,陸緋也不待上頭了,急匆匆回到唐藍身邊坐下,見他一副發楞的模樣,自我感覺良好地問。

 

「不是。」

 

唐藍很自然地否認了。

 

「除了我,你還敢想誰,嗯?」

 

陸緋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忙了一天,好不容易回到唐藍身邊,終於能鬆懈下來。

 

 

 

「你已經成天都在我面前悠晃了,難道還不許我想想別人?」

 

「怎麼,嫌煩?那也來不及了,你看你跑了那麼多次,我還不是能夠把你抓回來?」

 

陸緋一面喝酒,一面摟住唐藍的肩。

 

「阿藍啊,你這輩子是翻不出我手掌心了!」

 

 

 

「是你抓我回來的嗎?你有那個本事嗎?都是我自己回來的。還敢大言不慚…….

 

唐藍說完,又覺得有些不妥,好像是自己巴著陸緋一樣,只好也斟了一杯酒喝,免除尷尬。

 

都是因為這傢伙,老愛在他離開時,搞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

 

 

 

「誰叫我們阿藍非我不可啊…….

 

大庭廣眾之下,陸緋貓似地,在唐藍的肩窩蹭了又蹭,旁若無人。

 

唐藍嘆了口氣,拿他沒輒,這人跟他養的貓一樣,老愛往人的身上蹭。

 

 

 

為了這場筵席,殺了不少羊和牛,孜然風味的大漠美味,嗜辣的唐藍吃得盡興。

 

其間有人拱陸緋彈他的西塔琴,二哥生辰,美人在懷,他心情甚好,抱起琴,和其他琴師合奏,一片其樂融融。

 

也許私底下,陸熙和阿爾曼,已經搞定一切了吧?

 

 

 

酒過初巡,女奴們拿來第二巡酒,替大伙一一斟上,陸緋唱彈得正嗨沒喝,朝唐藍眨眨眼,唐藍有些尷尬,舉起酒杯便要喝下。

 

舌尖觸及酒液,唐藍舌頭一麻!

 

這酒有毒!

 

 

唐藍將自己的杯子放下,去拿陸緋的杯子試探,未料他的酒一樣有毒!

 

唐藍瞳孔一縮!

 

現場已有許多人,喝過這第二巡的酒!

 

 

 

今晚的燒烤味道很重,麻痺了眾人的味覺,一干武林高手,竟沒查覺酒裡的貓膩!

 

但唐門弟子受過特殊訓練,即使無色無味的毒藥,他們的靈舌也能嘗出,那是一種奇特的酥麻感,所以儘管唐藍也吃了燒烤,卻不妨礙他對毒藥的辨識。

 

第一巡的酒沒有問題,趁大家放鬆戒備,把毒下在第二巡,好縝密的心思!

 

 

 

「陸緋,酒裡有毒!」

 

唐藍緊著聲音,告訴陸緋。

 

「什麼?」

 

唐藍的話,陸緋是信得過的!當即放下西塔琴,起身吼道。

 

「不要喝!這酒有毒!」

 

 

 

眾人一聽,還沒喝的忙放下酒杯,已經喝了的,為了試驗自己是不是中了毒,當下微做調息!

 

女奴獻酒,都是從高台上的主位開始,再依座次爲台下的賓客斟酒。

 

教主陸熙夫婦,大聖子歐密德,二聖子阿爾曼都在高台上,陸緋原也該在那裡的,若不是爲了和唐藍親近⋯⋯

 

所以他們都喝下了第二巡的酒!

 

 

 

「爹,娘,大哥,二哥!」

 

陸緋躍過擺放食物的小几,朝高台上奔去!

 

「陸緋!」

 

唐藍喚不住陸緋,眼看情勢不對,朝陸脩道。

 

「陸脩,去,拿兵器!」

 

這場筵席爲了維安,每個人都不得配帶兵器。

 

陸脩知道唐藍的意思,點點頭,潛行回去張羅三個人的兵器!

 

 

 

還有一個應該在高臺上,卻離開高臺的,那是達麗雅,她在儀式結束後下台去找司裴赫,見變生肘腋,她也和陸緋一樣,就要往高台上衝!

 

 

 

「達麗雅!」

 

司裴赫拉住她,不讓她上去!

 

「是你⋯⋯

 

達麗雅一回眸,眼中的愛意被憤恨所取代,反手甩了司裴赫一巴掌!

 

「我爹娘和兄弟要是有事,我跟你,跟波斯明教誓不兩立!」

 

說完也和陸緋一樣,朝高臺奔去!

 

達麗雅這一掌用上了真氣,鮮血從司裴赫唇角溢出!

 

 

 

酒裡下的毒,唐藍不清楚,但肯定是種急性毒藥,因爲,臺上的陸熙夫婦,歐密德,阿爾曼一個個不支倒地!

 

 

 

 

 

「爹、娘、歐密德、阿爾曼⋯⋯

 

陸緋和達麗雅抱著他們的親人,試圖搖醒他們,卻是徒然。

 

陸脩很快取來了唐藍的千機匣。

 

唐藍覺得酒裡的毒,和波斯明教必然脫不了干係。但他不明白歐密德怎麼也會中招,當下將千機匣指向司裴赫,吼道。

 

「司裴赫,解藥!」

 

 

 

司裴赫愣了一下,擦去唇邊鮮血,冷笑道。

 

「想不到啊!竟然被你這外人捅出了個破綻,讓南辛逃過一劫,不過,你們可沒有第二次幸運了!」

 

紅色長袂一揮,兩撥紅衣人,從光明頂外湧入!

 

一撥,輪廓鮮明深刻,手執日月雙刀,是波斯明教的人!

 

另一撥輪廓與漢人類似,手執大刀,是紅衣教的人!

 

波斯明教聯合了紅衣教,殺上光明頂,要殲滅中土明教?

 

 

 

「司裴赫,你去死!」

 

陸緋紅著雙眼,自高臺上躍下,從陸脩手中接過日月雙刀,朝司裴赫急攻而去!

 

「陸緋!」

 

為了掩護陸緋,唐藍一記驚羽箭朝司裴赫急射!

 

為了躲避驚羽箭,司裴赫無法對陸緋做出攻擊,狼狽地朝一旁滾去!

 

 

 

來不及喝下毒酒的人,雖然都在明教地位不高,但人數也不少。不滅法王因為年紀大了,向來以茶代酒,他也沒中招,當機立斷,井井有條地分派道。

 

 

 

「虔敬法王、完美法王,請你們帶著你們的人斷後,其餘人等聽我號令,護住南辛聖子、達麗雅聖女,朝後山撤退!」

 

虔敬法王迎戰波斯明教,完美法王迎戰紅衣教,為主力的撤退爭取時間,但陸緋不走,要跟司裴赫拼個你死我活!幾名侍衛包括陸脩都拖住他,不滅要他大局為重以圖後來,陸緋卻聽不進去!

 

眨眼間,他爹娘和兩個哥哥都死了,他怎麼可能接受!

 

以陸緋夜榜第一的武功造詣,一般侍衛根本拖不住他,不滅法王朝唐藍求救,希望唐藍能說服他。

 

唐藍知道他跟家人的感情,也能理解陸緋的反應,就算是他出馬,癲狂狀態的陸緋也不見得聽他的,但不滅的說法也有道理,得先保住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唐藍將手朝懷中一探,冷不防一陣迷煙灑向陸緋門面!



對唐藍沒有戒心,陸緋當下中招,暈了過去!




不滅的主力部隊護送陸緋和達麗雅直奔後山!


唐藍跟著他們,離開了一陣,回頭望去,但見熊熊烈火,吞噬了那曾與陸緋同賞過無數次夕陽和星星的光明頂,和大半個聖墓山的夜空!







台長: 陳跡

陳跡
劇情開始進入虐
狂虐
瘋虐
非常虐
的狀態
陸緋唐藍你們要挺住啊~~~
2019-09-03 22:22:5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