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30 22:45:03 | 人氣(1,06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3---等一個渾然天成的時機(BL慎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晚,唐藍在小几上配藥,陸緋在餵貓,看著他忙碌的背影。

 

唐藍雲淡風輕,並未因莉莉亞她們的話而表現異常,卻讓陸緋心裡感到愧疚。

 

兩人無話,各忙各的。

 

 

 

「小少主。」

 

稍晚,陸脩走了進來,朝陸緋作揖。

 

陸緋知道是什麼事,眼神示意陸脩不要說,同唐藍打了聲招呼,便和陸脩出去了。

 

 

 

兩人離開房間後,朝後山一處秘道走了進去。

 

秘道盡處,是個類似監獄的地方。守衛開了門讓陸緋兩人進入,獄中牆上掛滿各式刑具,一燈如豆。

 

牆邊有個十字架,上頭綁了一名女子,身形婀娜,卻披頭散髮,渾身是傷。

 

 

 

「潑醒。」

 

陸緋走到女子面前,拖了個凳子坐下了。陸脩出去拿了一桶水,朝女子當頭淋下!

 

女子嗆了好幾口,胸腔感到十分疼痛,緩緩張開眼,從亂髮的縫隙間,看見陸緋。

 

 

 

「南辛聖子,我犯了什麼罪,您的部下為什麼不由分說,把我抓進來,還對我刑求?」

 

女子語氣虛弱哀怨。

 

「果然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怎麼,萊拉,妳對付阿藍的狠勁哪去了,嗯?」

 

陸緋冷笑道。

 

萊拉睜大了雙眼。

 

「我......我不知道聖子您說什麼......

 

 

 

「阿藍他,是我的底線。妳觸犯了我的底線,我需要個人來殺雞儆猴,讓所有人知道傷害阿藍的下場,正好,妳撞上來了。」

 

陸緋拿下牆上的鞭子,勾起萊拉的下巴。

 

「妳說,一隻手?一隻腳?還是這張臉?」

 

陸緋周身散發著凜冽的寒氣,寒氣鑽進萊拉心底,不自禁地發抖。

 

 

 

「聖子......聖子您當真......當真要喜歡一個男人嗎?過去,您也可以喜歡女人的,不是嗎?」

 

沉默許久,萊拉才終於鼓起勇氣,道。

 

根據陸緋過去的紀錄,沒少流連花叢,這才讓教內那些師姐妹,覺得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萊拉便是其中之一。她比陸緋還小一歲,從小就仰慕陸緋,雖然陸緋很少待在聖墓山,但只要陸緋一回來,她便會想辦法接近陸緋。

 

然而,陸緋對她總是冷冷涼涼的。反而對那些身分低微,主動送上門的師姐妹來者不拒。

 

她不知道,正因為她是不滅法王的孫女,以不滅在教內的權勢,不是可以玩弄的對象,陸緋才對她沒興趣。

 

雖然愛玩,但他不能幫他的教主爹爹找麻煩。

 

 

 

「看來,萊拉你是想做我的主了?」

 

想干涉他的交友狀況?這女人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那個唐門有什麼好的?他又不能替你生兒育女!但我可以。我不夠美嗎?為什麼你一眼都不看我?」

 

萊拉哭叫道。

 

「南辛,我們認識十幾年了,我心裡除了你,從沒喜歡過別人。這十幾年來,難道,你從沒喜歡過我,哪怕一點點?」

 

 

 

「沒有。」

 

陸緋表情冷冽。

 

「過去,我雖然不喜歡妳,可也覺得不討厭。但現在,妳因為對我的喜歡而去傷害阿藍,妳的喜歡讓我噁心。」

 

 

 

「南辛.......

 

萊拉滿臉是淚。

 

 

 

「就一隻手吧。下次,就是妳的命了!」

 

萊拉的告白,並未讓陸緋有一絲一毫的動容。陸緋退了幾步,長鞭一揮,捲上萊拉的上臂,狠狠一拖,登時脫臼!

 

劇烈的疼痛,讓萊拉慘叫一聲!

 

 

 

「萊拉.......萊拉.......

 

不滅法王聽說萊拉被陸緋抓了的消息,電光石火地趕來,在監獄外聽見萊拉的慘叫聲,疼愛孫女的他腿都快軟了!

 

他一面呼喚,一面闖進了關著萊拉的囚室裡。

 

一進囚室,就看見萊拉已然變形的關節!

 

 

 

「南......南辛聖子......

 

不滅權勢雖大,但陸緋是聖子,出身高貴,他還是必須執禮如儀。

 

何況重點是,要讓陸緋放了萊拉。

 

 

 

陸緋哼的一聲,沒有回應。一旁的陸脩,把萊拉對唐藍做的事擇要說了。

 

 

 

「妳........妳這孽女!唐公子是南辛聖子的朋友,我們明教的貴客,妳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

 

不滅一面責備,一面揮掌,狠狠打了萊拉的臉!

 

見不滅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萊拉手臂也斷了,陸緋的氣也稍稍消退了。他也不想真得罪不滅,讓他爹和二哥替他收爛攤,於是道。

 

「不滅法王,看在你對明教居功厥偉的份上,你就帶回去好好管教,她的頭,暫且寄在她脖子上。」

 

警告後,陸緋將長鞭朝地上一丟,離開囚室。

 

 

 

陸脩則幫著不滅法王,扶萊拉回到不滅的居所。

 

 

 

「請陸脩侍衛代為轉達聖子,本座保證,萊拉不會再這樣魯莽行事了。」

 

不滅紆尊降貴,特地送陸脩出門,希望他在陸緋面前多多美言。

 

 

 

陸脩走後,不滅趕緊喚來巫醫和他的助手,替萊拉診治。

 

診治的過程非常疼痛,萊拉的慘號聲聲打中不滅的心,不過陸緋還是斟酌了力道,她的手臂只是脫臼,將位移的骨頭恢復原狀就好了。

 

巫醫說她的手能恢復,只是復原期至少三個月,聽見無大礙,不滅才鬆了一口氣,著人送巫醫回去。

 

 

 

萊拉哭得兩眼浮腫,披頭散髮,全身都是鞭傷。

 

「爺爺,孫女都快痛死了,您還打我,看到南辛聖子就慫了,以前說要幫我得到南辛聖子的話都是假的!」

 

萊拉抽抽咽咽地抱怨。

 

「妳既然記得爺爺答應過妳,幫妳得到南辛聖子,妳又為何那樣沉不住氣,去動那個唐門?妳這樣不是讓南辛更加討厭妳?我如果不打妳那掌,南辛如何能消氣,如何能這樣輕易放過妳?」

 

不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可是,南辛聖子成天和那個唐門出雙入對,連教主都認同他們了,爺爺卻沒有半點動作。我如果不自己出手,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爺爺,您不是從我們還小,就想南辛當您的孫女婿嗎?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嗎?」

 

 

 

「自然不能放棄。南辛的對象若是個女人也就罷了,還是隻孵不出蛋的公雞,如何比得過我的寶貝孫女?」

 

不滅一改人前隨和的表情,陰騭地道。

 

「阿爾曼聖子是教主心目中的繼位人選,我們若能和阿爾曼聯姻,自能獲取家族最大利益。可惜阿爾曼早有婚約,還是指腹為婚,這條路便算斷了。南辛自小就和阿爾曼親近,妳又喜歡南辛,退而求其次,還算是一條不錯的路,誰想到半路會殺出個唐門來。」

 

「不錯,所以爺爺您一定要幫我,不為了我,也為了我們家族在明教的權勢。」

 

萊拉點點頭。

 

「自然是。所以,妳要做的,就是讓南辛喜歡妳,就算他沒法喜歡上妳,也不能讓他討厭妳。至於那個唐門,妳不准碰他。」

 

不滅法王道。

 

「只要唐門消失,南辛心中沒了喜歡的人,妳自然就有機會。但現在還不是除掉唐門的時候。萊拉,妳得等。」

 

「這條斷臂,還有爺爺的一掌,這都是妳要受的。唯有這樣,南辛才能消氣,妳才能有機會在他面前洗白,犯錯不要緊,妳要讓他知道,妳是知錯能改的,知道嗎?」

 

 

 

「那爺爺,您會幫我除掉那個唐門嗎?」

 

心情平復了許多,萊拉問。

 

 

 

「自然會。但要等時機,等一個渾然天成的時機,讓唐門消失得,誰都看不出是我們做的時機。」

 

不滅愛憐地撫了撫萊拉的髮。

 

「萊拉相信爺爺嗎?」

 

 

 

「嗯。萊拉聽爺爺的,好好養傷,不去找唐門麻煩。」

 

萊拉親暱地摟住爺爺的腰。

 

 

 

「目前阿爾曼和歐密德的競爭趨於白熱,南辛的事先放下,若有機會遇到南辛和唐門,在南辛面前對唐門道歉,真心誠意地,知道嗎?」

 

「知道了,做給南辛看,是嗎?」

 

萊拉點點頭。

 

 

 

「不錯。」

 

不滅道。

 

「南辛年紀雖輕,卻行事縝密。比起歐密德,南辛和阿爾曼年紀相近,更為親近。但即使如此,在奪嫡這件事上,我找了南辛很多次,他死都不鬆口支持阿爾曼。所以萊拉,南辛知道我支持阿爾曼的立場,我們不能得罪他。他在教內殺手群裡仍有一定號召力。萬一因為妳動了唐門的關係,讓他轉而支持歐密德,咱們就得不償失了,知道嗎?」

 

在不滅的剖析下,萊拉才知道她的行為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感覺後怕。

 

 

 

「妳放心,等阿爾曼得到繼承權,接著就是收拾唐門了。我的孫女配得上任何男人,南辛能被妳看上,是他的福分。」

 

不滅笑道。

 

「妳就等著,做南辛最美的新娘吧!」




台長: 陳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