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8 23:20:15 | 人氣(1,33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6---不要臉只要妳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從圖書館出來時,天快黑了。呼吸著曾經熟悉的台北空氣,沒了墾丁的清新,伍安朔有快要窒息的感覺。

 

他拿出手機,雖然李疏桐說了這八年非必要不要連絡,可他還是懷抱著希望,也許桐桐後悔了,會打手機給他,問他最近好不好,問他什麼時候會再下墾丁,甚至告訴他她後悔了,八年的約定通通作廢。

 

然而幻想是個巨人,現實卻很侏儒,手機裡只有伍安堯的未接來電。

 

他滑開手機,點開李疏桐的賴,最後一則訊息也停留在他離開墾丁的前一天。

 

其後,一片空白。

 

伍安朔撥通電話,她不打,就他打,沒什麼大不了的。

 

李疏桐說除非必要不要連絡,他已經想好那個必要了,就是,他要叮嚀李疏桐,留在她房裡的那些盥洗用具不可以丟,他以後還要用。

 

李疏桐沒有接。

 

伍安朔傳賴,李疏桐也沒有回。

 

這理由其實很不充分,也很不必要。伍安朔站在圖書館門口痴痴盯著手機螢幕,半個小時過去了,李疏桐沒有回。

 

真的鐵了心啊!

 

伍安朔胸口一揪。

 

朝停車的地方走去,突然傳來一陣『叮』的聲音。

 

他的賴。

 

伍安朔原本結冰的血液剎時沸騰了起來!他趕緊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滑開一看,心,又涼了半截。

 

是伍安堯。伍安堯問他,今晚回不回家煮?他餓壞了。

 

從墾丁回來後,伍安朔和伍安堯的關係和緩許多。他們兄弟在向子珊事件前感情本來就不錯。伍安朔也知道,伍安堯在找事情讓他做。

 

不然都快六點了,回家煮完也八點,八點才吃晚餐還不餓死他嗎?

 

而且,他們醫學院附近很多東西可以吃。

 

 

 

「好啦,我回去弄個泡菜豬柳蛋炒飯比較快。」

 

回傳後,伍安朔騎上他的重機,馳騁在華燈初上的台北街頭。

 

 

 

李疏桐看見伍安朔傳來的訊息。

 

她很想回,可是,她必須強抑住這樣的衝動。這種事一旦開了頭,便有如水庫潰堤,再也遏止不住。

 

伍安朔的訊息她看了很久,伍安朔等了半小時,她便也看了半小時。

 

 

 

直到,玻璃門上的貝殼風鈴響起。

 

李疏桐抬起頭來,看著開門進來的人,不是江孟淮卻又是誰?

 

 

 

「你怎麼會來?」

 

李疏桐收起手機,臉色暗了下來。

 

「來墾丁度假,順便看看妳。」

 

江孟淮的聲音溫和好聽,像三月的春風,他臉上懸著的笑容,就像看見渴望已久的寶物那樣滿足。

 

 

 

李疏桐低下頭,從她的筆電查網路訂房紀錄,她記得並沒有江孟淮啊!

 

後來,她把視線停留在一個叫『白江』的名字上。

 

江孟淮用FB帳號訂房,李疏桐不知道江孟淮的FB帳號,因為她已經很久沒關心過這個人了,但她突然聯想起,江孟淮的英文名字,好像是White,白色?

 

她在檢視網路訂單時,竟然疏忽了!

 

 

 

「李老闆,我是依照正常程序訂的房,根據消保法,妳可不能拒絕我。」

 

江孟淮笑道。

 

李疏桐一股火蹭蹭蹭竄了上來,她再看清楚些,江孟淮竟然在她這裏預定了二十天的住宿?

 

向子珊也網路訂房,江孟淮也網路訂房,李疏桐覺得,她是不是該取消和網路訂房網站的簽約了?

 

 

 

替江孟淮登記後,李疏桐拿出房間鑰匙,遞給江孟淮。

 

「疏桐,我訂的是六人房。」

 

他知道異鄉的六人房,只有李疏桐隔壁,伍安朔和李斯住過的那間。

 

可惡,這江孟淮就是故意的!

 

 

 

李疏桐心不甘情不願地將鑰匙換成她隔壁那間六人房。

 

「你自己上去!」

 

 

 

接過鑰匙後,江孟淮凝視了李疏桐半晌,問道。

 

「看到那些影片了嗎?」

 

 

 

李疏桐回視江孟淮。

 

「看見了。那又怎麼樣?我爸能從牢裡出來嗎?我的孩子能復活嗎?我那些年的痛苦可以消失嗎?」

 

「江孟淮,我說過,我沒有要你做這些事。告訴你真相只是為了讓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可能原諒你,希望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世界裡。」

 

 

 

江孟淮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消失。

 

「疏桐,我做這些都是自願的。妳不要有心理負擔,我沒有要妳回報我什麼,妳就當,我是為了讓自己好過一些......

 

還想跟他吵,又有一組四人家庭的住客前來登記,李疏桐只得先閉嘴,應付客人。

 

 

 

「您們的房間在四樓。」

 

李疏桐笑得制式,江孟淮在旁邊,她實在無法衷心微笑。

 

「四樓有點高,請把行李給我。」

 

江孟淮接過那家人的行李,幫忙提了上去,一點也沒有總裁的架子。

 

李疏桐還聽到那家人一面上樓梯,一面稱讚他們異鄉服務態度真好。

 

 

 

「怎麼?好好的總裁不做,到我們這個破店來當打雜小弟?」

 

江孟淮下來後,李疏桐嘲諷道。

 

「當年我淨身出戶,可付不出薪水。」

 

 

 

「不要緊,妳只要包我三餐和住宿就好了。」

 

江孟淮毫不退縮。

 

 

 

「江孟淮你還要不要臉!」

 

李疏桐試圖用最惡毒的話罵他。

 

「我不要臉,只要妳。」

 

看著眼前鮮活的李疏桐,江孟淮更捨不得移開眼。他記得過去的李疏桐面對他患得患失,戰戰兢兢,總是在壓抑自己。

 

現在的李疏桐,在他面前盡情放肆,就算是憤怒也好,總好過對他冷漠以待。

 

 

 

江孟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賴了?

 

「你不是要住宿?站在這裏幹什麼?還不把行李提上去?」

 

對李疏桐來說,她根本不想再和江孟淮說半句話,只想把他弄走,別在她面前悠晃。可江孟淮心中所想的是,李疏桐允許他住下來了。

 

那麼,他還有機會。

 

江孟淮愉悅地點點頭,將行李提上二樓六人房。

 

然後,李疏桐的清靜沒多久,江孟淮又下樓來,陪李疏桐坐在櫃台後面。

 

「我陪妳一起值班啊!」

 

懷裡還抱了一堆零食。他記得以前,和李疏桐還有婚姻關係時,很少回家,但一回家總看到李疏桐坐在沙發上等他,等得無聊怕睡著,就會吃零食。

 

那時家裡總是囤積一堆零食。

 

江孟淮把零食放在櫃台上。

 

 

 

「江孟淮你們江氏是倒閉了嗎?為什麼做這種無聊的事?你不用開會不用應酬不用出差嗎?我記得你很忙啊?忙到沒在回家的。」

 

李疏桐將一桌零食掃到地上去!

 

江孟淮也沒生氣,一包一包撿起來。

 

「我記得妳喜歡吃洋芋片,我幫妳開.......

 

江孟淮開了一包洋芋片,遞給李疏桐。

 

 

 

「不吃!」

 

李疏桐撇過臉去。

 

「不吃,那我就只好餵妳了.......

 

江孟淮一臉無辜地拿了一片洋芋片,往李疏桐嘴邊送。

 

 

 

「江孟淮你夠了沒?」

 

李疏桐心頭火起,站了起來!

 

 

 

「怎麼了老闆?」

 

正好大夜是鳳姐的班,她來接班了,見鳳姐來就像見到救星一樣,李疏桐甩開江孟淮就走!

 

「江總裁?」

 

看見江孟淮,鳳姐睜大了眼睛。

 

 

 

「鳳姐......這些給妳吃。」

 

江孟淮把洋芋片留在櫃台,便又跟著李疏桐上去了。

 

 

 

李疏桐不接他電話,也不回他訊息。但就像李斯說的,她總會看到訊息。

 

八年太長,他必須在李疏桐面前刷刷存在感。

 

於是,伍安朔開始傳訊息,有時是賴,有時是FB,有時是IG,有時是簡訊。

 

 

 

「桐桐,已經三天沒見面了,對我來說,就好像三十年一樣久。妳今天好嗎?我做菜給家人吃。煮的時候總會想起異鄉廚房裡的點點滴滴。妳是不是也正在做菜?做的是哪一道呢?我想妳了。」

 

「我哥說我做的菜超好吃的,還不是妳教的嗎?名師出高徒。他說每天不吃我煮的就像沒吃一樣。其實我知道,他是想找事情給我做,怕我太難過。桐桐妳會不會難過?妳有在想我嗎?我想妳了。」

 

「我每天說一次我想妳了,這是念力,我只要說滿兩千次,妳就會回到我身邊。」

 

「我現在不是在教室,就是在圖書館,不然就是在教室往圖書館的路上,我想在大四就考過執照,桐桐,我對妳的承諾不會改變。我要用最快的速度,成為那個能給妳幸福的人。我想妳了。」

 

「這學期,我拿到書卷獎了。同學說自從我失戀後,成績簡直開外掛,說這是『史上最勵志失戀』,我說我不是因為失戀開外掛,而是因為戀愛開外掛。我說我有女朋友而且還很漂亮,他們都不信,因為我沒法帶妳出現在他們面前。可以解禁嗎桐桐?不然他們都覺得我吹牛。我想妳了。」

 

「有學妹跟我告白了,而且陸陸續續不只一個,我都拒絕了,我說我有喜歡的人。把妳的照片拿給她們看。她們問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妳?我說,妳是我差點失去的人,我用這樣的心情在珍惜妳。我想妳了。」

 

「因為都沒有人見過妳本人,我除了K書就跟李斯走得近,李斯也不交女朋友,他們就說我跟李斯是一對,我其實是個gay,李斯是攻我是受,開玩笑,我哪裡像受了?我受不受桐桐妳最知道了,妳什麼時候要幫我澄清啊?我想妳了。」

 

「我覺得桐桐妳可能會有一個疑惑,就是我怎麼可能忍那麼久?在台北一定會找別的女人,我有必要跟妳說明清楚我的忠誠。我想要的時候,都是看著妳的照片自己來,所以我又換了兩支手機,都是受潮不能用。我想妳了。」

 

(桐桐想回:「我並沒有這種疑惑好嗎?」)

 

 

 

為了大四考照,伍安朔每天都拚得沒日沒夜,用這樣的方法減緩他對李疏桐的思念,也只能在睡前用電腦或手機,給李疏桐捎去隻字片語。

台長: 陳跡

(悄悄話)
2019-08-30 03:22: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