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5 02:31:27 | 人氣(9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1---三生樹(BL慎入)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唐白將唐藍的頸子,扼得緊緊地。他的背很痛,可心更痛。他的阿藍竟為了一個外人的死來奪他性命,難道就因為他權宜地娶了唐紫,錯走了一步,就真的無法回頭了嗎?

 

為報師父之仇,他一步步從千機堂弟子,到總堂弟子,甚至成為門主,手刃師叔,打壓霹靂堂,為師父報仇,這一路忍著孤獨走來,他一力承擔沒有怨言。

 

這件事太過危險,他選擇一人來做,只怕唐藍也涉入險境。

 

前門主已經死了,他已經不必受到唐紫的掣肘,知道唐藍介意他娶了唐紫,連休書都已經備好,可上天為什麼要把唐藍從他身邊奪走?

 

難道,一切真的回不去了嗎?

 

 

 

唐白失血過多,而唐藍腦子也缺氧,兩人的意識逐漸模糊,頹然倒地。

 

 

 

朦朧中,唐藍好像看到房門被踢開,自門外湧現了許多人,看裝束,都是唐門弟子,可有些手執千機匣,有些,卻拿著日月雙刀。

 

然後,他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卻隱約聽見一陣熟悉的聲音,急切地叫著他的名字。

 

再然後,他連聲音也聽不見了。

 

 

 

唐藍醒來的時候,又在孫航的醫廬裡。

 

孫航坐在床頭,見唐藍醒來,如釋重負地笑道。

 

「你們啊,好好保重,不要老是受傷,我要回萬花谷了,再來找我可不這麼方便了。」

 

孫航看了看唐藍,又對著床尾說話。

 

「他只是透不過氣昏厥過去,醒來就沒事了。你們好好聊聊吧。」

 

 

 

唐藍往床尾看去,那個穿著唐門殺手服,卻不倫不類地背著日月雙刀,坐在床尾微笑的,不是陸緋卻又是誰?

 

「你.........你不是......

 

唐藍一陣激動,差點喘不過氣來。陸緋,不是被唐白鴆殺了嗎?

 

「我不是死了嗎?」

 

陸緋走向床頭,扶著唐藍坐了起來,再將他攬入懷裡。

 

「我沒死。上次無瑕散事件後,我答應過你,不會再隨便去死了。」

 

「只是那陸脩真是該死,我讓他看緊你,他竟讓你跑回唐門來了!」

 

 

 

雖然穿著內斂的唐門殺手服,可周身透著掩不住的狂放之氣,可不就是陸緋嗎?

 

唐藍剛醒,陸緋沒死,這突如其來的好消息衝擊他的內心,唐藍需要時間消化,靜靜地在陸緋懷裡待了一陣,才又抬起頭來。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都說,你被唐白......用金屑酒鴆殺了......

 

唐藍的臉色還是很蒼白,他倚靠著陸緋強壯的臂彎。


 

「我是想回唐門,找唐白給你解藥。不過在找唐白前,我先去找了唐紫。」

 

陸緋道。

 

「我答應過你不可以隨便死,你那個渣師兄一天到晚想我死,撞到他手裡還有命嗎?之前我和唐紫關係不錯,想辦法見到了她。原本想請她幫忙,卻不想從她口中聽見了一件唐門秘辛。」

 

 

 

原來其中還有唐紫的緣故。唐紫肯出手,自然能保下陸緋。

 

 

 

「前門主,也就是唐紫的父親,是被唐白暗殺的!」

 

陸緋的話,讓唐藍狠狠倒抽一口氣!

 

師兄他,什麼時候變得那樣心狠手辣了?門主可是他的岳父,對他還有提攜之恩!

 

「前門主死後,唐紫雖不動聲色,卻心裡懷疑,暗中調查才發現唐白果真為了門主之位,殺了前門主,她的父親。卻只恨唐白如今大權在握,唐紫奈何不了他,只能靜待時機。」

 

「但前門主死後,唐紫表現得十分乖順,唐白也沒想到她已經把前門主死因查清楚了,對她沒有防備。」

 

「我找上門時,唐紫說她可以幫我,但我也必須動用明教勢力,幫她扳倒唐白,為前門主報仇!」

 

「就這樣,我們各取所需,金屑酒被唐紫掉包成普通但氣味相似的酒,而處理我屍體的總堂弟子也早就被她收買,找了一具和我相似的無名屍體,用酸液毀了容,沉入河底。」

 

「而我便穿上唐門殺手服,戴上半面面具,潛伏在唐紫身邊,將明教弟子引進唐門,伺機行事。」

 

「卻沒想到你會殺回唐門,提前收拾了唐白,間接襄助了我們成事。如今唐門已在唐紫的控制之中,阿藍,再也不必擔心唐白找我們麻煩了。」

 

陸緋說完,摟著唐藍的手緊了緊。

 

「原來唐門殺手服穿起來感覺是這樣。之前看你穿,全身裹得嚴嚴實實,卻讓人更想把你扒個精光.......

 

若不是唐藍剛醒,身體虛弱,陸緋就要付諸實行了!

 

 

 

可唐藍沒空聽陸緋那番發春的渾話。他只聽見唐紫控制了唐門,而唐白是她的殺父仇人,那麼,唐白呢?她會為了父仇殺了唐白嗎?

 

他恨唐白曾在感情上背叛他。可他不想唐白死,畢竟是朝夕相處十幾年的師兄,何況他沒想到,那背上的一刀,竟會對他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讓他幾乎失去所有。

 

 

 

「唐白呢?他還活著嗎?」

 

唐藍握住陸緋的手,急切地問。

 



看唐藍的反應,陸緋有些吃味,臉色暗了下來。

 

「他沒事,只是被唐紫控制住了。阿藍這麼緊張他?」

 



唐藍緊張唐白,陸緋表情如何沒在他眼底。唐藍繼續問。

 

「那唐紫......唐紫會怎麼處置唐白?她會殺他嗎?」

 

 

 

陸緋很想發火。他差點掛了,如今重逢,唐藍不緊張他,不高興他,卻去緊張一個差點殺了他的始作俑者。

 

算了,看在唐藍為了幫他報仇,連命都不要,就不要計較這些小情緒了。

 



「我不知道。目前唐紫把他囚禁起來,沒殺他。我覺得,唐紫對他是有情的,他殺了前門主,唐紫是很痛苦的。可若真的愛過一個人,要殺他很難吧?」

 

陸緋的最後一句話,讓唐藍一愣。

 

真的愛過一個人,要殺他很難嗎?可自己在獲知陸緋死訊時,他是真的想殺唐白,然後,和他同歸於盡。

 

愛過一個人,要殺他很難,若真的殺了他,自己也活不下去了。

 

要終結那樣的痛苦,同歸於盡是唯一的路。

 

唐紫會怎麼選擇呢?

 

 

 

「阿藍,就讓唐門的一切成為過去,不要再管他們了,好嗎?」

 

陸緋懇求道。

 

凝視著陸緋那張俊顏,唐藍點點頭。

 

陸緋還活著,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了。

 

 

 

待唐藍身體好些,兩人又穿越大漠,回到了聖墓山。

 

陸緋的死訊沒幾個人知道,所以當他回到聖墓山,也沒引起多大騷動。

 



「這次巴蜀之行,蒙明尊庇佑,我們都能平安歸來,阿藍,陪我去還願吧。」

 

唐藍點點頭,陸緋拉著他走。說是還願,他以為陸緋會帶他到山頂神殿去,不想,陸緋卻是往後山的方向。

 



後山有一棵十分高大茂盛的樹,唐藍沒想到,缺水的大漠裡,也能長出那麼高大漂亮的樹。

 

這樹的本身,就是神蹟。

 



陸緋在樹前,跪了下來,示意唐藍也這麼做,唐藍不解。

 

「這是什麼樹?我為什麼要跪一棵樹?我不要。」

 

「這樹.......

 

陸緋頓了一下,想一想,還是道。

 

「是保平安的。既然我們這次化險為夷,希望以後也都能這樣平安,當然要來拜保平安的樹啊!」

 

「真的?」

 

唐藍將信將疑。其實,那樹旁有碑,上面寫了幾個波斯文,可惜唐藍看不懂。

 

唐藍勉為其難地跪下,陸緋笑道。

 

「阿藍,我做什麼,你就跟著做,知道嗎?」

 

「喔。」

 

其實唐藍不大想拜這棵樹。但看陸緋一副很虔誠的樣子,也不想掃他的興。

 

陸緋雙手合十,唐藍跟著他做了。

 

 

 

然後,陸緋對著樹,喃喃說著波斯文。

 

欺負他不懂波斯文就對了,唐藍看著陸緋側臉,不大開心。

 

 

「聖火昭昭,照我澄心。弟子陸緋,偕愛人唐藍,禮敬三生樹,願我二人生死相依,不離不棄,生生世世,永結為好。」

 

陸緋說完,又慎重地行了三跪九叩之禮。

 

這樹真的那麼神嗎?唐藍跟著三跪九叩。

 



原來,這樹叫三生樹,明教的三生樹非常靈驗,情侶來拜了,就永遠不會分開。

 

  

一直到行禮結束,唐藍還是不知道陸緋說了什麼。只似乎聽見陸緋對樹說了他們的名字。

 

「喔,我向樹神介紹我們兩個的名字,請祂保佑我們闔家平安。」

 

陸緋不敢說實話,唐藍的逃跑對他造成了一定的陰影。

 



「闔家平安啊?我只有一個人,說到底,陸緋你比較需要呢!」

 

唐藍信了,他不知道自己被陸緋哄著拜了三生樹,便三生三世,再也跑不掉了。

 

 

 

三生樹下,為了便於弟子參拜,有點起的火盆,照亮三生樹。這晚有些冷,又不急著回光明頂,陸緋和唐藍便在火盆旁躺著,透過樹隙看星星。

 



「陸緋,你說下天樞卷的,真的是我師兄嗎?」

 

唐藍想起他質問唐白時,唐白極力地否認。他不知道唐白是真的沒做過,還是心虛否認。

 

 

 

「是。你想想這些日子以來,我曾經騙過你嗎?」

 

「常常。」

 

......

 

 

 

「其實陸緋,你已經得到你要的了........根本不需要再去找唐白麻煩。」

 

唐藍幽幽地道。

 

陸緋眼睛一亮,側躺支頤看著唐藍。

 

「我真的已經得到我要的了嗎?」

 

 

 

「嗯。」

 

火光閃著唐藍嫣紅的臉。

 

「我不會再回到他唐白身邊,所以,天樞卷是不是他下的,也都不重要了。」

 

 

 

「那......阿藍,我可以對你說,我愛你嗎?」

 

陸緋一邊說,一邊緊緊抓住唐藍的手,怕他又跑了。

 



「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唐藍微笑道。

 

 

唐藍的話就是一種邀請,難得他主動,陸緋還不上嗎?

 

唐藍還沒說完,陸緋便猴急地跨到了唐藍身上,扯開他上衣,又咬又親。

 

 

 

「不......不可以在這裡........

 

幕天席地的,唐藍連忙阻止陸緋的作為。

 

「我就想在這裡.......

 

陸緋今晚中了頭彩整個人嗨到不行,耍賴道。

 

「這是神樹,保平安的,不可以褻瀆......

 

唐藍後悔了,他沒事幹嘛鼓勵陸緋?

 

「沒關係,祂是三生樹,不是保平安的.......

 

「什麼?」

 

「陸緋,你又騙我.......

 

  

是時,夜風拂過三生樹梢,樹葉發出歡快的沙沙旋律。










台長: 陳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