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3 15:55:42 | 人氣(4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4---離開時的夕陽像來的那一天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OBILE






伍安朔回房間時,李斯正在打線上遊戲。伍安朔回來他很意外,他不是應該睡在李疏桐那裡嗎?

 

「喂,伍安朔你怎麼了?怎麼回來了?吵架了?」

 

李斯的手指還在鍵盤上飛舞,轉頭對一臉土色的伍安朔道。

 

伍安朔一言不發,悶頭就睡。

 

李斯想,要是想講他自然會講,於是又繼續打電動。

 

 

 

伍安朔很不甘心,他想找他媽談談,但他媽若無其事地拉著他爸,開車四處遊墾丁。他想再找李疏桐談,李疏桐的說法還是一樣,到最後,只要伍安朔一提到八年的事,李疏桐就乾脆閉嘴,不和伍安朔說話。他找鳳姐幫他說話,鳳姐只要他聽李疏桐的。

 

鳳姐的意見其實就是李清楠的意見,她是李清楠的眼線,所以,伍安朔也不必再找李清楠了。

 

伍安朔簡直要瘋了!

 

 

 

這晚,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李斯買了幾瓶啤酒,邀伍安朔去砂島吹海風。

 

海邊一片黑暗,伍安朔連李斯的臉都看得不真切。

 

伍安朔現在也沒了主意,他只有李斯可以商量了。

 

 

 

「這幾天,你跟李老闆到底怎麼回事?」

 

李斯開了瓶啤酒遞給伍安朔,自己也開了一罐。誰都沒跟李斯說什麼,但李斯也感覺得出他們之間情況不對。

 

伍安朔喝了一口啤酒,再喝了一口不夠,又跟李斯要了菸,吸了兩口,然後才道。

 

「她要我等她八年。」

 

說完,又煩躁地吸了兩口菸。

 

李斯嗆著了,咳了一陣

 

「八年?不是八天?八個月?你確定?」

 

 

 

「八年間不要見面,沒事也不要聯絡,這樣和分手有什麼兩樣?」

 

伍安朔把菸夾在手指間,另一手抓了抓頭。

 

 

 

「那她有沒有說,八年後呢?她就願意跟你在一起?」

 

李斯問。

 

「對。」

 

伍安朔答。

 

 

 

李斯笑笑。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歡李老闆,非她不可?」

 

「是。」

 

「那,你就等吧。」

 

李斯竟然這樣回答,伍安朔愕然看著他。

 

 

 

「其實這樣的狀況,比我預期的好很多了!你也不看你媽那種態度,最起碼,李老闆沒跟你分手。八年算什麼,八年後你才29歲,以現在的人來說,結婚都還太年輕,你等不起嗎?」

 

「對啦,要你守八年很不人道,但是有很多解決辦法嘛,這不用我教你吧?不要給李老闆知道就好啦!更何況你在台北她在墾丁,不會知道啦!」

 

李斯曖昧地笑著意有所指。

 


「那不是重點!李斯,當你喜歡一個人,可以八年都不看見她嗎?不但不人道還違背人性,這樣對嗎?」

 

伍安朔道。

 

「可是她說,她對感情和婚姻沒有安全感,如果我能等她八年,她才能完全相信我。李斯你說這是不是藉口?她不跟我分手,卻想用時間沖淡這一切……

 

 

 

「不然,她現在跟你說分手,你會比較開心嗎?她這個說法沒跟你分手,你媽也接受了對不對?她說的也沒錯,如果你能等八年,我覺得你能說服的就不只李老闆了,還有你媽。」

 

李斯道。

 

「你就等,讓你媽和李老闆看看,你是真的喜歡李老闆,還是一時激情。」

 

「老實說,八年其實有點久,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你變了心,也沒人會怪你。免除你們分手的痛苦,又給彼此空間,我覺得吧,李老闆這是三全其美之策。」

 

 

 

伍安朔又喝了一口啤酒,道。

 

「說得輕巧。她可以接受八年不看見我,我卻不行。李斯你說她是不是其實沒那麼愛我?」

 

「她說她不愛我,接受我只是因為怕我難過痛苦。」

 

 

 

「她說她不愛你,你信嗎?」

 

李斯頓了一下。

 

「我不信。我又不是智障,一個人愛不愛你,或你愛不愛一個人,怎麼可能不知道?我覺得她是愛我的。只是她怎麼能開出這種條件?我光聽到都快要窒息了!」

 

伍安朔重重吐了口氣。


 

李斯笑道。

 

「你倒很清醒啊!其實,我也覺得,她是愛你的。如果不愛你,你難過痛苦干她屁事,她幹嘛因為怕你難過才接受你?」

 

「伍安朔,我猜吧,她敢開這種條件,一方面是讓你媽能接受你們沒分手,一方面,她不是說她本來就不二婚不戀愛嗎?不要說八年,就算她要等你二十年,也比她不二婚不戀愛的狀況好多了,總之心中還有一份希望。你變心,回到原點,你沒變,她撿到。應該是這樣吧。」

 

 

「那我呢?她就不替我想?八年不見面,不聯絡,我還不如去法鼓山出家算了!」

 


「那……你忍不住,就不要等了。也沒人怪你。」

 

李斯道。

 

「伍安朔你往好的方面想,搞不好不到八年你媽就想通了呢?說八年也不一定就是八年啊!」

 

 

 

伍安朔頓了一下。

 

對啊!我就採取不合作政策,這八年我都不去認識其他異性,我媽搞不好就撐不住了!

 

 

 

「而且她說不聯絡你就不聯絡了啊?你不知道視訊、不知道賴、不知道FB、不知道信箱嗎?要聯絡方法多得是,你以為是古代,楊過小龍女,我在絕情谷底那十六年啊?」

 

「雖然她不一定會回,但你的訊息她一定看得到啊!」

 

「還有我們系上或朋友間,不可以剛好辦墾丁遊?不可以剛好在網路上訂異鄉的房間啊?」

 

「所以,那八年你也不用太悲觀啊!而且伍安朔,我們再來要開始忙了,實習、考證照、找事務所,開始接案子,樹立口碑,也實在是不能分心,就算我們就業後一切順利要建立口碑,那也是四五年後的事了,萬一不順,要花十年以上也有可能,對於還要創業的我們來說,你有覺得八年很長嗎?」

 

李斯的想法實在太勵志了。伍安朔聽了,似乎也覺得等八年這件事,好像沒那麼嚴重了。

 

 

 

「可是那個江孟渣黏得跟捕蠅紙一樣,這八年我不在她身邊,萬一她回到江孟渣身邊怎麼辦?」

 

伍安朔把菸灰彈進海裡(好孩子不要學)

 


「伍安朔,你會因為向子珊糾纏你八年,你就感動回到她身邊嗎?江孟渣對她的傷害,比向子珊對你的傷害還大,你去擔心別人還有可能,擔心江孟渣,你搞笑吧?」

 

李斯手一攤。


 

「好。那我擔心別人,如果這八年間她愛上別人呢?」

 

「她不是說不戀愛不二婚嗎?你怕啥?你是覺得你不夠帥、不夠高、學歷不好,還是以後錢賺太少?」

 

李斯笑道。

 

「她哥可以收買鳳姐當眼線,你也可以收買小萱當眼線啊!如果有人追李老闆,你叫小萱告訴你啊!那丫頭還小,不會說謊,你不要讓李老闆知道就好啦!不過我覺得根本不需要,以我們家阿朔的條件,李老闆還能看上誰啊!」

 

 

 

跟李斯聊了一夜,雖然八年,三百公里間,還是有很多變數,但伍安朔的心情還是好多了。

 

這次墾丁行多虧有李斯開解,不然的話他早就去跳海了!

 

隔天上午,伍安朔就去恆春通訊行,買了一隻蘋果手機送小萱,小萱樂歪了。

 

當然,伍安朔是有條件交換的。

 

 

 

安排好一切後。晚上,伍安朔來敲李疏桐的房門。

 

 

 

李疏桐開了門,伍安朔要進去,李疏桐拒絕,並且說,去頂樓談吧。

 

伍安朔沒有堅持,跟著李疏桐到了頂樓。

 

今天天氣晴朗,在異鄉頂樓就可以看見漫天星海。

 

伍安朔還記得,他剛來到異鄉時,也有這麼一個晚上,一樣燦爛的星海,李疏桐教他拍星星。

 

李疏桐教了他很多。教他種菜,教他買菜,教他煮菜,教他開車,教他拍星星,教他如何整理房間開民宿,教他難過時看動物,他都學起來了。

 

現在,她要教他等待,他也會學起來的。

 

 

 

「桐桐,我爸媽要我,明天跟他們回去。」

 

伍安朔看著李疏桐扶著女兒牆的寥落背影。

 

「嗯。」

 

李疏桐應了一聲,沒有多餘的話。

 

「妳說要我等妳八年,妳才願意相信我,接受我。我尊重妳、愛妳、想要妳。所以,我聽妳的。」

 

伍安朔平靜地說著。

 

「有人跟我說過,大我八歲的世界跟我的世界,是不一樣的,我不知道那該是什麼樣子,所以,妳說我就聽,妳說我就信。這樣,我就可以融入妳的世界。」

 

 

 

「桐桐,我會等妳。八年的時間真的太長,我沒法強求妳也能承諾等我。但,我想跟妳確定一件事。」

 

伍安朔走得近些,近得李疏桐都可以聽見她背後,他的呼吸。

 

「確定了,我就乖乖跟我爸媽回台北。」

 

 

 

「什麼?」

 

李疏桐回過身來,面對伍安朔。

 

 

 

「那天妳說,妳不愛我,說接受我,只是怕我難過痛苦。」

 

伍安朔扶住李疏桐的手臂,他的眼神明亮,不遜於天上任何一顆星星。

 

「我想再問妳一次,桐桐,你愛不愛我?」

 

 

 

伍安朔的問題像個開關,開啟了她內心強制壓抑的某個角落李疏桐眼眶一熱,然後,盈滿了淚水。

 

阿朔,我愛你,我真的不想離開你,真的不想八年都看不見你,我一想到你回台北我們就再也見不著了,真的很想從這裡跳下去…….

 

我感覺到我的手在顫抖,我感覺到我的眼淚無法抑制,我感覺到我的心在扭結,這一切,我都無法克制,因為即將到來的別離……

 

可是我沒有資格脆弱,沒有資格不堅強,沒有資格為了一時的快樂義無反顧留住你,儘管我知道只要一句話,你就會留下來,但我不能說出口……

 

你有你的學業、你的前途、你的家人、你的生活,這些全都在台北,如果我留住你,讓你拋棄那一切,有一天你會後悔……

 

而你的後悔,就是我的後悔

 

 

 

「阿朔,我說謊了…..我那天說謊了……其實我愛你……我愛你......我真的愛你……

 

李疏桐忘情地撲在伍安朔懷裡嚎啕大哭!

 

「我知道,桐桐,我都知道……

 

伍安朔將李疏桐摟得更緊,他的右手,溫柔地摩梭著李疏桐的背。

 

 

 

「桐桐,既然妳愛我……我就可以靠這個撐過八年了…….

 

 

 

伍安朔離開異鄉的時候,夕陽餘暉灑在砂島的海灘上,瑰麗無倫。

 

就像他第一次來到砂島的那天,也是這樣的一個黃昏。


這是起點
但他不會讓它成為終點

 

 

 

「走吧,阿朔。回台北都三更半夜了。」

 

伍媽媽催促伍安朔。

 

異鄉門口,李斯陪著李疏桐,他晚幾天回去,正好赴開學。

 

這是伍安朔對李斯的請求有李斯陪著李疏桐,伍安朔可以稍微放心。

 

 

 

「感謝妳這幾天的款待,也感謝妳這段時間對我們阿朔的照顧。李老闆,墾丁真的是個很美的地方,我不會忘記的。」

 

伍媽媽微笑著說。她其實不討厭李疏桐,只是對她成為兒媳這個身分有障礙而已。

 

 

 

李疏桐今天穿了一件天藍色削肩連身長裙。她記得伍安朔剛來異鄉時說過,他喜歡藍色。

 

「伍爸爸、伍媽媽、阿朔,路上小心。」

 

李疏桐微笑點點頭,叮嚀道。

 

 

 

「回到台北都三更半夜了。爸,我來開車吧。」

 

伍安朔深深看了一眼李疏桐,像要把她的身影烙在眼底,心底



而後拉開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這個時候不管阿朔說什麼,都不要反對,也不要多嘴就是,伍爸爸伍媽媽都有這個共識。

 

他們也不想戳破伍安朔的壓力球,兩人便鑽進後座了。

 

 

 

車子離開的時候,伍安朔從後視鏡裡,看見李疏桐和李斯並肩,站在異鄉的玻璃門前,目送他們,久久都沒有離開。









台長: 陳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