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1 14:48:45 | 人氣(60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30---你去死好不好(BL慎入)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值初冬,巴蜀蓉城城外一條郊道上,一道寒風捲起一地落葉,氣氛肅殺。

 

夕陽餘暉映著的激鬥中兩人仿似剪影,招式簡潔俐落,不分軒輊。

 

那是拿著千機匣的唐門弟子,和手執朴刀的黑衣盜匪的戰局。

 

唐藍潛伏在近側的一株大樹上,樹葉遮蔽了他的身型,兵器相擊聲掩住了他的氣息。

 

那名唐門弟子似是初出江湖,身法和千機匣的運用算不上純熟,那名黑衣盜匪卻已是名滿江湖十來年的巨盜,相持半個時辰後,勝負之勢逐漸分明。

 

唐門弟子漸落下風,身上好幾處讓朴刀劃傷,掛了彩。

 

唐門弟子有許多手段,再這樣下去,雖然保命沒有問題,可要殺了巨盜達成任務卻很是困難。

 

 

 

唐藍相準時機,驚羽箭上膛,瞄準巨盜左胸,嗖的一聲,正中心臟!

 

 

 

巨盜在唐門弟子跟前倒下!

 

一箭中的!這樣的準確度,肯定是千機堂內老手!

 

唐門弟子望向箭的來向!

 

 

 

唐藍從樹上躍下!

 

「唐藍師兄!」

 

年輕的唐門弟子一陣激動!

 

「好久不見了,唐奈。」

 

唐藍面具下,淺緋色的唇瓣微揚。

 

唐奈之前是墨羽堂弟子,做的也是守衛那種微不足道的工作,他最大的希望就是進入千機堂擔任殺手,唐藍是他的偶像。現在的他如願以償,也開始接單了。

 

 

 

「殺了這巨盜,你的排名,大約可以再進兩名吧?」

 

唐藍整了整千機匣,收到背後。

 

「不錯。這單成了,我可以進入夜榜前二十,多謝師兄!」

 

唐奈朝唐藍拱手道。

 

「對了師兄,怎麼這麼久沒回唐門了?師兄弟們,還有很多事想請教你呢!」

 

 

 

「改天吧。」

 

唐藍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雲淡風輕。

 

「唐奈,我今天找你,是有事想問你。」

 

 

 

「什麼事?師弟我若知道,必定知無不言。」

 

唐奈也收起千機匣,兩人就近找個隱密的樹下,席地坐了。

 

 

 

「我許久未回,有很多事我並不了解。」

 

唐藍道。

 

「你聽過陸緋嗎?」

 

 

 

「知道啊!蟬聯二十個月夜榜第一的明教傳奇殺手啊……

 

唐奈想在殺手這個領域功成名就,是以對夜榜上的狀況知之甚詳。

 

「前陣子他單槍匹馬到唐門來見門主,想知道他的廬山真面目,我還湊上主殿去看哩!不過,唉,可惜了…….

 

「怎麼了?」

 

唐藍背後一僵。

 

 

 

「我是在殿外遠遠看著,沒聽見他和門主說些什麼,只見到墨羽堂弟子拿了一壺金屑酒上殿,那個陸緋竟然就喝了。其實以他的武功,就算門主想殺他,殿上的總堂弟子加起來也不一定打得過他,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束手就擒。」

 

唐奈嘆了口氣。

 

 

 

「他真的喝了嗎?」

 

唐藍語氣恍惚。

 

「是啊!師兄你說,是不是因為他的夜榜名次比門主高,所以門主才要殺他啊?」

 

唐奈道。

 

他在唐門內地位不高,因此並不了解個中秘辛。

 

 

 

「那……他的屍體呢?」

 

唐藍的聲音開始發顫。

 

「我看總堂弟子把他扛進內室去,後來就沒消息了。」

 

唐奈的話,讓唐藍想起那天晚上陸緇說的,毀屍滅跡。

 

唐白想殺陸緋,卻又不想正面開罪明教,給唐門惹麻煩,必然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唐藍抬頭看天,深深吸了口氣,不讓眼淚掉下來。

 

 

 

舞著朝聖言,高貴得像個神祇的身影,仿彿還是昨天的事,他們之間的緣分,原來竟是如此短暫?

 

早知結果會是如此,他一定不會懷疑陸緋的心意,把時間浪費在無謂的糾結裡……

 

 

 

「師兄…….唐藍師兄…….你怎麼了?」

 

見唐藍不說話,只是望著天發呆,唐奈推了推他。

 

 

 

「我…….我沒事…….

 

唐藍回過神來。

 

「你不去看看夜榜嗎?」

 

 

 

「自然要。那麼,師兄你呢?回不回唐家堡?」

 

唐奈問。

 

「會,我正要回去。」

 

唐藍沒有說謊,這次,他真的想回唐家堡。他知道唐白還在等他,一定不會拒絕他的回歸。

 

然後,他就找機會殺掉唐白。

 

雖然他打不過唐白,但同歸於盡,他還是做得到的。

 

 

 

「那太好了!師兄我自己做了一隻機關小豬,回去拿給你看啊!」

 

唐奈衷心地笑著。年輕的生命,無憂無慮,連笑容都如此耀眼,陽光一樣。

 

陸緋也是這樣年輕的。卻因為認識了自己,他的生命,淪入黑暗的深淵。

 

 

 

與唐奈分道揚鑣,唐藍獨自一人,走在蓉城郊道上,對於自己的身分毫不掩飾,往唐家堡而去。

 

唐藍回歸的消息,早有人回去通知唐白。

 

唐白自認將陸緋的死訊封鎖得很好,自然不會聯想到,唐藍是因為陸緋的死而回歸唐門。

 

也許,是因為自己主動將解藥送上門,卻不要求他任何回報,再加上陸緋人間消失,讓唐藍意識到了最愛他的始終是自己。

 

 

 

「回來就好。」

 

唐白在書齋接見了唐藍。

 

「餓了嗎?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唐白什麼都不問,愛憐地撫了撫唐藍的髮,就像過去一樣噓寒問暖。

 

 

 

唐藍想起了清溪鎮小屋那段日子。老是變著花樣做菜給他吃的陸緋,只怕他吃膩了,說要好好養胖他,抱起來才舒服。

 

 

 

「你不是門主嗎?門中事務蜩唐,還有時間做菜嗎?」

 

唐藍淡淡地回答。

 

「只要是做給你的,永遠都有時間。」

 

唐白笑得像陣微風,讓唐藍有一瞬間的恍神,仿彿一切都未曾改變,唐白還是那個無微不至呵護著他的師兄。

 

是啊!過去不是沒有過美好的記憶,是恩是怨,永遠算不清了。

 

師兄,只要你死了,我就原諒你,好嗎?

 

 

 

唐藍在小几旁坐下,撫摸著腰際那柄,甚少派上用場,沒有鍔的短匕。

 

沒有鍔,能夠完全伏貼在他身上。

 

刃鋒上寒氣隱隱。

 

至少要飲上一人的鮮血吧,今日。好一些,能喝到兩個人的。

 

 

 

唐白為他下了碗紅油抄手,紅紅的湯,血一樣的。

 

唐藍不餓。也不想吃唐白做的菜。可為了鬆懈唐白的戒心,他把那碗紅油抄手吃完了,碗底朝天。

 

唐白很是開心。

 

期間有人來稟報朝廷來了人等唐白接見,唐白都推了。

 

 

 

「你去忙吧。我有些累,想休息。」

 

唐藍走向床榻,沉著聲音。

 

「陪著你也是好的。」

 

唐白不走,他跟了上去,從背後摟住唐藍的腰。

 

唐藍有一股想吐的衝動。

 

忍住。快好了,很快就好了。

 

 

 

「師兄。」

 

唐藍軟著聲音,他知道唐白喜歡他這麼叫他。

 

「阿藍,我很想你,別再走了,好嗎?」

 

唐白稍稍放開他,將他轉過身來,取下他的半面面具。

 

那張令唐白魂牽夢縈的,好看的臉他幾乎差點失去。

 

幸好,他殺了陸緋。唐白覺得這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明智的抉擇。

 

唐白將唐藍的身子摟得更近,溫柔地吻上他淺緋色的唇瓣。

 

 

 

背上一陣劇痛襲來!

 

唐白警覺地想推開唐藍,背心上的短匕插得更深!

 

 

 

唐白大手一伸,扼住唐藍的頸子!

 

 

 

「為…….什麼?」

 

唐白難以置信,神情痛楚。

 

 

 

「你殺了陸緋…….我要替他報仇…….

 

唐藍幾乎吸不進空氣,說話的聲音斷斷續續。

 

「師兄…….你去死好不好?你死了…….我就原諒你…….

 

 

 

「你就這麼愛他......那我呢?」

 

唐白強忍著痛苦,手下更加大了勁。

 

 

 

「我告訴……過你……我已經……不愛你了…….

 

唐藍的手攀在唐白手上,試圖拉開唐白的手,卻不很積極,他想這樣被唐白扼死,也不是件壞事。

 

他已經失去活下去的動力。

 

「師兄……一起死吧……

 

唐藍口邊流出鮮血,笑得淒艷。

 

 

 

台長: 陳跡

三敗之輸?
2019-08-21 21:28:59
版主回應
很想趕快揭曉健妳的疑惑啊~~~
但我得先出那年盛夏34才行~~~
是不是三輸就看下集吧~~~

陸緋唐藍唐白是不是三個全死了~~~
還有李疏桐提出八年之約~~~
伍安朔要如何接招~~~
想到要處理這些問題就覺得很有挑戰~~~
2019-08-22 08:20:1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