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9 11:24:15 | 人氣(70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29---生要見人死要見屍(BL慎入)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著陸緋離開前的交待,又擔心唐白的追擊,即使唐藍身子尚未好全,陸脩仍是安排妥善,帶了孫航開的藥,召集了十來位明教高手,一路護送唐藍回聖墓山。

 

回到聖墓山後,唐藍還是待在陸緋的房間裡,一面養病,替他餵貓,一面等他消息。

 

唐藍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下去,等陸緋回來。因此,藥是一碗不落地喝,除了陸脩,達麗雅有空也會來看他。

 

他們都沒有陸緋的消息,達麗雅也不怎麼著急,反正她這個弟弟離開像丟掉,回來像撿到,聖墓山是他家旅館,習以為常了。

 

難怪陸緋說過,他家人都不怎麼管他,再加上達麗雅說過最近明教會有大事發生,更沒人去管他了。

 

可唐藍卻是擔心無已。問陸脩,陸脩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陸脩找了個女奴替唐藍熬藥,張羅吃食,那女奴一向妥貼,唐藍便催陸脩趕緊去打探陸緋的下落,自己置身聖墓山,不會有問題的。

 

陸脩便離開了唐藍跟前。

 

又到了唐藍喝藥的時間。女奴捧著盤子,上面盛著一碗熱騰騰的藥汁,藥汁旁還擺了一碗醃棗椰,聖墓山沒有糖葫蘆,而醃棗椰味道甜,怕藥汁太苦,這是陸緋臨走前交待的。

 

他總是這樣,把唐藍的一切都放在心上。砍人時是大老粗,面對唐藍卻成了繞指柔。

 

 

 

「我慢慢喝,妳先下去吧。」

 

唐藍怔怔地看著那碗棗椰,藥汁燙,唐藍通常慢慢喝,便遣女奴先退下,等他喝完再來收碗。

 

這是一直以來的慣例,女奴弓著身子告退了。

 

躊躇了一會,唐藍才端起藥汁,準備喝下。

 

 

 

藥移向唇邊,一股特異的氣味,鑽進了唐藍的嗅覺。

 

唐藍愣了一下。今天這藥,味道似乎不大一樣。

 

唐門弟子善使毒,在修習的過程中,都會鍛鍊味覺和嗅覺,人人都有支狗鼻子。

 

再嗅幾下,唐藍在腦子裡搜尋著這藥汁裡多餘的,是什麼氣味。

 

似乎,是來自西域的馬錢子?這會讓人窒息而死。

 

有人要我死?

 

馬錢子毒素得來不易,不可能是不小心掉入藥液裡。為求謹慎,唐藍偷偷將藥汁倒掉。女奴來收碗時不動聲色,在下次送來的藥裡,唐藍又嗅到了馬錢子的氣味。

 

有人刻意在藥汁裡下了馬錢子,目的是要他死。

 

 

 

可到底為什麼?他只是個外人,就算陸緋不自主地陷入奪嫡之爭,殺了他又有什麼好處?

 

而現在,陸緋不在,陸脩也不在,他沒人可以商量,唯一跟他親近些的,是達麗雅。

 

但達麗雅是聖女。如果自己被下毒之事,和明教奪嫡有關,達麗雅也可能牽涉其中。

 

為求謹慎,他也不能和達麗雅商量。

 

不行,自己還是要撐下去,等陸緋回來。

 

那個人見毒殺不了自己,也許會再另想辦法。作案次數越多,破綻越多,事情也會逐漸明朗。

 

唐藍以身子差不多好全,可以照顧自己了為由,讓女奴不必再來。熬藥準備吃食都由自己來。

 

那背後的人見沒機會再下毒,肯定會再找其他辦法。

 

只是這麼一來,自己也陷入了明教奪嫡之爭中了嗎?

 

 

 

許多個擔心陸緋的夜晚,陪伴他的,只有陸緋那五隻貓。想陸緋時,他會去順順那些貓的毛,拿逗貓棒和那些貓玩玩然後,保養他的千機匣,將兵器和毒物都準備好,隨時能派上用場。

 

當他忙時,那些貓兒就繞著他的超小號機關小豬玩。

 

 

 

這天晚上,星光特別明亮,斜斜照進窗戶裡。這樣的星光,讓他想起陸緋的朝聖言。

 

那晚的陸緋,像踩著光下凡的天神一樣,降臨他面前。

 

已經近十天了,陸緋一點消息也沒有。

 

 

 

唐藍有些煩躁,放下他的千機匣,從衣櫃裡拿了一件陸緋的黑斗篷披上,想到光明頂賞星光。

 

大漠的夜晚總是有些寒涼。

 

 

 

唐藍低著頭,穿越了一排排頗具異域風情的華麗廂房,這裡是明教高級幹部居住的區域,現在已經是丑時,醒著的人不多,大部分廂房都是暗著的。

 

因為接受過完整殺手的訓練,因此唐藍基本上走路沒有聲音。

 

唐藍認得,前面轉角處,那個帶著金色聖火紋,異常華麗的房間。

 

怕剛來到聖墓山的唐藍迷路,陸緋殷殷交待過,那是他大哥陸緇的房間,並要唐藍記得,只要看到那個房間再右轉走到底,就能到光明頂。

 

 

 

陸緇的房間,燈還亮著。唐藍並無意窺人隱私,只是要去光明頂,必須經過那裡。

 

經過時,唐藍卻聽見一陣熟悉的聲音。

 

那是司裴赫的聲音。達麗雅常來找他,有時司裴赫也會一起過來。司裴赫漢語說得極好,只是,還是帶有一種外域人的腔調。

 

司裴赫在陸緇的房間裡,他們用漢語對談。

 

在明教,用波斯語交談的人要多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這場夤夜密談才用上了漢語。

 

 

 

「教主讓我以商量婚事為由,到中土明教來幫助你,資金都已到位,人也安排得差不多了。教主的意思是,事情不要拖過阿爾曼的生辰。」

 

這是司裴赫的聲音,他來自波斯明教,他口中的教主,自然是波斯明教教主,而非陸緋的父親。

 

「我明白。父親想要在阿爾曼生辰那天,宣布阿爾曼是教主繼位人選,若拖到那天,阿爾曼名正言順,繼承人出爐,將會凝聚教眾的向心力,這樣咱們要成事就更加困難。」

 

這是陸緇的聲音。

 

「不錯,歐密德,你要記住,你是大聖子,才幹比起阿爾曼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還有波斯總部的支持,憑什麼繼承者不是你?更何況,你覺得經過這些衝突,等阿爾曼大權在握,會饒過你嗎?你說你沒有爭權之心,衷心服膺阿爾曼,他又會相信你嗎?」

 

司裴赫的話極具煽動力。

 

「不是你無情無義,而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你和阿爾曼之間,不是你死,就是他亡啊!」

 

 

 

「我知道。成大事者又豈能拘小節呢?波斯明教想和中土明教繼續維持友好關係,就只能扶我上位。我爹拒絕按照往常慣例歲貢給波斯總部,已抱著撕破臉,脫離波斯總部的決心,阿爾曼遵循他的志向,自然也要和波斯總部決裂的。」

 

這又是陸緇的聲音。

 

 

 

「只是,咱們對阿爾曼動手,你爹豈會袖手旁觀?沒奈何,你爹也得一併解決了才好。」

 

司裴赫又道。

 

陸緇沉默了一陣。

 

「但他是我爹啊!一定得這樣嗎?」

 

 

 

「你拿他當爹,他有拿你當兒子嗎?該給你的繼承權通通不給你,阿爾曼才是他兒子!」

 

司裴赫道。

 

「等阿爾曼當權,你以為你爹會保護你嗎?說不定還怕你奪權,為了鞏固阿爾曼的統治,反過來除掉你。」

 

「歐密德,你和我們波斯明教雖然是利益結合,但這利益結合也是最堅固的關係。波斯明教需要你穩住中土明教,沒有其他人選,勢必要幫你到底。可你爹和阿爾曼呢?他們站在哪一邊?你自己可以想一想。」

 

 

 

「知道了。」

 

長考過後,陸緇再度回答。

 

「只是,不能經過我手。等當上教主,我還得收買人心,殺了阿爾曼就罷了,如果前任教主,我的親生父親也死在我手上,我如何服眾?」

 

看樣子,陸緇竟然接受了司裴赫的提議,要對他的教主父親不利。

 

無意間撞見這樁彌天大陰謀,幸虧唐藍當了許久的殺手,冷靜自持,屋內的二人竟沒發現他們的對話,早被唐藍這個外人聽得一清二楚。

 

唐藍想,等陸緋回來後,一定要告訴他。

 

 

 

「你考慮得不錯。這件事如何做,我再和波斯方面從長計議。」

 

司裴赫又道。

 

「還有,阿爾曼死後,南辛有沒有問題?他畢竟也是聖子,就怕擁護阿爾曼勢力的人轉而擁護他。」

 

 

 

怕待太久洩漏自己的存在,唐藍原本想走了,卻又聽見司裴赫提到陸緋,他不禁又留了下來。

 

 

 

「他啊!對權力沒有興趣,心心念念的只有他那個愛人,在教內沒有任何勢力,也未曾參與過教內事務,就算把教主之位送給他,他也不見得做得來。更何況……

 

陸緇清一清喉嚨,道。

 

「根據我在巴蜀的探子傳來的消息,因為他那個愛人,他和唐門門主唐白不共戴天,卻為了找唐白要解藥,自己撞上唐門去,被唐白一壺金屑酒鴆殺了。為了封鎖消息,唐白毀屍滅跡,我那可憐的弟弟啊……

 

陸緇嘆了口氣。

 

 

 

「這消息是真的嗎?如果是,趕緊洩漏給你爹知道啊!教內事務已夠他焦頭爛額了,再添上一件和唐門宣戰為聖子報仇,你不就更能坐收漁利嗎?」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我總得確定這消息的真實性,找到證據才能上報。否則萬一我的探子消息有誤,我就成了挑唆明教和唐門之間的罪人,教內長老恨我都來不及,還能支持我嗎?」

 

「嗯,歐密德你的考慮有道理。那麼就趕快再派人手到巴蜀去,務必找出南辛死於唐門之手的證據。唉,歐密德你看,出了這樣的事,連明尊都在幫你,這教主之位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

 

司裴赫低聲笑了起來。

 

 

 

聽到陸緋被以金屑酒鴆殺的消息,唐藍腦子被雷劈中一般嗡嗡作響!後面司裴赫和陸緇說了什麼,他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就這樣,恍恍惚惚地回到了陸緋的房間。

 

 

 

陸緋……死了?

 

為了替他向唐白索討暴雨梨花針的解藥…….

 

瘋子!瘋子!好好的聖子不當,跑去唐門送死,陸緋你就是個瘋子!


不知不覺爬了滿臉的淚
,唐藍不住咒罵著,心痛難當......

 

 

 

陸緇都知道他的死訊了,陸脩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一定是怕自己擔心,故意隱瞞這件事……

 

但他不能問陸脩。如果讓陸脩知道,自己知道了這件事,為了安危,他一定會把自己困在聖墓山…..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不見到陸緋的屍身,他絕不相信陸緋已經死了!

 

陸緋不會死的!上次五毒試藥過後,陸緋承諾過他不會再這樣做的!

 

 

 

唐藍顫抖著手,撫上他的千機匣。

 

陸緋不會死的,他要回巴蜀找他!

 

如果陸緋死了,唐白,你將不會看到明天的太陽!

 

 

 

換上唐門殺手服,戴上半面面具,唐藍將千機匣繫在背上,衣袋中的銀心鈴掉了出來,錚琮作響!

 

陸緋說這銀心鈴,是陪葬用的。

 

唐藍眉間一蹙,心道,不能讓它派上用場!

 

 

 

唐藍躍上屋頂,張開機關翼,朝聖墓山腳下飛去!






台長: 陳跡

陳跡
還有一堆問題要處理
覺得兩篇連載中的小說開學前都寫不完了
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啊
2019-08-19 14:38:3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