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7 23:52:02 | 人氣(1,301)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2---我不能跟他分手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怕人多耳雜,伍媽媽不願意和李疏桐在異鄉裡聊,李疏桐想帶伍媽媽去大街或恆春的咖啡館,伍媽媽也說不用了,在砂島就好。

 

砂島都是難走的礁岩地形,想伍媽媽年紀大了,李疏桐扶著伍媽媽,來到砂島較為偏僻,沒有觀光客的一隅。

 

伍媽媽可以體會,為什麼伍安朔會覺得李疏桐很溫柔了。李疏桐扶著伍媽媽,動作小心翼翼,這點也讓伍媽媽不得不感動。

 

她應該明白自己想對她說什麼,卻還是願意這樣做,情商還是很高的。

 

 

 

「謝謝。李老闆,妳也坐吧。」

 

李疏桐把較為光滑的礁石讓給伍媽媽坐,自己則在一旁隨便坐。

 

「墾丁這裡的空氣很好,生活步調悠閒,台北生活壓力大,伍媽媽您偶爾來這裡晃晃充充電,會給您很多工作上的靈感。」

 

李疏桐微笑道。

 

 

 

「是啊!很久沒給自己放個長假了,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次托阿朔和妳的福,到這裡晃晃看看,倒覺得又有精力可以奉獻給工作了。」

 

伍媽媽也報以微笑。

 

 

 

「李老闆很喜歡我們阿朔嗎?」

 

客套過後,伍媽媽很快就切入主題。

 

李疏桐一愣,她不知道伍媽媽會問得這麼直白,要回答這問題,她難免有些窘,感到臉熱。

 

「阿朔很好。真的很感謝您,將他帶來這世上。」

 

 

 

「謝謝妳對阿朔的肯定。阿朔沒那麼好,他毛毛躁躁地,做很多事,都瞻前不顧後,不肯多想,也才會被向子珊傷得那麼徹底。」

 

「其實李老闆,妳的條件很好,長得也很漂亮,身邊應該不乏追求者吧?我看到妳後,也覺得阿朔喜歡妳並不意外,可我剛剛說了,阿朔是個做事不會想太多的人,就像妳們的年齡差距,他不會考慮進去。」

 

伍媽媽嘆了口氣,道。

 

「李老闆妳別誤會,我不是嫌棄妳比阿朔大八歲......而是站在一個女人的立場,我想跟妳說,現在妳風華正茂,阿朔喜歡妳,這必然是原因之一。可女人青春易逝,等十年後,阿朔風華正茂,而妳卻過了那段時間,外表不再如現在吸引人,那時的阿朔也許事業有成,正當盛年,身邊會有很多年輕貌美條件好的女孩子繞著他轉,男人其實很感官,萬一他移情別戀怎麼辦?我知道妳曾離過一次婚,離婚對女孩子來說傷害很大,妳可以忍受第二次離婚嗎?」

 

其實伍媽媽說的,李疏桐全都想過了,她也知道伍媽媽不是危言聳聽。

 

但,她不忍心辜負現在的伍安朔,不忍心看他痛苦。

 

 

 

「伍媽媽,您說的這些,我都想過了。但我願意相信阿朔,他說他說他不會變心,我相信他,就算他以後變了心,頂多回到原點,我本來就想不戀愛不二婚,自己一個人,到時,我會放他走的。」

 

李疏桐平靜道。

 

 

 

「李老闆,妳曾愛了一個人十年,也離過婚,我相信妳是個性情中人。這樣的人即使嘴上說不在意,實際上可能一點也不在意嗎?我知道面對第一段婚姻的失敗妳很痛苦,我不知道如果再來第二次,妳會不會崩潰。」

 

「伍媽媽,我不是一開始就接受阿朔,為了喜歡他,我考慮了很久,付出很大的勇氣才接受他。您將阿朔教得很好,我願意相信他,而且,第一段婚姻離婚時,我確實很痛苦。若真有第二次也一定不會好過,但這樣的我,就一定要像您所說的,為了避免這樣的痛苦,就讓自己失去追求幸福的權利嗎?但因為是阿朔,我願意賭,我相信,他不會讓我輸。」

 

到目前為止,伍媽媽和李疏桐都盡量站在對方立場上溝通。

 

 

 

「李老闆,我的意思,不是妳不能追求妳的幸福,我只是覺得,阿朔不適合妳。妳可以找個年齡相近,生活歷練相似,不是因為衝動或眩於妳的外表愛上妳,而是真真正正看見妳的好處的,這樣才是長久之計。我知道妳的前夫傷妳很深,但我聽說他已經幡然悔悟,他知道妳所有的狀況,也都能接受,事業也穩定,沒有變數,這樣的人才真正適合妳。妳愛了他十年,他也愛著妳,他失去過妳,會更懂得珍惜,我實在想不出,妳無法接受他的理由。」

 

「伍媽媽,我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什麼叫做心死。心死跟人死一樣,是不可逆的......不管我前夫條件多好,或者對我多好,我對他的心,早在四年前就已經死了,我不可能接受。現在,我想跟阿朔在一起,也不是為了逃避我前夫,而是因為我愛的,就是阿朔這個人。」

 

李疏桐眼神堅定,讓伍媽媽懷疑,她生的那個崽子何時這麼有魅力了?

 

 

 

「好,就算妳的前夫不是問題。那麼李老闆,據我所知,妳父親現在還在監所服刑,是嗎?」

 

伍媽媽一提到父親,李疏桐又是一愣。繼而想想,伍安朔他家世代書香,大概對門風也不能不注重吧?

 

「是。我爸爸因為票據法還在監所服刑。伍媽媽是覺得,我們家家世不夠清白?」

 

李疏桐深吸一口氣。

 

「我爸是因為周轉失靈才會入監服刑,並不是因為作奸犯科或是故意傷害誰,就算他坐了牢,還是我最親愛的父親。」

 

 

 

「我也不是因為這樣,就覺得妳家世不清白。只是李老闆,妳不覺得你找的對象,應該要門當戶對,跟妳家財力不會相差太多的?這樣萬一還有周轉不靈的狀況,你夫家才能出面挹注,也不會有票軋不過只好去坐牢的情況再發生。我知道妳們企業家,會常有很多資金不到位,票軋不過來的情況,而這種情況,我們家領的是死薪水,永遠沒法給妳幫助的。」

 

伍媽媽的語氣雖然委婉,但態度相當堅定。處處為李疏桐著想,可其中意思,就是反對他們在一起。

 

事涉她父親,李疏桐沉默了。她的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她和爸爸、哥哥三個人可以說是相依為命,感情很好,談到她爸爸坐牢,她無法忍受,這就是她為什麼不可能原諒江孟淮的原因之一。

 

江孟淮食言了給她的五千萬贍養費,讓她父親的票軋不過來,只得進去坐牢。

 

現在,伍媽媽又提到父親坐牢的事。她不能怨恨伍媽媽,卻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才不會失禮。

 

 

 

「李老闆,說句失禮的話,妳很好,可是妳也知道,根據阿朔所學,他以後定要從事法律相關行業,要是讓他的同事知道,他有個坐過牢的岳父,平時無所謂,但這些流言蜚語,對他的升遷,也許會有影響。」

 

在升遷的過程中必然有競爭,對手很可能會去挖他的黑歷史,而在他們法律界,要查出他有個曾經違法的岳父還不容易嗎?

 

伍媽媽並沒有刻意中傷,她說的都是實話。就是因為這樣,李疏桐的心就像被人扎了一把刀,卻無法還擊。

 

 

 

伍媽媽也沉默了下來,她看得出李疏桐已然有所動搖。她給時間,讓李疏桐好好思考。

 

李疏桐如果像她所說,真的喜歡伍安朔,這些東西,她不得不為伍安朔考慮。

 

李疏桐想,如果她問伍安朔在不在意這點,伍安朔一定會說他不在意,頂多不要服公職,不去當法官檢察官之類的,就當律師,當律師也不一定要升遷。

 

可這樣,還不是害到他嗎?

 

其實,她和伍安朔並不適合,她心裡一直很清楚。但她只是想順從自己的心意,也不忍心看著伍安朔失望痛苦。

 

只是,這樣的心意,終於成了飲鴆止渴,那在迷醉中,奪人性命的鴆酒嗎?

 

 

 

「我們當父母的,都會有私心,希望孩子就算獨立了,生活也能平平順順,不要有太多挫折打擊。李老闆,人生走到現在,我覺得一段婚姻,剛開始自然是因為夫妻雙方的愛情,讓兩個人可以堅守在一起。但愛情這種情感並不能一輩子,兩個人興趣再相投,也不可能一輩子都有話聊。一成不變的生活對婚姻來說其實是種打擊。但,如果有了孩子就不一樣了......妳們會重新有共同話題,妳們的重心不會只放在對方身上,不會對對方的改變患得患失,一起期待著孩子成長,感情才能延續下去。」

 

伍媽媽繼續道。

 

「我並不是因為老套的養兒防老,傳宗接代,才希望阿朔以後能有自己的孩子。為了你們婚姻和事業的穩固,孩子是很必須的存在。可是李老闆,聽說妳的身體,很難再懷孕,是嗎?」

 

「我身邊有一些頂客族的同事,原本覺得兩人生活也不錯,不想要小孩,在一起相處久了後,覺得需要小孩了,可年紀大了生不出來,做了很多試管,花了很多錢也未能如願,心靈落空的低潮,怨懟,對兩人感情是很大的傷害。好一些的,丈夫出去找其他女人生,元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嚴重的乾脆離婚,妳們現在的感情有多美好,到那時就有多不堪。」

 

 

 

伍媽媽的話,讓李疏桐紅了眼眶,無可反駁。

 

「阿朔說,他不一定要小孩,而且,我們可以領養或找代孕。」

 

看起來,李疏桐就像做著垂死前的掙扎。

 

 

 

「領養終究不是自己的孩子,誰知道這孩子的父母是怎麼樣的人?吸毒、貧窮、遺傳疾病?又或者,父母一時無法養育他,但後來有能力了,想跟妳們要回孩子,那時,都養出感情了,妳們怎麼辦?」

 

「代孕除了有道德上的爭議,妳也沒法掌握代理孕母是怎麼樣的人,萬一她懷出感情反悔,或者生出來的孩子不健康,妳要退貨嗎?」

 

伍媽媽,等於把李疏桐的路都給堵死了。

 

雖然伍媽媽所說的事,發生機率並不高,但李疏桐再蠢,都知道伍媽媽的意圖了,原來她反對得這麼強烈。如果伍安朔要堅持和自己在一起,她們母子肯定會撕破臉,這樣就算她能順利和伍安朔結婚,他和伍媽媽的關係也會成為一輩子的坎。

 

伍安朔,難道一輩子,不見他媽媽了麼?

 

 

 

「伍媽媽,您明快地說吧,想我怎麼做?」

 

既然結果顯而易見,李疏桐覺得,與其浪費無謂的時間和口舌,不如痛快些。

 

「我希望妳和阿朔分手,我沒有嫌棄妳的意思,但妳們並不適合。」

 

其實說了那麼多,伍媽媽想說的就是這句話而已。

 

 

 

遲早會聽見這句話,已經做好很久的心理準備,李疏桐以為她能承受,但在伍媽媽開了口後,李疏桐的眼淚,依舊控制不住的淌流下來。

 

看見李疏桐哭了,伍媽媽心裡一怦,也覺得自己似乎是太過分了,但為了伍安朔,她這個法海和尚還是得硬著頭皮繼續當下去。

 

 

 

「李老闆......謝謝妳對阿朔的青睞..............

 

 

 

「伍媽媽.......

 

李疏桐並沒有去擦眼淚,讓淚繼續流淌。

 

「我不能跟阿朔分手,我答應過他,不能分手。」

 

 

 

「妳........

 

伍媽媽想,虧她還有一霎時的心軟,怎麼這個李疏桐竟是個油鹽不進的嗎?

 

「李老闆,我知道現下阿朔離不開妳,但他還小不懂事,所以我才會找妳談,妳畢竟年長,看過的世事也多,應該會知道怎樣的選擇,對阿朔才是最好.......

 

 

 

「我不能跟阿朔提分手,這是我答應過他的......

 

李疏桐顫著聲音道。

 

「但是,他可以跟我提......

 

 

 

「他不會跟妳提分手的,否則,也不會要妳的承諾了。」

 

伍媽媽臉色一暗。

 

 

 

「伍媽媽,我從小就沒有媽媽,我常常想,如果我媽媽還在,她也一定不願我受到任何傷害.......

 

「我知道您對阿朔的擔憂,這件事,您不要再介入,不要破壞您和阿朔之間的母子之情,就讓我來處理,可以嗎?」

 

伍媽媽知道現在,李疏桐的情緒很低落,但這樣的情況下,李疏桐還能同理她做媽媽的心,伍媽媽也不禁動容。只是,她會怎麼處理,伍媽媽必須先知道。

 

 

 

「我可以知道,妳會怎麼處理嗎?」

 

伍媽媽一面問,一面遞了一張紙巾給李疏桐。

 

 

 

「我會信守對阿朔的承諾,也會讓您得到滿意的結果......

 

李疏桐將紙巾攢在手裡,卻沒有用。

 

她不想擦去她的眼淚,她心底有悲傷,亟需傾瀉而出,不去遏抑。

 

 

 

在伍媽媽回到異鄉後,李疏桐繼續在砂島,待了很久。

 

為了讓海風有足夠時間,吹乾她頰上的淚。

 






台長: 陳跡

陳跡
要信守和伍安朔的承諾
又要讓伍媽媽滿意
李疏桐到底要怎麼解套呢
下一集李疏桐放大絕
2019-08-18 00:50:43
真是難為李疏桐啊,這麼厲害的伍媽媽,招架得了嗎?
(不過也是大部分媽媽的心聲,但阻擋的了嗎?時代不同啊!)
2019-08-18 11:15:47
版主回應
李疏桐因為從小沒有媽媽
所以對母愛是有一種嚮往的
這也是為什麼她不願意忤逆伍媽媽的原因
伍媽媽的反對對她而言殺傷力很大
伍安朔對伍媽媽的反對倒是不怎麼在乎
但他在乎李疏桐的想法
所以
伍媽媽的反對還是有很大影響力的

這就叫做
一物剋一物
2019-08-18 21:13:5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