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2:39:53 | 人氣(1,027)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28---不要亂跑了可以嗎(BL慎入)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原本,以唐白的實力,陸緋不可能輕易帶走唐藍。可方才對戰的過程中,操控金人的唐門被唐藍殺了,金人形同作廢,再加上陸緋執意帶走唐藍,不惜任何代價,明教眾操控了上百頭巨雕朝唐門俯衝為掩護,陸緋這才全身而退!

 

 

 

「去找孫航!」

 

唐藍已經不省人事,陸緋抱著他乘坐巨雕,並令一旁也操控著巨雕的陸脩開路!

 

幸而孫航還在清溪谷,沒有離開巴蜀,當他看見唐藍的狀況,臉色相當難看。

 

 

 

「這是暴雨梨花針的毒!解藥只有唐門才有,你帶他回唐門吧!」

 

仔細替唐藍除去背上的針,孫航初步替唐藍處裡完傷口後,對陸緋交待。

 



「不,我不會讓他回唐門,阿藍自己的意願也不想回去。孫航,你不是神醫嗎?江湖上中了暴雨梨花針的人那麼多,也不是每個人都回天乏術不是嗎?我不能讓阿藍再落入唐白手中!」

 

陸緋看著唐藍痛苦而蒼白的臉,神情堅決。

 

 

 

孫航看了陸緋一眼,嘆了口氣。從玉瓶裡取出一枚丹藥,讓唐藍含在口中。

 

「我先用避毒保心丹,護住他的心脈,不讓毒性入侵,然這是治標之法,暴雨梨花針的毒十分刁鑽,遲早會侵入心脈,到時可能回天乏術......那些中了暴雨梨花針而沒死的人,是因為中的毒量少,但唐公子,一整發暴雨梨花針的毒量全在了他身上…….有解藥也不見得能保住他的命,何況是沒有解藥的狀態?」

 

孫航頓了一下,又道。

 

「如果你不想帶他回唐門,倒是還有另一種解法。只是效果未知,也有可能毒還沒解完,唐公子就撐不住了。」

 

 

 

聽見還有回唐門之外的選擇,陸緋眼前一亮,忘情地抓住孫航的手!

 

「什麼方法?你快說!」

 



孫航道。

 

「唐門解藥的原理,是中和毒針的毒性。既然沒有解藥配方,中和不可行,那麼,只有利用人體在先天上就會排斥外來的毒性,以草藥佐熱氣,把毒逼出來,在逼毒的過程中,盡量護住他的心脈,理論上可行。但效果會比服用解藥來得慢,而且,也要看唐公子的身體對毒的耐受性,撐不撐得下去。」

 

「這個方法不一定有用,成功率不如服用解藥那般高,你還是堅持要做?」

 

 

 

聽完孫航的分析,陸緋沉默了一下,撫了撫唐藍的髮。

 

「自然要做,阿藍不能死。」

 

孫航說了,這方法有風險。那是唐藍的命,陸緋不想冒任何風險。

 

「陸脩你說,我去找唐白討解藥,他會給麼?」

 

 

 

陸脩愣了一下。

 

「不可能吧?他一定會堅持要小少主你交出唐公子的!」

 



「他不是說他喜歡阿藍嗎?喜歡一個人,不可能看著他死,不是嗎?」

 



「就算他願意拿出解藥救唐公子,也一定會為難小少主你的。不如先試試孫大夫的方法。」

 

陸脩知道陸緋對於他執著的事物容易犯痴發傻,這種情況下唐白提出很過份的要求,就算要陸緋的命,他也可能會照單全收。

 

 

 

但陸脩的話,陸緋好像沒聽到一樣,交待道。

 

「陸脩,你留下來和孫大夫一起照顧阿藍,我去一趟唐門。」

 

「不行啊小少主…….

 

陸脩想要阻止,陸緋卻一意孤行地走出醫廬,喚來巨雕,朝唐門方向飛去!

 

 

 

「孫大夫,唐公子交給你了,我去看看小少主!」

 

肯定會出事!陸脩奔回醫廬內交代了,陸緋的個性孫航也知道,要陸脩別擔心這裡,唐藍他自會照顧,陸脩便也召喚巨雕,跟了上去!

 

 

 

到了唐家堡,為了見到唐白,唐門弟子要陸緋繳械他就繳械,要他上手銬他就上手銬,毫無掙扎,這才被帶到唐白面前。

 

唐白坐在門主之位上,居高臨下,睥睨著陸緋,和當日在白石台上,勢均力敵的對峙,不可同日而語。

 

 

 

「看來,你對阿藍,可真是情深意重啊!」

 

唐白冷笑道。

 

「你猜得不錯,我不可能看著阿藍死,就算阿藍人在你那裡,我還是會把解藥送去。」

 

「不過,既然你陸緋送上門,省了我一番功夫,我便卻之不恭了!」

 

「敢從我手裡搶人,你應該有所覺悟。」

 

「放心,你死後,我會好好照顧阿藍的。」

 



說完,唐白讓人端上一壺酒。

 

「這是金屑酒,價值不菲,可敬的對手,這酒,很相襯你的身分了,喝了它吧!」

 

說完,唐白微笑地看著陸緋。

 

 

 

金屑酒是以鴆毒為主體,加上大量金屑,除了含有劇毒,毒發的過程中,金屑摩擦內臟造成的巨痛,會讓中毒者死前經歷很長時間的痛苦。

 



陸緋看著酒壺,恍惚著聲音。

 

「是不是我喝了酒,你就會把解藥送去給阿藍?」

 

 

 

「阿藍是我的人,我們早已有過誓約,要白頭偕老,你不過是我們之間一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阿藍終歸是要回到我身邊的,我自然不會讓他死。」

 



「你這麼想我死,是不是,你對你和阿藍之間的關係,其實沒你說的那麼自信?」

 

白頭偕老那四個字,陸緋怎麼聽怎麼彆扭,反正都要死了,死前懟一下唐白也不虧。

 

「也是。阿藍現在愛的是我,我不死,你連機會都沒有。」

 

 

 

唐白臉色一變

雖然他不願意承認,可潛意識裡,他知道陸緋說的並不誇大。

 

就是因為眼前的陸緋唐藍的心,已經不在他身上。

 



「你這是激將法?可惜,不管你說什麼,今日都非死不可。」

 

唐白冷笑道。

 

「還想拖延時間嗎?阿藍拿到解藥的時間越晚,性命危險便多一分。」

 

 

 

陸緋沉默了一陣。

 

「唐白,你就沒想過,你殺了我,阿藍會恨你,你更不可能贏回他的心?」

 



「那又如何?只要他的人在我身邊就行。我可以讓他愛上我一次,就能讓他愛上我兩次。來吧,夜榜第一,陸緋,痛快點!」

 

唐白一整個勝利者的姿態,看著陸緋的眼神,彷彿他是一塊沾了血的肉。

 

 

 

看了唐白一眼,陸緋若有所思。沒人知道他心裡想什麼。而後,上了手銬的雙手,緩緩捧起酒壺,一飲而盡!

 



「果然是夜榜第一,豪氣,連毒酒都喝得那麼乾脆!」

 

唐白大笑道。他的笑裡,除了勝利,還帶著輕鬆。

 

這麼一來,唐藍便完完全全屬於他了!

 

 

 

陸緋頹然倒地!五內的痛楚,從隱約變得真實,然後尖銳!

 

看陸緋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像蝦子一般,痛苦的模樣,唐白不知道多開心!

 

夜榜名次上,他老被陸緋壓著打,就連唐藍都差點被陸緋搶走,這就是與他作對的下場!

 

 

 

陸緋的痛苦延續了半個時辰,終於一動也不動。

他是明教聖子,若讓明教知道唐白殺了他,明教定然不肯善罷甘休。

這點,唐白很清楚。

 

 

 

「帶到密室裡,除去他身上所有能辨識身分的衣物,用酸液毀去他的屍體,再沉到河裡去!」

 

唐白對陸緋毀屍滅跡,滴水不漏。

 

 

 

而後,唐白派了唐青,將解藥送去清溪谷。因為有了解藥,再加上孫航的驅毒療法,唐藍的傷,很快就好起來。

 


唐藍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找陸緋。卻只看到孫航、陸脩,還有陸脩在這裡布置,保護唐藍的明教弟子,再來,就是送解藥來,也奉命押唐藍回去的唐門弟子。

 

孫航的醫廬很熱鬧,但就是沒有陸緋的蹤影。

 

 

 

陸脩說陸緋去了唐門,而唐青在唐白的授意之下,告訴唐藍,解藥是唐白擔心他的性命安危主動送來的,陸緋並沒有出現在唐門。

 

唐白自然也擔心唐藍恨他,索性不認帳,造成陸緋失蹤的假像。

 

究竟實情如何,唐藍擔心不已。唐青要唐藍跟他回唐門,唐藍卻說不願回去,他要等陸緋回來。

 



唐青不知道怎麼辦,派人請示唐白。

 

唐白知道陸緋已死,唐藍怎麼等都只是枉然,既然情敵已除,也不急在一時,便道讓他等,等久了自然心死。

 

 

 

唐門撤了後,陸脩對唐藍提,要帶他回聖墓山。

 

 

 

「唐公子不如回聖墓山等吧,清溪谷這裡是巴蜀,唐門勢力範圍,總是夜長夢多。」

 

陸脩建議道。


 

「我師兄這次……為什麼這麼輕易就放手?」

 

唐藍喃喃地道。這次唐青的撤退也未免太容易了。

 

「陸脩……你真的不知道…..陸緋的下落麼?」

 



陸緋失蹤,唐白主動送解藥來,這兩件事之間會有所關聯嗎?

 

他想起陸緋為了替他除疤這件小事,跑到五毒被試藥,差點就死了。

 

陸緋不可能不顧他的死活,而自己消失。

 

他會不會出事了?

 

 

 

「我要回唐門查清楚!」

 

唐藍抱著初癒的病體,拿起千機匣便要走。

 

 

 

「唐公子你這一回唐門,不是自投羅網嗎?」

 

陸脩急了,極力安撫唐藍。

 

「小少主交代了,唐公子一醒,就回聖墓山等他。小少主既然這樣說,他不會有事的。」

 

「萬一你落入唐白手裡,而小少主回來發現了,不是要小少主再犯一次險嗎?」

 

 

 

『犯險』這兩個字,勸住了唐藍。

 

不錯,他不能再給陸緋添亂。不能給唐白對付陸緋的機會。

 

 

 

「陸脩,你告訴我,陸緋真的不會有事嗎?」

 

唐藍放下千機匣。

 

看著唐藍擔憂的神情,陸脩欲言又止。

 

 

 

「唐公子,我覺得陸脩說得對。起碼在明教,你是安全的。陸緋要做什麼,也才能無後顧之憂。」

 

孫航正在一旁磨藥,也道。

 

「如果你不放心,我在這裡等他回來。陸脩你繼續派人去唐門四周盤查,一有消息便通知唐公子,這樣,不是兩全其美?」

 

 

 

唐藍的心有點亂,自己沒法做下正確的判斷。既然孫航和陸脩都這樣說,他便暫且回聖墓山,等陸緋的消息。

 

況且,動用明教的力量去打探陸緋的下落,也比自己一人出馬安全且有效率多了。

 

 

 

「只是…….

 

陸脩道。

 

「唐公子,我不知道你過去受過多大的創傷,但小少主對你的感情,我是看在眼裡的。你以後乖點,不要亂跑了,可以嗎?」

 

陸脩語帶責怪。每次唐藍一跑,陸緋的天就像塌了一樣!

 

 

 

陸脩的責怪,讓唐藍無話可說。這次的風波,陸緋下落不明,不正是因為他不告而別,離開聖墓山而惹出來的嗎?


 

陸緋,我知道錯了,你快點回來吧我答應你,只要你回來,我就不跑了......除非你不要我,不然,我就一輩子待在你身邊,哪裡都不去,好嗎?

 

唐藍閉上雙眼把銀心鈴攢在手心裡,喃喃自語。



台長: 陳跡

陳跡
今天這集的結果
和寫之前的構想
完全不一樣
心血來潮地把陸緋寫掛了

這就是當作者的好處
要誰活就誰活
要誰死就誰死
跟上帝一樣 哈

然後
灌毒酒毀屍滅跡
男人的嫉妒心還真可怕
2019-08-14 22:53:1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