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9 14:53:11 | 人氣(92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0---我覺得我好像離不開妳了

推薦 2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伍爸爸和伍媽媽在異鄉住了下來,墾丁空氣好,兩人年紀大了起得也早,沒事到砂島附近海邊晃晃,過得悠閒自在。

         

 

 

「唉,伍成峻,你說說,咱們阿朔昨晚睡在哪裡啊?」

 

在墾丁路上晃著,伍媽媽拉了拉伍爸爸的衣角。

 

「他不是說他跟李斯一起睡?」

 

伍爸爸伸伸懶腰。

 

「他說的你也信?不行,我今晚要查查,不然,他如果跟那個李老闆睡在一起怎麼辦?又沒結婚。」

 

伍媽媽偵探系的。

 

 

 

太陽高了一些,伍爸爸伍媽媽吃完早餐後,回到異鄉大廳,此時值班的是李疏桐,微笑地打了聲招呼,兩老就待在大廳裡看報紙,李疏桐忙住客退房的事。

 

此時有一家四口前來退房,是一對年輕夫妻,拖著行李箱,爸爸牽著一個活蹦亂跳,大概五歲的小男孩,媽媽懷裡抱著一個兩歲剛會講話的小女孩,退房的同時,爸爸問李疏桐風吹砂怎麼去,李疏桐熱心地解說。

 

 

 

伍媽媽看見那對夫妻,就把報紙放下,走向那位抱著小女孩的媽媽,攀談起來。

 

「瞧瞧這小女孩,粉雕玉琢的,這麼可愛,大概兩歲吧?」

 

「是啊!剛會說話哩!來,小囡囡,叫阿姨,快!」

 

媽媽一邊說,一邊還牽起小女孩的手,朝伍媽媽揮了揮。

 

「唉呦,叫阿姨,這麼會說話,都把我叫年輕了,我兒子都跟你們差不多大了,叫奶奶也不過份啊!」

 

伍媽媽笑道。

 

「我可以抱抱她嗎?」

 

「好啊!」

 

住客媽媽將小女孩交給伍媽媽,難得的是那小女孩也不怕生,讓伍媽媽抱著一點也不哭,只是張著骨碌碌的大眼睛看著她。

 

「真是太可愛了,唉,伍成峻你說,阿朔長得帥,將來的孩子,會不會也這麼可愛啊?」

 

伍媽媽逗著小女孩,伍爸爸聞言抬起頭來,他知道伍媽媽想幹什麼,沒回答,眼光又溜回報紙上。

 

 

 

「阿朔是那個帶我們進客房那個服務生阿朔嗎?」

 

小女孩的媽媽笑道。

 

「那肯定的啊!長得帥,基因好,現在政府不是鼓勵生育嗎?妳兒子條件那麼好,自然是要多生幾個的啊!太太您等著含飴弄孫就是啦!」

 

「哪那麼快,連女朋友都沒個影子呢!」

 

伍媽媽一邊道,一邊用眼角餘光瞟向李疏桐。

 

「妳們要是有認識好的,幫我們阿朔介紹介紹,你們年紀相近,朋友自然也都年紀相近,成了紅包少不了你們的!」

 

 

 

「好啊,我們留了異鄉的名片的。如果有適合的,再聯絡啊!」

 

小女孩的媽媽接回小女孩。

 

接著,伍媽媽又去逗小男孩,說小男孩聰明長得帥,一副喜歡小孩喜歡得緊的模樣。

 

 

 

李疏桐雖然忙著替那位爸爸介紹路線,但伍媽媽的一言一行,都落入了她眼底耳裡。

 

她怎麼會不知道伍媽媽的意思?她戳的正是李疏桐的傷處。李疏桐強自鎮定,臉上還是懸著那股淡定的微笑。

 

 

 

「伍爸爸伍媽媽,我們異鄉常備的茶飲是紅茶,你們大概喝不慣。我廚房裡有藍山咖啡和阿里山珠露,你們需不需要?」

 

李疏桐找了其他話題來化解尷尬。

 

「嗯,珠露好。」

 

伍爸爸抬起頭來回應。

 

 

 

「嗯,你們等一下,我進去泡。」

 

李疏桐點點頭,轉身進了廚房,順手抹了抹眼角。

 

 

 

「妳幹什麼?少說兩句不行嗎?」

 

伍爸爸對著伍媽媽,臉拉了下來。

 

「小孩可愛,我逗逗還不行嗎?伍成峻你啥時變得那麼獨裁啊?」

 

伍媽媽也有點火。

 

「逗小孩?妳存心的吧?人家李老闆又沒惹妳,妳幹嘛這樣戳人家?」

 

伍爸爸道。

 

「還叫人家介紹女朋友,妳就是故意的!」

 

 

 

「我這不是尊重李老闆,不想跟李老闆撕破臉,才暗示她,讓她知難而退啊!不然要像在醫院裡跟向子珊她爸媽一樣用吵的嗎?」

 

伍媽媽覺得她這樣對李疏桐已經很好了。

 

伍爸爸聽不下去。

 

「妳……妳兒子要是知道,肯定恨死妳!」

 

 

 

「知道什麼?她要去阿朔面前告狀嗎?告什麼?告阿朔你媽喜歡小孩的行為深深刺傷我嗎?這麼玻璃心,還學人家談戀愛結婚嗎?」

 

伍媽媽好整以暇說完,才又繼續看報紙。

 

 

雖然伍爸爸伍媽媽吵架的聲音壓得很低,不過李疏桐早就泡好茶了,躲在廚房門口,也聽得了大半。

 

拿著茶杯的手顫抖著。

 

 

「爸媽,你們怎麼起得這麼早?」

 

伍安朔這才起床,下樓來正看到在大廳裡看報紙的爸媽。

 

對於剛才發生的事,他一點也不知情。

 

 

 

「早什麼?都快十點了。倒是你,這麼晚起床,昨晚幹什麼去了?」

 

伍媽媽沒好氣地說。

 

伍安朔昨晚還是睡在李疏桐那裡,體力消耗太多,這才這麼晚起床,但自然不能讓伍媽媽知道。

 

「放暑假,這麼早起來幹嘛?對了,爸媽,桐桐說今天要帶咱們去社頂公園走走,那裡有羊,又能運動,視野遼闊…….咦,桐桐呢?」

 

 

 

聽見伍安朔在找自己,李疏桐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才端著兩杯茶,回到大廳。

 

 

 

「伍爸爸伍媽媽,你們的珠露。」

 

李疏桐強自微笑。

 

「謝謝。」

 

伍爸爸伍媽媽不約而同說了。伍爸爸不討厭李疏桐,這聲謝謝說得真誠,伍媽媽不喜歡李疏桐,但以她的身分地位,表面功夫還是做足的。

 

 

 

又聊了一陣子,伍安朔道。

 

「桐桐,咱們走吧,爸媽,你們難得來墾丁一趟,開桐桐的跑車,吹吹墾丁的海風,很舒服呢!」

 

說完,伍安朔便到櫃台要拉李疏桐。

 

 

 

「阿朔,李老闆在忙,怎麼可以麻煩她呢?」

 

伍媽媽笑道。

 

「李老闆,我知道中午是異鄉最忙的時候,妳忙妳的,不需要配合我們,我們自己逛逛就行了。」

 

話說的客套,其實就是不想李疏桐去。

 

 

 

但伍安朔希望李疏桐一起去,能和爸媽聯絡感情,便道。

 

「不忙,有鳳姐和小萱,李斯和今今也可以幫忙,桐桐也很久沒休息了,我們一起去吧桐桐。」

 

伍安朔還是拉著李疏桐的手不放。

 

 

 

「阿朔,你吃李老闆的住李老闆的,麻煩人家還不夠多嗎?你也太不懂事了吧?」

 

伍媽媽罵伍安朔給李疏桐看。

 

 

 

「阿朔,中午的確很忙,你跟伍爸爸伍媽媽去吧。」

 

李疏桐扳開伍安朔的手,將車鑰匙交給他,叮嚀道。

 

「社頂公園你知道在哪裡,龍鑾潭也可以帶伍爸爸伍媽媽去看。黃昏的時候去關山看落日,晚上回來吃晚飯。」

 

李疏桐強自微笑。

 

 

 

因為李疏桐的善解人意,最後,伍安朔只能一個人,帶著他爸媽去逛墾丁,原本興奮的心情大打折扣,跟爸媽說話也有一搭沒一搭的。

 

 

 

鳳姐來的時候,看見李疏桐在櫃台,有些驚訝。

 

「老闆,妳不是要帶阿朔他爸媽去逛社頂嗎?

 

「他們說不麻煩我了。鳳姐,他們才是一家人。」

 

李疏桐語氣平淡,說完,便到廚房去忙今天午餐了。

 

鳳姐聽出李疏桐的語氣不對,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講完手機,鳳姐叫小萱來顧櫃檯,自己才進廚房,跟李疏桐一起忙了。

 

 

 

中午的忙碌告一段落,李疏桐回到房間休息。她坐在書桌前,面對窗外的砂島海灘,一靜下來,早上伍媽媽說的話便潰堤而出。

 

「果然還是這樣嗎?」

 

李疏桐喃喃自語,從抽屜深處,拿出伍安朔送她的鍊墜,呆呆地看著。

 

其實這些事,這些話她都想過無數次了,早就有心理準備,不是嗎?

 

但她也想過,是不是會有奇蹟?也許伍安朔,會有一對開明的父母,不會在意這些事,只要兒子喜歡就好。

 

這世上哪有什麼奇蹟?打從十年前,她愛上江孟淮開始,她就活在地獄裡,與奇蹟絕緣了。

 

伍媽媽沒有錯,她只是一個正常的媽媽,愛子心切的媽媽。

 

都是自己奢求太多,貪求不屬於自己的事物,是會遭天譴的......

 

 

 

伍安朔早早就把爸媽送回異鄉了,一路上伍媽媽還一直念叨著,夕陽才看到一半還沒下山呢!

 

回異鄉時又是李疏桐忙於晚餐的時候,所以伍安朔進廚房幫她時,並未查覺李疏桐有什麼異樣。

 

今晚李斯和今今也回異鄉吃飯,吃完後李斯盛情地邀伍爸爸伍媽媽跟他和今今一起去逛墾丁大街,伍媽媽不想去,但李斯死拖活拖把他們拖去了。

 

李斯和伍媽媽接觸過,他覺得伍安朔和李疏桐的事在伍媽媽這邊,肯定會出問題,便想一面逛,一面探探伍媽媽的口風。

 

 

 

爸媽不在,總算清靜了些,晚上鳳姐值班,伍安朔早早便拉著李疏桐回到房間。

 

 

 

「好想妳。」

 

一進房間,伍安朔一把抱住李疏桐。

 

「我已經一個下午沒看見妳了。」

 

 

 

「才一個下午,又不是一輩子。」

 

這句話說完,李疏桐自己愣了一下。這是要一語成讖了嗎?

 

 

 

「怎麼辦?我覺得我好像離不開妳了,下午跟我爸媽在一起好痛苦,只想著回來見到妳。」

 

伍安朔還是不放,夜幕下的玻璃窗,映著他倆相擁的側影。

 

「阿朔,你忘了,你還要回去上學呢!這樣怎麼行?」

 

李疏桐推了推伍安朔,兩人的上身總算分開了一點距離。

 

 

 

「我要是再大個兩歲就好了,那樣我大學就畢業了。」

 

伍安朔笑著,低頭看著李疏桐。

 

「這是好事,桐桐,為了不浪費時間,我大學畢業前一定要考上執照。」

 

「還有,妳喜歡小孩,趁我還在墾丁,我們多做幾次,搞不好妳就心想事成了。」

 

「桐桐,是妳讓我更有動力,積極去完成人生該盡的責任。」

 

 

 

「嗯。」

 

伍安朔的情話相當務實,李疏桐點點頭,心裡卻道。

 

不管有沒有我,你都要積極地生活下去,知道嗎?

 

 

 

洗好澡後,兩人相擁,靠在床上看電視,對伍安朔來說,氣氛愜意隨興。

 

正要熄燈睡覺,李疏桐的房門,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伍安朔下床開門,卻見伍媽媽站在門口,門一開,視線便朝房內看來,正好看見坐在床上的李疏桐。

 

 

 

「你果然在這裡。跟我回去。」

 

伍媽媽拉住伍安朔的手就要往外扯。

 

「媽妳幹嘛?我們是男女朋友,睡在一起很正常啊?就這樣。」

 

伍安朔甩開伍媽媽的手,就要關門。

 

「什麼叫男女朋友睡在一起很正常?又不是夫妻!」

 

伍媽媽推著房門,不讓伍安朔關上。

 

 

 

「媽妳別鬧了,回去睡覺,OK?

 

伍安朔黑了臉。

 

伍媽媽見伍安朔不買她的帳,伸手打了伍安朔肩膀兩下!

 

「你這渾蛋,你自己名聲敗壞不打緊,你跟李老闆又還沒結婚就睡在一起,這不是敗壞李老闆的名聲嗎?」

 

「何況這裡是民宿,住客來來往往的,讓人看到你出出入入李老闆房間,李老闆是女孩子,人家不知道會怎麼講她,你要害她嫁不出去嗎?」

 

伍媽媽字字句句都為李疏桐著想,但實際上,就是不讓伍安朔和李疏桐睡在一起!

 

 

 

「我們已經說好要結婚了,沒有嫁不嫁得出去的問題,她就是要嫁我,媽妳不必想太多,趕快去睡。」

 

伍安朔推著他媽,想把門關上。

 

「你們說好要結婚,但是結了嗎?還沒啊!還沒結婚就睡在一起成何體統?伍安朔我是這樣教你的嗎?」

 

 

 

在李疏桐房門口,母子兩人都不相讓,期間真的有住客來來去去,都忍不住朝這裡多看一眼。

 

 

 

「阿朔。」

 

不知何時,李疏桐已經下了床,來到伍安朔身後。

 

「伍媽媽說得對,你聽伍媽媽說的話吧。」

 

說完,李疏桐推了推伍安朔的背,要把他推出去。

 

 

 

「我不要,媽妳別鬧了行不行?」

 

 

 

李斯也聽到房門外的吵鬧聲了。他今天刻意帶了今今回來睡,就是要給伍安朔和李疏桐製造機會。他佯裝不是故意地打開房門,正好和伍安朔伍媽媽打照面。

 

 

 

「伍安朔……啊伍媽媽妳也在這裡啊?伍安朔我跟你說,我今天帶了今今回來,房間讓給我吧,你今晚不要回來啊,就這樣。」

 

李斯說完,房門砰的一聲鎖上了。

 

 

 

「媽妳看我今晚沒房間回去,只能住這裡了,媽妳回去吧。」

 

李斯的救急正中伍安朔下懷。

 

「沒關係,來,跟爸媽一起睡,你就打地舖好了。」

 

伍媽媽也很堅持,將伍安朔朝外拉!

 

伍安朔正要扳開他媽的手,身後卻突然又傳來砰的一聲!

 

李疏桐把房門關上了!

 

 

 

「桐……桐桐…….

 

伍安朔轉身敲門,李疏桐卻不再回應。將手放上門把,門把卻旋不動!

 

李疏桐把房門鎖上了!

 

「桐桐妳開門…….開門讓我進去啊!」

 

 

 

「阿朔,聽你媽媽的話吧,我想睡了。」

 

李疏桐語氣疲累地說完,房門後一片寂靜,只剩下房門前伍安朔急促的敲門聲。

 

 

 

「還敲?你是多想讓大家知道你跟李老闆睡在一起?走,跟媽回房間!」

 

伍媽媽要來拉伍安朔!

 

伍安朔敲了半天,李疏桐就是不開門,心知她是顧忌他媽,癥結點還是在他媽,而伍安朔也不想當媽寶,心一橫,道。

 

 

 

「我去睡大廳好了!」

 

說完,伍安朔憤怒地甩開他媽的手,朝樓下大廳走去!

 

 

 

「喂!阿朔!你這小子翅膀硬了要上天了啊?故意甩臉色給我看是嗎?」

 

背後傳來伍媽媽罵咧咧的聲音。

 






台長: 陳跡
人氣(928) | 回應(0)| 推薦 (2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31---免死金牌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9---幸福肥啊幸福肥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