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14:35:35 | 人氣(1,656)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9---幸福肥啊幸福肥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伍安朔回到異鄉時,便看見李疏桐坐在櫃檯後面值班。

 

向子珊他們應該是離開了。不知道一路上,向家人有沒有為難她?

 

 

 

「桐桐。」

 

伍安朔來到櫃台旁,看著李疏桐,想要從她的表情裡,看出她是不是在處理向子珊的事情裡受到委屈。

 

李疏桐抬起頭,神情一如往常的平和。

 

 

「回來了?」

 

李疏桐的微笑,看上去雲淡風輕。

 

「向子珊回去了嗎?」

 

伍安朔戰戰兢兢問。

 

「他們一家人,有沒有對妳不禮貌…….

 

 

 

「畢竟是外人,他們講什麼,我不是很在意。」

 

李疏桐笑道。

 

「你餓不餓?今晚是青椒牛肉炒飯,你喜歡的。」

 

 

那就是有了?伍安朔用脊椎想也知道,一路回來,向父向母和向子珊,話不知道說得多難聽。

 

都是自己害的。

 

 

 

「嗯。吃一點。」

 

和他媽聊過後,伍安朔心情不是很好,不過,他也不想讓李疏桐看出破綻,便去廚房盛了一盤炒飯,吃了起來。

 

吃完,伍安朔想跟李疏桐說些什麼。可他還沒想到要怎麼搞定他媽,後來便沒說話,自顧回房間洗澡。

 

李疏桐也沒多問,期間有住客入住登記,李疏桐照例跟他們介紹墾丁景點。

 

 

 

大夜是鳳姐的班。李疏桐跟鳳姐交接了,便去敲伍安朔的房門。她看得出伍安朔心情不好,也大概猜得到原因,便想找他聊聊。

 

兩人來到異鄉頂樓。原來那些江孟淮做的星空瓶,江孟淮一走,便被伍安朔拿去丟掉了,所以現在的頂樓還是原來,伍安朔覺得滿意的模樣。

 

 

 

「你跟你爸媽聊過了,是不是?」

 

李疏桐看著伍安朔的側影。她的神情,有一種了然於心的平靜。

 

「他們剛到,對妳的印象都是從向子珊她爸媽口中得知的,不是很客觀。桐桐對不起,我應該早一點,親自跟他們說。」

 

伍安朔吐了口氣。

 

 

 

「這跟你沒有關係。你早點說,晚點說,結果都是一樣的。」

 

李疏桐道。

 

「他們在意的點,不是你早說晚說,就能改變的。」

 

 

 

「可如果我早點跟他們說。我可以多提妳的優點,他們就不會先入為主。」

 

伍安朔道。

 

「不過沒關係,要跟妳在一起的人是我。他們在意哪一點有什麼關係?我不在意就好了。桐桐,我們去登記吧。」

 

說完,伍安朔手臂一伸,握住李疏桐略微冰冷的手。

 

 

 

「阿朔,你也知道這不可行。這樣會讓你媽媽更加討厭我。婚姻是一輩子的事,也是兩家人的事。還有,你媽媽永遠是你媽媽,這是無法斷絕的關係。你真的不希望妳媽媽能跟我好好相處嗎?如果希望,就不能蠻幹,知道嗎?」

 

李疏桐將手,從伍安朔溫熱的手掌裡抽了出來。

 

「你媽媽是不是在意,我比你大八歲,離過婚,還很難生育?這些缺點,不是你早說晚說,不是時間一久彼此了解後,就能夠改變的。」

 

 

 

其實這些,李疏桐很早就對伍安朔說過。只是他並不在意,要跟李疏桐生活的是他,又不是他爸媽,桐桐能不能生關他們什麼事?想抱孫,不是還有伍安堯?

 

 

 

「阿朔。如果你是我兒子,你要娶這樣的女人,我也是會在意的。不怪你媽媽這樣想。這世上每一位父母,都希望孩子能夠圓滿幸福。」

 

「我告訴過你,這輩子我不想再談戀愛,也不想二婚,就是因為,我不想害人。娶了我,沒有孩子,你的生命注定不能圓滿。」

 

李疏桐把身體靠在女兒牆上,雙手握著欄杆,望向遠方的星空。

 

 

 

「妳明知道我不在意,我不一定要孩子。」

 

伍安朔從背後摟住了她,用自己的懷抱溫暖她。

 

「妳並不是完全不能生育,如果妳想要孩子,我們可以去求醫。桐桐,妳說妳不戀愛不二婚,可是妳已經接受我了,不是嗎?」

 

「我們都受過傷,知道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我們一定會幸福。那些有疑懼的人看到我們的幸福,還能有什麼話說呢?」

 

「我們先去登記,我就乖乖回台北完成學業,考上執照,這期間還有兩三年的緩衝,我會向我媽證明她所顧慮的都不是問題。以妳的個性,時間一久,對妳有所了解,我爸媽一定會喜歡妳的。」

 

 

 

「阿朔,我知道你急於跟我登記,是因為顧忌江孟淮。我只能告訴你,江孟淮絕對不是問題。你媽媽現在不開心,你不要做出忤逆她的行為。不是懦弱,而是為將來鋪路。阿朔,儘管我對我們的未來並不是很樂觀,但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我不忍心你落空,所以我願意回應你,接受你。」

 

「我愛過人,卻沒有談過戀愛。你讓我知道什麼是相愛,被喜歡的人珍而重之,是什麼樣的感覺。可我不想我們在一起,對任何人造成傷害,所以,我們只能盡力,你聽我的,行嗎?」

 

 

 

伍安朔沉吟著。他知道李疏桐為了接受他,必須克服自己的心魔,那並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而她看得多,想得遠,她說的事一一實現了,也許,她真能預見未來會發生的狀況,可這樣的她,如果願意跟他一起努力,他相信就算稍有波折,他們的未來一定是樂觀的。

 

 

 

「好,桐桐,我聽妳的,但我也有條件,我要設停損點。」

 

伍安朔道。

 

「說了一起盡力,妳得答應我,不可以分手。」

 

 

 

「你……..

 

李疏桐再高瞻遠矚,她也不是神,未來會怎麼發展天知道,她如何能做出這樣的保證?

 

「妳答應我,我就聽妳的,跟我媽好好講。」

 

伍安朔語氣堅定。

 

 

 

「你讓我考慮……..

 

李疏桐還沒說完,伍安朔便打斷她。

 

「這樣我沒有安全感,還是去登記好了……

 

 

 

「你…….

 

伍安朔不聽話,李疏桐想推開他,卻推不開,頓了一會,才嘆口氣道。

 

「好。我不跟你提分手……..不過,你可以跟我提。」

 

 

 

「這樣桐桐好像吃虧,雖然阿朔這輩子不可能跟桐桐提分手。」

 

伍安朔道。但要到李疏桐的承諾,他的心情是極好的。

 

 

 

這晚,伍安朔在李疏桐那裡過夜,照他打算,為了證明李疏桐是可以生育的,他們要多做幾次,如果李疏桐能懷上,那他媽的顧慮也能不攻自破了!

 

就算懷不上,他想跟李疏桐同居這事也想很久了,心想事成。

 

 

 

因為前一晚太累,第二天快到中午,伍安朔才起床,一起床便看見手機裡,有兩三通他爸媽的未接來電。

 

李疏桐才從浴室出來,用浴巾裹著身子,看上去就像一朵出水芙蓉,她用毛巾擦乾頭髮,一面問。

 

「是你爸媽嗎?」

 

「嗯。」

 

伍安朔放下手機,出浴的李疏桐太過誘人,他將李疏桐一把拉了過來,讓她倒在他身上,緊緊抱住。

 

 

 

「幹什麼…….你去梳洗一下,再回電看你爸媽有什麼事。」

 

李疏桐想從伍安朔身上爬起來,但力氣就是不成比例。

 

 

 

「那……再做一次?」

 

伍安朔翻了個身,把李疏桐壓在身下。

 

「不要。我已經洗完澡了。」

 

李疏桐正色看著伍安朔。

 

「你去找你爸媽,不要讓他們覺得你為了我,連他們都不顧了。如果他們想在墾丁多待幾天,飯店住宿費貴,異鄉還有房間,問他們需不需要。」

 

 

 

其實,伍安朔一點也不想他爸媽來住異鄉。他媽肯定管東管西的。但李疏桐想做好媳婦,這心意便卻之不恭了。

 

 

 

「好。我去找他們。這一次……今晚再補回來。」

 

伍安朔在李疏桐唇上印下灼熱一吻後,才起身,進浴室洗澡去了。

 

 

 

伍安朔到飯店找他爸媽時,沒等他開口,伍媽媽便說想換去住異鄉,她的想法是,既然沒法馬上斷,她總得去看住他兒子,順便,跟李疏桐談一談。

 

伍安朔今天是開著李疏桐的跑車來的,看呆了伍爸爸和伍媽媽。

 

 

 

「妳兒子爭氣,攀上了個大金主。」

 

伍爸爸笑著在伍媽媽的耳邊輕道。

 

「少奮鬥二十年,真是羨慕啊…….

 

 

 

「你給我閉嘴!」

 

對伍媽媽來說,這樣還是改變不了李疏桐不能生的事實。

 

「要羨慕就離婚,你也去攀一個,看哪個不介意回收你一個四五十歲的糟老頭!」

 

 

 

到了異鄉,正好是吃飯時間,伍安朔幫爸媽把行李送進房間裡。李疏桐正忙,不過她還是給伍爸爸伍媽媽留了一個舒適的桌位,今天的菜色正好是香椿山藥蛋包飯,好吃又具備健康概念,伍爸爸伍媽媽正好是開始注意養生的年紀,這道菜便正合他們的胃口。

 

 

 

「不必招呼我們了,李老闆妳先去忙吧,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

 

畢竟在外人面前,伍媽媽客氣道。

 

「好,伍爸爸伍媽媽,妳們有事可以告訴櫃台,她叫小萱,我先進廚房忙去了。」

 

李疏桐微笑點點頭,便又回到廚房。

 

 

 

「這飯做得真好吃,難怪我看阿朔,失戀躲到墾丁卻胖了一圈。」

 

伍爸爸一面吃,一面道。

 

「原來是幸福肥啊幸福肥…….

 

「你不要忘了我們是來幹什麼的。一盤飯改變不了她沒法生育的事實。」

 

伍媽媽瞪了伍爸爸一眼,低聲道。

 

「妳記得就好。我幹嘛記得?」

 

伍爸爸回道。他又沒反對伍安朔跟李疏桐的事,反對的是伍媽媽。

 

 

 

最後,伍爸爸也吃了兩盤。而伍安朔放好行李後,下來找爸媽。但他對這道香椿山藥蛋包飯非常感冒,便點了另一道泡菜豬肉蛋包飯吃,也吃了兩盤。

 

 

 

「你不節制一點嗎?吃那麼多,你爸剛還說你都胖了。」

 

伍媽媽沒好氣地說。

 

「有什麼關係?桐桐不嫌我就好。爸媽,很好吃吧?異鄉的小吃是墾丁有名的,都是桐桐做的,她有特地去學過廚藝。」

 

伍安朔笑道。

 

「我也會煮,桐桐教的。爸媽妳們等一下,異鄉沒有例湯只有紅茶,你們不喜歡喝飲料,我去煮碗竹筍排骨湯給你們喝。」

 

說完,伍安朔跑進廚房,搗弄半天。

 

 

 

伍爸爸伍媽媽面面相覷。不要說伍安朔,伍媽媽自己都不太下廚,伍安朔之前的廚藝大概就是泡麵等級,怎麼現在還會竹筍排骨湯了?

 

 

 

伍安朔再出來,手中端了一碗熱騰騰的竹筍排骨湯,香氣四溢。

 

「爸媽你們喝喝看吧,我做的。」

 

 

 

雖然看上去賣相不錯,但伍爸爸伍媽媽也沒抱太大期望,各自舀了一碗喝,沒想到十分入味,竹筍又嫩又脆,喝了通體舒暢。

 

太好喝了,伍爸爸也喝了兩碗,伍安朔陪他們一起喝。

 

驚訝之餘,他們看著伍安朔…………這還是他們兒子嗎?還是披了兒子皮的妖怪?

 

和以前的伍安朔很不一樣啊!

 

 

 

「我不只會煮竹筍排骨湯,異鄉有的菜色我也都會做,改天做給你們吃啊!」

 

伍安朔笑著,把碗裡的竹筍湯喝個精光。







台長: 陳跡

陳跡
伍爸爸伍媽媽的組合就很像我爸媽的組合
媽媽強勢主導
爸爸隨遇而安
有報導說媽媽強勢的家庭會比較幸福
好像是這樣
所以會養出一堆沒心機的小孩
伍安朔的個性看起來就是那種出身幸福家庭的小孩
2019-08-07 08:51:04
是這樣的邏輯嗎?如反之呢?那養出來的小孩又是會如何?很有趣的一個問題。
2019-08-07 15:52:03
版主回應
我看過的那篇報導沒有寫原因
但我想是因為媽媽比較細心
比較能夠為孩子面面俱到地考慮一切的關係
而且媽媽發脾氣比較有節制
有些強勢的爸爸發脾氣會動手
男人的力氣畢竟比較大
造成的傷害也會比較大
容易造成心理創傷
2019-08-07 16:05:2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