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14:24:38 | 人氣(763)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21---你跟我師兄不一樣(BL慎入)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離開野店,確定唐門沒有再追過來,陸緋和唐藍才尋個有蔭的地方下馬,就路旁休憩。

 

陸脩領著其他明教弟子,朝陸緋作揖道。

 

「小少主若沒有其他交代,屬下就先回鏢局了。」

 

陸脩極有眼色,知道兩人歷劫重逢,不是其他人應該在的時候。

 

 

 

陸緋正要出聲驅走他們,唐藍搶了先。

 

「可以留一匹馬給我嗎?」

 

說著,從衣袋裡取出一錠金子。

 

 

 

陸脩愣了一下,看向陸緋,陸緋蹙緊眉頭,微微搖頭,陸脩便道。

 

「抱歉唐公子,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弟兄從四面八方趕來,回去最近的距離也要五十里,沒有馬真的不方便。而且,我們小少主受了重傷,還需要唐公子多多關照,以免發生墮馬意外。」

 

說完,陸脩朝其他明教揮了揮手,大伙很快就散了。

 

 

 

唐藍豈不知陸脩的意思是,要唐藍和陸緋共乘一匹馬?

 

 

 

唐藍收起金子,轉向陸緋。

 

「你傷在哪裡?我帶你回去找孫航。」

 

唐藍仔細端詳,只見陸緋身上全是血,卻似乎沒有看見創口。

 

「太多了……說不完…….

 

陸緋愁眉苦臉地佯裝虛弱,靠在唐藍身上。

 

 

 

「算了吧,方才你和我師兄打成那樣,哪有半點重傷的樣子?身上的血哪來的?」

 

一路走來,唐藍冷靜了些,察覺以陸緋單挑唐白的狠勁,哪像是傷重在身的樣子?

 

是啊,這一身血該做何解釋?陸緋沒想過,原來計畫不是這樣的,一時語塞。

 

 

 

「你沒事就好。謝謝你救了我。你不是要回聖墓山嗎?我也要走了。」

 

沒有馬也不要緊,他便走到市集去買也是一樣的。

 

「說聲謝謝就算還我人情了嗎?」

 

聽見唐藍又要走,陸緋心頭火起。

 

 

 

這人都沒良心的嗎?

 

他不知道再度和唐白重逢,唐藍心情很不好,所有的傷疤都被揭了出來,他只想逃離這一切。

 

 

「反正你沒事,唐門也找你麻煩,你在中原也待不安穩。路上鬧紅衣教,我一個人應付不來,我聘你,做我的保鏢。」

 

其實陸緋想說的是,阿藍,我愛你,我想要一輩子跟你在一起,跟我回家吧!

 

但又怕他聽了就跑,這點唐藍前科累累,陸緋只好換個說詞。

 

 

 

唐藍冷哼一聲。

 

「以你的武功還需要我這樣的保鏢?別逗了。」

 

「當然需要,雙拳難敵四手啊!而且你除了武功,還長於機關和毒物,我們明教和他們紅衣教都不會這些,多好的保鏢啊!看在我煮飯給你吃,在床上表現那麼賣力的份上,你也不想我死對嗎?」

 

陸緋腆著臉爬了過來,從背後摟住唐藍的腰。他知道唐藍抗拒他的情話,卻不抗拒他的肢體碰觸。

 

 

 

「閉嘴!」

 

陸緋這個西域蠻子說起話來沒羞沒臊的,唐藍都聽不下去了!

 

「我要兩千兩黃金!」

 

 

 

「給你五千兩!」

 

見有得商量,陸緋慷慨得緊。

 

 

 

但是,唐藍還是堅持不和陸緋共騎,到最近的市集裡買了一匹馬,兩人兩騎朝玉門關去。

 

雖然陸緋有些失望,但進了大漠就是他的地盤了,到時候還不是他想怎麼著就怎麼著?

 

 

 

在玉門關附近市集買了兩匹駱駝,大漠裡啥都缺,一些裝備食水也都備齊了,兩人踏上絲綢之路。

 

大漠裡,陸緋熟門熟路的,哪裡可以休息,哪裡有盜賊得避開,哪裡有綠洲,哪座城叫什麼國,他都如數家珍,興高采烈地對唐藍介紹。

 

唐藍第一次進入大漠,雖有興趣,但大漠炙烤的太陽讓他有些吃不消,肌膚發紅,頻頻拭汗。

 

巴蜀一年就沒見過幾次太陽。

 

陸緋看了也捨不得,早早尋了個有蔭的綠洲,招呼唐藍,今晚就在這裡過夜。

 

 

 

因為唐藍堅持,兩人的帳子備的也是雙份。他沒看到自己在買帳子的時候,陸緋的臉都黑了。

 

 

 

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陸緋在帳子前升火烤魚。唐藍因為有些曬傷,正在綠洲沖洗冷水澡,舒緩疼痛。以陸緋的角度看過去,正橫著一叢長草,若隱若現,一下子看得到,一下子又看不到,搞得陸緋心癢癢的,都不知道唐藍是不是故意的。

 

洗完澡後,陸緋的魚也烤得差不多了,兩人圍在火堆旁吃魚,吃完了,就把魚骨埋到砂堆裡,長夜無事,唐藍便靠著綠洲旁的一株矮樹,看天上的星星。

 

大漠總是萬里無雲,視野毫無阻礙,大漠的星空就像一塊神秘的黑絨布上,打散了一地的鑽石,熠熠生輝。

 

而星光倒映在池水之上,更像是天上地下都各有一片星空,唐藍和陸緋便被這一大堆星星夾在中間,像懸浮在宇宙裡,不像在人間的感覺。

 

 

 

「真好看!」

 

唐藍視線捨不得移開。

 

陸緋坐在唐藍旁邊,看著唐藍專注的側臉,回應道。

 

「嗯,真好看!」

 

 

 

兩人不約而同地想著,這樣的好看,他能看一輩子。

 

 

 

雖然大漠環境惡劣,但唐藍覺得,進了大漠後,為了對抗那些惡劣的環境,他必須非常專注,也因此,過去的那些不愉快就很少想起了。

 

心靈獲得了短暫的平靜。

 

 

 

「陸緋,那是什麼?」

 

唐藍指著群星中排列得特別直的三顆星。

 

陸緋正看唐藍看得出神。唐藍的聲音,將他拉了回來。

 

「嗯……那是獵人的腰帶。我們波斯說,它叫獵戶座,你們中原的說法,叫參宿。」

 

陸緋指了指腰帶,還有它周邊的四顆星,回答。

 

「那腰帶上的三顆星啊,代表著吉祥幸福、健康長壽,還有富裕。你一眼就看見它們啊,他們就會把這些幸運帶給你。」

 

「沿著腰帶朝東南方延伸,看到沒,那顆幾乎是天上最亮的,叫做天狼星,再朝西北延伸出去,那是金牛宮。」

 

「那,你說的天蠍宮呢?」

 

「我們的天蠍宮啊,現在看不見,要夏天才行。明年夏天啊,我們可以在光明頂取涼,我就告訴你天蠍宮在哪。」

 

希望明年的夏天,唐藍就願意和他一起,留在光明頂了。

 

 

 

「『我們』的天蠍宮?」

 

唐藍把視線從星空移回來,疑惑地看著陸緋。

 

陸緋這才察覺他說溜嘴了,索性長臂一伸環住唐藍。

 

「我是說,我們 『阿藍』的天蠍宮…….

 

 

 

「陸緋,你不會跟我師兄一樣,把自己的生辰當成我的生辰吧?」

 

唐藍悶悶地問。

 

陸緋的腦子『喀噔』一聲。

 

不行,不能承認,阿藍正惱著他師兄,死都不能撞上去!

 

「怎…..怎麼會?我陸緋是那種人嗎?」

 

 

 

「嗯……其實,如果你真的這樣做也沒關係…….你跟我師兄是不一樣的。」

 

唐藍看似平淡的一句話,在陸緋腦子裡炸裂!


 

你跟我師兄是不一樣的……..……什麼意思?

 

是說,你不是我師兄,我是不可能愛你的……或者,你不像我師兄這麼渣,我會試著去愛你的?

 

 

 

「早點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唐藍也不想解釋。他推開陸緋,就往自己的小帳走去。

 

但糾結著的陸緋睡不著了,他看著唐藍的小帳,小帳的面積在他眼前越放越大,越放越大,越放越大。他覺得,小帳好像在邀請他。

 

今晚一定要鑽進去,非鑽進去不可!

 

 

 

唐藍側躺著,用手腕稱住自己的下頷,就著從小帳縫隙照進來的火光,看著包袱裡陪葬用的銀心鈴。

 

幸好,沒有派上用場。唐藍鬆了口氣。

 

在受到紅衣教襲擊這件事上,陸緋騙了他,但他並沒有過多惱怒,因為陸緋沒事了,比什麼都重要。

 

他將銀心鈴,塞到包袱最深處,當成枕頭躺在上面,準備睡了。

 

 

 

「阿藍……阿藍…….

 

昏昏沉沉正要進入夢鄉,陸緋的聲音從帳外飄了進來。

 

「幹嘛?」

 

唐藍動也沒動,繼續睡著。

 

「你今天曬傷了一定很痛,我這裡帶了幾枝蘆薈,可以鎮痛解熱,你要不要試試?」

 

為了鑽唐藍的帳,連蘆薈都買了,可真難為了陸緋的苦心孤詣。

 

唐門弟子都會粗淺的醫術,蘆薈膠能鎮痛解熱,唐藍是知道的。

 

 

 

「不要,我不會用。」

 

唐藍實為勾引『故意』拒絕。


 

不會啊?就是不會才好啊!陸緋忍著大笑出來的欲望。

 

「我會啊,我們明教弟子都是燒燙傷的高手,我幫你啊!」

 

陸緋說完,手中拿著兩枝蘆薈鑽了進去。

 

 

 

「臉塗一塗就好了,還有脖子和手臂……其他沒了…….

 

「就跟你說其他地方沒事衣服擋著……陸緋你幹什麼……

 

「那個地方不可能曬傷你塗那裡幹什麼…………陸緋你去死……

 

 

 

過了不久,帳子內聲音漸漸平息,帳子上的布幕,也隨著大漠夜風,律動晃漾著








台長: 陳跡

陳跡
弱弱地說一句
這篇唯願光明
好像也沒法30集以內寫完......
2019-07-23 14:55:52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