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01:00:21 | 人氣(81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20---我陸緋的人你也敢打(BL慎入)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唐白那怒極攻心的一拳,一口殷紅刺目的血跡,從唐藍口邊流了下來!

 

方才唐白的一推,唐藍的身體受到劇烈撞擊,已經有點吃不消,強壓住嘔血的衝動,再加上這一拳,唐藍一陣暈眩,那口鮮血便控制不住地洶湧而出!

 

此刻的唐白處於失去理智的狀態,他看著唐藍身上歡愛的痕跡,一個念頭緊緊縛住他的腦子!

 

那就跟唐藍再做一次,讓自己的痕跡和氣味掩蓋住陸緋留下的!

 

 

 

他將唐藍丟到床榻,欺身而上!

 

唐藍知道現在的他阻止不了任何事,眼神中有股無所畏懼,毫不在乎的漠然。

 

這讓唐白惶恐又無力,他已經撩撥不動唐藍的任何情緒......

 

唐白用憤怒來掩飾,繼續手下的作為!

 

 

 

「唐白,有狀況!」

 

突然,門外響起了唐青的聲音。

 

「門外來了兩批人馬,指名要你和唐藍出去見他們!」

 

 

 

「趕走!」

 

唐白沙啞著聲音!在唐藍身上,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不想理會!

 

 

 

唐青繼續拍門。

 

「不行啊,那兩批人馬,一批是明教,另一批,是唐紫帶來的人!」

 

明教的問題倒還小,唐紫比較棘手,唐紫知道,就表示門主也知道了。

 

 

 

聽見唐紫的名字,唐白停下侵犯的動作。

 

 

 

「明教也來了?看來你那姦夫對你,還真是情深意重啊!」

 

唐白譏諷道。

 

「唐青!」

 

 

 

唐青拿著千機匣推門而入。

 

「我出去見他們拖延時間,你把唐藍轉移到隱密的地方,等我會合。」

 

 

 

唐紫是唐白的新婚妻子,唐青原以為不管唐白和唐藍如何如何,總要顧念一下唐紫,這下,唐白看來是要蠻幹了!

 

唐藍的背叛,激出了唐白的占有欲!

 

 

 

當唐白走出野店,陸緋看見他,回想起來,唐白就是陸緋第一次隱身進入唐門時遭逢的高手。

 

即使陸緋隱身,唐白都能讀出他的氣息。

 

陸緋不看夜榜,自然不知道這名高手就是咬著他不放的夜榜第二唐白。但唐白的實力,他已經有所領教。

 

 

 

唐藍沒有出來。

 

陸緋朝陸脩招了招手,在他耳邊交待幾句,陸脩便帶著兩三名明教弟子離開了。

 

 

 

「唐藍呢?」

 

陸脩走後,陸緋死盯著唐白,問道。

 

「你是誰?一個明教番子,我唐門弟子的行蹤,關你什麼事?」

 

唐白老實不客氣。就是這傢伙睡了他的唐藍,遲早要打一場的,擇期不如撞日!

 

陸緋心裡也是這樣想。

 

不過,唐紫在場。以她的地位,能夠代表整個唐門,如非必要,還不是和唐門撕破臉的時候。

 

唐藍還在他們手上。

 

 

 

「唐姑娘,尊夫在此,妳說呢?」

 

陸緋擺明賣唐紫面子。

 

「相公。我知道你是奉了爹的命令,前來逮捕唐藍。不過實情是什麼,你我心知肚明,很多話不必說得那麼明顯,跟我回去吧。」

 

唐紫對著唐白,語氣溫和。

 

「唐藍師弟和這位陸英雄有交情,陸英雄想請唐藍到聖墓山做客,這是我唐門和明教化解恩怨的好時機,讓師弟跟陸英雄走吧。」

 

 

 

唐紫說的,唐白一千個一萬個不想聽,不過,他並沒有直接違逆唐紫的話,只淡淡地道。

 

「唐藍逃了。逃到哪裡,我並不清楚,無法交人。」

 

「倒是明教罔顧江湖道義,插手我唐門門內之事,不知教主知道這事嗎?」

 

 

 

「他不知道,不過,你去告狀啊!」

 

唐白沒想到陸緋竟會像屁孩一樣耍賴!

 

「今天我要是沒見到唐藍,你也別想走!」

 

 

 

趁唐白正和陸緋、唐紫三方在野店正門僵持,唐青押著唐藍,正要從後門離開。

 

卻不料,陸脩帶著幾名明教弟子,早已等在那裡。

 

「小少主英明,神機妙算啊!」

 

陸脩笑道。

 

 

 

當陸脩將唐藍帶到陸緋跟前,唐白瞳孔緊縮,難以置信。

 

唐青呢?那個飯桶,不是要他把人帶走麼?

 

 

 

陸脩扶著神情痛苦的唐藍,一跛一跛地,路都走不順了。

 

 

 

「阿藍,我來了......

 

陸緋趕忙迎上,上上下下檢查唐藍有沒有缺胳臂少腿的。

 

唐藍看見陸緋,倒抽了口氣!原本委靡的精神,突然緊繃起來!

 

「你.......你怎麼全身都是血?那些紅衣教.......

 

 

 

陸緋早忘了陸脩把他潑成血人這事,趕著找唐藍也沒空換衣服,整個人看起來異常可怖。

 

「嗯.......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陸緋決定還是繼續演戲,唐藍可憐他,也許會給他順順毛。

 

「那......你不去療傷,還來找我做什麼.......

 

才被唐白凌虐過,相形陸緋對他的緊張,唐藍不禁哽咽。

 

 

 

不管在場上百雙眼睛看著,陸緋將失而復得的唐藍擁入懷中。

 

「我......來找藥,你就是我的藥.......

 

 

 

唐藍沒有拒絕,就靜靜伏在陸緋懷中。

 

 

 

冷然看著這一切,唐白舉起千機匣。

 

陸緋,非死不可!

 

 

 

唐紫一直注意著唐白,當然也看見他準備狙殺陸緋的動作。

 

她知道陸緋的身分。若唐白殺了他,明教絕不會善罷干休。

 

唐紫策馬,緩踱到唐白面前,擋在他和陸緋之間。

 

 

 

「讓他們走吧!否則,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我會一五一十地告訴我爹。陸緋是聖子,你殺了他,明教會和唐門開戰。」

 

 

 

「滾。」

 

唐白雙眼布滿血絲,朝唐紫低吼道!

 

 

 

「沒事了。我們阿藍這麼好看,頭髮亂了,我幫你理一理.......

 

陸緋撫了撫唐藍的髮。順著他的長馬尾延續下來,陸緋突然注意到,唐藍的臉有一處瘀痕,因為在下頷,他剛剛竟然沒發現!

 

「這怎麼回事?有人打你?」

 

陸緋神情肅然。

 

 

 

「沒什麼,我們走吧。」

 

唐藍沒有說出唐白打他這件事,他不想看見唐白和陸緋的衝突。

 

陸緋卻非常輕易地腦補著,一定是他師兄想逼迫他,而他不從才會被打。

 

阿藍定是為了我才拒絕他師兄,也就是說他是為了我才被打,身為他男人,這口氣如何能忍?

 

 

 

陸緋把唐藍交給陸脩,拔出雙刀,越過唐紫!

 

 

 

「你打他?」

 

陸緋將日刀指著唐白!

 

「他媽的我陸緋的人你也敢打?」

 

 

 

「陸英雄......

 

感受到兩人的殺氣均到達極點,唐紫眉間一蹙,出聲阻止!

 

 

 

「西域蠻子,也不掂掂自己的斤兩,癩蝦蟆妄想吃天鵝屁!」

 

唐藍千機匣上膛,上手便是一招裂石弩,朝陸緋轟來!

 

 

 

陸緋避開,仍是無所畏懼地朝唐白靠近!

 

「哪一隻手?嗯?你用哪一隻手打他?右手是吧?老子廢了它!」

 

看出唐白是右撇子,陸緋將內力灌注至日月雙刀,日刀熾熾,月刀凜凜,一上手便是殺著!

 

 

 

夜榜一二名相近的實力果然名不虛傳,追命箭、淨世破魔擊,唐門與明教最頂尖的戰技,看得在場諸人目等瞪口呆,甚至有人馬只是遠遠地被戰氣引發的勁風掃到,便辟易數步!

 

陸緋和唐白,衷心地都想對方死,雙方都使上全力,從地上打到天上,這是場足以名垂殺手界的精采對決!

 

 

 

唐藍擔憂地望向兩人。他不希望唐白受傷,卻也擔心身上已經帶著和紅衣教拼搏後重傷的陸緋能夠撐多久。

 

因為關心情切,他並未察覺陸緋此刻看起來,根本不像受過重傷的人。

 

 

 

這場激鬥,延續了一個多時辰,雙方都未露疲態!

 

 

 

再打下去,唐白和陸緋定然兩敗俱傷。唐紫為了阻止他們,說了許多威脅的話,唐白都恍若無聞。明教這裡,更沒有人敢阻止陸緋!

 

唐紫走向唐藍。

 

 

 

陸脩和一干明教弟子護在唐藍身前。

 

 

 

「師弟,看樣子,非得有人死,他們才會停手。你也不想他們繼續打下去,是嗎?」

 

唐紫也不勉強靠近,她朝唐藍道。

 

「師姊妳有辦法嗎?」

 

唐藍正憂心,卻恨自己無用,無法阻止兩人。

 

 

 

「嗯,師弟你過來。」

 

唐紫的聲音帶著魅惑。

 

唐藍正要過去,陸脩將刀攔住了他。

 

萬一唐藍有個三長兩短,陸緋可饒不了他!

 

 

 

「你放心,我師姊打不過我。」

 

面對唐紫,唐藍是有底氣的,他推開陸脩的刀,走向唐紫。

 

唐紫下了馬,從懷中抽出一把匕首。

 

 

 

「師弟,對不住了。」

 

唐紫將刀架在唐藍頸子上。唐藍知道她的用意,也沒有掙扎。

 

否則,以唐紫的武功,根本困不住他。

 

 

 

唐藍是陸緋和唐白爭執的根源,解鈴還須繫鈴人,就用唐藍的命來威脅他們!

 

 

 

「再不住手,我就讓唐藍血濺當場!」

 

唐紫喝道!

 

 

 

陸緋和唐白攻勢稍緩,齊齊看向唐紫和唐藍,他們發現唐紫的匕首呈現藍刃,顯是淬了毒!就算唐紫不殺唐藍,但只要劃破口子,都會要了唐藍的命!

 

陸緋擔心唐藍中毒無可解,而唐白雖然知道,唐門所有配給的匕首塗的都是同一種毒,唐藍自然會解,可他也不願冒險,因為唐紫可以選擇割斷他的喉管。

 

 

 

在空中對峙的兩人朝地面躍下!

 

 

 

「唐紫,把他交給我!」

 

唐白急著走向唐紫。

 

「唐姑娘!妳想清楚了!」

 

陸緋語帶威脅,手上的刀仍未放下。

 

 

 

雖然唐紫恨不得唐藍消失在這世界上,可她也知道今日情勢,她若殺了唐藍,不僅唐白會因為怨恨她而做出不可逆料之事,得罪明教,她爹也不見得保得住她。

 

兩害相衡取其輕,她將唐藍推向陸緋!

 

 

 

「妳.........

 

唐白目眥欲裂,又要朝陸緋撲去!唐紫拉住了他!

 

「你今日如此糾纏陸英雄和師弟,欲置我於何地?」

 

「就算我願意替你隱瞞,在場這上百隻眼睛看著,你說我爹不會知道嗎?」

 

「你給唐門惹上明教這個麻煩,後果你能承擔嗎?」

 

 

 

經方才一戰,陸緋知道唐白不是易與的主,他對唐藍的執念不亞於自己。趁唐紫正和唐白周旋,局勢對自己有利,不宜戀戰,陸緋令明教弟子殿後,與唐藍共乘一騎離去。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