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15:31:13 | 人氣(37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19---我是他男人(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唐白騎在馬上,緩踱而來,英姿颯爽。

 

唐藍曾覺得他已能平靜面對唐白,但此刻看見他,仍感受一把刀狠狠插入心臟的疼痛,痛得他眼眶都紅了。

 

唐白下了馬,走向唐藍,朝他伸出手來。

 

「阿藍,跟我回去吧。」

 

 

 

唐藍怔怔地看著唐白,問。

 

「回去幹什麼?接受審判?承認莫須有的罪名?」

 

唐白繼續走向唐藍,他似乎有話,想私下對唐藍說。

 

 

 

「別過來!」

 

唐藍退了兩步,重新舉起千機匣。

 

「唐白,為了抓我回去,你把我打成了叛徒?」

 

 

 

唐藍不讓他靠近,唐白不得已停下腳步。

 

「阿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路上再跟你解釋......先跟我回去,我保你不會有事。」

 

唐白的手,按在唐藍的千機匣上。

 

當場許多總堂弟子都在,他們雖然被唐白驅策,可也都是門主和唐紫的眼線,他不能說得太明白。

 

 

 

「不必解釋。」

 

唐藍道。

 

「就當我真的背叛了唐門,如你所願。」

 

 

 

說完,一發逐星箭射了出去!

 

 

 

陸緋坐在路旁的一塊大石頭上,陸脩陪在他身邊。

 

「阿藍怎麼還沒來?你確定他已經聽到那兩個人的對話?」

 

太久了,陸緋等得有些不耐煩。

 

「那兩個假扮成一般刀客的鑣師,是鑣局裡嗓門最大的,唐公子一定聽見了,他們還說,唐公子聽完後就回了房間換了裝,帶上千機匣,躍出窗台,肯定是來尋小少主的。」

 

 

 

「是嗎?」

 

陸緋聽了,心上弔桶稍稍放下,跟陸脩說。

 

「你看我身上血跡都快乾了,再多潑一點!」

 

 

 

「是,小少主。」

 

陸脩拿了一瓶硃砂墨,朝陸緋身上,白斗篷上潑去,弄得陸緋像個血人似地。

 

「我這樣像身負重傷了嗎?」

 

附近沒有銅鏡,也沒有水可以鑑照,陸緋只能問陸脩。

 

「很像,嚇壞屬下了!等一下唐公子來,您只要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唐公子肯定心急如焚,抱著您去求醫的!」

 

陸緋眼睛一亮,讓阿藍抱著嗎?很可以啊!

 

 

 

「陸脩你這個機靈鬼,等我回聖墓山就把你調回去,做個神殿護法。」

 

陸緋對陸脩的計畫頗為滿意。

 

「謝小少主提拔。」

 

陸脩巴著陸緋最主要也是想調回聖墓山,不要再待這個偏遠沒發展又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小鑣局了!

 

 

 

又等了小半個時辰,還是沒有等到唐藍的身影。陸緋開始急躁起來。

 

莫不是,阿藍在路上出事了?

 

殺手的第六感總是比一般人強烈,陸緋心臟突突跳個不停,正想不等了,循郊道找回去,卻見一騎一人揚起一片黃塵,很快地衝到了陸緋跟前!

 

那是另一個明教弟子,之前在客棧扮成刀客的。

 

 

 

「小少主,不好了,唐公子被唐門的人抓回去了!」

 

馬都沒來得及停穩,那通風報信的明教弟子便從馬背上,半摔半跳地下來,朝陸緋報告。

 

 

 

「什麼?」

 

陸緋霍地從石頭上站了起來,搶過那名弟子的馬,一躍而上。

 

「方向呢?」

 

 

 

那明教弟子大略說了,聽到唐門來了不少人,陸緋朝陸脩吼道。

 

「把附近的明教弟子全都找來,搶人!」

 

交待完後,一個觸目驚心的血人,策馬在郊道上狂奔!

 

 

 

雙拳難敵四手,不說總堂弟子來了十幾個人,光是一個唐白,唐藍也是絕無勝算的!

 

唐藍不願意回去,不得已,唐白給他的手腕上了鎖,讓他無法使用千機匣。

 

因為押送著人犯太過醒目,唐白一行人沒有進城,包了一幢郊區的野店便入住了。

 

 

 

唐藍縮在床榻旁的一角,有些失神。

 

也許,死在曾深愛過的人手上,就是他的結局。

 

即使唐白說了不會傷害他,可唐白又不是門主,他能控制住所有局面嗎?

 

呵,自己的一生真是場笑話。

 

也許,師父和自己,都是生來成全唐白的吧?

 

 

 

那麼,陸緋呢?已經過了這麼久,自己沒能趕去救他,看來也凶多吉少了吧?

 

不知道他在三途河畔會不會等著自己?

 

應該不會。自己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他對陸緋就是玩玩而已。陸緋不氣他就不錯了,怎麼可能等他?

 

雖然選擇了相忘於江湖,可死前能夠認識陸緋,這讓唐藍覺得自己的人生總算有件不太糟的事。

 

唐藍將臉埋入雙膝之間。

 

 

 

直到房門的一聲被推開,唐藍才抬起頭一看,竟是唐白。

 

「你進來幹什麼?」

 

唐藍語氣冷漠。

 

「這是我的房間,我為什麼不能進來?」

 

唐白一身酒氣,將房門鎖上。

 

 

 

「是嗎?那替我換個房間吧!」

 

唐藍的語氣就像在跟陌生人說話。

 

「我的房間就是你的房間......阿藍,咱們很久沒在一起了,你不想嗎?」

 

唐白步伐有些不穩,朝唐藍撲了過來!

 

唐藍雖然雙手被鎖,但腿並沒有,閃了開來!

 

唐白撲了個空,撲在了床榻上!

 

 

 

「你為了抓我,把我打成叛徒。唐門門規,叛門者死。唐白,我算看清你了!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說的,你不如一刀殺了我!」

 

唐藍看著唐白,雙眼發紅。

 

唐白從床榻上起身,又一顛一顛走向唐藍。

 

「這只是權宜之計,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怎麼捨得讓你死?」

 

「為了調動總堂勢力找你,又不能引起門主和唐紫起疑,我只能出此下策。」

 

 

 

「呵,你這麼忌憚門主和唐紫,又怎能在他們的眼下保住我?都是癡人說夢罷了!」

 

唐藍慘笑道。

 

「我死不足惜,只希望死前這段日子別和你有任何交集。替我換房間吧!」

 

 

 

「阿藍……叛門這件事一定會經過審判。目前總堂負責審判事宜的人是我,我只需要把調查結果呈給門主,門主是不會過問的,到時,我就說調查的結果是子虛烏有,你還是唐門弟子,你想待千機堂或其他堂我都能幫你,阿藍,我需要你,我怎麼可能讓你有事……

 

唐白一把摟住唐藍!

 

「阿藍,你不知道成親後,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我沒有碰唐紫,想你想得發瘋…….阿藍…….我調查過了……我懷疑師父的死,和師叔勾結霹靂堂有關,師叔圖謀堂主之位已久……這後面牽扯到很大的利益與陰謀,我更無法走回頭路了,我定要替師父報仇的!阿藍,我不怕孤軍奮戰,我只怕你不願在我背後支持我,不要讓我一個人,好嗎?」

 

唐白熾熱的雙唇便要吻上,唐藍別過臉去!

 

 

 

「師兄,人生沒有十全十美,你也沒有錯,只是,每個人都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你娶了唐紫,就一定會失去我,而我,既然選擇離開你,我也會為自己負責。」

 

唐藍語氣冷冽。

 

「你一定要這樣嗎?非要把過去十幾年來的美好全部抹去嗎?」

 

「抹去它們的是你,不是我!」

 

唐藍吼道!

 

 

 

唐白取下他的半面面具,深深凝視著唐藍的臉。

 

「阿藍……你是我的,一輩子都是我的…….

 

囈語著,唐白強吻了唐藍!唐藍不從,將唐白的下唇咬出血來,兩人已是滿口血腥,唐白仍不願意放開,持續著這個睽違已久的吻!

 

就讓他痛吧!痛能證明唐藍還在他身邊,沒有離開!

 

而唐藍雙手被縛在背後,無法反擊!

 

 

 

唐白開始撕扯唐藍的上衣,腰帶,他不在乎唐藍說他趁人之危,他相信,只要身體找回以前的感覺,唐藍的心會像以前一樣,回到他身邊!

 

不說唐藍被縛,即使雙手自由,他也打不過唐白,被強扯下的上衣掛在他被縛的雙臂,唐白一雙大手,在他觸感溫暖光滑的胸腹肌上游移著。

 

突然,唐白不動了,他的手,停留在唐藍的腰上。

 

 

 

「這些是什麼?」

 

瞅了半晌,唐白難以置信地吼道!

 

唐藍身上,滿布大大小小,細細碎碎的紅腫瘀青,帶著濃濃的,情欲的味道,當然不可能是出任務時撞出來的!

 

那些都是離開醫廬前,被陸緋虐出的傷!

 

唐藍沒有回答。他對唐白沒有話說。

 

唐白卻覺得他是心虛了!

 

 

 

「你背叛我?是那個明教?」

 

調查唐藍的過程中,唐藍和一個明教過從甚密,唐白是知道的,只是,他不知道兩個人進展到哪裡,以唐藍過去對他的順從,他從沒想過唐藍會背叛他!

 

唐白怒不可遏!扶住唐藍的肩,將他朝牆壁撞去!

 

唐藍只覺得全身遭到重擊,幾乎嘔出的血又被他倔強地嚥下!

 

 

 

「不然呢?你以為我非你不可嗎?」

 

唐藍冷笑。

 

「他比你強,比你持久,他只有我,你看看你,你有什麼讓我好留戀的?」

 

唐藍利用陸緋羞辱唐白,他想也許唐白一怒之下,會給他個解脫!

 

 

 

「所以,你就跟他上床了?你們做了幾次,嗯?」

 

唐白紅著眼,扼住唐藍的頸子,緊到唐藍幾乎不能呼吸!

 

「我們……每天都做……離開你幾天…….就做了幾次……..

 

 

 

「賤人!」

 

唐藍的話句句踩在唐白的死穴上,唐白失控,一拳朝唐藍的側臉揮了過去!

 

 

 

循著郊道一路找去,都沒有唐藍和其他唐門弟子的消息,陸緋心急如焚!

 

陸脩極盡所能地召集附近十來名明教弟子,奔來馳援陸緋!

 

陸緋派了幾名下屬前去尋找,幸而唐門弟子離開並不久,朝那些山野村民打聽,獲知了野店的所在!

 

事不宜遲,陸緋領著教眾朝唐門投宿的野店而去!

 

 

 

走不出一里遠,迎面又是一支隊伍施施前來!看服裝和兵器,應是唐門弟子。

 

就是他們劫走唐藍的?

 

那支唐門隊伍,領頭的,是一名美艷絕倫的女子。

 

 

 

「明教?」

 

女子聲音清脆悅耳,她停住了馬,其他唐門弟子便也隨著她停下,不敢越過她頭去。

 

「唐藍呢?」

 

陸緋也停下馬,雙方人馬便這麼對峙著。

 

「我怎麼知道呢?唐藍師弟離開唐門很久了。閣下是……

 

「妳又是誰?」

 

陸緋好事被壞了心裡憋屈,對這群唐門態度便不怎麼好。

 

 

 

「唐門總堂弟子,唐紫。」

 

唐紫出身優越,並不介意自報名號。

 

 

 

「小少主,她就是唐公子的師嫂。」

 

陸脩在陸緋耳旁低聲道。

 

師嫂?

 

阿藍的師兄抓阿藍,那這位師嫂,肯定是來抓師兄的啦!

 

也許兩人有共同的目的呢?陸緋臉色一緩。

 

 

 

「明教陸緋。」

 

陸緋朝唐紫拱手道。

 

 

 

「閣下正在找我唐藍師弟?你和唐藍是什麼關係?」

 

唐紫不明就裡,一個明教,怎麼會和我唐門弟子有所牽扯?

 

 

 

「我是他男人。」

 

陸緋說這話臉不紅氣不喘不假思索自然而然理所當然地。

 

他身後的明教和唐紫身後的唐門聞言,起了一陣騷動

 

兩個男人?這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概念,但陸緋一點芥蒂也沒有地當眾承認了

 

唐紫愣了一下,繼而笑了起來。她知道唐白和唐藍過去的關係,因此,她能理解陸緋話裡的含意。

 

「當真嗎?陸英雄氣宇軒昂,唐藍師弟當真好眼光啊!」

 

有人喜歡唐藍她當然高興,最好眼前這兩個人兩情相悅,別來招惹她的唐白。

 

 

 

聽唐紫的語氣,竟是對他和唐藍的祝福,陸緋心情大好,也覺得自己方才的揣測是對的,唐紫的目標必然是她夫婿,而自己的目標則是唐藍,各取所需。

 

「師嫂是來尋師兄的嗎?正好,我也在找阿藍,不如一起行動吧?」

 

陸緋盛情邀約。既然唐紫在這件事上是友非敵,那麼一起行動,反而會助長自己的聲勢。

 

「正有此意。弟兄們,一起走吧。」

 

唐紫點點頭,如果讓唐白親眼見到陸緋和唐藍的親暱狀,他也該死心了吧?

 

 

 

「不知陸英雄在明教的職位是…….

 

唐紫一面行進一面試探。

 

陸緋知道,唐紫是在掂量,自己是否有實力,和唐白抗衡。這會攸關他守不守得住唐藍。

 

「沒有職位。我父親是陸熙。」

 

陸緋成天在外殺人,沒花多少時間在明教,並沒有擔任什麼重要職位,能拿到檯面上來的身分,便是教主之子。

 

「你是教主之子,明教三位聖子之一?」

 

陸緋是夜榜第一的殺手,殺手界都知道。但原來他的身分如此尊貴,唐紫卻是現在才知道。

 


「閣下對唐藍師弟的喜歡,是師弟的福分。」

 

以陸緋的身分,絕對守得住唐藍,這也讓她省了對付唐藍的功夫了唐紫心情大好,也把唐藍當師弟了,一副把師弟託付給陸緋,苦心孤詣的師姐模樣。













台長: 陳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