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 00:00:57 | 人氣(720)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18---唐門叛徒(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經過一晚狂風式的碾壓,唐藍覺得全身疼痛不堪,骨頭都碎過一遍了!

 

不是說身體還沒復原?不是說會被紅衣教殺掉?不是說需要我保護?這樣把我往死裡折騰又算什麼?

 

事後,唐藍忍著全身快散架的疼痛,憤怒地看著陸緋滿足的睡顏。

 

再待下去,一定會被姓陸的折騰死。

 

唐藍掙扎著,從一旁散置地面的衣袋裡,取出一把唐門特製迷香,朝陸緋臉上灑去!

 

 

 

昨夜的運動讓他體力好一陣消耗,陸緋睡了一回飽覺,滿足地醒來後,朝身側一探,卻摸了個空!

 

陸緋趕忙坐起,環顧客房四周,竟已沒有唐藍的任何物品,連千機匣也沒有!

 

唐門弟子,千機匣從不離身,他一定是走了!

 

每次都是這樣,他要是對唐藍硬來準沒好事!

 

但不硬來又寵壞了他,蹬鼻子上臉的氣死自己!

 

陸緋將單膝彎起,手肘靠在上面撐著頭,懊惱地想著。

 

而當他低下頭,卻看見地鋪上有一灘快要乾涸的血跡。

 

糟了,我弄傷他了⋯⋯

 

不知道他的傷勢如何⋯⋯都怪自已,昨晚一聽唐藍要離開,就被憤怒衝昏了頭,啥都不管不顧了!

 

 

 

陸緋趕緊穿好衣服,醫廬四周尋了一遍,但見煎藥小童正在院子裡煎藥,忙問他是否看見唐藍。

 

「我寅卯之交就醒了,沒看見唐公子走出去啊?」

 

小童解釋完,繼續手邊熬藥的工作。

 

那麼,唐藍肯定寅時之前就走了,那時天還沒亮啊!

 

陸緋是殺手,即使睡覺也保持一定的警覺性,唐藍離開時他竟一無所知。

 

他肯定對自己用了迷香。

 

唉!阿藍,我到底該怎麼對你才好。

 

這是第一次,陸緋對人事產生了無力感。

 

 

 

離開醫廬,陸緋縱馬信步在郊道上,走得不是很快,因爲,這方向雖往聖墓山,他又想去找唐藍,但他知道這次,唐藍一定不會再理他了。

 

想得很煩,陸緋撮口一呼,叫來了一頭鵟鷹,讓牠放出信號給附近的明教弟子。

 

來的又是一口一個小少主的陸脩。

 

 

 

「讓人去找唐藍的下落。」

 

陸脩也好,他的活動範圍就在清溪這附近,替明教管理這裡的鑣局產業。他幫陸緋處理過唐藍的事,對唐藍有一定的熟悉度。

 

陸脩領命,回他管理的鑣局交待一下,便又到陸緋跟前覆命。

 

 

 

「小少主看上去很不開心,可是和唐公子鬧彆扭了?」

 

陸脩對陸緋不敢怠慢,就近找了一攤路旁賣酒的野店,點了一罈最貴的燒刀子,與他坐著聊。

 

「嗯。」

 

陸緋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把他跟唐藍的齟齬大略說了,省略床上那一段。

 

「小少主等鑣局傳回的消息後,直接去找唐公子就是了。」

 

 

 

「說得輕鬆。他原就不高興,昨天又發生那樣的事,肯定不會理我。我也不想一天到晚貼他的冷屁股。」

 

說著說著,陸緋悶悶地將杯中物一飲而盡。

 

「為了他,我殺手都不了,成天討好他,這死沒良心的說走就走。」

 

 

 

「可是屬下覺得,唐公子還是在乎小少主你的。」

 

陸脩道。

 

「你不是說他到五毒尋你?連屬下都不知道你在五毒,你說唐公子怎會知道?肯定花不少功夫打聽了。」

 

 

 

陸緋愣了一下,然後,福至心靈。

 

「是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這點呢?連你和聖墓山方面都不知道我在五毒,阿藍卻知道,而且到五毒來尋我,那得多緊張我啊!」

 

陸緋想了想,這才笑開了,一臉幸福。

 

 

 

「小少主你和五毒關係不好,唐公子獲知消息後肯定是緊張的,才會親自去五毒尋你。另外,屬下也不願看小少主去貼唐公子氣頭上的冷屁股。」

 

陸脩道。

 

「這樣吧,屬下有一計,可以證明唐公子對小少主的心意,又可以讓唐公子主動回到小少主身邊。」

 

 

 

「是嗎?」

 

陸緋眼睛一亮。

 

「快說快說!」

 

 

 

「咱們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唐藍往城裡走,他渾身不舒服,只想找間上房好好洗個澡,休息休息。

 

投宿了一家頗具規模的酒館,要了間上房,泡了個澡,檢視自己全身瘀青和傷勢,慘不忍睹的模樣,簡直他媽的痛不欲生。

 

唐藍心裡打定主意,他自然不會回唐門見唐白,但這輩子,他也不想再見陸緋那個瘋子了!

 

 

 

洗好澡,給自己上了藥,休息了會,這才覺得肚子有點餓。唐藍換了一身低調的灰色便衣,到了樓下尋了一個角落座位,向小二點了一碗米飯,兩個小菜,吃將起來。

 

 

 

唐藍坐定後,隔壁桌來了兩個大嗓門的刀客,聊天的聲音有點吵,唐藍生性好靜,覺得有點煩,便想不吃走人了。

 

 

 

「唉,王五,剛剛在郊道上看到的那群紅衣教徒,正在圍攻一個明教,咱們枉稱正義之士卻束手不管,我覺得這樣好像不大對。」

 

其中一名刀客將大刀一橫,擱上桌子。

 

「正義之士也得有命才能繼續伸張正義,你看那群紅衣教眾,二三十個人那樣多,就算是猛虎,也難敵猴群啊!再說你看那個明教,跟咱們一樣,也是使刀的,使的還是雙刀,那實力跟咱們何止雲泥之別?連他都浴血苦戰了,咱們就算加入戰局,討得了便宜嗎?」

 

另一名刀客勸阻道。

 

 

 

明教?紅衣教?這關鍵詞,好像昨晚才聽陸緋說過啊?

 

難道,他們說的,是陸緋?

 

唐藍沒有和紅衣教交手的經驗,不知道他們的虛實。是不是能讓陸緋浴血苦戰,他也沒把握。

 

算了,自己都發過誓,不再見那個瘋子,他是死是活,關自己什麼事?

 

唐藍放下筷子,準備離開座位。

 

 

 

「最近紅衣教和明教在絲路的利益上起了很大的衝突,勢同水火,對明教弟子是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我看那個落單的明教弟子,應該凶多吉少了.......

 

那個說不救明教沒義氣的刀客,嘆了口氣。

 

「好啦好啦,不管是明教還是紅衣教,咱們都惹不起,管那麼多幹什麼?吃飯吃飯.......

 

 

 

唐藍回到客房裡。明明說了不管,可他的雙手,卻沒來由地發抖。

 

落單的明教弟子......浴血苦戰......勢如水火的明教和紅衣教.......

 

昨晚不是挺勇猛的麼?會有什麼事呢?

 

唐藍上了床榻,靠著竹枕躺下來。

 

不是夜榜第一嗎?二十個紅衣教算什麼?一定沒事的。

 

絕對不會去找他。昨晚陸緋那麼摧殘自己,再去找他就是自己犯賤!

 

唐藍翻了個身,背脊朝外,準備再睡一下。



 

床榻的內側,包袱內的物品散落著,唐藍的雙眼,正對上那串銀心鈴。

 

該還給他的,怎麼又不小心帶出來了?

 

唐藍拿起那枚銀心鈴,叮噹作響。

 

陸緋要唐藍把銀心鈴跟他一起陪葬,那一天,這麼快就到了嗎?

 

 

 

陸緋是什麼時候給他銀心鈴的?

 

那天,陸緋拿出了他從五毒,用命換回來的無瑕散,給唐藍除疤。

 

心靈受過創傷的人,固然害怕再一次受傷,但他更害怕的,是別人的溫柔以待。

 

他會再次淪陷,然後再次受傷,最後萬劫不復。

 

為了回報陸緋,他主動與陸緋發生關係,那次的經驗漫長且美好,讓他覺得就這樣,做到精盡人亡也無妨。

 

然後,陸緋給了他這串鈴,說是他娘給他的。

 

 

 

那個人就要死了。從今往後,不管他去了哪裡,世上再也沒有陸緋這個人。

 

再也沒有人對他珠玉重之,對他說,阿藍的事都是大事。

 

和陸緋這一路走來的相處片段,飛一般在腦海裡閃過,很快,卻又無比清晰。

 

還是在乎的吧?唐藍?

 

 

 

唐藍換上唐門殺手服,戴上面具,將銀心鈴繫在腰間,拿起千機匣,從窗戶躍了出去!

 

 

 

唐藍在清溪鎮附近的郊道上縱馬,一路奔馳,怕去得遲了,陸緋就真的沒有了!

 

因為奔得太急,唐藍疏忽了腳下,馬兒一陣哀嘶,四蹄跪了下來!

 

唐藍下馬查看,看見馬的一雙前蹄滲血。

 

被鋼索割傷的,這是他們唐門殺手慣用的手法。

 

 

 

樹上、草叢中躍出十來名唐門弟子,和唐藍一樣,戴著半面面具,手持千機匣!

 

 

 

「唐藍,速與我們返回唐門!」

 

為首的那人唐藍認得,那也是個地位不低的總堂弟子,叫唐青。

 

「我有事待辦,處理完後,自然會回唐門。」

 

唐藍提高警覺,他必須盡快擺平眼前這些師兄弟,趕去營救陸緋。

 

 

 

「上頭有令,不容你推拖。」

 

唐青拿起千機匣,對準唐藍。

 

 

 

「是唐白要你們來的?」

 

唐藍頓了一下。他想起君安生告訴過他,唐白已經行完婚禮,正急著找他。

 

「不錯。你既然知道,就應該明白,你是跑不掉的。」

 

唐青冷笑。

 

「機匣無情,你還是自己繳械,隨我們回去吧。」

 

 

 

唐藍深深吸了口氣。

 

「名正言順。抓人,總要有名目。唐白給你的名目是什麼?」

 

 

 

「通敵私逃,門主有令,活捉唐藍回門受審!」

 

唐青字句鏗鏘。

 

「通敵?我通了什麼敵?私逃?我只是出來執行任務,我私逃,所有在外的唐門弟子都算私逃了?」

 

唐藍冷笑一聲。

 

「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通什麼敵,如何私逃,等你回去再向門主交待吧!千機匣交出來!」

 

唐青一聲令下,十幾名唐門弟子,十幾把千機匣,齊齊對準了唐藍!

 

 

 

「我今天非走不可,擋我者死!」

 

唐藍紅了眼!他知道晚半分,陸緋生還的機率就會少半分。

 

雖然唐白在他身上安了個叛徒的罪名,那是只是欲加之罪,但他今日拒捕,就會成為唐門真正的叛徒。

 

陸緋......陸緋......他考慮不了這麼多了!千機匣對準唐青!

 

 

 

「阿藍......

 

正準備射出驚羽箭,唐藍的背後,響起一陣熟悉的聲音。

 

十幾年了,那聲線,就算他聾了,都能從空氣震動中,讀出那把聲音的主人。

 

 

 

「師兄?」

 

唐藍垂下舉起千機匣的手,不可置信地轉過身去





台長: 陳跡

陳跡
明天開始上輔導課(鬱卒中),所以更新速度會慢一些,感謝大家的支持啦!
2019-07-14 19:52: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