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3 00:08:14 | 人氣(494)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1---異鄉的廚房很中二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李清楠回去的時候面子很大,除了奉命留下來的那幾個保鑣外,李疏桐、伍安朔、江孟淮一行人列隊歡送。

 

恢復平常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李疏桐一頭栽進了廚房煮飯,來應付中午用餐的客人,江孟淮也想進廚房幫忙,卻被李疏桐以他不是異鄉員工為理由轟了出去。

 

然後,他看著伍安朔大搖大擺地進了廚房,和李疏桐在廚房裡有說有笑的。

 

李清楠留下的幾個保鏢,輪番坐在大廳裡,一邊假裝無意地滑手機,一邊鎮場子。

 

就連派出所那裡,李清楠也打過招呼的,不管是伍安朔或江孟淮,都不要想在異鄉生事。

 

伍安朔沒錢沒人的生不了啥事,李清楠的用意還是在警戒江孟淮,李斯車禍那種事可不能再發生。

 

商場上都是吃人巨鱷,尤其是當總裁的,總裁還得總裁來制衡才行。

 

江孟淮的保鏢也在,讓異鄉的大廳裡不到吃飯時間就坐滿了兩桌。

 

有伍安朔在,即使進不了廚房,他也不想離開異鄉,江孟淮覺得無趣,便回到房間,打開筆電,處理公事。

 

打開Line時,江孟淮發現,張秘書傳了兩個影片檔給他。

 

 

 

第一個,是他看過的,當年李疏桐推懷孕的沈之寒下樓的影片,就是因為這支影片,沈之寒揚言要告李疏桐,鐵證如山讓江孟淮投鼠忌器,為了息事寧人,他才答應和李疏桐離婚,娶沈之寒。

 

第二個影片乍看之下,還是李疏桐推沈之寒下樓的畫面。

 

如果兩段影片是相同的,張秘書為什麼要多寄一段影片給他?

 

江孟淮喝著咖啡,將兩段影片仔細看了幾次,終於發現不同處。

 

第一部,他確定是他看過的那個監視畫面。

 

第二部時間稍微長些,長了兩三秒。

 

江孟淮專注地審視第二段影片,發現多了一個動作。

 

沈之寒去拉李疏桐的手!

 

 

 

而第一段影片裡,並沒有拍到這個動作!

 

所以,他看過的,第一段影片並沒有造假,只是被剪輯過了!

 

 

 

沈之寒拉李疏桐的手推向自己的胸口,被剪輯成李疏桐推了沈之寒胸口!因為剪輯得很好,竟毫無違和感。

 

江孟淮拿出手機,打給張秘書。

 

 

 

「張秘書,那兩段影片到底怎麼回事?」

 

顯然第二段影片才是真的,江孟淮心頭火起!

 

「總裁,您應該看出來了,第二段影片才是全貌,可第一段影片也沒造假,只是剪輯過了的。」

 

「所以,果然是沈之寒自己搞的?」

 

江孟淮此時很不得把沈之寒撕成兩半!

 

「虎毒不食子,她一個當媽媽的人,竟能很心到拿自己的孩子當成籌碼,不惜殺了那孩子來陷害疏桐?」

 

江孟淮心想,這只能有一個解釋。那孩子不是自己的,所以沈之寒不想留,以免東窗事發,又能嫁禍李疏桐,一石二鳥。

 

那麼,那個孩子又是誰的?沈之寒就算有錢,但她是孤兒,沒有家人,能搞出這麼大事,背後肯定有人!

 

那個人,會不會就是孩子的父親?

 

 

 

「張秘書,尊爵酒店的事呢?你查出來沒有?」

 

江孟淮忍著氣,一邊問,一邊思索下一步。

 

「總統套房重視住客隱私,房內沒有監視器。這事不好查,只看見當天走廊監視器上,陳特助扶著您進了房間,不久沈小姐也進了房間,後來,陳特助就出來了。只是有一點很奇怪。」

 

「哪一點?任何不合理的點都要找出來。」

 

「沈小姐也進了您房間後,陳特助很晚才出來。照理說,陳特助應該把時間留給您和沈小姐,他在房間待那麼久,很奇怪。」

 

「他待了多久?」

 

「大概一個小時。」

 

就算他喝醉了,也不可能找沈之寒來照顧他,沈之寒,必定是陳特助自作主張叫來的。在沈之寒到了後,他還在房間待了那麼久,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有貓膩!

 

 

 

「戶頭呢?」

 

 

 

「還在查。他們的戶頭都是乾淨的,不排除有人頭帳戶。」

 

 

 

「知道了。張秘書,你做得很好。回去後,我會好好獎賞你,另外,替我找人看住陳特助和沈之寒,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找我匯報。」

 

江孟淮叮嚀著。他心裡也明白,陳則一長年擔任他的特助,知道公司核心許多秘密,他應該要回台北小心處理。

 

可要是現在回台北,不是給姓伍的那小子製造機會嗎?

 

 

 

「你怎麼老是買這些辣玩意兒?」

 

看著一袋袋的泡菜和辣椒,李疏桐皺起眉頭。

 

「墾丁太熱了,容易食慾不振,客人得吃些辣的酸的才能開胃,我上網查的。」

 

伍安朔一面說,一面夾了一片泡菜放進嘴裡。

 

李疏桐差點翻白眼,誰都知道他就是針對江孟淮。

 

「喔對,還有黑胡椒也沒了,我買了一袋放在那裏。」

 

伍安朔朝角落櫃子指了指。

 

 

 

唉,像小孩子一樣。

 

整個廚房變得很中二。李疏桐看了,搖搖頭,開始泡菜炒飯,中午的菜單就是泡菜蛋包飯。

 

 

 

「桐桐炒多點,我喜歡吃泡菜。」

 

伍安朔故意道。

 

「知道了。」

 

一面說,李疏桐又挖了兩湯匙泡菜丟進炒飯裡。

 

「那怎麼夠?」

 

伍安朔乾脆整罐泡菜拿起來,全部倒進炒飯鍋裡!

 

 

 

「你…….異鄉小吃的客人都要被你趕跑了!」

 

李疏桐急得跺腳。

 

「桐桐妳煮東西超好吃的,客人才不會跑,不過妳放心,該跑的就快跑了,那時就會恢復正常了。」

 

要做蛋包飯,從冰箱裡拿出一盆蛋,伍安朔道。

 

李疏桐覺得伍安朔的話若有深意。

 

 

 

「你說什麼?」

 

李疏桐一面炒飯一面道。

 

「阿朔,你不要去惹江孟淮,他不是你能惹的。」

 

 

 

「他不纏著妳,我自然不會惹他。」

 

伍安朔開始打蛋。

 

 

 

「阿朔,我不是開玩笑,這個社會是吃人的社會,那些總裁,都是勝出恐怖巨鱷,你還是個學生,拿什麼跟他們鬥?」

 

雖然李清楠留了幾個保鑣下來,暫時不會有事,但等伍安朔回台北後呢?李疏桐不敢想。

 

 

 

「桐桐擔心我?」

 

伍安朔胸有成竹地笑道。

 

「擔心就跟我結婚,這樣江孟渣就不會纏著妳了。」

 

 

 

李疏桐聽了都要昏了。

 

「你大學都沒畢業,怎麼結婚?」

 

 

 

「我都21歲了為什麼不能結婚?」

 

伍安朔笑道。

 

「我們先登記結婚,我再回台北把書讀完,我不念研所了,直接考照就業,把妳接回台北,我們再辦喜宴,或者妳不喜歡台北,我就來屏東執業,妳看沒什麼難的,是不是?那個江孟渣,有辦法為了妳把公司搬到屏東來嗎?」

 

 

 

「阿朔,我們認識不過一個月,你覺得這段日子就能讓你決定跟我結婚?你知道結婚意味著要相處一輩子,你覺得你能和我相處一輩子?」

 

李疏桐把炒好的飯裝鍋了,停下手邊動作道。

 

 

 

「認識多久又代表什麼?妳跟江孟渣認識十幾年了吧?結果有比較好嗎?」

 

「可是……我已經離過一次婚,我不想再離婚了……我覺得我不夠了解你,我沒辦法說服我自己和你相處一輩子,你懂嗎?」

 

「不想再離婚就不要離婚。妳是不是顧忌我家人的態度?我可以帶妳回台北見我的家人,我爸媽從小都不大管我,他們不會有意見的。我哥他……更不敢有意見了…….」

 

伍安堯睡了向子珊,他敢有什麼意見?

 

「就算有意見,結婚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他們反對我還是要結。他們看了妳一定會喜歡的,我想不出他們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阿朔,我離過婚,也無法生育…….」

 

 

 

「醫生只是說很難懷孕,並不是完全不能。現在醫學這麼發達總能解決。就算不能解決,我也不是那些總裁,需要孩子繼承家業,如果妳真的喜歡孩子,我們就領養。」

 

伍安朔從背後,抱住李疏桐,將下巴擱在她肩窩裡。

 

「桐桐,我想得很清楚了。妳不用考慮太多,不要有壓力,只要看著我。一切阻礙,都由我來掃除。如果我沒有這樣的能耐,妳可以說我配不上妳,把我fire掉,那樣,我就會默默走開。」

 

 

 

沈之寒到異鄉時,已經是晚飯後了。小夜是李疏桐值班,江孟淮不能吃辣,出去吃別的東西,伍安朔在廚房裡洗碗,李斯和今今也在大廳吃蛇辣泡菜蛋包飯,吃得津津有味。

 

李疏桐一眼就認出沈之寒。

 

 

 

「果然是妳!妳沒有死?」

 

沈之寒看見站在櫃台後的李疏桐,見鬼似地倒抽了口氣!

 

 

 

李疏桐也沒想到沈之寒會出現在異鄉,沉默了一陣子,才道。

 

「怎麼?七千萬花得開不開心,嗯?」

 

 

 

一上來就箭拔弩張,一旁的李斯知道前因後果,伍安朔也跟他打過招呼了,他要行險招,把沈之寒叫來,干擾江孟淮和李疏桐。他抬起頭來,好奇地想看看沈之寒這個小三中的極品,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今今沒知道這樣多,只是對李斯的反應感到好奇,也抬起頭來瞧瞧。

 

 

 

「什麼七千萬?李疏桐妳死過一次,腦子也傻了?」

 

沈之寒裝蒜。

 

「聽說孟淮在這裡,他人呢?」

 

她的目標是江孟淮,不想跟李疏桐廢話。

 

 

 

「怎麼江孟淮在這裡,妳是聽說的?妳們不是結婚了嗎?江太太資訊有點慢啊!」

 

李疏桐知道她們沒結婚,故意說話揶揄沈之寒。

 

「少廢話,孟淮呢?」

 

 

 

「做了那麼多好事後,妳覺得江孟淮還願意見妳嗎?」

 

李疏桐直刺她的心虛。

 

「我做了什麼好事?李疏桐,沒有證據,可別血口噴人,我可以告妳誣告。」

 

在情敵面前,沈之寒自然不能輸了氣勢。

 

 

 

「妳緊張什麼?這麼怕我告妳?」

 

李疏桐似笑非笑。

 

「怕?我怕什麼?別忘了,妳這狠毒的女人,因為嫉妒,弄掉了我和孟淮的孩子,把我推下樓梯,殺人未遂,追訴期還沒過呢!」

 

沈之寒反將她一軍。

 

 

 

「是嗎?是我推妳的嗎?那孩子又是我弄掉的嗎?還有,妳確定,那孩子是妳和江孟淮的孩子?那江孟淮怎麼在我面前對天發誓,說他沒有碰過妳呢?難不成,妳是聖母瑪利亞,處女生耶穌?」

 

過去怕江孟淮生氣,不敢太過為難沈之寒。現在不用顧忌江孟淮了,李疏桐就是要懟沈之寒,懟到她吐血!

 

「妳……李疏桐,我看妳是活得不耐煩了!」

 

江孟淮不碰她,這是沈之寒的痛處,李疏桐直接踩,沈之寒想打人的心都有了!

 

 

 

「怎麼?殺我一次不夠,還想再殺一次?這次想怎麼殺?放火燒還是用車撞?」

 

李疏桐冷笑道。

 

「妳機關算盡,做盡壞事結果如何,得到妳想要的了嗎?妳放心,神明托夢給我了,妳的報應還在後頭呢!」

 

 

 

「李疏桐,我撕爛妳的嘴!」

 

沈之寒朝李疏桐門面抓來,手卻被李疏桐左手揮開,接著右手端起一杯紅茶,朝沈之寒臉上潑去!

 

 

 

今今看得目瞪口呆,問李斯,那個李老闆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懟起人來這麼強悍啊?

 

李斯笑道,都死過一次了,做出什麼事,都不需要太意外。

 

 

 

「妳……妳竟敢潑我!我要告妳公然侮辱!」

 

沈之寒難以置信,這還是以前那個逆來順受的李疏桐嗎?她不知道,過去李疏桐逆來順受,是看江孟淮的面子,現在的江孟淮在她面前啥都不是,她還需要看誰臉色?

 

「手滑杯子不小心甩出去罷了,妳這樣也告不成,跟妳道歉就是啦。」

 

李疏桐將杯子朝後一丟,語氣輕佻。

 

 

 

「妳分明就是故意的。」

 

沈之寒發現角落裡還有一男一女一桌客人,她走向李斯和今今。

 

「她根本就是故意潑我的,妳們都看到了對吧?」

 

 

 

「沒有啊,她就是不小心杯子滑出去的。」

 

今今道。

 

「是啊,李老闆是好意要請你喝紅茶,不是故意的,小姐妳不要生氣,我們李老闆好客大家都知道,是吧今今?」

 

李斯笑道。

 

 

 

「你們…..一定是一夥的!對了,監視器,我要調監視器,妳們等著,我叫警察來調監視器!」

 

說完,沈之寒正要打手機,伍安朔洗完碗,從廚房出來,拿餐巾紙擦擦手,道。

 

「啊!老闆不好意思,我昨天把監視器插頭拔了,忘記插回去,我現在就插回去……插回去…….」

 

 

 

派出所李清楠都打點過了,沈之寒把警察叫來也於事無補,走個過場,警察安慰沈之寒。

 

「小姐,監視器插頭沒插也錄不到什麼,李老闆人很好,方圓百里大家都知道,我看應該是誤會,妳們私下好好溝通吧。」

 

說完,派出所員警就走了。

 

 

 

但沈之寒還是不甘心,她覺得整個異鄉裡的人都跟她對著幹,連警察都吃案,這裡是李疏桐的地盤,大家都護著她,拿起手機,她還想叫恆春警察分局的警察過來!

 

她才不信,李疏桐的影響力遠到恆春去!

 

 

 

江孟淮吃過晚餐,在夜風中散步回來,卻看見沈之寒在大廳裡大鬧!他白天正為張秘書寄來的影片生氣,再看到沈之寒,不禁心頭火起!

 

「沈之寒,妳鬧夠了沒有!」

 

向來很少疾言厲色的江孟淮走進異鄉大廳,吼道!

台長: 陳跡

陳跡
弱弱地說一聲.還有很多事要處理.這篇小說30集可能沒法完(估計錯誤)......
2019-07-13 00:14:46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