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00:02:37 | 人氣(97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20---爭不過死人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台北某處保密性高的豪宅大樓。

 

一對男女正在豪華的席夢思king  size床上翻雲覆雨,欲罷不能。

 

在女方的尖吟和男方野獸般的低吼中,雙雙到達了高潮!

 

已經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以來,他們一直在一起,床單也不知道換過幾番了!

 

 

 

「你一直不回家,不怕你老婆抓狂?」

 

女子依偎在男子的臂彎裡,喘息聲是方才激情的餘韻。

 

「是麼?既然妳這麼體諒,那我就回去了。」

 

男子眼神狡獪,收回手臂,一副真的要下床的模樣。

 

「等等,我就說說嘛,你還當真了。」

 

女子伸長一雙藕臂摟住他。

 

「你家那個黃臉婆有什麼好的?肌肉鬆弛,小腹凸出,屁股下垂,看了你還硬得起來嗎?」

 

 

 

「是這樣沒錯。但她起碼是我一個人的,可妳呢?吃著碗底的,又想著碗外頭的,高興了找我,不高興了就把我踹到一邊去,怎麼?抓不住那個人的心,只好拿我當替代品,我該感恩戴德了?」

 

男子冷哼一聲。

 

「你急什麼?雖然我們沒有結婚,但他身邊只有我一個女人。只要我殷勤一些,成為總裁夫人還不是遲早的事?」

 

女子嬌聲道。

 

「到那時,他的財產就是我的財產,少不了你的那份。」

 

 

 

「這可不好說。妳知道他的辦公桌上,老是擺著一罐紙星星,看上去說有多突兀就有多突兀,我旁敲側擊,他說了,那是他亡妻給他摺的,他要每天看了才安心。得不到的永遠最美,妳說妳爭得過一個死人嗎?」

 

 

 

 

男子便是江孟淮的特助陳則一,而女子,便是江孟淮曾經的白月光,沈之寒。

 

四年前,剛從美國回來的沈之寒,為了能順利除去李疏桐,和江孟淮身邊的陳則一開始了『合作』關係。

 

否則,以李疏桐顯赫的家世背景,一介孤女的她毫無競爭力。

 

 

 

而這豪宅裡的一切,都是江孟淮送給沈之寒的。

 

江孟淮一直不碰沈之寒,又恰好陳則一對她殷勤得緊,生活充滿了寂寞和不確定之餘,沈之寒與他暗度陳倉,豪宅則拿來和陳則一幽會。

 

 

 

「爭不爭得過都得爭。你想前功盡棄嗎?不要忘了,從李疏桐身上得來的那些錢,你也得了一份。如果我不能嫁進江家,那些事就一天不能塵埃落定。」

 

沈之寒肅然道。

 

「知道了。比照上次,等妳有了,咱們再來搞一次酒後亂性不就得了?」

 

陳則一胸有成竹地道。

 

「江孟淮那個人責任感強,而且對妳心懷愧疚。妳看上次,就算他不能確定是不是和妳上床,還不是認了那個孩子?」

 

「我說寒寒,這次若有了,就別再搞上次那種不幸小產的戲碼了,生下來,做江氏的嫡子,整個江氏都是我們兩個的,妳也不需要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當年妳對李疏桐做的事東窗事發了!

 

 

 

「我對李疏桐做的事?是『我們』對李疏桐做的事,陳則一,你別想只要錢不擔風險,天底下沒有這樣的好事。」

 

「是是是,我說錯了,是我們對李疏桐做的事。不過那女人已經死了,老天都幫著咱們,我看,妳再把勁,少逛街,買東西,多把心力放在江孟淮身上。江孟淮胃不好,妳多做些顧胃的食物送來辦公室給他,提醒他定時吃飯,噓寒問暖,照顧他,貼心點,慢慢進入他的生活,他現在很寂寞,肯定會淪陷的。這些不必我教了吧?」

 

陳則一是江孟淮特助,他有江孟淮身上的第一手資訊,於公於私都是。

 

「知道了。只是阿則,江孟淮一個人去墾丁度假已經十天了,你說墾丁那地方雖大,能玩到十天那麼久嗎?而且江氏事務繁忙,能容他放下這麼長時間?」

 

江孟淮不來找沈之寒,沈之寒去找江孟淮也不一定見得上,關於江孟淮的事,沈之寒有很多方面都必須透過陳則一才能了解。

 

 

 

「江氏有我,他有什麼好擔心的?他說過玩是其次,重點是他想抽離台北的生活,散散心,才會拖得這樣久。從他接江氏,我就一直跟著他,十幾年了,的確沒休過假,就連結婚也是草草登記宴客,連蜜月旅行都沒有。彈簧都會鬆弛,何況是人?」

 

陳則一笑道。

 

「小心點好。每天記得跟他匯報江氏的情況,順便問他玩得如何,最好行程也請他交代一下,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萬一他不是出去玩,人也不在墾丁……」

 

虧心事做多了,突覺一陣寒氣蝕上沈之寒的背。

 

「不在墾丁,在妳家門口?」

 

陳則一玩笑道。

 

 

 

原本就越想越緊張,自己嚇自己,陳則一這一恐嚇,沈之寒的腦神經幾乎斷線!

 

「你要死了,這樣嚇我?」

 

沈之寒自己腦補陳則一開門出去時,江孟淮正站在門外的畫面,她一定會中風!

 

陳則一卻笑得很開心。

 

 

 

「不理你了,我去沖個澡。」

 

沈之寒嬌嗔著掀開被單,裹上浴巾,準備往浴室裡去。

 

突然,床頭櫃的手機響了一下。

 

有人傳Line給她。

 

 

 

陳則一想幫她接,沈之寒狠瞪了他一眼,手背讓她揮了一下,沈之寒自己滑開手機,見對方的暱稱是abcd1234之類的,很陌生,不是自己的朋友。

 

只是,Line的內容,令她震驚不已!

 

 

 

「江孟淮在墾丁,爭取與前妻破鏡重圓。」

 

 

 

沈之寒周身像跌進了零下幾百度的冰櫃裡,瞬間僵化!

 

 

 

陳則一見沈之寒呆立半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接過了她的手機,同樣看見了訊息。

 

 

馬上回撥,對方關機。

 

「你是誰?」

 

陳則一立刻回傳了。但那則訊息便那樣不讀不回。

 

 

 

「李疏桐沒有死?」

 

沈之寒腦子一陣發麻。

 

那樣,豈不表示江孟淮已經知道當年的一切?李疏桐一定會告訴他的!

 

 

 

「妳別慌,沒頭沒腦的,說不定,是惡作劇。」

 

陳則一臉色也變了。但還是極力安撫沈之寒。

 

「萬一是真的呢?李疏桐把當年的一切全都告訴他……」

 

「當年那些事,我們都已經做好安排,鐵證如山,就算李疏桐說了什麼,她也沒有證據,妳抵死不認就是了。」

 

陳則一道。

 

「如果李疏桐真的還活著,比較麻煩的是贍養費的事。那筆錢可是進了我們兩個的口袋。」

 

 

 

「那現在怎麼辦?」

 

沈之寒連洗澡都顧不及了,緊張地抓著陳則一的手臂問道。

 

 

 

陳則一跟著江孟淮,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他在床沿坐了一下,很快恢復理智。

 

「寒寒,聽我說,第一,這通Line不一定是真的。所以,我們必須先確定它的真實性。如果是真的,即使我每天向江孟淮匯報江氏情況有所聯絡,他也不一定會讓我知道,所以,妳去墾丁找他,探探事情真實性。」

 

沈之寒點點頭,卻又覺得情況未知,不知道自己holdhold得住。

 

「阿則,你要不要陪我去?萬一有事,也好商量。」

 

 

 

「不。我還有事要做。萬一事情是真的,李疏桐把當年的事全都告訴江孟淮,而他也已經知道我們私吞贍養費一事,就算撇不清關係,我們也必須有自保的籌碼。」

 

陳則一道。

 

「江氏是間大企業,很多時候為了便宜行事,賄賂官員,政治獻金等非法的勾當也幹得不少,我回公司收集資料,若是江孟淮堅持追究,咱們就拿這些證據威脅他撤告!」

 

 

 

沈之寒知道,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可是這樣也表示,她和江孟淮之間是徹底完了!

 

等了這麼久,錯過了這麼久,她都三十歲了,最精華的青春都耗在了江孟淮身上,她怎麼能甘心?

 

 

 

「一定要這樣嗎?」

 

沈之寒顫聲道。

 

見沈之寒一副捨不得的模樣,陳則一有些光火。

 

「妳不會覺得,李疏桐把當年的一切告訴江孟淮後,他還會回頭愛妳吧?」

 

「只有錢才是最忠實的。寒寒,妳去墾丁,把情況告訴我,如果江孟淮真的知道了,咱們就帶著公款,潛逃到國外去。」

 

 

 

「你還想虧空公款?」

 

沈之寒倒抽了一口氣。

 

「不然呢?到國外後可憐兮兮地從頭開始,去華人餐廳端盤子?別傻了。」

 

陳則一處置明快,但心也夠黑,當年他和沈之寒聯手,李疏桐和李氏簡直沒有招架之力。

 

沈之寒沉默了,她的確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那……你老婆呢?」

 

沈之寒想,真讓陳則一這麼一搞,她勢必失去江孟淮這個大靠山,她必須得到陳則一的承諾。

 

 

 

「為了封口,我會說服她一起出國。然後給她三千萬,讓她甘心離婚,剩下的錢,夠我們一起下半輩子生活無虞了。」

 

「你能弄到多少錢?」

 

沈之寒眉頭還是緊蹙著的。

 

「公司的常備公款大概有五億,我試試能不能弄到兩億。」

 

陳則一是江孟淮特助,是全公司最接近江孟淮的人,他說的話很有可信度。

 

 

 

「寒寒,李疏桐死後,江孟淮一直不娶妳。懸而未決了這麼久,讓事情有個結果,也不一定是壞事。各自行動,妳去墾丁,我在台北處理後續,順便訂機票,咱們見機行事。」

 

突如其來的噩耗讓沈之寒的確也慌了手腳,沈之寒點點頭,只能接受陳則一的計畫。

 

 

 

在頂樓,江孟淮再度提起了那個孩子。他還替孩子取了名字,叫樂樂。

 

孩子是李疏桐心裡最痛的一塊,回到房間後,李疏桐將房門鎖上,淚流滿面。

 

把孩子生回來,她又何嘗不想?只是,她的身體,還可能嗎?

 

既然知道不可能,她真的很想,很想到另一個世界,去陪著那個孩子。

 

江孟淮盡心盡力在討好她,卻讓她心情更低落了。

 

 

 

哭了半晌,敲門聲響起。李疏桐很快地擦乾眼淚,問道。

 

「是誰?」

 

「老妹,是我。」

 

是李清楠的聲音。家人的聲音,安定了她的徬徨。

 

 

 

李疏桐開了門,讓李清楠進來。

 

 

 

她現在不想面對江孟淮,如果不是她對江孟淮的執念,那孩子不會死。也不想面對伍安朔,他就像一張純潔的白紙,可她太殘破,她沒有辦法放下過去,回應伍安朔一個全新的自己。

 

 

 

李清楠在床邊沙發坐下,看著李疏桐紅腫的眼袋,沉默了一會。

 

 

 

「老妹,老哥我希望妳能得到幸福,不管過去發生過什麼事,我還是一樣的希望。」

 

李清楠重重吐了口氣,道。

 

「江孟淮又讓妳想起過去的事了?」

 

 

 

「嗯。不過,也不是第一次想起了,睡個覺,隔天起來就好了。」

 

李疏桐故作輕鬆地道。

 

「真的隔天起來就好了嗎?」

 

李清楠盯著她。

 

「哥哥,很抱歉,你已經夠忙了,我其實……真的不想讓你擔心……」

 

 李疏桐抽了張面紙,擦了一下眼角。

 

 

 

「老妹,我是真的很討厭江孟淮,不是因為他的渣,而是他的蠢。不用說愛不愛,或者是不是被沈之寒矇騙這件事,他連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都看不出來。這種蠢貨,我也搞不清楚他總裁是怎麼當的。」

 

李清楠講話很直接。

 

「不過,爸爸入監,而妳離開後,妳知道當年的李氏,面臨了破產危機,我一個人真的撐得很辛苦。江孟淮讓了幾個大標案給我,還金援李氏不少,我也心安理得接受了,因為我想,這是他欠妳的。聽說他還因為對李氏無限度的支援,差點被董事會轟下台……」

 

「老實說,我覺得他有在改。妳要是回到他身邊,他大概每天三牲四果拜天公吧…..而且有我在,他大概也不敢再對不起妳。」

 

「至於沈之寒,據我所知,江孟淮只是因為背叛他們的感情,而心懷愧疚地養著她,卻從來不去找她。而妳當年落海的事,江孟淮也在查。不說過去如何,如果妳選擇回到江孟淮身邊,他應該會把妳當祖宗供奉起來。」

 

「再說阿朔。這小子我挺欣賞的,學歷高,做事認真,最重要的是,他這麼年輕,卻看得見妳的好,智商和江孟淮,不是一個等級的。以後的工作也不差,律師、檢察官,名聲比我們這些商人好聽多了。我妹婿是律師,我也覺得與有榮焉啊!」

 

「又是出身書香世家,我承認阿朔的條件很好。不過,我也不能老是幫他說話。他的確也有他的問題。他必須回去說服他的家人接受妳,這事不見得能成功,萬一不成功,我也不能看著妳跟他在一起,一輩子承受他家人異樣眼光......而這個問題,江孟淮沒有。」

 

「或者,妳想一個人,老哥我當然養著妳,養一輩子都沒問題。老妹,如果真的很難過,就回台北來吧!回家裡,我陪著妳,爸爸也快回來了,我們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再也不分開。」

 

 

 

「謝謝你,哥哥,我知道我的背後永遠有你。我喜歡墾丁,這裡很清靜,我會繼續待下去,但,我會常常回去看你和爸爸的。至於感情的事,我是不會再碰了。我想時間一久,他們也會知難而退吧?」

 

「不是說戲棚下待久了就是誰的?我還真想開個賭盤,看看到時誰先放棄哩!」

 

李清楠微笑著摸摸李疏桐的頭,道。

 

「李氏還有事,我後天就回去了。岳主任他們留給妳,有什麼需要差遣的,不要太客氣,我錢都付了!」

 

 

 

「好。」

 

李疏桐點點頭,破涕為笑。她覺得她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宇宙,才會有李清楠這樣的好哥哥。

 

為了愛她的家人,她不能成天自憐自傷,也要快點堅強起來才行。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