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00:58:03 | 人氣(211)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唯願光明賦予你16---身體是彎的腦子是直的(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孫航的藥喝得下去,雖然毒性依然未解,但陸緋嘔血的狀況減少,也能吃下東西了。

 

孫航離開前叮嚀過,要陸緋多吃些補血的食物。要陸緋自己做菜自然是不行了,唐藍便親自下廚做給陸緋吃。

 

唐藍做的菜不是很好吃,但勝在健康,清蒸南瓜,清炒牛肉,烏骨雞燉湯,赤豆粥,誠意滿滿。陸緋每餐都吃得精光,身體也漸漸好了。

 

閒暇時,唐藍也會根據陸緋的症狀,去研究血竭蝕心散中可能有的成份。他是千機堂弟子,對毒物的造詣不如墨羽堂弟子,但基本造詣和常識還是有的。

 

看著唐藍為他盡心盡力,陸緋真覺得此生不枉了。

 

 

 

當晩,唐藍伺候陸緋,喝下睡前那劑湯藥,替陸緋整好衾枕,便要扶他睡下。

 

「等等。」

 

陸緋拉著唐藍,在榻邊坐了。

 

「這給你。」

 

陸緋從衣袋裡取出一只玉瓶。

 

 

 

唐藍接過玉瓶,問道。

 

「這是什麼?」

 

「五毒的無瑕散。」

 

陸緋邀功似地笑著。

 

「孫航說了,它對續筋脈,去疤痕有奇效。」

 

 

 

「不需要,我的手傷好得差不多了。」

 

唐藍將玉瓶遞還陸緋。

 

「可是,它還能去你身上的疤。」

 

陸緋沒有接過。他和唐藍不只一次袒裎相對,他知道唐藍光潔的裸身上,有大大小小十來道傷疤,觸目驚心。

 

受傷的當下,不知道痛成什麼樣,每次看見,都疼得陸緋的心一抽一抽的。

 

 

 

「身為男人,身上有疤又怎樣?那一道道,都是殺手光榮的印記,我不需要除疤,娘們唧唧的。」

 

唐藍將玉瓶交到陸緋手裡,就要回他的地鋪。

 

 

 

「阿藍。」

 

陸緋拉住唐藍的手。

 

「你就用吧,那些疤,我⋯⋯在乎你的人,看了會心疼,很難受。」

 

陸緋原要說他看了心疼,又怕説得太露骨,唐藍像上次那樣跑了,現在的陸緋中了毒,可追不上唐藍了。

 

只能做,不能說。

 

 

 

唐藍頓了一下,直視陸緋。

 

「你跑到五毒去送死,就是為了讓我除疤這種小事?你有病嗎?」

 

陸緋不惜賠上性命,換來無瑕散,如此珠玉相待,唐藍很感動,卻也很生氣。

 

孫航說他是痴兒,真的有病。都沒想過,萬一真的死了怎麼辦?

 

 

 

「這不是小事,阿藍的事都是大事。」

 

陸緋執拗地解釋。

 

 

 

唐藍想起唐白。

 

唐藍剛出道時,有一次,他和其他師兄弟一起出任務,卻因為缺乏經驗,一時失誤,害得支援他的師兄受了重傷,那師兄是個總堂弟子。為了安撫總堂,師父要將唐藍逐出師門。

 

唐藍是個孤兒,離開唐門無處可去。唐白替唐藍向師父求情,可師父就算願意原諒唐藍,也扛不住總堂來的壓力,唐白直接帶著唐藍,去總堂找門主求情。

 

門主原本不肯原諒唐藍,是唐白在門主面前,猝不及防地捅了自己三刀,門主才原諒唐藍。

 

那三刀,正在那名總堂師兄受傷的部位。

 

也因為那次事件,門主對唐白義勇之行刮目相看。

 

唐白也曾對他不要命地好過。

 

然後,他轉身走了。

 

如果可以,能不能不要對我那麼好,然後,圖個長長久久?

 

 

 

陸緋看著唐藍出了神,眼眶紅了,深怕自己是不是又弄巧成拙了?

 

 

 

「陸緋。」

 

長久的沈默後,唐藍道。

 

「你替我抹藥吧。」

 

唐藍解開他的衣衫,露出他眩目結實的背肌。

 

 

 

阿藍沒生氣,萬歲!終於,又過了一關了!陸緋心上吊桶總算放下。

 

 

 

陸緋粗礪的手掌塗上藥,在唐藍光滑的肌膚上磨娑著,那動作說是在塗藥,其實,催情得很。

 

對陸緋來說,唐藍就是他的春藥。即使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也能令陸緋浮想連篇。

 

何況現在,是唐藍主動脫了衣服,雖然是為了抹藥,但他陸緋若不上,如何對得起列祖列宗?

 

忍著鼻血將藥塗完了,陸緋從背後抱住半裸著的唐藍。

 

 

 

 

「你中毒了。」

 

唐藍提醒。

 

「中你的毒⋯⋯

 

陸緋吻著他的頸子,肩窩。雙手慢慢朝下,從胸、腹、移到唐藍的褲襠裡。

 

觸電般的感覺,從下體蔓延至全身。

 

 

 

「這次,我自己動⋯⋯

 

體諒陸緋還病著,唐藍一回頭,將陸緋推倒,跨坐到他身上。

 

陸緋受寵若驚。

 

 

 

清溪谷,醫廬內,春色無邊。

 

 

 

從床榻往窗外看,可以看見細細的月牙。開口朝上,是上弦月。

 

「今天是十月初二,明天就是十月初三了。」

 

陸緋攏了攏躺在他臂彎裡的唐藍。兩人在床上斷斷續續廝混了十二個時辰,唐藍連起來做飯熬藥的力氣也沒有了。

 

「嗯。」

 

唐藍含糊地應了一聲,眼睛還是閉著的,長長的睫毛翕動,像蝴蝶的翅膀。

 

「我說了,要做一頓大餐替你慶生。」

 

陸緋吻了吻唐藍的額頭。

 

「你中毒了。」

 

唐藍回答。

 

 

 

其實,有能耐滾一整天的床單,做頓飯應該沒問題吧?

 

不過,陸緋突然有了其他的打算。

 

不是說他師兄在生辰時,也會煮一桌大餐給他吃嗎?會不會唐藍吃著吃著想起他師兄,然後又跑掉?

 

 

 

「嗯。明年補給你。」

 

陸緋想,明年的話,唐藍應該不會再難過了吧?

 

「那,我先祝你生辰快樂,長命百歲。」

 

 

 

「嗯。」

 

唐藍很想睡,是陸緋纏著他聊天。

 

其實,陸緋有個東西想送唐藍,又怕他拒絕,一直在想怎麼開場。

 

 

 

陸緋伸長了另一隻手,從散置地面上,他的衣袋裡,取出一件物事。

 

那東西有些吵,發出叮鈴鈴的聲音。

 

 

 

「阿藍你看,這東西超有趣的。」

 

陸緋將那串物事移到唐藍耳邊,惹得唐藍眉心一蹙。

 

「什麼?」

 

唐藍睜開眼睛,看見陸緋手上,拿著一串繫著紅絲繩的鈴鐺。

 

「這叫銀心鈴,是我娘給我的,送給你。」

 

 

 

「我不要,你娘給你的東西為什麼要送給我?」

 

唐藍啐了一口,他的身體是彎的,可腦子卻相當直。

 

那麼娘們唧唧的東西,虧陸緋還能隨身攜帶。

 

 

 

其實,銀心鈴是陸緋他爹,送給他娘的定情信物,只有一個。陸緋有兩個哥哥一個姊姊,他大哥二哥大姊都受到很好的照顧,只有陸緋出生後,他父親已經是教主,夫婦忙碌到無暇照顧他,讓他隨便吃隨便長。他娘總覺虧欠陸緋,便把唯一一串銀心鈴送給了他,告訴他若有心儀之人,再把銀心鈴轉送給對方。

 

陸緋本想把它當成生日禮物,送給唐藍的。

 

 

 

「你就收下吧,這銀心鈴對我來說意義重大耶。」

 

陸緋把銀心鈴,塞到唐藍的手心裡。

 

 

 

「意義重大你自己留著就好,幹嘛給我?有病!

 

唐藍又把銀心鈴丟回給陸緋,翻個身背對他睡了。

 

 

 

難道,又要逼他使出殺手鐧嗎?

 

拿出夜榜第一的鬥志不管用什麼方法,非讓唐藍收下這串銀心鈴不可!

 

 

 

「阿藍,你說我的命是你的,對不對?」

 

陸緋搖了搖唐藍的肩。

 

「嗯。」

 

唐藍呻吟了一聲。

 

「那你先幫我保管這串銀心鈴,我死後,你把它跟我一起埋到墳墓裡。」

 

每次講到陸緋會死,唐藍才會活起來。雖然很悲哀,但陸緋希望這次也能奏效。

 

 

 

唐藍果然翻過身來,看著陸緋。

 

「拿來!」

 

唐藍終於接過銀心鈴,然後翻身繼續睡。

 

 

 

不管怎麼樣,唐藍總算收了他的定情信物。陸緋滿足地想,這樣,你就是我的人了!

 

 

 

「阿藍……我的阿藍……」

 

陸緋伸長了手臂,把唐藍勾了過來,又摟又親。






台長: 陳跡

陳跡
明唐殺手組
灑糖專業戶
2019-07-10 01:24:48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