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5 10:58:40 | 人氣(659)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8---伍小智收服神奇寶貝

推薦 1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李清楠的到來,讓異鄉恢復了一種詭異的平靜。畢竟,不管是江孟淮還是伍安朔,對這大舅子還是得賣點面子的。

 

李清楠住下了,他的保鏢因為人數太多,和江孟淮的保鑣一樣住在外面。

 

隔天一早,李清楠說要去拜會派出所主管,拉著李疏桐走了。聽說李疏桐剛開民宿的時候遇到當地勢力找麻煩,李清楠也是這樣拉著她去找當地派出所主管,在當地五星級飯店大擺宴席,宴請派出所人員攀交情,異鄉的經營這才一帆風順。

 

這次,應該是為了江孟淮的出現,才要當地派出所主管照看一點。老實說,這李清楠真是個沒得挑的好哥哥,伍安朔想,要是當時李清楠在,江孟淮有一百個膽都不敢欺負李疏桐吧?

 

 

 

李斯回來了,坐在床上看電視,伍安朔笨手笨腳地幫他換手腳上的紗布。

 

「我看你那個大舅子挺厲害的,那個江孟淮差不多可以消停些了吧?再來,你打算怎麼辦?」

 

李斯問。

 

「是很厲害,厲害到我想跟桐桐說句話都很困難。不過,那個姓江的也是。昨晚去敲桐桐的房門,被她大哥轟走。」

 

伍安朔就住在李疏桐隔壁,對李疏桐房間的情況一清二楚。

 

李斯歪著頭想了想。

 

「她那個大哥不知道要待多久。阿朔,你的時間不多啊!就這麼個暑假,開學還是得回去不是嗎?想到突破口了沒?」

 

說到開學,伍安朔的手頓了一下。

 

「我不想回台北。也許,休個一學期吧。」

 

說完,伍安朔繼續纏他的繃帶。

 

「我知道,你的問題不只向子珊,還有伍安堯,你住家裡,回去就表示要跟伍安堯朝夕相對。」

 

李斯點點頭。

 

「不過,他是你哥,跑不掉,你遲早要放下的。」

 

 

 

「我知道。容我再想想。」

 

伍安朔替李斯包紮完後,道。

 

「我去找鳳姐聊聊,看她大哥喜歡什麼,她大哥這麼強勢,要是他能支持我,一百個江孟淮都不是個事。」

 

「不錯,我也是這樣想。伍安朔你開竅了!

 

李斯笑道。

 

「把她圍標起來。」

 

後來,今今又跑來看李斯,伍安朔虧了李斯幾句,把房間留給他們,逕到櫃台,找鳳姐聊天去了。

 

 

 

鳳姐是李清楠的眼線,對李清楠的喜好有一定的了解。而且,她和李清楠一樣不喜歡江孟淮,要是江孟淮前來打聽,她肯定應付了事。

 

但伍安朔就不一樣了,這小夥子打從第一晚來到異鄉,鳳姐就覺得他親切有禮。

 

「李總裁雖然是留美的,不過他喜歡喝高粱,看不出來吧?」

 

鳳姐笑道。

 

「你在他面前喝高粱就對了。還有啊,你不要看李總裁嗓門大做人海派一副大哥的模樣,他在美國念的可是長春藤盟校,賓州大學博士,書念得可好了!

 

「李氏交到李總裁手上後,錄用的人多半學歷很高,他喜歡學歷高的人,這點阿朔你要凸顯出來,這是你的優勢。」

 

「我們老闆長得漂亮,家世又好,其實一直有人想追她,但李總裁對接近老闆的男人都稍有敵意,因為,江孟淮的事他很自責,他寧願養老闆一輩子,也不願意老闆再遇人不淑。」

 

「阿朔,有這樣的大舅子壓力會很大,你要有心理準備啊!

 

「我知道。要是我有妹妹遇到這樣的事,我只怕比他還緊張。」

 

伍安朔笑道。

 

鳳姐繼續道。

 

「還有,其實這幾年為了討好李總裁,那個江孟淮讓了很多生意給李總裁,李氏需要錢周轉,江氏也二話不說就拿錢出來。江總裁對亡妻娘家很照顧,這是他們商界都知道的事。因為這樣,李氏的元氣才能恢復得這麼快。人都死了還能做到這份上,李總裁對江孟淮的態度也有在改變。要在以前,他對江孟淮,是見一次打一次的。現在頂多揶揄他而已。所以要說江孟淮完全沒希望了,我也是沒把握的。」

 

「不過阿朔,你的問題不只是李總裁、江孟淮,更大的問題是在老闆身上。她是鐵了心不想再談戀愛,不想二婚。你知道這樣的人傷得太重,再傷一次就要掛了,而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我怕你付出太多最後落空,重傷的就是你了,所以……你自己看著辦吧!」

 

「不怕。」

 

伍安朔道。

 

「我年輕,再生力強,傷得起。」

 

 

 

和鳳姐聊了半晌,獲得了不少有用的資訊。

 

 

 

晚上,用餐的客人走得差不多後,李清楠搬了一台筆電到大廳裡,處理台北的公事,身旁隨侍著兩名保鑣。而今晚,櫃台值班的是伍安朔。

 

其實原本不是他,是他故意和小萱換了班。

 

 

 

「李大哥,一直處理公務也很無聊,喝個酒吧,待會也好睡。」

 

伍安朔拿了兩瓶58度高粱,來到李清楠面前,扭開其中一瓶,獨屬高梁的醇甜香氣飄了出來。

 

李清楠原本要拒絕,聞到高梁的香氣,又是他慣喝的58度,拒絕的話便嚥了回去。

 

「謝了阿朔,你放著吧。」

 

李清楠抬眼望望,視線又溜回筆電上。

 

「李大哥是留美的,應該喜歡喝洋酒吧,可我自己是喜歡喝高粱,所以常備高梁酒,希望李大哥別嫌棄。」

 

伍安朔試探道。

 

「不嫌棄不嫌棄,高梁比那些苦得要命的洋酒好喝多了!

 

李清楠酒逢知己,笑道。

 

「原來阿朔你也喜歡喝高粱啊!我跟你說,咱們金門陳高是真的純,我一個有過敏體質的人,容易起酒疹,可生意場上又不能不喝,只有高粱,高梁喝了不會起酒疹,你看它多純。」

 

李清楠津津樂道,接過伍安朔手裡的高粱,喝了一口。

 

「而且它喝到喉嚨的時候,有回甘的餘韻。我同學都喜歡喝調酒,就我喜歡高梁,常被笑是老頭子。」

 

伍安朔說完,自嘲地笑了起來。

 

伍安朔用酒開始話題,倒是引起了李清楠聊天的興趣。李清楠支開了他身邊的兩名保鑣,和伍安朔邊喝邊聊。

 

 

 

「對了,阿朔,我看你一副大學生的樣子,怎麼會來異鄉當服務生呢?」

 

李清楠來的那天,正好看見伍安朔和江孟淮的保鏢起衝突,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自己也常和江孟淮對著幹,所以對伍安朔這小夥子,他是有些好奇的。

 

 

 

「喔,我是暑假到墾丁來,打工換宿的。」

 

「那,你也是台北人嗎?讀哪間大學,今年大幾了?」

 

「是啊,我是台北人,我讀T大法律,大三升大四。」

 

伍安朔想起鳳姐說的,李清楠喜歡高學歷的人。

 

 

 

「喔?T大法律?很好很好,小子有前途!」

 

李清楠道。

 

「人就是要趁年輕,好好讀書。年輕時記性好,又不用工作,心無旁騖,是最好讀書的時候了。」

 

「書念得好的人,嚐過專注於一件事帶來的成就感,做其它事也會很認真的。」

 

李清楠邊說,又喝了一口高粱。

 


「李大哥說得真好。現在的社會充斥著書讀不好沒關係,只要有一技之長就好這種低標準,李大哥您的看法真是一股清流。」

 

伍安朔奉承道。

 

「這是當然。我留過學,做過生意,看多了。台灣土地那麼小,競爭那麼激烈,不只要和本地人競爭,更要和對岸及外國人競爭,標準不升反降怎麼行?」

 

李清楠覺得跟伍安朔講話頗為投機,加上高粱後作力強,微醺之下,話就更多了。

 

「所以李大哥和我們老闆兄妹倆,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看上去氣質就是不一樣。」

 

伍安朔想,讀書不是重點,他得把話題趕快引回桐桐身上。

 

「是啊,你看我老妹,文青一個,她就是你們學校中文系畢業的,你的老學姐。」

 

李清楠道。

 

說學姊就好,幹嘛說老,伍安朔心裡直哆嗦。

 

 

 

「阿朔你有沒有覺得,我這個妹妹什麼都好,說學歷有學歷,說外表有外表,家世好,個性好,可不知道為什麼看男人眼光那麼差,你說她有我這麼一個哥哥做榜樣看著,要找,就照著我的標準去找,很難嗎?怎麼會偏偏喜歡那個江孟渣呢?」

 

李清楠嘆了一口氣。

 

「是那個江孟渣不知惜福,不懂得珍惜桐桐,看不到桐桐的好,腦子有洞,眼光有問題。」

 

伍安朔順著李清楠的語氣罵道。

 


「我最生氣的是,我妹差點死掉這件事,不管是人為還是意外,不管是不是江孟渣做的,衝著這件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什麼東西!我最討厭我妹看上的男人!我妹看男人的眼光根本有問題,只要她看上的男人,我就判死刑!來一個判一個,來兩個判一雙!

 

李清楠越講越生氣!

 

「阿朔你說什麼?你叫我妹妹什麼?桐桐?你也是我妹妹看上的男人嗎?」

 

李清楠站了起來,抓住伍安朔的前襟,怒道。

 

 

 

「不……不是,李大哥,你誤會了……我不是桐桐看上的男人,我是….看上桐桐的男人……..

 

伍安朔氣換不過來,斷斷續續地道。

 

 

 

「什麼?看上我妹妹的男人?嗯,那就不一樣了…….

 

李清楠放開伍安朔,清了清喉嚨,整了整衣服,重新坐下。

 

「我妹看上的男人都是爛渣,可看上我妹妹的男人啊,不得不說,眼光真是好,目光如炬,炯炯有神啊!

 

李清楠有些發酒瘋的後遺症,不過還挺可愛的。

 

「所以我說人還是要好好讀書。你看阿朔,你讀到T大法律系,才會有那麼好的眼光,我妹妹不錯,是吧?」

 


「至於那個江孟渣!

 

李清楠又吼了起來!

 

「雖然也是留美的,但念的什麼不入流的野雞大學,為了個綠茶婊欺負我妹妹。這種人的大腦,除非砍掉重練,不然沒救了!

 

他就是吼給江孟淮聽的。

 

 

 

其實江孟淮念的大學雖非常春藤盟校,但也是全美前一百大,只是李清楠故意貶低他,把他說得一無是處。

 

 

 

「李大哥,我對那件事也很生氣。桐桐說是綠茶婊推她的,我相信她。我已經在調查這件事。」

 

伍安朔道。

 

「雖然桐桐幸運,安然無恙,但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不錯。但是,當年人證物證都指向意外,板上釘釘,阿朔你有辦法再啟調查嗎?」

 

李清楠語氣恢復平靜。

 

 

 

「我想調出當年歸檔的卷宗,還有物證,這些東西沒有特殊關係,有錢也拿不到。」

 

伍安朔道。

 

「不錯。雖然我有錢,但苦無門路。阿朔,你們法律系有你們的人脈,若能重啟調查,錢不是問題,李氏全力支持!一個億解決不了,就兩個億!」

 

 

 

「李大哥您放心吧,錢做不到的事,循法律途徑來做,我希望桐桐能面對她嶄新的人生,過去就必須做個了結!」

 

伍安朔語氣鏗鏘。

 

 

 

伍安朔說完,李清楠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又繼續說。

 

「阿朔,老實說,你想做的這些事,都很難,你知道嗎?」

 

「還我妹妹公道,替她了結過去,這不是容易的事,這些年我也在做,在其中也投入了不少錢,然而終究失敗。」

 

「然後,你才大三,二十一歲的年紀,我妹妹已經快三十了,醫生還判定她今後很難生育,你家人會贊成你們的事嗎?老實說,就算她身體沒有問題,她要嫁個沒有生育能力的男人,我也是會反對的,將心比心。」

 

「另外,她現在很怕碰感情,不想二婚,我也覺得她暫時不要再碰感情這塊比較好,你的努力有可能打水漂,知道嗎?」


 

李清楠又嘆了口氣。

 

「阿朔,你的身邊,應該有很多跟你差不多年紀的漂亮年輕妹子,如果你跟她們在一起,單純地談談戀愛約約會,時機到了結婚生子,有穩定的生活和圓滿的家庭,一切都很簡單,你會有更多的心力去衝刺你的事業,對男人來說,這才是明智的抉擇。」

 

「我雖然欣賞你,也希望我妹妹得到幸福,但站在男人的立場,你不覺得自己捅的是個馬蜂窩嗎?」

 

 

 

「我朋友,就是最近跛腳的那個李斯啊,他跟我說過,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活,不必想那麼多,人擋就殺人,佛擋就殺佛,沒啥大不了的。」

 

伍安朔道。

 

「李大哥,我現在就是這樣做。您不用管我會碰上多少難題,只要等著看就好了。我還年輕,心臟再生力強,贏了便罷,就算是輸也輸得起。」

 

 

 

「果然是年輕人啊!不是有一句話說,少年哪無一步憨,路邊哪有有應公?」

 

李清楠笑道。年輕人的熱情啊!感染力就是這樣強!

 

「你儘管去衝吧,我罩著你,不會讓你變成有應公的!

 

 

 

兩人手持高粱,將瓶身碰了一下,各自乾了!





台長: 陳跡
人氣(659) | 回應(1)| 推薦 (1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那年盛夏 |
此分類下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9---異鄉頂樓的星海
此分類上一篇: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7---李清楠

陳跡
因為吉吉很喜歡打寶可夢機台
所以我下了這樣的一個標題
小智是伍安朔
神奇寶貝是李清楠
目前的boss
李清楠解決了
還有李清楠愛喝的高粱
其實是台長我愛喝的
我喝酒會起酒疹
唯獨喝高粱不會
還有文中李清楠和伍安朔對讀書的看法
那也是台長個人的看法
我對有一技之長就好 快樂成長這兩個詞有點感冒
其實我很想寫一篇關於讀書不是唯一的路這種主題的文章
發表我對當下學生讀書的憂心
但我又不希望這個園地被汙染
那文章寫出來肯定引戰
所以就算了
有了李清楠的支持
伍安朔繼續鬥江孟淮
其實我覺得李清楠說的沒錯
伍安朔談這戀愛談得很辛苦XD
2019-07-06 09:39:37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