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我守護、健康促進 臺... Honda FIT首賣東區街邊小店別有一番風味 雙贏彩第108169期...
2019-06-26 22:38:37 | 人氣(1,86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年盛夏,一首清冷的歌15---我們復合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天早上,江孟淮很早就起來了,他在大廳等候著,站櫃檯的是小萱,小萱從她媽處稍微聽過這個男人和老闆的故事,自顧忙著不理他。

 

不久,李疏桐便下樓來了。江孟淮眼睛一亮,迎上前去。

 

「疏桐。」

 

李疏桐看了他一眼,自顧走向櫃台。

 

「墾丁我不大熟,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打從李疏桐下樓,江孟淮的眼神就一直鎖在她身上,極其溫柔。

 

 

 

「我是異鄉老闆,不是伴遊。」

 

李疏桐冷冷地道。

 

「那好。疏桐,墾丁我不熟,妳可以告訴我有哪裡可以逛的嗎?」

 

江孟淮一副溫潤如玉的模樣,也不強迫她,慢慢來,只要她肯跟他說話,就是一種進步。

 

 

 

以住客的立場,這個要求並不過分。李疏桐拿起DM,語氣冷硬地介紹起來。

 

 

 

「門口那片海岸,叫砂島,可以浮潛……..

 

李疏桐道。

 

「疏桐也在這裡浮潛過嗎?海底景觀怎麼樣?」

 

江孟淮努力尋找話題。

 

「沒有,我怕水。倒是在海裡淹死過。」

 

李疏桐反唇相譏。

 

 

 

「疏桐,那件事,我會查清楚的,如果真是沈之寒做的,我一定會親手送她進監獄。」

 

江孟淮情深意切。

 

 

 

「我說過不用,江孟淮。我告訴你這件事,不是要你相信,也不是期待你將沈之寒繩之以法,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為什麼不會原諒你。」

 

 

 

「我知道。我當然相信妳說的。但法律的制裁需要證據,我現在正在找證據,疏桐,不要拒我於千里之外,好嗎?」

 

江孟淮一情急,握住了李疏桐的手!

 

 

 

「幹什麼?」

 

不知何時,伍安朔從旁邊冒了出來,他推開江孟淮的手,奪過李疏桐手上的DM,道。

 

「介紹景點是吧?來,江總裁,我告訴你,你可以去龍磐草原、風吹沙、鵝鑾鼻燈塔、關山看落日,最好順便跳下去,就更好玩了!

 

「一個人玩很寂寞是嗎?抱歉,我們家桐桐只陪我玩,你要是覺得墾丁不熟一個人寂寞,我可以陪你去,怎樣?」

 

順便把你推下去。伍安朔語氣中處處挑釁。

 

 

 

「疏桐,我是真的想跟妳談談。妳不原諒我,想怎麼對我,我無話可說,我只希望妳能給我一個自白的機會。就算是死刑,也得要審判的過程,不是嗎?」

 

「只是,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外人插嘴並不適合,疏桐,妳說是不是?」

 

江孟淮覺得這毛頭小子真的是太煩了,若非怕李疏桐生氣,早就叫保鑣把他處理掉。

 

 

 

伍安朔還要說,李疏桐揚起手,阻止了他。

 

「阿朔,廚房沒存貨了,你去市場買些回來。」

 

 

 

「好,桐桐一起去。」

 

伍安朔看向李疏桐,發現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V領衫,領口開得有點低,頸子卻空空如也,不見他送的台灣藍寶墜鍊。

 

「桐桐,妳項鍊呢?」

 

 

 

「昨晚收起來,今早忘了戴上。」

 

李疏桐故意答得輕描淡寫。

 

「你去吧,我跟他談談。」

 

 

 

伍安朔有點怒。忘了戴是什麼意思?跟他談談又是什麼意思?是不想項鍊讓他看見嗎?就是要讓他看見不是嗎?難道她對江孟淮還有任何想法嗎?

 

「妳.......

 

 

 

 

「伍安朔伍安朔,我跟你說。」

 

李斯難得也那麼早起,但見三人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大對,緩頰道。

 

「李老闆,我陪他去買菜,別擔心。」

 

李斯死拖活拖,把伍安朔拖出大廳。

 

 

 

「李斯你什麼意思?」

 

出了大廳,伍安朔擔心地朝大廳裡的兩人看一眼,對李斯罵道。

 

 

 

「來來來……上車再說。」

 

李斯拖著伍安朔上貨車。

 

「我說伍安朔,你到底想不想李老闆跟那個江孟渣斷乾淨?」

 

 

 

「我就是擔心這個。她把我送她的項鍊拿下來了,她是不是不想讓江孟渣看見?她還對那傢伙抱有希望嗎?」

 

伍安朔一面講一面發車。

 

李斯坐上副駕。

 

「伍安朔你別生氣。她為什麼把項鍊拿下來我不知道,但至少沒有還你,也不是丟了。這還是代表她接受了,所以不要緊張。」

 

「我覺得那個姓江的說得沒錯。你總要留時間和機會給他們,讓他們把他們的事講清楚。我們兩個都是外人,一味阻撓,他們沒法說清楚,你是要李老闆跟他不清不楚,斷不乾淨嗎?」

 

 

 

「我怎麼知道他們在談的時候,他會不會對桐桐做什麼?」

 

伍安朔念叨道。

 

李斯拍拍伍安朔的肩膀。

 

「李老闆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她知道怎麼保護自己啦!

 

「你不要這樣講,桐桐很年輕,沒你說的那麼老。」

 

伍安朔不喜歡李斯的話,好像在提醒他和李疏桐之間的差距。

 

 

 

聊到一半,李斯的Line突然響起。

 

滑開手機一看,李斯的早餐差點吐出來!

 

 

 

「誰啊?」

 

伍安朔正在專心開車,斜眼一看,來電者是那個辣妹今今。

 

此時剛好等紅燈,伍安朔冷不防劈手奪來!

 

「喂!伍安朔你幹嗎........

 

李斯叫道。

 

 

 

「喂,今今啊?想我們Simon了是嗎?」

 

伍安朔接起電話,促狹地看著李斯。

 

「喔,你想找他啊?兩三天找不到他人?沒有,妳這麼漂亮,他怎麼可能在躲妳呢?我們現在要去恆春啊!什麼?妳也剛好想去恆春?未免太巧了!妳在哪?我去載妳啊!就這麼說定啦!

 

李斯眼睜睜看著伍安朔約好了今今,然後掛斷手機,一點也沒問過他。

 

李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我這不是為了,要看住桐桐和那個江孟渣沒空陪你,怕你無聊找個伴遊給你嗎?」

 

伍安朔笑道。

 

「老同學的苦心,你要用心體會。」

 

 

 

接到今今,她看上去很開心,一直問李斯這兩天在幹嘛。她今天穿了一件露出屁股蛋的超短抽鬚牛仔褲,粉色細肩帶上衣,高馬尾,還畫煙燻,其實還挺亮麗的。

 

李斯甩鍋給伍安朔,說這兩天是伍安朔纏著他,今今才鬆了一口氣說,還以為李斯去找別人了呢!

 

三人年紀相近,無厘頭地聊著,一下子就到恆春市場了。

 

 

 

伍安朔在車上把江孟淮的事稍微提了提,今今聽了就說。

 

「李老闆讓你來買菜,這不就是個好機會嗎?」

 

今今笑道。

 

「那個江孟渣不是胃不好嗎?那你們今天就黑胡椒炸排骨、宮保雞丁、麻婆豆腐蛇辣口味。我知道有一攤賣的辣椒辣的半死,大街上那個蛇辣滷味就是跟他買的辣椒。」

 

「是啊,怎麼對胃不好咱們就怎麼買,今今妳說在哪?」

 

伍安朔覺得今今點子不錯,兩個人開心地聊著找辣椒攤子去了。

 

 

 

李斯看著今今今天還是穿得很辣的背影,又回頭看看李疏桐那輛貨車。心想哪有人開貨車載辣妹的?下次應該開李疏桐那台賓士SLK敞篷車來買豬肉才對。

 

 

 

江孟淮想和李疏桐聊聊,李疏桐覺得,有些話說清楚也好。交待了小萱一聲,便和江孟淮一前一後,越過馬路,來到砂島礁岩上,找個位置坐了。把穿著夾腳拖的腳浸到水裡去。

 

「江孟淮,有些事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其實,我挺感激那三年婚姻的,如果不是那三年,我大概很難對你死心。」

 

李疏桐先開了口。

 

「我後來想想,你有什麼錯呢?你只不過是不愛我,而這個你不愛的我,傷害了你最愛的沈之寒。你的反應很正常。」

 

 

 

「如果是七年前,剛結婚的時候,妳說我愛的是沈之寒,我承認。但人心是會變的,疏桐,三年婚姻,我早已不能沒有妳。」

 

江孟淮道。

 

「人心是肉做的,我會感動,也會心動。疏桐,我其實不想跟妳離婚。可是沈之寒那個沒有了的孩子⋯⋯她想告妳,而我必需安撫她。」

 

「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不知道那段影片是怎麼來的,總之不是我。我不怕她告,她告更好,讓警察還我清白。」

 

「還有,你和沈之寒婚內出軌,我沒有告你們,不是因爲我爸沒做的那件綁架案而心虛,而是,那是我對你最後的情份。江孟淮,你該明白,再來,在我這裡,你什麼都沒有了。」

 

李疏桐的眼神堅決。

 

「不,沈之寒回來後,我沒有碰過她,那個孩子我也懷疑,我酒量向來很好,她卻爬上我的床,可我對那晚的事ㄧ點印象也沒有。疏桐,這件事我也在查⋯⋯

 

「你沒有碰過她,江孟淮,你說這話誰信呢?當年你不相信我沒推她下樓,我現在也不信你說的,當我傻子呢!」

 

李疏桐冷笑。

 

 

 

江孟淮周身一僵。

 

「好,疏桐,妳可以不信我,我還是要把話說完。我沒碰過沈之寒,我現在懷疑那個孩子不是我的,我當然也相信妳不會做出推她下樓這樣的事。我已經把監視器畫面送去鑑定,相信不久就能真相大白。」

 

「還有5000萬贍養費的事。我交給陳特助去做,讓他匯給妳,我真的不知道妳沒有拿到那筆錢。陳特助和沈之寒的關係,還有那天遊輪上的事,我也已經著手調查,絕不會再讓妳受到任何委曲。」

 

「疏桐,我知道我錯得離譜,我蠢,輕信了沈之寒,讓妳受了那麼多苦。可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已經清醒,我會用我的餘生來補償妳。我可以滿足妳任何要求,只要妳開心,我甚至可以把整個江氏送給妳,我可以沒有江氏,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只想餘生有妳。」

 

 

 

「可惜,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只想餘生不見你。」

 

過去,會為了江孟淮一笑開心老半天的那個李疏桐已經不見了。

 

是自己丟掉了她。

 

 

 

「我知道。」

 

江孟淮心底酸澀。

 

「疏桐,其實,我很想問妳,那個孩子......我們的孩子,是男生,還是女生?」

 

 

 

「是男生。沒了,你開心嗎?」

 

李疏桐慘笑道。

 

「我覺得一切都是天意。天意讓我們分開,不用為了孩子糾葛,也不讓那個孩子出生在一個破碎不幸的家庭裡。」

 

「你說你愛我,對嗎?你如果真的愛,不該是妄想留我在身邊,而是把這份愛,給孩子殉葬,然後,懺悔一輩子,和我一樣,你做得到嗎?」

 

「想來,你江總裁是沒法辦到的。那麼,你也不必強求我的原諒,就回到沈之寒身邊吧!對我來說,她不是好人,但,她是真的愛你。」

 

「江孟淮,我沒資格幸福,你也是。為了向那個孩子贖罪,我們都該下地獄。」

 

 

 

江孟淮看著李疏桐,看著看著紅了眼眶。

 

「好,一起下地獄。」

 

地獄我也去,只要那裡有妳。

 

 

 

李疏桐站了起來。

 

「阿朔應該快回來了,我得回去煮中餐,江總裁請自便。」

 

 

 

正要離開,江孟淮拉住李疏桐的手。

 

「疏桐,妳喜歡那個姓伍的小子?」

 

 

 

李疏桐一愣,深吸了口氣,搖搖頭。

 

「他是天使,我在地獄,記得嗎?」

 

 

 

「那麼,不要給他希望。」

 

江孟淮道。

 

「我們復合,讓他離開。」

 

 

 

「江孟淮你在做夢嗎?」

 

李疏桐語氣恨怒。

 

「我怎麼可能跟你復合?」

 

 

 

「那麼,我們『假裝』復合,讓他離開。」

 

江孟淮重申。




台長: 陳跡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